Monday, January 18, 2021

興起中的爭戰者的六項特征(下) ——約翰·保羅·傑克遜


興起中的爭戰者的第四個特征:他們在忠心服侍另一個人的異像、直到其異像成就——在此過程中,他們學會成功。

當約瑟在服侍另一個人的家時,神稱呼約瑟為“成功的”;更糟的是,那並非一個敬虔的人。我們中有多少人拒絕幫助牧師的異像?因為,你忙於使自己的異像成就,而未能投入、幫助另一個人的異像的實現。你如此充滿“自我提升”,以致不敢幫助提升他人。你永不可能籍著建造自己的王國而成為一個大能的勇士(爭戰者),因為,你所建造的一切,不過是一塊封地,不論你是否稱之為“王國”(kingdom),它充其量都不過是封地(fiefdom)。封地的問題在於,你或許自稱為“王”,但仇敵卻有真正的王來向你證明:你並不是王。

給自己貼標簽會帶來這樣一個問題:當你標榜自己已經被提拔到某個水平時,那個水平對應的真正的仇敵就說:哦,你進入我們的領域了?好啊。那正是士基瓦的兒子們所做的(見《使徒行傳》19:13-16)。他們給自己貼上標簽,超出了他們蒙召該做的界限,說“我們在這裡哦”,於是魔鬼說,“真的?我將派出一個手下來攻擊你。而你連小嘍啰都對付不了,更不用說你自己標榜的那個水准了。 ”

——我們得非常小心,不要隨便抓取頭銜。因為,在那些頭銜所對應的水准,有作為仇敵的黑暗勢力,是你所不懂得如何對付的。重點不在於說“我是這個”、“我是那個”、“我是主教”等等——你會發現你究竟是不是,因為如果你不是的話,就長久不了。教會真的該面對真理。我認為,政府中發生的事,與基督的身體中發生的事,有難以置信的平行關系。很可能,茶黨(運動)正在興起,說:“夠了,事情必須改變了。”……罪就是罪。重點不是哪個黨,而是,誰在神那一邊。

有些人,在服侍另一個人的異像的過程中,可能變得過於自我關注,以致錯失將黑暗轉換為光明的機會。例如,約瑟本可能拒絕為他人解夢,說“開什麼玩笑?我是個囚徒。先救我出去。再說了,如果是法老的夢,我願意解他的夢。但是,另一個囚徒的夢?”你做得到嗎?你能服侍另一個人的異像嗎?你能服侍你的牧師的異像嗎?你能服侍你的老板的異像嗎?你能如此努力工作以致在他們眼中尋得恩寵嗎?

興起中的勇士的第五個特征:他們知道,神的時間一到(當神“准備好了”的時候),預言自會實現。

約瑟不再傲慢,與兄弟們同哭、與其父同吃,他已經懂得:他被置於埃及的領袖地位,不是為了他的自我,而是為了他的家庭。神興起了約瑟。一旦約瑟不再因苦毒而想報復兄弟,反而能與他們同哭,並因思念而傷痛時,神在數日之內,就提拔了約瑟。

讀《聖經》中的任何勇士/冠軍/優勝者的歷史,都會發現這樣一個相似的故事,這樣一批相平行的線條。神即將曝光並除去你個人的計謀和憤怒。你的操縱就有多強,你的忿怒就有多強;你(每當有機會就)竊取榮耀的程度就有多強,你的嫉妒也有多強。祂將揭露你的自私、你對權威者的抵擋、你對改變的抵擋。

第六個特征:真正的勇士,學會了等候主,並歡慶主的同在;知道何時等候,也知道何時歡慶。

等候,歡慶,兩個不可思議的詞。經文中,一個指等候,一個指歡喜、快樂。《民數記》開始提到主的山,主的山與西奈山有關,但,主的山並不一定是西奈山。因為,他們不可能帶著西奈山旅行。主真正的山,是帳幕中的聖所,它有30英尺高,高度是周圍一切的兩倍。當你看聖所的高度,以及周圍谷中一切的高度時,就意識到,那就是主的山,那是兩個被遮蓋的隱藏的房間,我稱之為“奧秘的房間”,一間是聖所,一間是至聖所,從外面甚至看不出來。

當你步入其中第一間時,它有30英尺長,15英尺高,你往上看,那裡有基路伯的形像織在布料中,在你頭頂飛翔——它們在地上這裡動不了,但是在天堂,它們真實地飛行著。當你步入第二間時,其長寬都是15英尺,而且看起來真的高。走過一層幔子,才能進入這一間(至聖所)。而那幔子,是你不能自己掀起的;如果神不親自掀起,那幔子就無人能掀起。為此,神撕裂那幔子,極其重要。

那是主的山。我們所說的“主的山”,是指聖所,是指一種避難所,是親密地認識祂和祂裡面那放射光輝的同在,以及,我們從來還沒有想像過的領悟、亮光的程度。那是主的山。《以賽亞書》第25章談論這座山。賽25:10a for on this mountain, the hand of the Lord will rest. 因為,主的手,必安息在這山上。——這句話的含義,很強大。

“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必以鷹的翅膀上騰。”“我對我的魂說,等候,要等候主。”每次提到等候主,希伯來原文用的詞的實意是:將我們自己捆綁、扭曲到一起(to bind and twist ourselves together)。而其推理和結論是:兩者如此緊密、深刻地捆綁在一起,以致無法彼此分開。

第二個詞,歡欣喜樂,希伯來原文的實意是:to violently and emotionally spin around in circles, like a whirling dervish 強烈地、衝動地(情感強烈地)繞著……旋轉,如同一個回旋的狂舞者。這些與第六個特征有何關聯?原來,勇士們有著非凡的將自己織入眾人的能力——他們能認出接觸點,該與哀哭者同哭時就哭、該與歡笑者同樂時就歡笑。這樣一來,人們很難脫離那些已經與之捆綁、扭曲到一起的(冠軍/勇士們)。冠軍們有辦法去行;而那些“想成為”者們,有辦法旁觀,卻不去行。

冠軍們,贏得人心,你可以從電視上看出來:冠軍們,人們為之歡呼、起立、掌聲雷動;而那些“想成為”者們,他們有自己的計劃和節目,但人們不過是坐著看。為什麼?因為,當你在乎、當你是為著他們的時候,他們裡面有什麼會發生;而當你心裡想的都是你自己的時候,他們能認出來,而且他們對此無法共鳴。人們能認出那與他們相互捆綁的東西。

我的憂愁在於,在我一切的旅行中,上千的教會、特會、政客、領袖中,我在幕後看見通過市場手段得到推銷的冠軍們,卻很少看到真正的冠軍;我看到臉書冠軍們,卻沒有看到真正的冠軍;我看到定位作冠軍的,卻不是真正的冠軍。基督的身體中,真正的冠軍們該開始興起了,這並不是關乎你能做什麼、能應對什麼。——光是那個,就已經是自我中心的思想。“為何我在做這個?因為,我能。” ——光是這種想法,就是凸顯自我的、是自我中心的,是使一個人失去成為勇士/冠軍資格的。

冠軍們——上述六項特征,都是為了百姓,為了眾人。《聖經》中,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有哪個先知離開百姓(某城鎮),就算,他已經預言他們將被擄走;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哪個先知離開他被差往其中的百姓,就算,他們是悖逆的。就連摩西,殺了埃及人的無比自信的摩西,赤手空拳殺了那埃及人,那個摩西,也變得如此軟弱、甚至口吃,祈求神賜他亞倫來替他說話。連那個如此自足的人,四十年後,神也稱他為“最謙和的人”。

而今日的社會卻說:“要自信!要自足!你能做到的!”我們想知道,摩西們都去哪了。我們需要抵達這樣一個境地:我們的滿足不在於自己,而在於神;我們的自信不在自身;我們看重義,超過看重恩典。否則,我們所看到的一切,將不過是放肆的行為偽裝成勇士。

所以,天父,請幫助我們棄絕幼稚,言行一致,成為至高者的勇士。幫助我們與你的思想一致。並認識到:若沒有你的觸摸,什麼都無法改變。你是造成冠軍的;被召的多,選上的少。這裡所有人都有成為冠軍勇士的潛力,但不是所有人都會成為——因為,不是所有人都願意付上那代價。耶穌本可能呼救說“救我脫離這時候”,但祂甘願不這麼做。你沒有迫使祂克制舌頭,是祂自由地選擇付上這代價。願越來越多屬於神的人興起,帶著這些特征,成為至高者的冠軍勇士。奉耶穌基督的名祈禱,阿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Donation

Omega Ministry 乃加拿大註冊慈善機構,請詳填您個人加拿大郵件地址,以便日後寄退稅收據給您。謝謝您的奉獻!願神賜福您!


中國大陸奉獻,請透過奉獻信箱,聯絡我們轉帳資料,謝謝您!

點擊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