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3, 2020

《先知性事工》—神軍隊的守望者

 第十六章  神軍隊的守望者

作一個“守望者”是先知事工中一項最基本的事情。舊約的先知常被稱為守望者,因為那是他們事奉的特點之一(參見以西結書3:17)。當先知事工正在基督的身體中恢復之際,了解並運用守望事奉,愈形重要。

先知之所以被稱為守望者,是因為先知在屬靈範疇的功能,跟實際生活中的守望者相似。所以,先知也被稱為守望者。生活中的守望者是駐守在城牆的崗哨裡,因此他們的視野很廣。當王公貴族接近的時候,守望者就發布消息。他們也要注意敵人,或任何在城內及以色列人營內的動亂。

這些守望者受過特別的訓練,他們能區別誰是敵人,誰是以色列同胞。只有具備最好眼力與判斷力的人,才能勝任。他們的分辨力必須很精確,不能輕易地發出警報,或通報打開城門。若錯誤的警報太多,人們就開始不信任他們;但假如他們不小心讓敵人進入城門,就會危害整個城市。這是一個責任重大的職位,需要超凡的准確性與可信度。

唯有教會裡的事工能彼此配搭合宜時,各個事工才能有效地運作出來。因為各個事工仍然在恢復的過程中,還沒有達到聖經裡原有的地位,所以,那些在守望上服事的人,仍無法完全發揮。但在那個時刻來到之前,我們必須在我們受召的職責上盡力。這樣做,才能讓其他事工清楚我們服事的功能。

今天有許多人自以為是守望者,事實上他們並沒有被召。有時他們很高雅地接管別人空下來的位置,因為原本被召的沒有盡忠職守。即使如此,這名稱的濫用,已經造成人們對守望者角色的混淆,甚至有些人完全排斥守望者的角色。問題的答案不是拒絕這個事工,而是需要由那些真正被召的人,發揮他們恰當的功能。當我們越接近這世代的未了,這事就變得越來越重要。

守望台

★守望者的功能不單是守衛,也有禱告,因為我們大部分的分辨力來自於禱告。

在聖經裡,守望者所在的位置是:(1)在城市的城牆上(以賽亞書62:6-7);(2)在城市裡行走(歌 3:3);以及(3)在山上或在鄉村裡(耶刊米書31:6)。這些整合起來,對這個事工的運作,我們就有一個很好的慨念。

因為神的城市是教會,即羔羊的新婦(啟示錄2l:2)的一個畫像,在城牆上的守望者的角色,就跟教會有關。這可能是一個地方性的教會,或者是普世性的教會。城牆上的守望者應該是站在一個視野開擴的位置,所以他們能看見城外和城內。這些人受過訓練,可以從很遠的地方辨認出是敵是友。但他們沒有權柄與來者碰面。他們只是傳遞消息給坐在城門口的長老,只有長老有權柄命令打開城門或發布警報。

被派在城內行走的守望者,能夠更仔細觀察城裡的動態。這些人受過特別訓練,能夠替國王或貴族開道,或察覺並處理百姓的騷動與不法的行為。他們能搜索暴亂者,但是不能逮捕入獄或判罪。長老才能作審判的工作。

山上的守望者是巡邏邊界與鄉村的,他們能從很遠的地方,看見接近城市的敵人或貴族。他們能分辨出他們的同胞、敵人、來做生意的或外國的使者,同樣地,他們沒有權柄去動員軍隊,也不能讓外國人自由通行,他們只能將所看到的傳報給長老。

今天,主已經呼召屬靈的守望者,他們要在這三個位置上服事。主差派一些人,在教會裡,單單地注意我們的主的動向,並且為祂開路。有些人也被召去留意並向長老報告任何騷動與不法的事情。又有些人所得的異像的位置,能夠看見教會內外的事情。有些守望者被召主要是去巡回的,就像世界上的前哨一樣,他們能夠認出新邪教或攻擊教會的主要迫害等。

儆醒與禱告

守望者的功能不單是守衛,也有禱告(以賽亞書62:6-7)。這是很重要的一點,因為我們大部分的分辨力來自於禱告。在以西結書3:17裡,我們看見守望者是要聽主口中的話,並且警告百姓的。許多被召作守望者的離開了他們的崗位,尋找敵人多過尋求主,這就扭曲了他們的視覺與分辨力。

守望事奉是屬靈的,並且真正的異像是在屬靈領域裡面,而屬靈領域又是藉著禱告與敬拜進入的。禱告幫助淨化我們看見的東西。守望者的禱告,有時也能夠安撫騷動或直接驅散敵人。

這個服事的首要原則不是去尋找敵人,而是與主密切的聯絡。耶利米書6:17,以賽亞書21:5-10與哈巴谷書2:1-3都在說明守望者這方面的工作。

知道時辰

★守望事奉是屬靈的,並且真正的異像是在屬靈領域裡面,而屬靈領域又是藉著請告與敬拜進入的。

守望服事中的一個重要功能,就是知道時辰。這個功能常被忽視,但卻是迫切需要的。我們在以賽亞書21:11-12中,看到這件事。

你可能記得一部老電影,裡面描述一個守更者在城裡走動並喊著:“十二點鐘,一切安好”。我遇到過許多有先知恩賜的人,可是,只有少數人能夠准確地預測事件與它們發生的時間。當我們來到這個世代的末了,時辰對我們所做的每件事,是愈來愈具關鍵的地位了。我們必須禱告,求主興起這末世的“以薩迦支派,有二百族長,都通達時務,知道以色列人所當行的,他們族弟兄都聽從他們的命令。”(歷代志上12:32)

我們若問約伯曾問過的問題,對我們是有益的:“全能者既定期罰惡,為何不使認識祂的人看見那日子呢?有人挪移地界,搶奪群畜而牧養”(約伯記24:1-2)。約伯記第24章的後半段讀起來,感覺幾乎是今日基督身體的素描。當我們不知道主的時辰,就連我們的屬靈邊界,都會變成模糊了。

詩人為他正被包圍的國家,所作絕望的哀歌:“我們不見我們的標幟,不再有先知。我們內中也沒有人知道這災禍要到幾時呢?”(詩 74:9)。主希望祂的子民知道:祂何時行動?審判何時到來?敵人何時會來?時辰是先知事工主要的一方面。我們必須恢復,並且將它在身體中好好的定位,否則我們會繼續碰上不必要的挫折與慘敗。

要確認權柄的範圍

★每個關系都在受考驗,我們忍受考驗越大,關系到最後就越強固。

守望者不是城裡的長老,沒有權柄開關城門。他們也不能動員軍隊來抵抗敵人。他們的工作只是把所看到的,報告給有權柄的人。目前,大多數的牧師或長老,嘗試替他們的會眾做守望的事情,只使他們從被召的事情上分心。我們必須開始認出那些有這種恩召的人,加以訓練,適當地安置他們,並確定我們已建立和維持良好的相互溝通管道。

我們可以了解,為什麼許多領袖提防那些宣稱是守望者的,又厭煩他們。某些占有守望者職份的人,是出於懼怕或有疑心病,以為自己有這方面的呼召。許多真正有這方面呼召的人,卻利用他們的恩賜篡奪長老的權柄,以掌控政策或行動。信賴是關系的橋梁,沒有信賴就沒有真正有效的關系。除非在長老與守望者之間建立起信賴,否則他們就不能照他們所呼召地運作。

許多領袖已經被那些擅自作守望者或先知的人,弄得傷痕累累,十分疲憊,所以,他們不喜歡再跟這種事工有瓜葛。同樣地,許多守望者受牧師很大的傷害,以致於他們失去對教會的信賴。雙方都有很多要克服的,因事關主的計劃,真正有異像的人,就會克服這個障礙。假如我們要走在主所要求的合一當中的話,那麼,我們就毫無選擇余地。任何一方想要建立信任的橋梁,都是不容易的,但那是值得的。

除非守望者適當地發揮他們的功能,牧師與長老絕不會到達原來他們所被召的事工程度。可是,我們要了解──忠心才會帶來雙方所需要的信任。這就是說,我們任何一方都絕對不要放棄。每個關系都在受考驗,我們忍受考驗越大,關系到最後就越強固。除非長老與守望者的關系適當地重新建立起來,否則守望者就不能發生作用,而教會領袖還會繼續受敵人的蒙騙。

使徒保羅講到,他怎樣小心不超過他被任命的範圍(哥林多後書10:12-14)。他知道,超過神設定的範圍,他就軟弱無力地面對敵人。領袖必須讓守望者照神定意的去運作,同時守望者必須學習,讓他們的工作只是傳遞訊息,不是去掌控政策。同樣地,假如本該在世界上巡邏的守望者(譬如,研究邪教、政治或哲學的潮流等)想要監視教會裡面的事情的話,他們就會變成一個絆腳石。同時,那些本該守望教會的人,當他們開始嘗試在教會裡找尋在世界發生的事時,通常他們會發展出一種不健康的偏執狂。

雖然我們很難持守在我們權柄的範圍內,可是假如我們不那麼作,必有毀滅性的後果。為了彼此合作和諧,我們需要認出何時已經跨過神所賜的權柄範圍,然後,我們就能分出一些擔子給那些有適當權柄的人來處理。

一些實際的應用

★假如我們真有恩賜,並且也彰顯聖靈的果子,我們的恩賜必然會替我們找到服事的崗位。

我已經親眼見過許多先知性事工,在守望者方面的實際應用。其中的例子之一是發生在我擔任講員的會議當中。在會議主辦者中有一個說預言的人,他是來自於贊助這會議的教會。他作了一個夢,在夢中得到一個有人名的啟示,知道那人會參加會議,並企圖要通過一項不合主心意的議案。當主辦單位查核名冊,那人的名字果然正在名冊之中,但這位守望者與教會的領袖事先都不認識那個人。結果夢中的那人果真如預期地進行游說,倘若他的提案被通過,那很可能就會分裂教會。這個具有先知性守望者的夢,避免了這個教會很可能的多年挫折。

在我們教會裡,我們把有分辨恩賜的人,跟招待者以及家庭小組領袖放在一起。他們在那裡,並不是疑心病,而是能夠先判斷出主所要做的事情,也能很快地辨認仇敵的攔阻。我們是個很年輕的教會,這樣做,已經救了我們脫離一些長期的問題。假如我們不分辨,反讓敵人在我們的事工上設立一個據點,或者建造一個營壘的話,這些問題就會發生。因為敵人正發動一個主要的攻勢,要對抗年輕的一代——主在他們身上有遠大的計劃,所以我們特別關注,把守望者安置在兒童與青少年事工上。

在基督的身體裡,“屬靈的守望事奉”是即將興起的先知事工的一個主要功能。這個事奉會出現在每個層面——有的人被派在地方上的教會或事工中,有的則在全國或國際性的層面上。當這些守望事工越來越成熟又可靠的時候,我們就會越少受敵人的突擊;因我們對它的攻擊會有擊退的准備;甚至有的時候,我們可以伏擊它們!單單這一點,對整個教會就有很大的影響。

當守望者變得有效時,一些沉重的擔子就會從教會領袖身上卸下來,領袖能更專心於他們被召的事情上,帶來更大的屬靈增長。因此若我們有守望的呼召,願我們耐心等候我們在基督身體上的位置。假如我們真有恩賜,並且也彰顯聖靈的果子,我們的恩賜必然會替我們找到服事的崗位。

我們主要的目標,一定是先得到神的認可,而不是人的。想要神的認可,我們必須委身於真理,建立品格與對聖靈的順服。假如別人認可我們需要一些時間的話,我們在等待的時候,可以致力於在恩典與見識上的成長。“若吹無定的號聲,誰能預備打仗呢?”(林前 14:8)。當你能吹特定的號聲時,教會就能聽見你的聲音了。

帶來糾正

★無論在何時要糾正,必須永遠記得我們正在糾正別人的子女──主的兒女!

我們也必須了解,守望事工不是要糾正教會的。糾正教會是長老的功能。守望者是被召傳遞正確的訊息給長老,然後憑著信心,去支援根據那些訊息所帶出的行動。舊約先知的工作常有糾正的功能,即使如此,通常這種糾正只是對國王或長老說的。但我們並沒發現新約先知是像舊約那樣運作的。在新約裡,那種糾正是使徒與長老的責任。

假如我們被召去作糾正,我們必須遵守在馬太福音18:15-17裡所列舉的聖經的程序。若主啟示我們別人的私生活中有問題,我們第一個反應必須私下去找那個人。若主啟示在教會裡有問題,我們必須把這個問題私下帶到教會負責人那裡。我親眼看見幾個可悲的錯誤:不該公開的反在會眾面前公開糾正;而要公開糾正的,我也沒看見它們。

主使用知識的言語,來糾正那位井旁的婦人(約翰福音第四章)。我們應該從主學習這種大智慧與溫柔。主對這婦人的糾正,造成整個城市對福音的開放,也可能為腓利後來傳福音,以及那地區的大復興鋪路。無論在何時要糾正,必須永遠記得我們正在糾正別人的子女──主的兒女!

舊約的先知常常很嚴厲地糾正,這反映出他們所運作的約,是律法。律法是嚴厲又沒空間的。現在我們在恩典當中,所以,新約的先知應該反映出他運作的新約的本質。正如主為我們立下清楚的榜樣,如今的糾正必須伴隨著恩典,這樣不單帶來赦免,也有脫離罪惡的能力。恩典也會分給那些在生活中順服主的人,有關神所應許的先知異像。我們總要以使人得自由的真理來事奉。

先知事工在守望方面的重要性,是值得用整本書來描述的,這是我將來的目標。守望在目前極度被扭曲與濫用,教會必須恢復這重要的一環。在我們能更多評論地這些事之前,我們要留心致力於自己教會的事工,使守望事工能在成熟與智慧的環境中,被發展起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