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9, 2019

廣州彩虹新婦團契新領袖見證

我來到末後事工完全是神的帶領。在我對事工一無所知的情況下,神借著一個夢將我帶進來。

2018年暑假神給了我一個夢,夢中講的是廣州生命河,在夢中神給了這個團契很多的產業,旁邊還有一條河。當我做這個夢的時候,生命河還沒有成立。後來聽說這個夢與生命河領袖王敏以及同工們做的夢出奇般地一致。大家看到的也是一棟棟的房子,房子旁邊有一條河。正是因為這個夢我進入了隨後新成立的生命河團契。

與團契姐妹們一起學習聚集了將近四個月後, 12月份下旬,有一天我突然做了一個夢,夢中說我懷了孩子。我拿著布去找王敏,讓她給我的孩子做衣服,夢中她問了一句:「給孩子起名字了沒有?」我回她說還沒呢,剛懷上。緊接著,我們廣州彩虹新婦團契在番禺成立了。兩個團契在廣州的一南一北,遙遙相對,那時是2019年1月份。

團契成立時我們只有五六位姐妹,需要有個名字,有一天下午大家在借用的YY房間中聚集。結束的時候,我們有感動每個人都來禱告向神來求問團契的名字。第二天早上,當我問神的時候,神先讓我看到了一道彩虹。我問主:「是叫彩虹小組嗎?」就在這個時候,一首「彩虹新娘」從我的心底開始不斷地吟唱起來。那一刻,我明白了,神要的是我們團契中的每個人都與他有極親密的關係,是有著新婦位份,是與他立過約,一生完全奉獻給他,等候他再來的一群新婦。



當天下午我們五六個人聚集的時候,大家又說起團契名字的事,那時大家還沒有很明確的啓示。於是我告訴她們,神早上給了我話。當時我沒有直接說出答案,只是請大家一起同心禱告查驗一下是與不是?奇妙的是,經過大家禱告之後,我說出我所領受的異象,與大家一起查驗時領受的幾個異象類似,最後大家一致同意,用「彩虹新婦」這個名字。

團契剛成立時,還沒有領袖,名老師說按神對事工的帶領,團契中只要是有人在異夢中生了孩子,那就是神所膏立的領袖。那時團契還沒有人做這樣的夢,於是老師當時讓玉蘭姐成為臨時領袖。玉蘭姐當時也做了一個夢,在夢中她幫別人帶孩子。在大家熱切討論領袖是誰的那段時間,有姐妹在團契微信群里說做夢夢到我懷孕了。那時候我剛來事工不久,剛剛開始進入軍營,並不明白在異夢中生了孩子意味著什麼,甚至覺得我一個單身女孩子居然做了一個懷孩子的夢,都羞於跟別人講,根本沒把這個異夢跟事工領袖的呼召聯繫在一起。進入團契後,我就與玉蘭姐成為了很好的屬靈同伴,那時我一直覺得她是做我們團契領袖的最佳人選。

三月初,玉蘭姐從台灣回來,我去她家與她一起禁食禱告。在我們聊天的時候,我無意中說起了我那個懷孩子的夢,她當時就說我很可能就是神所揀選的領袖。我不相信,說我並沒有看到孩子生下來,可能不算為是。我們還談到了如果神真揀選了一個人,這個人選擇不回應神,也是不好的。之後玉蘭姐把這件事報給了名老師,老師當時回答說等這個孩子生出來再說。

四月初,環洋開始了。有天我突然做了個夢,夢中說我生了一個男孩子,孩子剛出生就被交給別人帶,送回來給我的時候已經是好幾個月後了。那時候老師還在廣東培訓領袖,我想莫非這出生的孩子正是我之前在異夢中懷的那個孩子?雖然以前我在教會中有過一些服事,但是末後事工畢竟是國度性的服事,我一個小兵怎麼有能力勝任這麼重要的職位?一定是我多想了!就算神真的呼召了我,如果我把這個夢報上去了,玉蘭姐還正在參加培訓,她會不會被叫回來?我們關係那麼好,為何非要在我們之間形成這樣的尷尬局面?在我看來我倆誰去參加培訓不都一樣?懷著複雜的心情,我選擇不上報這個夢。

環洋開始後,我逐漸將這些都忘記了。

六月份環洋結束後,老師在大會上要求我們把在環洋期間做過的夢都發給她。從那以後,那個夢就時不時出現在我腦海裡,催逼著我上報。而玉蘭姐因著在環洋的時候的出色表現得到了老師們和整個DD團的贊賞。每次當那個催逼我將夢上報的意念出現,我就會主動將其打消下去。我心想,無論從生命成熟度、處理人際關係上的能力、口才、愛心等方面來說,她都比我更適合做團契的領袖,我做的這個夢可能是與別的事情有關吧。

之後我分別在六月下旬、七月中和七月下旬連續做了好幾個奇奇怪怪的夢。首先在夢中名老師讓我做組長,夢中我想我怎麼有資格當組長呢,就拼命退縮,在退縮過程中,到最後連我自己僅有的東西都丟失了;醒來後我沒琢磨出什麼意思,過幾天我就把這事也忘了。

又過了十幾天,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出去服事,媽媽讓我買當天回家的火車票,我因為服事忙,完全忘記媽媽的叮囑,忘記買票,等服事結束後,我卻怎麼也買不到回家的票。在現實生活中,那時候我沒什麼明確的服事可供對應,我就再一次忽略了這個夢。

接下來我很快又做了一個夢,夢中說我有套房子,很久沒去住,有天我學習到很晚,就打算過去住。回去後,居然找不到我的房子,找了半天才發現,原來有兩個姐妹已經住進了我的房子。其中有位我還挺熟悉,我跟姐妹講了後,她立刻為我騰出了地方。

這三個接連而來的奇怪的夢讓我百思不得其解。有天我跟一位姐妹說起,她當時問我是不是因為神讓我做什麼服事,我沒有做?後來我禱告求問的時候,神借著姐妹的口說我是知道的。那一刻,似乎聖靈突然就將這所有的夢聯繫起來呈現在我面前,我跪下來,在神面前認罪悔改。之後我便將這件事全然交托在神的手上,將自己的擔憂也向他陳明,並求神不僅要讓團契的人有印證,也讓玉蘭姐有印證。自從我悔改並將一切交托給神之後,我再也沒做那些奇怪的夢了。

神真的是一位很奇妙的神,我所禱告的,我所擔心的,祂都親自出手,一一成就,並且是以極其美好的方式成就了這一切,榮耀歸於主!

之後有一天神開啓我,我們只是被神選出來的器皿,在世人眼中的領袖是領導、是權威,可是在神國中但凡要成為一個領袖,他是要來做神家中的僕人,給與肢體陪伴、幫助和成全,以致他的每個孩子都能走進神的心意和命定。一個領袖的心胸有多寬廣,他服事的範圍及影響力就有多深遠,受益的人群就有多蒙福。

回想這幾個月的經歷,從一開始的擔心、逃避、對人的懼怕直到一步步降服在神的主權下,開始憑信心回應神的呼召,我深深感受到神對我的愛,以及神要借著我這個器皿去祝福許多人的那份愛是那麼真切和堅定。是祂改變了我,使我願意降服於祂的旨意,靠著祂在屬靈的道路上一步步地成長。同時,我渴望與大家同心同行,一起經歷祂無盡的慈愛、豐盛和榮耀。

by Linda雯雯


來自原暫代領袖的應證:

2018年8月份夢里看到一排3層樓的房子,屋子寬大 走廊也很長,夢里有幾個姊妹在樓道上上上下下忙乎著……後來廣州生命河團契成立了。團契成立後因著我們所在的番禺離生命河團契所在的花都距離太遠的緣故,老師就同意番禺再成立一個團契。

那時我做了一個夢,夢里我女兒生了一個孩子給我帶,我就天天把這個孩子懷揣在懷抱里,走到哪裡都緊緊的抱著他,我丈夫也一直在旁邊幫忙……所以當選團契領袖時 我就跟老師說了這個夢,老師說那就看看團契里誰做生孩子的夢,並且老師說這是一個榮耀的位置並且天上的獎賞是大的……本來我沒有想要做這個領袖,覺得自己不配也不懂怎麼做,但是老師說這個位置 在天上的獎賞是大的,這句話 我聽進去了,就是我不貪這個權柄,但是我想要那個天上的獎賞。所以當我把信息發到團契同工群裡,告訴大家趕快去做生孩子的夢以後,我心裡就開始翻騰起來了,擔心有人做生孩子的夢,所以每天都很緊張的看微信,心裡不停的說 千萬不要生孩子啊。這樣過了一個星期我突然被光照,我裡面對獎賞有很大的私慾,我立刻開始悔改,也在團契禱告中流淚悔改,我這樣整整對付了快兩個月,後來三月初團契主要同工第一次與名老師晚上開會的那天早上,Linda說她做了懷孕的夢,我聽了心裡一點不舒服的感覺都沒有,反而特別高興,我就知道我這裡面的私慾終於被對付乾淨了,我就特別特別高興,高興神通過這件事給我做了很深的割禮。那天晚上的同工會議上我也把這件事報告給老師,並且讓Linda當領袖,老師聽了很高興神在我身上做的工,然後她說Linda懷孕了但還沒有生出來,要等到她生出來再看,就讓我先當領袖了,就這樣我就上崗做了領袖。
在帶團契的過程中我也沒有因為自己是臨時領袖而三心二意,而是就像夢裡面一樣,對團契的家人特別有負擔,特別喜歡他們,覺得每一位家人都特別寶貝,特別是後來加入的新人看到她們對神那麼渴慕,巴不得什麼都告訴她們,讓她們快快長大,而且這些新人對神簡單的信心和依靠都特別鼓勵我。所以在帶團契的這10個月的時間裡,我自己首先享受了很多神的愛和團契弟兄姊妹們的愛,真正感受到沒有血緣的這種主裡的愛可以遠超過人世間的愛。
話又說回來,上星期六我和Linda去一個姊妹家的路上,Linda說她去年懷的孩子早就生出來了,而且最近又做夢這個孩子被別人領養養大了又送回來了。我聽了就立刻讓她跟老師報告,當時我聽了心裡也沒有任何不舒服,感謝主,再一次證實了神給我做的割禮很徹底。回到家後我突然想起來幾天前我做的夢,夢裡我和先生帶著兩個兒子去玩,一個4-5歲,一個6-7歲,住在旅館裡,孩子們要去洗澡,開放式浴室,先生給孩子們放了水就讓他們洗澡……當時記錄了夢後我就忘記這個夢了,因為這時我有三個職位,團契長10個月,營長一個月多,飛領半個月,按理我應該有三個孩子,但是夢里很清楚我只有兩個兒子。我心想這不就剛好印證了Linda的夢嗎,我就趕快把這件事報告給老師。

所以今天把這個團契領袖的位置轉交給Linda我心裡特別開心,因為知道這是神預備給她的,是神要透過這個崗位磨練她,提升她,祝福她,也透過她要祝福彩虹團契裡的每一位家人。我也知道無論神把我們放在哪個位置上,我們都是為了神的國度和神的榮耀,只要我們堅守神量給我們的崗位上,與肢體切實的彼此相愛,我們的神就喜悅我們。
就在前幾天一大早醒來要親近神時,我看到老師發來的通知,說老師們尋求的結果讓Linda做團契領袖,然後我在等候神時我問神,這件事神有什麼話跟我說,神說:你奪了我的心。我就特別激動,我知道我考試過關了!感謝主!

by 鴿子眼 玉蘭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