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 2020

《先知性事工》——屬靈敏銳度的增長

第九章 屬靈敏銳度的成長

★現在就是我在屬靈敏銳度成長的時刻,而不要等到我陷入緊急狀況時才成長。

甘保羅(Paul Cain)是位有特殊先知恩賜的人。他的恩賜之中有一項特別令我印像深刻,就是他能被聖靈引導到特別的地方,譬如某人的住宅,而事先他一點都不知道他要去的地方。甚至是在數百萬人的城市,他也能被聖靈很准確地帶到“神所安排的場合”當中。

我看到甘保羅做這樣的事情,我也躍躍欲試。到目前為止有幾次,主引導我到一些地方,事先我並不知道方向。可是我必須誠實地說,在多數的情況下我迷了路,而那些地方竟然都是在我所居住的州的道路上。當這樣的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就提醒自己,甘保羅成熟的運用這項恩賜幾乎已經50年了。

當我繼續追求主在這方面的引導,我對祂的引導越來越敏銳。我希望有一天我對聖靈敏銳到一個地步,祂能帶領我到世界任何特定的地點。我不是為了好玩作這樣的事情,而是當我看見甘保羅時,我受了感動,知道我需要對主的引導跟他一樣敏銳。現在就是我在屬靈敏銳度成長的時刻,而不要等到我陷入緊急狀況時才成長。



當我們成熟時,主不再需要牽著手來引導我們,祂能夠差遣我們。祂希望我們有祂的判斷力與智慧,所以我們能作祂那樣明智的決定。同時,我們必須永遠對祂的聲音,以及聖靈超自然的恩賜敏銳。這些恩賜包括智慧的言語與知識的言語。

每當我坐飛過越過一個城市的時候,我常會在靈裡為這個城市禱告,並且求問主有關的解釋。當解釋臨到我時,我知道聖靈為這個城市禱告什麼,因此我能與主同心。這是我經常得到有關於一個城市的啟示的方法,知道這地方的教會有什麼屬靈營壘、特別的恩賜與呼召。當我為個人或事工禱告的時候,我也這樣做。

是工具,不是玩具

★祂不只想告訴我們祂在做的事情,祂也想讓我們知道做事的緣由。

屬靈的恩賜不是玩具,而是建立教會的工具。聖靈是聖潔的,我們必須敬重聖靈與聖靈的恩賜。同時,我們得到命令要“切幕屬靈的恩賜,其中更要羨慕的,是作先知講道(原文作是說預言)”(林前 14:1)。在將來的日子,我們需要所有的屬靈智慧、知識與啟示,才能達成主的目的,有時僅僅為了生存的緣故也需要。現在該是我們在恩賜使用這方面成熟的時刻了。

正如大衛王的的教導:“為此,凡虔誠人,都當趁禰可尋找的時候禱告禰。大水泛溢的時候,必不能到他那裡”(詩 32:6)。現在是我們在聽道與順從祂話語上,建造我們的房子的時刻。假如我們拖延到暴風雨來後才建造,那是很愚昧的(參見7:24-27)。

在五旬節的那一天,使徒彼得受感動引用約珥書關於末世的一段話,說到有更多的啟示要發生:

神說:“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少年人要見異像,老年人要作異夢。”(徒 2:17)

聖靈真正澆灌時的一個確實的記號,就是預言、異像以及異夢數量與頻率增加。當主澆灑祂的聖靈時,祂與我們的交通更頻繁。預言、異像、及異夢是屬靈的神與屬肉體的我們溝通的方式。

假如神要告訴我們事情,為何祂不直接講大聲說清楚呢?為什麼祂要用難解釋的異夢與異像?基本上,因為祂的道路非同我們的道路(參見以賽亞書55:8-9)。祂不會改變來遷就我們;我們若要跟祂溝通的話,我們必須改變以追隨祂的道路。

在聖靈的語言中,一張畫(即異像)勝過千言萬語。主不但想要與我們在心智上交流,也想觸摸到我們的心。祂不只想告訴我們祂在做的事情,祂也想讓我們知道做事的緣由。因為異夢與異像需要解釋,促使我們不停地尋求祂,並且倚靠祂。

解釋的失誤

許多人在先知啟示方面成長時,確實有異像或異夢,但他們的解釋卻有差錯。因著誤解主說的話,導致錯誤的預測。

新約聖經裡的亞迦布就是一個例子,可以說明一位成熟又受尊敬的先知,因著錯誤的假設而在預言的解釋犯錯。他拿保羅的腰帶,捆上自己的手腳說:“到了我們這裡,就拿保羅的腰帶,捆上自己的手腳,說,聖靈說:‘猶太人在耶路撒冷,要如此捆綁這腰帶的主人,把他交在外邦人手裡。’”(徒 21:11)

雖然大致上亞迦布所說的是對的,但事實與預言的解釋有點出入。實際上使徒保羅是被外邦人捆綁,把他從猶太人手中救出來(參見使徒行傳21:27-36)。亞迦布可能看見保羅激怒了猶太人,然後看見他被捆綁,後來又落在外邦人的手中,就以為這是事情發生的順序。

保羅不可能坐在羅馬看守所發怒,指責亞迦布是個假先知,因為他把一些細節弄錯了。對整體結果來說,亞迦布是對的,也很可能保羅感謝他對未發生的事的提醒。

我們若學會准確地分享在異像與異夢所見到的,不加入我們的假設,就可避免許多混亂,甚至嚴重歧見。通常主只是給一般的啟示。但我們面前的壓力使我們對未來的事想知道得更清楚,好讓我們的事工看起來更有價值;但這就是妄為,它的結果不是建立,反而是摧毀我們事奉的信譽。

許多年輕不成熟的先知犯了很悲慘的錯誤,他們誤以為所得到的啟示是關於已經發生的事情,而不是未來的事情,或者以為那啟示是將來的,不是過去的。我認識一個人曾經得到一個特定的啟示,是一個他從未謀面的牧師有外遇,他甚至知道那個女人的名字。可是這位先知假設這外遇已經發生了,其實這個啟示是主用來警戒那牧師的,叫他不要陷入敵人的陷阱。唯有這位先知與牧師用很多的恩典與謙卑,才能讓這個誤會成為刻骨銘心的教訓,而不是彼此關系的絆腳石。

對我來說,區分事件的正確時間順序常是預言事奉中最難的一面。我常看見一個人生活中的一個特定事件,但我不知道那件事情是已經發生的,或現在的,或者是將來要發生的。我學會當我告訴別人預言時,我也要告訴他我所不知道的事,那也是很重要的。

我曾輔導過的一位先知,他在時間順序的敏銳度上成長得很迅速。他能夠准確地講出事件過去或將來發生的年月,而我從未見他失誤過。我們每人不單有恩賜,也有極限,這是我們必須承認與適應的。這是主設計的,為了要叫我們彼此相顧。因此當場有其他先知時,我們必須按規矩說預言,因為他們能斷定啟示。

文章擷取自https://mp.weixin.qq.com/s/ZElXR8WAhJbHjl8ANuaFmg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