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2, 2019

柬埔寨像是被施了魔咒的苦難國家

柬埔寨吳哥地區最主要的寺廟建築吳哥窟,由蘇耶跋摩二世(Suryavarman II)於1113年至1150年間建造, 吳哥窟是一座獻給毗濕奴神的須彌山寺。

吳哥窟位於今天柬埔寨北部,是一座宏偉的有著護城河環繞十二世紀印度佛教寺廟的建築。 它是世界上無與倫比的建築。擁有林立的塔、裝飾以及彙集人類天才所能構思的全部精致。”
  • 那個建造了吳哥,以及獻給毗濕奴神(Vishnu)的寺廟,曾經是強極一時的高棉帝國,今天,這裡甚至還被游客誤認為是一座壁壘森然高塔林立的城市。 

  • 鮮為人知的柬埔寨隱蔽叢林古剎

吳哥窟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建築體,占地500英畝(2平方公裡),它最初是為崇拜毗濕奴神而建成的印度教寺廟(圖片來源: Alamy)

“其中一座寺廟可以與所羅門(Solomon)時期,以及那些古代的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們建造的廟宇相媲美,在我們最精美的建築中占據一席之地,” 卻與現在柬埔寨所陷入的野蠻狀態形成心酸的對比。”

  • 該帝國誕生於公元802年,並於公元1431年慘遭其北方對手大城王國,(今天的泰王國)劫掠而衰落。 
2007年達米安·埃文斯和巴蒂斯·齊方斯使用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在20世紀60年代開發的地面傳感雷達進行的航空三維測繪發現,吳哥窟是與柏林一樣龐大的城市的中心部分。 在(1181年 – 1218年)統治時期的巔峰時代,是當時最大帝國的權力核心。















吳哥窟有一條巨大的護城河圍繞中央寺廟群,從空中看,整個遺址因其方正嚴整而令人矚目(圖片來源: Alamy) 這座規劃嚴整的城市,其寬闊的大道被茂密的植被遮蔽了幾個世紀。




這幅寺廟的建築正面由法國探險家亨利·穆古特所繪,他在十九世紀中葉訪問了這個地方,而他無法相信他所見是真的。 

這個城市的發現是用激光定位器(Lidar)找到的,這是一種安裝在直升機上的航空激光掃描裝置,該裝置可以穿透地表找到下面的街道和建築物,而人眼只能看到覆蓋在表面的田野和森林,是傳說中的”失落的城市群”。 

被廣泛視作最強大的領導者的阇耶跋摩七世是1181年至1218年的高棉帝國的統治者,他監督了寺廟的建造。 

在1975年至1979年紅色高棉統治柬埔寨期間,有兩百萬人被處決或餓死,占該國總人口的五分之一,現在該地區仍然埋有地雷。 

揭開龐大的吳哥的面紗是一個出人意料的發現;碑文記載,從有護城河環繞的建有蓮花塔的寺廟,到庭院和樓台,雕有戰士、國王、惡魔,戰鬥場景和三千個天上仙女浮雕石板,所有這些都是由30萬工人和6000頭大像,用數百萬塊從荔枝山順流而下的砂岩板在三十七年左右時間完成的,整個吳哥就在山下數英裡方圓範圍內。 

由波爾布特領導的紅色高棉應對柬埔寨近乎四分之一人口的死亡負責,直到1999年他們仍在吳哥窟附近出沒。

今天的吳哥依然不斷吸引游客,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廟宇 – 宏偉且神秘。

建造結構 
廊內有庭院、藏經樓、壁龕、神座等。各層均有石雕門樓和連接上下層的階梯,階梯的欄杆上都有7頭石雕巨蟒盤繞,階梯兩旁還飾有精美的石獅子。全部寶塔,門樓都飾以石雕蓮花,約有1萬個。 

吳哥窟規模宏大,是錯綜復雜的建築群,包括台基、回廊、蹬道、寶塔,全部建築用砂石砌成,石塊之間無灰漿或其他黏合劑,靠石塊表面形狀的規整以及本身的重量彼此結合在一起,細部裝飾瑰麗精致。 

但很難想像,這個國家的時光仿佛停留在千年以前,廿一世紀的柬埔寨,擁有的生活水准與吳哥王朝其實相去甚遠,甚至更糟。
  • 政府貪污問題嚴重,2013年柬埔寨的清廉程度在177個國家中排名160),盡管擁有適合栽種稻米的環境,卻是亞洲稻獲量最低的國家。人民常年挨餓,平均壽命不到60歲,文盲比例居高不下。 
  • 人民在缺乏醫療及心理照護情形下繼續過著困苦的生活,他們對於未來沒有期待,只想平靜度日。卻又經常因為極小的外來因素導致情緒不穩,家庭暴力、強暴、毆打、殺人司空見慣,並且深深影響了下一代的行為,無足夠醫療資源協助改善。 
  • 教育陷入惡性循環,全國有能力擔任老師的人數少之又少,而且這些人的學歷可能也僅有小學三年級。 
  • 人民仍然飽受摧殘與虐待,政府將金錢放進自身口袋,以各種方式極其所能草菅人命。  

柬埔寨,不是天堂 
著名的國際記者、30年前曾以報導赤柬統治造成災難而獲得普立茲新聞獎的布爾克裡(Joel Brinkley),在他新近再度深入采訪柬埔寨之後,寫下的書;這裡雖有美景,卻不是天堂,幾乎是老百姓的人間地獄。柬埔寨人民依舊是世界上最飽受摧殘、虐待的一群人。政府貪贓腐敗,人民深深受苦,不賄賂政府,甚至連最基本的醫療、教育等公共服務都無法享有。多數柬埔寨人生活落後,與千年前無異;而政府官員轉手塞入自己口袋的公款,金額高到難以置信。同時,經歷赤柬時代得以幸存者中,半數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至今仍受折磨,且這份苦痛已傳到下一代,使整個國家偏向黑暗的負面人格。
  • 首相洪森是“沒受過什麼教育,是既聰明又殘忍”的“狡猾的前赤柬師長”。老國王西哈努克,則“喜歡在痛罵貪污者的同時,過著難以想像的奢靡生活,他的財富來源一直是個謎。” 

永無止盡的惡夢 
柬埔寨像是被施了魔咒的苦難國度,上千萬人民困在永無止盡的惡夢裡,失去掙扎的氣力…… 

1970年代,赤柬統治柬埔寨,屠殺200萬人民,等同四分之一人口;1990年代,聯合國接管柬埔寨,各國捐贈巨款,卻進了政府官員口袋。 

歷史又是如何埋下遠因與近果,使它的人民沉默迎向苦難,喊不出求救的聲音。 

一九九三年,聯合國出馬給了柬埔寨民主選舉的制度,然而,民主空殼裡頭,卻包裹著暴力和獨裁,每次大選都有人要死於暗槍。

是什麼原因,把天堂變地獄? 
解釋柬埔寨的政治暴力、司法黑暗、官商勾結、強奪人民土地,看醫生,被索紅包,連小孩子上學,老師也天天跟小學生要“贊助費”。 

整個國家處於盜賊統治之下,官富民窮、貪污腐敗,黑暗勢力籠罩全國。半數人民患有創傷後症候群,出現極端暴力行為,並直接影響下一代,強暴、毆妻、虐殺等駭人案件,每天在社會各個角落例行上演。 

政府砍伐林木、販賣人口、侵占醫療資源、強奪土地,人民生計飽受威脅;
  • 40%的兒童嚴重營養不良、80%的人民過著與千年前無異的原始生活。 
在一片貧瘠景像的同時,柬埔寨卻年年接受數億美金外援,大大小小非政府組織都在首都金邊設有辦公室。有了這些錢、這些援助人員的努力,為什麼柬埔寨人的日常生活還是不見重大改善?
  • 掌權者以常人想像不到的方式,拿走原應屬於全國人民的大部分資源,是大部分,而不是一小部分。 

作者 – 柬埔寨被詛咒的國度說:眾神給我天堂,也給我地獄。天堂與地獄,原來在這個地方,沒有差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