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6, 2019

得勝者的禱告

【倪柝聲】


讀經:

「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們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太十八18)

「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所以要……」(弗六12-13)

「就是照祂在基督身上所運行的大能大力,使祂從死裡復活,叫祂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邊,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連來世的也都超過了,人將萬有服在祂的腳下,使祂為教會作萬有之首。」(弗一20-22)

「祂又叫我們與基督耶穌一同復活,一同坐在天上。」(弗二6)

「我實在的告訴你們,無論何人對這座山說,你挪開此地投在海裡!他若心裡不疑惑,只信他所說的必成,就必給他成了。所以我告訴你們,凡你們禱告祈求的,無論是什麼,只要信是得著的,就必得著。」(可十一23-24)


權柄的禱告——有權柄的禱告

作神的得勝者,必須學習用基督的權柄,作有權柄的禱告。禱告,在聖經中,不只是祈求,更是權柄的代表。權柄的命令,就是禱告。

神的得勝者,必須:一、忠心,拒絕自己、世界和撒但;二、知道如何使用基督的權柄。我們應當:一、讓神用十字架打敗我們——在神面前打敗仗;二、用基督的權柄打敗撒但——在撒但面前打勝仗。權柄的禱告,並非求討,乃是命令。因為禱告有兩種,就是求討的禱告和命令的禱告。以賽亞書四十五章十一節說,「你們可以吩咐我。」(另譯)我們可以吩咐神作事,這就是命令的禱告。

命令的禱告,從基督升天起始。基督的死而復活,解決了神那四個大問題。基督的死,解決了亞當裡的一切。祂的復活,叫我們得著了新的地位。祂的升天,叫我們坐在天上,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連來世的,也都超過了。以弗所書第一章,是基督升天,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以弗所書二章,是我們也和祂一同生在天上。所以,基督如何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我們也如何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

以弗所書第一章告訴我們,基督的地位是在天上。第二章告訴我們,我們在基督裡的地位,是與基督一同生在天上。第六章告訴我們,我們在天上所作的事是什麼,就是坐在天上禱告——用基督得勝的權柄,發出命令的禱告。

普通的禱告,是在地上禱告到天上。命令的禱告,是從天上禱告到地上。馬太福音六章是求討的禱告——往上的。以弗所書六章是命令的禱告——向下的。我們坐在天上發出命令的禱告。「阿們」,希伯來文是「必定是如此」。這是命令。撒但在一切戰爭的起始,都是叫我們失去天上的地位——得勝的地位。戰爭是奪地位,得勝是占得地位。在基督裡,坐在天上的地位,就能禱告有權柄的禱告。

馬可福音十一章二十四節的「所以」,告訴我們二十三節也是論禱告。但是二十三節,並未向我們說,向神禱告。只說,「對山說」,吩咐山。不是對神說話,也是禱告——權柄的禱告。不是求神來作事,乃是將神的權柄拿來,去對付山——攔阻我的事。完全的信心,是出於完全知道神的旨意。只能用這個信心,對山說話。我們命令神所已經命令的事,我們定規神所已經定規的事——因完全知道神的旨意而有信心。


權柄的禱告和作得勝者的關系

坐在寶座上的是神,是主。服在寶座下的是仇敵。禱告是把我們和神聯起來。得勝的、掌權的、作王的,都是知道如何禱告,如何使用神寶座的權柄的(這寶座的權柄,是管治世界的)。我們可以轉到寶座,用那裡的權柄,叫一個弟兄來(戴德生曾如此作過)。得勝者要管治教會,管治世界,管治空中的、掌權的,都必須靠著寶座的權柄。英國有些弟兄,約在十年前,曾用寶座的權柄管治政治的變動。這是管治列國。屬靈的戰爭,不只是保守,也是進攻。不只管列國,也管陰府,也管一切執政的、掌權的、主治的,和有能的。求神叫我們知道如何使用基督的權柄。萬有都服在基督的腳下。基督是教會的頭。所以,我們用基督的權柄,也能叫萬有都服在我們的腳下。

馬太福音十八章十八至十九節是說到禱告。十九節的「在地上」和「在天上」告訴我們,十八節的禱告,是命令的禱告。這禱告是作為,不是求告。是捆綁釋放,不是叫神捆綁釋放。這個命令的禱告有兩方面:

(一)捆綁—捆綁聚會中不當活動的弟兄姊妹;捆綁打攪工作的世人;捆綁邪靈鬼魔;捆綁撒但和它一切的作為。我們能作王管理一切。幾時世界出事,弟兄中間出事,都是我們當作王掌權的時候。

(二)釋放—我們也能釋放人。釋放退縮的弟兄;釋放當出來作工的弟兄;釋放人的錢,拿出來為神用;釋放神的真理。我們是神所差來的大使,在這地上能享治外法權。我們能叫天來地上掌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