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8, 2020

進入命定生命見證

一、回顧過去(數算恩典)

  我出生在一個看似十分不好的家庭,母親的奶奶是交鬼者,外公在我母親四歲時和外婆離異,母親從小生活在奶奶和伯父(土匪,打仗中斷臂,回家後酗酒度命)身邊,媽媽的哥哥是精神分裂,經常招毒打,16歲落井身亡,母親婚後曾經一度精神分裂;我的父親在出生前一個月爺爺去世(長期精神分裂),我父母婚後經常大打出手,一次母親在被打後無處發洩便拼命打肚子里的我,以至於我出生後腦袋比一般孩子大很多(現在覺得可能有腦積水嫌疑),在我上小學時出過車禍竟然毫髮無傷,溺過水竟然平穩過渡,我九歲時母親接受耶穌做救主並向我傳福音,只是一句話,媽媽信耶穌了你也信唄?我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在一次特會上,母親受感將我奉獻給神,回來知會我一聲我也很痛快的答應了,當時就覺得奉獻給神起碼有了極大的保障。

記得在初中時喜歡玩電子遊戲,便在一次放學回家的路上,過吊橋時心裡禱告求神賜給我一部遊戲機(我家很困難只能解決溫飽,哥哥初中沒畢業就輟學了),結果二伯家二哥買了一部,因為我們家住在二伯家院裡(因為自家沒有房子),在別人不玩的情況下我可以玩,現在回想是爸爸聽了我的禱告。那時很怕冬天,因為我不想穿力工穿的那樣的大棉鞋,雖然很保暖,但是一眼就能看出難看檔次低,太顯眼,我又向神禱告,求神給我一雙棉鞋,結果不久二伯家二哥的軍勾棉鞋不想穿了就給我了,雖然是舊的,但我平穩過渡冬天。



當我初二那年在心裡和神立約,我將自己奉獻給神,求神幫助我考上我們當時市裡極其難進入的重點高中,然後我大學畢業就讀神學,終身侍奉神(現在回想我只是在利用神),父也答應了我的祈求,祂賜給我興趣讀書,結果我很順利的考入重點高中。但上了高中後我的一切都變了,我因為覺得內裡空虛就不斷的在外面尋求滿足,追求女生,並且我脾氣也變得非常不好,一言不合就出手打人,現在回想起來那段時時我是渾渾噩噩的活著。

高二那年我在舅舅的服侍下受了浸,從水裡上來時我竟然情不自禁的走到沒人處在心裡宣告:「我向撒旦和世界宣告,從此我向你們是已死的人」。但接下來的日子里,我依然內心因為沒有平安滿足而追求異性,甚至上了大學也是這樣,等到大學畢業後我第一次聚會就被聖靈感動,痛哭,因為不好意思,就拿著詩歌本擋著自己的臉,但從那以後我內心知道應該追求侍奉神,並且無論身邊人誰給我介紹對象我都不動心,因為我禱告求神賜給我合祂心意的人作我妻子。

好景不長,因為我所參加的聚會對聖靈極其陌生,以至於我雖然有聚會,內心卻很掙扎,舊人舊性絲毫沒有改變,急了就罵人,若是還口就打人,我為自己這樣很痛苦,我越是讀經越是發現我的不正常,我甚至不知啥是方言。在一次特會後我問牧師教會能復興嗎?(因為我所聚會的長老聲稱主來之前教會不會復興,只是提接部分得勝者)牧師對我說:「主來之前教會必復興,但不是單指哪一個教會,而是各個教會裡分別出來的人組成的大教會」,當時聽了我振奮不已,並說:「太好了,教會要是能復興,我喝粥都行」,當時牧師對我說了一句話:「你是個做大事的人,但悟性要更新。」但我聽不懂,就這樣我因著有了盼望繼續前進。

婚後因為生活困難就只顧著打拼賺錢,神也恩待我,我在當地有了自己的一份事業,雖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但我內心痛苦掙扎,家裡人和外人只是因為我的小老闆身份,不和我計較,脾氣很壞,急了就罵人,但我裡面終究是有聖靈的人,裡面的責備令我很是掙扎,冒犯了家人後會真心的道歉認罪,但遇事還是老樣子,我對自己很絕望,但就是對神不死心,雖然祂給我的感覺是遙不可及。

在2012年我第一次腦出血,一個星期出院,沒有任何不好的狀態,也就沒太往心裡去,一切仍是老樣子,但2013年的再次腦出血卻是半個月的時間裡我大大小小四次手術,過程好可怕,並且回家後我發現我竟然左手左腳不太靈活,走路不穩,左手明明要指鼻子,結果很自然的按在臉上了,這令以往身體強壯四肢比常人靈活的我完全崩潰。每夜別人入睡時我因內裡恐懼睡不著,翻來覆去盼天亮,天亮我因內裡恐懼不願接觸人,誰要是和我多說話我會發怒。那時的我很難把一句話心平氣和的說給別人,我特別羨慕我的妻子能夠和別人自由的交流,於是又希望趕緊天黑,我不想接觸人。在這樣的痛苦中我一次在商店讀聖經,結果我再次醒來是在急救床上往醫院裡推,後來妻子告訴我,我在商店重度癲癇,胡言亂語。這次三天出院,並且醫院給開了一種麻痹神經的藥,說必須一天一片,不吃就會大癲癇,每癲癇一次腦幹細胞就死一些,這對我來說跟判死刑差不多。

我再也不相信任何人對我的安慰以及勸勉了,我要遇見神,我單單要在祂那裡找答案,於是就突破了以往一切的模式,不顧別人怎麼看,我就是半夜起來獨坐沒有聲音的禱告。開始幾分鐘,十幾分鐘,後來幾小時,心想反正也難免一死,拼了!

當時爸爸也真為我開出路,我得到一本書「靈程指引」,便略有一點信心開始追求內裡深處的禱告,結果就是這樣在別人看似的傻等的禱告,爸爸為我打開了通往內裡(靈裡)的通道,更確切的講是主用祂的身體為我們成就了和平,並且沒有盼望的人出奇的從裡到外活過來了,讀經再也不一樣了。

在14年我加入了華人守望者禱告城牆,當時五個恢復策略裡,我只在第一個恢復「恢復神兒子的位分—被造被救贖的小主,小王,小神」上格外的用心,因為這和我內裡的侍奉完全掛鈎。16年團契出現諸多不正常現象,在我個人與神會面時似乎覺得需要有人走出去,但一看團契裡最適合的人莫過於我和二舅以撒德利,便沒和任何人商量我就退下來了,到如今二舅都以為我是逃兵。後來二舅也在無奈中退出了,我當時的感覺就是,一段暗黑的路走完我會帶著答案回到大家身邊的(我是有使命感的),因為主帶我走過了死蔭的幽谷,所以我不怕黑,但是當我一年半後回到城牆竟然發現我親愛的老戰友都走了,並且我在這裡竟然待不下去,無法對齊,我很矛盾,於是就再次退出了,二舅告訴我再不要回去,其實他是覺得丟人。

雖然略有茫然,但不害怕,因為我每早與神會面的生活足可以令我在曠野不至於有飢餓感,並且我熱心於與願意聽我說話的弟兄姐妹分享個人與神建立關係的話題,大家都很愛聽,但我最怕的就是人家吃飽後把嘴一擦,問我:「弟兄,你在哪裡聚會?」這直接扎中我的痛點,我回答「我沒有任何聚會」,於是人家雖然嘴上不說,我卻能感受到他們發自內心的不屑。我常和人家說,末後神會在各個角落裡隱藏並操練屬祂的人,我是透過自身經歷相信會這樣的,到了時候這群人會顯明並組成極大的軍隊帶下大復興。

一直信心滿滿,但踏入19年後,一面是我個人的屬靈生活竟然開始停止不前甚至有懶惰退後的狀態,這令我害怕,似乎覺得自己應該尋找大部隊,便主動的尋找卻是在哪裡也待不下去,最後我被妻子評價,沒長性,在哪裡也呆不長,最後我自己也灰心了,痛苦至極就吸煙,有時喝白酒,我甚至懷疑自己跑偏了。在我與神會面時,我甚至會問,這個與您會面是不是都是假的,但聖靈經過我身體的感覺又令我無法否決。這份苦只有自己知道,我常常一個人坐在客廳舉手讚美,假設著身邊坐滿了弟兄姐妹,我們合一的讚美敬拜,這令我一面流淚,一面進入敬拜。我向神祈求,求神顯明我在那裡侍奉,無論哪裡,只要是出於神為我預備的,哪怕是我最討厭最恨惡的地方我也願意委身,只要有家就行,我不要再做流浪漢,只要有身份就行,再苦我不怕。

令人振奮的事出現了,二舅發給我名老師的講道《神兒子的身份,做回你自己》,我是一個用靈聽道的人,當時本能反應就是我要在這裡委身,但二舅對我沒信心,生怕我待不了幾天又跑了,很丟人。結果就一有名老師的道就發給我,我像一個嗷嗷待補的嬰孩,又像久旱逢甘霖一樣大口的吃,但二舅就是不讓我接觸並進入事工,他對我心沒底,他讓我禱告求異象異夢指引,我沒有禱告,因我認定,我能嗅到我的命定在這裡。到第二天早晨我夢到在一個光明的大食堂裡吃飯,我站在一個看似五十左右的女士身邊,她的面目光明,她的肅靜令我本能的知道她是長老,在她進行謝飯禱告時身後竟然出現嘻哈打鬧的聲音,於是謝飯禱告變成了方言爭戰禱告,這個過程中我的方言像流水一樣,完事打飯時我端著兩碗飯走向後面,因為那裡有我的二舅,但他面前已經有了一碗油黑髮亮的米飯,我回身便看到舅媽拿著一碗米飯回來,我把兩碗飯給了她,她說:「那我吃你給我打的吧!」另一碗她順手給了中間一排一個身高175左右相貌堂堂的男士,我想我日後應該能碰到。我把夢告訴二舅,他說再需要求證,結果我想起來15年我在舊團契做的夢,夢中我騎著軲轆大得出奇的自行車,二舅騎著軲轆很小很小的自行車,我們爺倆看似像玩雜技的,我們在一條大寬馬路上前行,結果在一個小岔路上二舅就騎著車叉出去了。我騎著車前行,身後一位女士雙手搭在我的肩上,我雖然很溫暖,卻沒有邪念。夢醒後覺得二舅是我們支派的支派長,怎麼會叉出去?再者我身後的女士竟然不是我妻子(現在回想是聖靈),這個夢令我厭棄,於是就拋在腦後,但現在我想起來似乎知道咋回事卻沒敢和二舅說,因為我覺得他會中間叉出去,但最後會在一個大食堂吃飯,我和二舅說了,但他還讓我等一等,再求證,我心裡知道命定已經顯明,只是早晚的事,我便不再求證,抓緊預備潔淨自己,粘上邊就脫不掉的煙和酒竟然順理成章的自然脫落了。又等了好幾天二舅聯繫我,說他異象中看到前面很艱難,我當時堅定的回答,這一切只是讓有經驗的人顯明,我的回答令他滿意,他向我推薦了兩個人,竟然是我在舊團契裡最親密的戰友--清心姊妹和新生姊妹。我們連接上後彼此都開心極了,清心姊妹讓我加入她的團契「大慶新生命」,並由團契推薦我進入了預備役,經過LF總隊長59分鐘的談話驗證後,我九月九日23點接近零點進入預備役09隊,別提多開心,流浪漢等到了盼望已久的家,而且家裡高手如雲,我好有優越感。從進入預備役生命各方面一一解鎖,不只光與神會面,生命有了轉變,人際關係有了極大的翻轉,開始能夠散發一點點基督的馨香,雖然偶爾也被過犯所勝,但都是最慢第二天就突破,在此感謝清心姊妹的常常服侍,多數時候人們都願意接近我。

海隊和雯隊的方言突破服侍更是使我感受到了農村孩子進城—大開眼界。在海隊,雯隊的精心帶領下,我們九隊幾乎全部進入軍營,並在接下來面對ksn戰役中平穩前進,戰斧營長更是親兄弟一樣的服侍我,給我在從預備役到進軍營後的三個多月裡經歷了快速的提升。

二、警醒當下,謙卑與神同行
進入軍營後參加完第一場爭戰就迎來了事工大變動,但這一切使我更加清楚的知道神在精心引領並使我們經過試煉後要有大的提升,這一段看似暗黑的路令我積極警醒,但有時間就和我敬愛的同工陳姨守望禱告,並且神聽了我們的禱告,賜給我們守望的恩賜與恩典,而且令人振奮的是,我清楚的能夠感受到爸爸在寒冷的冬天裡蘊藏著極大的寶藏,是為那真心愛祂遵行祂旨意的人存留,所以,在看似暗淡的日子裡我滿了盼望。

三、展望未來,預備自己迎接復興
從歸家直到如今,學會一點,在爸爸沒有被動,在人看似動蕩,卻隱藏著極大極大的生機,再有什麼不如人意的事,哈利路亞,將他(她)帶到主面前,和我敬愛的同工共同守望,並且我憑信已經感受到整體的復興,主耶穌說過,一點面酵能使全團發起來,主即開始,必能成終,一點亮光開啓最後必然全盤光明,個人突破,必然順勢蔓延到全團,不在乎定意的和奔跑的,在乎發憐憫的神。所以,看似艱難,看似大災難要來臨,但是在神卻是滿了極大極大的賜福與提升,主耶穌告訴我們,一有這些事你們就當挺身昂首,因為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哈利路亞!在爸爸那裡沒有被動,都是好事,敞開懷抱面向神,挺深昂首踏風浪。成了!成了!成了!成了!成了!成了!成了!!!!!!!

by YD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