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0, 2020

《先知性事工》 第三章麥子中的稗子



第三章麥子中的稗子

★我們學習對付稗子,有助於我們預備好末日的對抗。

隨著不平凡的先知性事工在教會裡興起,同時也有一群假先知在各處出現,這是預料中的事情。主耶穌曾警告我們說,每次祂撒麥種的時候,敵人就要在同樣的地方撒稗子。祂也警告在末世“有好些假先知起來,迷惑多人。”(太 24:11) 這個有好些假先知起來的警告,也意味著有真先知。不然主耶穌就干脆說,在末世所有的先知都是假的。

有假鈔唯一的原因,就是因為有真鈔。為什麼沒有三百元面額的偽鈔?那是因為沒有三百塊一張的真鈔。神賜下先知性事工是為了造就教會。先知事工將存在教會的事工裡面,直到教會長大成熟。如果聲稱我們不再需要先知,就是聲稱我們已經完全了。然而,只要略微觀察一下,就知道這種說法是有問題的。

既然有真先知,我們知道必有假先知,並且有很多!有的在教會裡,有的不在教會裡。那些不在教會裡的假先知,如邪教領袖與強力抵擋基督的,他們的錯誤通常是很明顯的。針對每一種真先知的恩賜,敵人也有一種假冒的,且都有一些能力。新紀元運動或其他邪教所擁有的靈界能力,是真實的。不過它是來自那惡者。在教會裡也有假先知與假冒的屬靈恩賜。

我們怎樣區分真與假呢?

許多人因為害怕被欺騙,就回避所有先知性或其他屬靈的恩賜。可是若我們容許害怕控制我們,我們就已經被蒙騙,敵人就達到它的目的了。教會與惡勢力正快速地朝末日的對決前進,這是聖經裡許多先知與使徒事先看見的。我們在恩賜的知識與運用上還不成熟的話,我們在這個對決中就毫無招架之力。我們不可能對屬靈恩賜與能力再采取中立的態度了。那些不熟悉使用屬靈恩賜的人,就會受制於那惡者。

倘若不是主允許,敵人是不可能來到主的田地撒下稗子,從這一點我們知道,主是有目的的。祂容許敵人在祂的田地撒稗子的目的,就是讓我們學習對付稗子,有助於我們預備好末日的對抗。

主知道人的心。當祂呼召猶大的時候,祂知道他是個叛徒,祂也知道猶大是個賊,但是祂仍然叫他管理金錢。對主而言很顯然的,有一件事情比保管錢更重要,否則祂不會刻意地把錢交給一個會偷竊的人。

在祂最核心團隊中,主讓人與環境介入,帶來與邪惡的衝突。從這些事情當中所獲得的訓練,要比長久的和諧或妥善的保管財物,重要得多了。主裝備祂的門徒的一個主要策略,就是從教會內與教會外,讓他們跟敵人交鋒。

過早拔除稗子

★我們常需要試煉,使我們不斷往正確的方向移動。

許多教會與機構花了相當多的力氣,不讓稗子長在他們的田地裡。但這樣做是徒勞無功的,因為主希望一些稗子進來,並且祂容許撒旦繼續撒稗子。主對付稗子有怎樣的智慧?“容這兩樣一齊長,等著收割。”(太 13:30) 祂說,假如我們嘗試在收割前把它們分開,教會和稗子會同遭毀壞。因為不了解這個智慧,許多教會過早地拔除稗子,已經毀了他們當中年輕剛出道的先知,以及他們的事工。

在“收割”或成熟之前,分辨麥子與稗子是不可能的。稗子長得像麥子,不過麥子有營養而稗子有毒。成熟的麥子會躬身,而稗子則站得直挺。神真實的恩賜會使一個成熟的人謙卑,假冒的恩賜則使人更驕傲。

在收割的日子之前,不成熟的真先知,可能跟假先知一樣地沒有果效。甚至偉大的先知撒母耳也按外表來判斷人,而不是按人的內心(參見撒母耳記上第16章)。我所遇到一些最有眼力的先知,也犯同樣的毛病。事實上,我從來沒有遇到沒有這個問題的人;我自己也有這個問題。除非是主的啟示,我們無法知道其他人的心。但是那種啟示正是我們要尋求的。我們必須學習在靈裡彼此認識,而不是看人的外表(林後 5:16)。

在雅各與以掃年輕的時候,我們當中大部分的人會選擇忠厚又孝順的以掃,不會選擇詭詐又不誠實的陰謀家雅各。可是以掃對在基督裡永恆的產業沒有興趣,他竟然為肉體一時的享受,出賣長子的名分。雅各是個騙子,老千和賊,但是他非常的愛惜產業,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得到它。雅各甚至願意跟一個天使摔角,以得祝福。他看見被主喜愛的卓越價值,以致願付沉重的代價。這樣的態度令神歡喜,遠超過單單順從祂而已。

大多數的真先知、教師、牧師、傳道人的或使徒,要等他們經驗到像當初雅各跟神摔角時的經歷,才會有“雅各”的火熱追求。許多牧師與教會領袖在會眾當中看重和平與和諧的程度,超過神的目的。他們口裡不承認,但是他們的行動表現出來。沒錯,我們應該看重和平與合一,但是不能為此犧牲神最終的目的。有完全和平與和諧的信徒現在都躺在墳墓裡。

正如詹姆士·萊爾(James Ryle)曾說過:“所有健康的生物會成長;所有成長的會改變;改變又帶來挑戰。”因為我們習慣把我們的安全感放在我們的環境上,不是倚靠主,大多數人,包括大多數的基督徒,都很抗拒改變。若我們把信心與安全感建立我們的環境上,改變會令人不安。實際上,這是人類最厲害的一個捆鎖。因此,使我們成為老酒囊,不適合儲藏新酒。這種捆鎖叫做“慣性的肆虐(tyranny ofhabits)”。

試煉與災難常幫助我們脫離這種捆鎖,我們才能往國度前進。我們常需要試煉,使我們不斷往正確的方向移動。衝突並不表示我們站立不穩,而是要取得那個陣地。我們當中有誰會選擇任何主所選擇的門徒?——他們似乎給祂像敵人一樣多的問題。並且當祂最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都臨陣脫逃!很顯然地,我們在對付稗子與麥子方面,有許多要學的。

爭議性的財寶

★爭議有助於糾正錯誤與極端。

為了回復以弗所書第四章所列舉的每一個成全聖徒的“職份與真理”,那已帶給教會很大的爭議。當馬丁·路德宣告每個信徒都有祭司職份的時候,基督教被震動起來,但他是為教會朝向復原“教牧事工”上鋪路。衛斯理、懷斐德、愛德華與其它的人,也幫助復原教會裡傳福音的事工。但他們都曾被污蔑為異端,或者是最低級的欺騙、不道德與墮落。他們的控告者早就被人遺忘了,而他們幫助復原的事工卻繼續存在。先知性與使徒性的事工,也會有同樣的遭遇。

為什麼主容許爭議?因祂用此淨化祂所興起的事工。爭議有助於糾正錯誤與極端。在復原每個真理與事工時,這種問題是一定會伴隨的。爭議也能篩掉那些基於個人野心而加入這個新運動的人。

爭議同樣有助於淨化,把膽怯的拿走。主把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說謊的同列。他們的份,就在燒著硫磺的火湖(參見啟示錄2l:8)。膽怯不在神的國度裡,因為勇氣是真信心的特征。爭議與逼迫是主所用的工具,把害怕的與不信的從祂的工作中分別出來。

在聖經時代,甚至整個教會歷史,基督教信仰常在爭議中。有一個先知性的原則,就是自然界常反映出屬靈的事實。油代表能力,我們用油膏抹人是因為油為聖靈能力的像征。中東是有最豐富石油資源的地區,也是被卷入最大爭議的地方,這不是一個巧合,這反映了一個屬靈的原則:有最大恩膏的地方,也是有最大衝突與爭議的地方。

假如我們不願意為中東的石油爭戰,我們要麼就喪失供應我們文明的主要能源,要麼就成為歷史上最殘酷暴君的奴隸。對恩膏亦然。主常常刻意地把祂正在做的事情,放在一個有衝突與爭議的地方。所以,我們要得到祂的話,我們就必須看重祂的目的,高於任何事物。

只有當我們願意放下每件事情,而單單愛真理與神的旨意的時候,我們才能走在真事奉的豐富當中。在神的事工上有份於服事,是一個人在世上能找到最聖潔與尊貴的事情。主不會讓真事奉,變得低俗。為此,祂會讓它的外貌定期地受到藐視,以挪去那些假冒的,並隔離那些心懷個人野心的。

也許,沒有其他服事像先知性服事那樣得祝福或咒詛。若我們期望在教會裡興起真先知性事工,又不要稗子,那麥子如何長起來一定會使我們困惑。學習對付稗子是課程的一部份。正如索忍尼辛(AleksandrSolzhenitsyn)觀察到,“甚至自然界教導我們,長久的安定,對任何生物都不是件好事。”那些不要問題的人,他們也得不到祝福!

假如我們相信主引導我們進入一切的真理,超過撒旦領我們進入欺騙的話,我們就會得到清楚的先知異像的祝福。我們要完成這個時代的任務,必須有清晰的異像。為了自保,異像必須清晰。神賜先知事奉是為了教會的建立,否則教會的裝備不完備。教會若沒有“因為先知的名,接待先知”(太 10:41),就得不著先知的賞賜,也沒有先知事奉的福氣。

為神說話的責任

★為主說話必須被視為人所能承擔的最大責任。他必須用最大的謹慎與品格來執行。

正如教會有責任對神啟示的計劃敞開自己,同樣,那些被呼召在先知性事奉的人,也有責任復原這事奉的重要品格。因為現在神賜給先知事工的權柄與恩膏增加,所以他的責任也更大。

根據在新舊約裡翻譯成“先知”的不同希腊文與希伯來文,“先知”被定義為一位為神說話的人。他能即時與神溝通,也是神諭令的解釋者,並且傳講神的智慧。這些都是先知性服事特別嚴肅的指標。為神說話,或解釋、傳講祂的智慧,是托付給凡人的一個不平凡責任。

主使祂的話為大,甚至高過祂的名(詩 138:2)。在聖經時代,一個人的名字代表他這個人。至今亦然。因為人按我們的話判斷我們,不按我們的頭銜或聲望。為主說話必須被視為人所能承擔的最大責任,他必須用最大的謹慎與品格來執行。

因著我們的事奉,我們漸得人尊敬,當教會深具影響力的時候,我們的勝利會帶來更大的果效;同樣,我們的失敗也會帶出更大的損失。切慕屬靈的恩賜是對的,但如果我們想出名,想在短時間內影響他人,那麼這種渴慕不單是錯的,也會帶來悲劇。真正了解屬靈權柄的人,自然會尋求最謙卑的位置。謙卑若不為別,至少也是為了自衛!因為有份於奉主的名講話,對這麼嚴肅的責任,我們必須充分的預備自己,否則我們造成的損失,可能超過利益。

假如我們有智慧,我們會追求屬靈的恩賜,而不是地位或影響力。出於自私自利所得到的每一點影響力,到後來都會成為我們的絆腳石。然後,我們會從我們營造的高位上摔下來。我們爬得越高,摔得愈重。人若不站在神所建立的高台,必不能抵擋真屬靈權柄的壓力。我們所站的位置越高,能力與壓力就越大,成果與損失也越大。

渴慕更高的位置原本是對的。譬如,我們是為了榮耀主的名,並完成祂的旨意。但是我們若為自己建造高位,那就不對了。正如希伯來書的作者說到有關祭司的職份,那是所有職份中最重要的:“這大祭司的尊榮,沒有人自取,惟要蒙神所召,像亞倫一樣。基督也不是自取榮耀作大祭司,乃是在乎向祂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的那一位。”(希伯來書5:4-5) 假如這對主是真的,對我們豈不更應當如此?

稗子似乎到處都有:在麥田裡、在教會、在先知性事奉中、也在我們裡面。可是,雖然主命令我們讓麥子與稗子一同長大,但在做面包之前,稗子一定要從麥堆裡清出來。這通常不是個舒服的過程,也要有合適的時機才行。甚至在主耶穌身上,也是如此——“祂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來 5:8)

為著長大成熟──真正屬靈權柄的必要前提,我們願意因稗子與逼迫吃多少苦?

文章擷取自https://mp.weixin.qq.com/s/EEgnTwmIa1aG_ik7i0OmqQ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