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6, 2020

<先知性事工>之從清潔的泉源取水——雷克喬納

第二章 從清潔的泉源取水

先知性事工的本質就是要成為主的特別朋友和與祂談話的人。

假如我們想要有真實的事工,純潔的動機是很重要的。這是從“腹中”(約 7:38),或從心裡湧流出來的。我們的動機准確地反應出我們心裡的東西。心越純潔,從它流出的水也越純潔。因為壞樹不能結好果子,所以凡服事的人必須“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或作你要切切保守你心)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 4:23) 因為我們在服事神的兒女,我們必須供應他們最純潔的水。為這個緣故,主耶穌說:“我為他們的緣故,自己分別為聖,叫他們也因真理成聖。”(約 17:19)

使徒保羅教導我們:“你們總要自己省察有信心沒有。”(林後 13:5) 這個試驗主要是檢查與淨化我們的動機。這個試驗並不復雜,但假如我們想要在主面前維持品格與事工的純潔,我們就必須常常把它應用在自己身上。本書的目的之一是解說這個試驗,好讓我們能適度地反省自己與事工,以確定我們對主是順服的。

當我們研究屬靈恩賜與事工時,強調品格一致與正確動機的重要性是正確的。在這本書裡,我會刻意地反復一些屬靈的功課與見解。反復強調可幫助學習(參見彼得後書1:12-13)。每次我們重聽一個原則,並且虛心地去讀它時,可以幫助我們把它從頭腦的知識,轉換成真正的了解與順服的心。

頭腦上的相信並不能產生義(righteousness),唯有心裡的相信才行(參見羅馬書10:10)。“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雅 4:6) “知識叫人死,唯愛心能造就人。”(林前 8:1) 我們不是單單追求知識,更要追求對真理的喜愛。當我們虛心地聽主說我們已知的事情,神的恩典就會釋放出來,把我們頭腦的知識轉移到我們心裡。我們的目標不在乎“我們是否知道”,而是在乎“我們變成了嗎?”

與神更親近

與神更親近應該是每個追求先知性恩賜與事工的人的基本動機。先知阿摩司在3章7節宣稱:“主耶和華若不將奧秘指示祂的僕人眾先知,就一無所行。”聖經沒有說主必須這樣做。這並不是一個律法上的責任,而是主不願單獨做事;祂願意先讓先知們知道,因為先知們是祂的朋友。

真正先知性事工的本質,就是與主親近到一個地步,祂做事前會先告訴你。先知性事工需要一些特別的恩賜與呼召,最重要的,是要知道先知性事工的本質,就是要成為主特別的朋友和與談話的人。因此,與祂的友誼與親密的關系,永遠是我們主要的與終極目標。

有一句話說“我們應該追求賜恩的主,不是恩賜”,那是不合聖經的。事實上,這句話跟以下的經文相抵觸——“你們要追求愛,也要切慕屬靈的恩賜,其中更要羨慕的,是作先知講道。”(林前 14:1) 假如我們要使渴慕屬靈恩賜的動機純潔的話,我們首先必須追求愛;然而這並不否定我們需要追求屬靈的恩賜。

使徒保羅說我們應當渴慕屬靈的恩賜,這句話不是一項建議,它是使徒的命令。我們絕不能讓恩賜的尋求超越對主的追求,可是假如我們拒絕恩賜的話,我們不可能更接近賜恩的主。在這個宇宙中,沒有其他的禮物比屬靈的恩賜更寶貴,並且接受恩賜代表了我們在賜恩主面前謙卑蒙恩。

有些人決定追求愛,僅僅向神“敞開”,並且若是合乎主的旨意的話,希望主在屬靈恩賜上用他們。結果主很少使用他們!假如我們想得到的話,我們必須“切切地渴慕”屬靈的恩賜。不過渴慕恩賜的唯一正確理由,應該是為愛的緣故,想要完成主的心願,讓神通過他觸摸到祂子民的需要。

假如我們追求主只是為了打聽祂正在做的事情,那我們就是利用與祂的關系來操縱。我們必須因為想與祂親近而追求祂,不是為了從祂那裡得到什麼。假如妻子想跟先生在一起的原因只是為了探聽底細,那作先生的有什麼樂趣呢?若我們追求親近主,祂的計劃就會藉著啟示臨到我們,但那絕不能成為我們主要的動機。

衝突的旋風

在過去數十年中,先知性的恩賜與事工已經成為教會的焦點之一。這些恩賜已經很美好地彰顯出來,並且對成千上萬的人產生正面的影響。同時有這種恩賜的人犯了一些眾人皆知的錯誤,而產生很大的衝突。甚至當在適當地運用先知性的恩賜時,也會產生誤解。

有人對先知事工的標准很嚴厲,但這樣的標准卻未用在其他事工上。若然,因為有些人犯了錯,我們是否應該放棄牧會的事工?因為有些人不誠實或信仰有問題,我們是否應該放棄傳福音或教導的事工?當然不會。同理,如果我們想要維持先知性事工的完整性,我們必須從錯誤中學習,而不是因噎廢食。

在1980年代末期,先知性事工得到教會前所未有的關注。那時候,許多在這方面服事的傳道人預測,重大的震蕩波會使眾人得潔淨,也促使先知工作者成熟,並使將來的進展更穩固與有效。所謂的“先知運動(PropheticMovement)”已經有一些進展,可是更大的還在後面。先知性的恩賜與事工注定曾成為全世界的教會所面臨最核心的問題,至終幫助屬靈的進展,對整個教會產生正面的衝擊。

主的目的

★假如教會想要有這個時代所需求的策略與異像,我們就必須知道如何領受、解釋與判斷預言啟示。

恢復先知性事工到聖經上那樣的程度與完整性是重要的,但它並不是主至終目標,它是為將來更大的運動作准備的。雖然末世的教會沒有先知,就無法預備完全,但先知性事工是達到目的的工具,它本身不是目的。

為了要避免被其他“異教之風”,或者讓新興的基督徒“潮流”使我們偏離,我們必須了解主更大的目的。正如我的一位朋友所說:“假如我們不專注於主的最終目的,我們必然會被其他不重要的目標分散注意力。”

若教會要實踐末日的事奉,先知性事工必須有值得信賴的准確度,以及無可指責的品格。在事前,我們必須知道主的計劃,好使我們在各崗位上能各就各位。

有不少先知性事工在幾年前曾預言,GC國家的圍牆會倒塌,福音得以在那裡傳揚一段時間。很不幸的,那些知道這些預言的人,事前竟沒有准備。面對這個人類歷史上最深遠的,又從此改變全球政治局勢轉折點之一,教會竟然毫無警覺。

很悲慘的,許多邪教與異教團體比教會准備得更好,並且成功地占位且填滿那些國家心靈真空。當中國與回教國家向福音敞開的時候,我們要讓同樣的事情發生嗎?況且在將來,當自然災難與戰爭再造成另一個屬靈真空時,教會仍然要毫無防備嗎?

“優果(Hurricane Hugo)”颶風襲擊我的故鄉,北卡的夏洛特市(Charlotte)前,有一個先知告訴我:“有一個大風要襲擊你住的城市,大雨要橫掃而來。”幾個月之後,他又告訴我,在異像中看見“從海裡有一只大鬼起來,要在夏洛特市攻擊我們。”他說這只鬼變成了颶風。因為在歷史上從未有過颶風可以襲擊像夏洛特市這個深入內陸達200英裡的地方,我猜想這是一個屬靈的颶風。

不久之後,我從主得到屬我個人的話語,祂要我去買露營裝備,但我卻拖延。幾個月之後,“優果”颶風夾著全速颶風的威力襲擊夏洛特市。當晚我往窗外看見雨橫向掃來。我知道我很笨,沒有求問主進一步的啟示。部分的城市斷電有一個月之久,我也很後悔沒有買露營裝備。

後來,這位先知對我說,在下一個秋天,加州北邊將有一個地震。他說震央會在三藩市的正南,並且特別說到奧克蘭大橋會不安全。他預測地震的強度會是瑞特地震儀的“7”級,那像征這種強度的震動(屬靈、政治及經濟的動蕩)快要臨到這世界。

他還說了一句奇特的話:全世界會目睹這個地震。我們聽見他預言的人,都無法想像這種事件怎會“讓全世界看到”。可是事情卻按他所說的發生。當地震發生的時候,是世界杯冠亞軍賽的第一場,在三藩市的燭台公園(CandlestickPark)舉行,正向全世界實況轉播。

發生幾個星期之後,我的這位先知朋友告訴我,1993年大風雪會臨到卡羅萊納州與東北部。他說這風雪會在春天來到,暴風雪的日期從沒這麼晚過。在另外一個場合,他告訴我有大水將臨到密西西比河與中西部,結果幾星期後就發生了。

我從未看到這位弟兄的預言失誤過,他是從異夢或肉眼異像中得到的。我們認識他的人雖不能准確解釋他所分享的啟示,但我們還在學習。我們從許多人學習,他們領受未來屬靈、政治與天然事件等特定又准確的啟示。假如教會想要有這個時代所需求的策略與異像,我們就必須知道如何領受、解釋與判斷預言啟示。

有錯誤怎麼辦?

當我們在先知性事工成長時,錯誤是難免的。當錯誤發生的時候,我們必須誠實地面對,並希望許多人能從我們的錯誤中學習,避免再犯同樣的錯誤。大部分與我有來往的先知不會自稱為“先知”,也不喜歡這種稱呼。他們只是想從神那裡聽得准確,並且期望看見整個教會都能到達相同的地步。

有些信徒堅持一個理念,就是一個真先知是不可能犯錯的,並且當我提到先知事工者所犯的錯誤時,他們很不高興。雖然我希望教會興起的先知性事工有百分百的准確度,但目前我所認識那些宣稱有百分之百准確度的人,卻從未有過一項預言是值得注意的。雖然我個人在重要預言的細節上,尚未達100%的准確度(因此,在某些人心目中,就不是“先知”),然而我決心盡我所能地走出一條路,讓後來的人能更容易的達到。

對接受、解釋與預言應用,我們的目標永遠是百分之百的准確。雖然我們坦白承認我們尚未達到,然而我們必須追求那個目標,在我們達到前,不應該放棄。因此對於我們的錯誤,我們就必須誠實與公開。對於成功,我們也要謙卑。神賜恩給謙卑的人(雅4:6)。我們要注意靠祂恩典而行,更甚於是否被人承認為先知。

文章擷取自https://mp.weixin.qq.com/s/CjII-_8YHg6ridwDgB2tNA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