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9, 2019

研究公布“希伯來語”是巴別塔前的語言,人類語言之母

導讀

那時,我必使萬民用清潔的言語,好求告我耶和華的名,同心合意地事奉我。西番雅書3:9




聖經教導我們,全人類最初都講同一種語言。現代語言學家推測,這種“單一語言”是所有其他人類語言的前身。

那時,天下人的口音,言語,都是一樣。創世記 11:1

艾薩克·莫澤森(Isaac E. Mozeson)博士一生的工作便是記錄這種原始的、在伊甸園中首次使用的、世界上所有語言的來源——

他把人類的這個原始語言稱作:伊甸語,因為這個語言與伊甸園的聯系緊密。

毫不奇怪,伊甸語與聖經希伯來語非常相似。

在出版者詹姆斯·朗(James D. Long)的協助、伊博內贊助下,莫澤森於上周在耶路撒冷舉行的全天研討會上介紹了他的作品。

他們的分享主題是"隱藏在70個國家裡的希伯來語"(注:70個國家在聖經寓意中常常代表全人類)。約70人參加了現場研討會,另有400多人觀看了報告錄像。


Youtube視頻:隱藏在70個國家裡的希伯來語
點擊進入視頻鏈接

出版者解釋說,"伊甸語在猶太族群之前就存在。它可以追溯到伊甸園。伊甸語是一項有著30年研究歷史的科學,並且能找到一些有關該主題的書籍。”

莫澤森聲稱,伊甸語是"猶太母語"。在3784年前巴別塔事件之後,"被分化成了70種語言"。根據他的理論,今天的人類語言都有聖經希伯來語的元素。

出版者解釋道:"亞當和夏娃的1門語言,被分化進了70門語言的家庭裡。”

在演示中,出版者引用了莫澤森的作品:"一位智慧的設計師使這個原始語言系統變得非常通用,並將它剝離成了所有非洲、亞洲、歐洲和美洲原額住民語言。人類所有的單詞都由七個字母的聲音組成。所有語言的單詞都是共生的,是相關的。”

研討會介紹了伊甸園的四個全球規則,以及所有人類語言共有的七組字母聲音。莫澤森告訴《以色列新聞》說,伊甸語的基本原理可以在30分鐘內教授給大家。

為了了解這如何應用於英語,莫澤森提出了一系列與英語單詞密切相關的希伯來語單詞。在這幾個例子中,請注意大寫的類似字母和聲音。

在希伯來語中的BakeSH意味著請求或乞討。這類似於英語單詞 BeseeCH。

DaRGa 是希伯來語中的步驟或漸變詞。這與英語單詞 DeGRee 類似。

TiKuN 表示在希伯來語中修復或修復。在英語中,TiNKer也有類似的含義,相關的詞TeCHNology也是如此。

這是一個了解伊甸語應用的例子,莫澤森用它來支持他的說法,即"所有語言都來源於最初的希伯來語”。

莫澤森最初是獨自工作,現在除了英語之外,還有一個"幾個語言家庭"的研究人員團隊。他們已經出版了一本2,100頁的伊甸語數字詞典,名叫《E-Word:追蹤以聖經希伯來語為證的閃米特母語中的英語和世界性單詞》。

莫澤森的出版者說:"在歷史和文化上,伊甸語的研究為巴別塔故事的這個問題給出了非常令人滿意的答案——在巴別塔(Bavel)之前,人類擁有的'同一語言'是什麼語?”


莫澤森的出版者詹姆斯·朗在耶路撒冷分享

"莫澤森從每種語言中,發現了數千個可追溯到希伯來語根源的單詞,這一事實非常有力地證明了這一點。此外,伊甸語似乎證實了聖經的說法,即有一段時間,人類講一種共同的語言,知道人們的舌頭被混亂,這種語言被分散到世界各地的人類語言中。”

"幾年前,我第一次開始思索這個念頭。我看到希伯來語單詞kohen(牧師)時,忽然想知道為什麼它聽起來像波利尼西亞語的部落祭司,kuhunah(庫胡納)。”

莫澤森在接受《以色列新聞》采訪時說:"伊甸園給外邦人的信息是,你是隱藏的希伯來人。我們共同祖先的語言就在我們語言的頂端。”他每周都會在Facebook時間線上發布一些新單詞聯系。

在一篇關於《巴別塔》故事的每周妥拉部分的相關課程中,《以色列新聞》的出版者拉比·圖利·韋茲寫道:“ 猶太人返回土地的最終目的是服侍上帝,並糾正巴別塔的罪, 說一們'純潔的語言',希伯來語。在救贖的這些日子裡,不僅猶太人,而且全世界所有的人都將學習希伯來語。”

在莫澤森的伊甸語課程中,這個預言似乎比任何人想像的都更接近於實現。


附:老北京話裡的希伯來語(摘錄)

……比如“得吧”,在北京話中是“說話”的意思,與古希伯來語同音同義,希伯來語發音Dabar。再比如,北京人常吃的“燒麥”,這也是羯胡人遷徙到中國北方發明的食品,與希伯來語同音同義,希伯來語的發音是Shemesh。

北京人常稱村莊為“屯厄”(帶兒化音),而在《舊約聖經》中的希伯來語,也是如此稱呼村莊的,希伯來語的發音是Duwr。其實,北京兒化音的形成原因,就與很多外來詞彙有關。類似的還有很多,很多……

“俺”,這個詞是北京和北方人“我”、“我的”意思,希伯來語也是同音同義,希伯來語的發音An和Ammi。

“丫頭”,“鴨蛋兒”,是北京人或北方人形容小女孩的,希伯來語同樣是這個意思,希伯來語的發音是Yaldah。

“別介”,是北京人表達否定的說法,相當於英語中No的意思,希伯來的發音是Bil-tsi與希伯來語同音同義。

“甭”,這個詞彙是北京表示否定之意,《舊約聖經》中的希伯來語同樣也是這個意思,發音是Bal。

“胡同”,這個北京最常見的地方,很多人以為是來自蒙古語,其實不對。實際也是希伯來語,發音是Hoot,同樣也是小街道的意思。

“捻兒”,在北京話中是燈芯的意思,在希伯來語中的意思是一樣的,也是照亮、照明以及光明有關的東西。希伯來語的發音是Ryn,Niyr。實際上我認為北京著名的兒化音,就是外來語的明顯印跡。

“坷垃”,表示硬土塊和石頭等意思。與希伯來語同音同義,希伯來語的發音是Kela。

“疙瘩”,北京、河北一帶的話表示團塊的意思,希伯來語發音是Qaneh,同音同義。

“窟”、“窟窿”,在中國北方是洞眼、洞穴、山洞之意,希伯來語同音同義,發音是Chowr。

“戲”,游戲、戲耍之意,希伯來語的發音是Shiyr,意思是唱、演唱的意思。

類似中國北方話與希伯來語同音同義還有很多、很多詞彙,而且在歷史長河中,很多詞彙出現了符合與疊加,形成了意思或發音的改變。比如,北京話中“丫的”,表示你、你們的人稱代詞,其實希伯來語的發音是Yad,意思完全一樣。只是現代北京話中的“丫的”已經是罵人的話了,這就是歷史與時間的扭曲了……

* 文章來源於BIN,由小星星翻譯。https://mp.weixin.qq.com/s/Y77xgI2bvHxmW6YPDjw7YA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