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6, 2019

關閉二重天通道之旅(2) 屬靈界的政權架構和輕敵的功課

                                                                  事工主日分享/ 講員: 名 

功課—輕敵,需要警醒謙卑,不聽從命令,割禮
屬靈界的政權架構

功課之一:輕敵, 准備不足– 需要警醒和謙卑 

我們上一堂課談論的是祭壇,而神吩咐我們取的碎片是遠古祭壇的其中一部分,想想那時候我們真的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什麼都敢做。我一直秉承一個觀念:天上地下所有的一切都屬於我們。這是REHMA, 是從神來的話語,神說,天下萬物都是他,從他而來, 都為他所用。【羅11:36】「因為萬有都是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因此,作為神的兒女,自然也是天下萬物為我所有,為我們所用。翻譯過來就是:天地所有的一切都屬於神,作為神的兒子,神國的繼承人,我們繼承神的產業,所以天上地下所有的一切都屬於我們。 對嗎?秉承這樣的信心,才使得我們能夠勇往直前。 

然而卻在這件事上,我學習到了第一個功課就是:我輕敵了, 我需要順服和謙卑。

有人將碎片留下了?祭壇的能力: 

一座祭壇的興起,就如同在敵占區建立了根據地,使得神的國度在當地被建立起來,建立祭壇的目的非常簡單:就是要毀滅那地邪靈的作為,打破執政掌權者和管治你家、你社區或你國家的屬靈黑暗權勢。聖經記載,亞伯拉罕走遍那地,在不同的地方建立祭壇,呼求永生神之名。隨著我們在不同的城市,地域遷徙,拆毀仇敵祭壇,重建神的祭壇;並且隨後在那地成立團契和代禱者聚集。於是,神透過使得神透過那人和祭壇,將權柄建立在地上。這樣,神的榮耀就遍滿全地。 

在全地所有的宗教裡,基督教是最不屬靈的,因為恩典太多,我們忙碌於領受神應許裡的種種恩典,例如:我的事業,我的孩子,我的家庭……神充滿憐憫和愛。我們無暇顧及國度的旨意,神的計劃。我們的仇敵非常懂得祭壇和在靈界裡的運作,要想在地上得著越大的黑暗權柄和能力,就需要建立越大的祭壇。在環洋,我們走過許多名川大山,滿眼都是邪靈的祭壇,一座山上,山頂是道教勢力,山下是佛教勢力,旁邊是伊斯蘭教勢力。眾多建築物, 地標,山川,河流成為黑暗祭祀的場所和祭壇,那代表著邪惡的勢力正充滿地土。 

而邪惡的盟約就建立在了未信者和邪靈之間。很快的,那地的人,行事為人是按著統管它城市上空的最大偶像的方式活出來。其上的法律及規條將依照他們所希望的而展現出來。就像 加拿大是蛾摩拉,美國是索多瑪一樣 這是10多年前,神提我到地球的上空,查看全地時對我說的話,看看現在的加拿大,每年的3個游行—加勒比海游行,自豪同性戀游行(2019年6月2百萬人參與)和電影節游行為黑暗權勢建造龐大的祭壇。

例子:當亞哈王娶了耶洗別,他開始敬拜她的邪神巴力。從而影響了以色列國進到偶像崇拜裡面, 然後法律法規被更改,那時許多屬神的祭司被殺害,他們必須躲藏遠離。這地上的律法也廢止了對真神敬拜,轉為對巴力敬拜。耶洗別藉著邪神巴力的力量統治這塊土地。 

祭壇影響人類的層面不但是在個人,家庭裡,也在國家的政治,經濟,軍事,宗教等各個領域。賽9:6-7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7他的政權與平安必加增無窮,他必在大衛的寶座上治理他的國,以公平、公義使國堅定穩固,從今直到永遠。

這裡我談論我們有兩個失敗的經驗: 1,對祭壇碎片的影響力認識不足;2,沒有任何預防措施 – 我們輕敵(需要清洗身上一切的衣物和包包)。

祭壇的碎片是祭壇的一部分,當我們取走仇敵祭壇碎片的時候,相當於將敵人的核心機密盜取,一定引起它們瘋狂地追逐和絞殺。靈界影響物質界。

對於碎片和它們的威力,我有許多例子可以分享:

例如: 在SZ我們做完三天的特會,就在最後一天的下午,我急著去服事邀請我們教會的辦公室團隊人員。忘記了現場聚集後的潔淨禱告。結果第二天凌晨5點,就收到主辦方教會領袖的微信,告知我昨晚半夜3點,他們的代禱者被夜間的驚駭事件驚醒,看到大批仇敵的飛碟和外星人軍隊將教會的建築物團團圍住,於是立刻召集代禱者禱告防御。我就差遣同工一大早返回教會潔淨場地。可見仇敵在靈界裡知道我們是以軍隊的方式進駐SZ。後來我回顧這事,發現我們當中有人將碎片帶在身上,參加聚會。 

在GZ我們處理的是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南海神廟,海王權勢,廣澳龍頭山,獅子洋海,大南龍脈的龍頭龍頸項,南沙天後宮等地方。在奪得碎片後,在回程的路上由於帶著碎片,就被仇敵追趕。有幾次驚險的經歷,我們在路上就被夾雜在3輛大貨車的中間,大白天的還迷了好幾次路,後面的車跟我們太近,本來死亡的邪靈是要來追趕我們,結果我們在代禱團的禱告和神的保守下,脫離死亡,然而跟我們後面的車子卻被碾壓,就死了人。 

3月26號在GZ的賓館裡,我們趕不上快遞,只好將碎片寄存在前台,我們已經每到一處都用油和鹽來潔淨各種門戶,屬靈通道:窗戶,通風口等,然而仇敵還是拼命想從下水道上來,結果那天晚上賓館的廁所全部堵塞, 然後第二天早上對面的電腦城起火,濃煙滾滾,引來各種警車和消防車, 那時神讓我們離開了, 不然火就可以燒到我們這裡來。剛開始我們也都以為是巧合,然而,隨著代禱者越來越多異夢的印證,證明這些影響力是來自碎片, 這畢竟是仇敵遠古祭壇的一部分,果然威力巨大。 

而在西南中區的某個CQ的賓館裡,也是因為來不及寄出碎片,那天我和CA同工們 被平都山鬼城帶下來的邪魔一直跟著入住賓館,一點都不好玩,我們兩人在賓館裡都親眼看見了它肉身的顯現(如何都甩不掉的邪魔)。之後那天下午,就在我們住的地方,整層賓館的電腦系統崩潰了,然後門禁系統也壞了。中途還發生我們的走禱隊員,忘記做祭壇碎片的封存,導致接收碎片的姐妹家和所在的片區受攻擊和大停電。 在HRB也遇到相似的情況,可見靈界真實。 

我回想這些事件,這就是輕敵和准備不周。剛開始發生這些事情的時候,我完全手足無措, 又有一大堆的疑問?為何敵人會追得那麼緊,我哪裡得罪了神?我不過在它們的祭壇拿了一小塊東西,用不著這麼大陣仗吧? 以前的屬靈爭戰,主要集中在個人和集體層面,我們是主動出擊的,並且敵人很快就敗下陣來。物質界最多的反應是我在日常生活裡受到一些攪擾,不方便, 人際關系的緊張或是財務的虧損而已。可是這次遇見國度層面的黑暗權勢,在物質界的反應是明顯的恐嚇,攻擊和邪靈肉身顯現並且邪靈還勾結世界的政權, 追逐和逼迫我們。

星像祭祀文化, 三星堆我受攻擊,深受重創的一次戰役

輕敵和准備不足的事情,還發生在四川三星堆和營盤山的戰役中(肺部受重創)。 

我們這次出行,才發現,全球各地如果涉及遠古文明的祭壇,就一定涉及星像祭祀文化; 不論是在哪個國家,哪個地區或是經歷怎樣的變遷和文明。星像祭祀文化,祭拜天上的星座,地上的山神。在約伯記裡: 【伯38:7】「那時,晨星一同歌唱,神的眾子也都歡呼。」天使在聖經裡被稱為神的眾子,對應著天上的星星,古前人類的祭祀文化,與上古偉人有關,如苗族敬拜蚩尤, 漢族敬拜黃帝, 炎帝。 

星像祭祀文化: 與天上的星座和星星有極大的關系,就連在次經 《以諾書》也會提到,星星是神的天使, 是某種天使在物質界的形像之一。當這種天使被刑罰的時候,就會被碎石(流星)擊打 (石刑),撞擊或是燃燒(火刑)而死亡。恆星的結局有四種:紅矮星、白矮星、中子星、黑洞;死的恆星是黑洞-黑矮星,我們根本看不到它們,這類星是白矮星、中子星、紅矮星完全死亡後的“遺骸”。而行星的死亡是受到天外來體的撞擊而滅亡, 或是 .在太陽晚期將其吞沒,致使其滅亡; 例如地球就是行星。 

例如:我們這次遇到眾多的不同星像祭祀, 例如:天狼星,天龍星座,大小熊星座等等 12宮;第一站,GX--最重要的黑暗權勢 是北鬥七星:圍繞北極星旋轉,像征著周而復始、生生不息,旋螺則是星像文化的像征,而外星人---墮落天使比人類多了一組旋螺基因DNA(根據我們資料組查找到的信息: 

其影響力已經輻射到各地傳媒網絡公司,動畫和太空機器人等科幻項目。其背後實質的主導力量是天上的星辰,二重天的墮落天使, 在地面的表像以佛教,道教來呈現。GX還有玄武文化,玄武圖像是一條蛇纏繞著一只龜,龜和蛇也像征北鬥七星。道教中後將玄武人格化為玄武神(又稱玄天上帝、真武大帝)加以崇拜。 

旋螺與黑暗權勢二重天有密切的關系:首先人類的 DNA就是雙螺旋結構,周圍永遠存在“雙螺旋”能量場,雙螺旋能量場可以轉化為“命令”指導人類活動或由人類掌控。 外星人比人類多比人類多一組旋螺基因。 有意思吧?金字塔結構能利用地球磁場在內部進行轉換,最終從頂端發射出“雙螺旋”能量場。這個能量場可以使激光變形扭曲成雙螺旋結構。 

對應所有古金字塔遺跡的研究,“北極星”曾經被埃及金字塔組織定位並延續至今,傳說中埃及金字塔的特殊方位設計是為了使法老的靈魂, 發送至北極星。 古中國以及世界重要文明史發展過程中,歷代重要帝王陵墓的金字塔結構都與其代表的星座有直接關聯,因 為對應帝王(的顯性DNA)也曾來自於相應金字塔指向的“星座”(比如“秦始皇”)--中國古代的司天監 做的就是觀測天像,和星座的運動,然後向統治階層彙報未來要發生的政治, 經濟大勢, 甚至是政權更替的變動。 

GX星像文化在地面的祭壇被建立在 GL的七星山:而民間的生活風俗和節期,都充滿了祭祀崇拜,是直接連接上古墮落天使權勢的屬靈通道和巫教的屬靈通道。其中:瑤族 把自己作為九黎的一支祭拜蚩尤和盤王,有盤王節(盤王節又叫達努節或瑤年 是瑤族最大節日)、牛王節 、鳥仔節等等,有巫教崇拜 自然崇拜和祖先崇拜。壯族巫教是麼教(也叫摩教 )信奉布洛陀是創世大神, 人文始祖和男性始祖,族中有完整的“布洛陀經詩” ,內中說布洛陀造天地派來盤古  ,和為造人先後派來四腳王和四臉王及造人有伏羲女媧繁衍後人等。 

像祭祀文化是三星堆文化的核心,這個被稱為世界“第九大奇跡”的古蜀國遺址,是巴蜀地區乃至長江流域的精神之本、文化之根。祭祀,除了五牲外,還有不少會用到人殉,例如:甑皮岩遺址所祭拜的偶像是蚩尤,葬式為其它地方少見的屈肢蹲葬(蹲踞葬),就是將活人放入只允許蹲下一人的坑裡,然後用銳器鑿穿頭骨而亡; 在三星堆, 營盤山,金沙遺址 都是使用人殉, 而在逐鹿,昆侖古城等地更是殺死俘虜將其埋入綿延幾千公裡的城牆內,來堅固城牆, 和當年歌利亞的城牆下埋葬死人, 從而使得城牆堅不可破,恐嚇攻城的軍隊的做法一致 。在儀式中甚至會用到貴重的像牙, 玉器(玉琮、玉璋),金器、來殉葬,祭祀坑、墓葬陪葬坑、器物坑是不能缺乏的祭祀黑暗祭壇。 

三星堆最著名的就是戴冠縱目人青銅面具和青銅造像,有“千裡眼、順風耳”造型和揉合了人獸特點的碩大縱目青銅人面像。 這裡有三類人同時並存在三星堆的古蜀國文明裡:1)瞳孔如柱形突出於眼球之外神人;高鼻、粗眉、大眼,眼睛呈斜豎狀,寬闊的嘴,大耳朵,耳垂上有一個穿孔。他們是“東方巨人” 。2)眼睛中間有一道橫向棱線,沒有表現瞳孔的巫師。3)可能是人類; 

當然還出土了古蜀國崇拜的神明:超出“三界五行”“外的青銅太陽輪形器—一種祭祀的法器;祭祀禮器--青銅神樹;代表權力的金杖和祭祀用的靈杖—法器;這些文化都與世界上著名的瑪雅文化、古埃及文化非常接近。

蜀山本紀 描述前三代蜀王,蠶叢縱目、魚鳧、杜宇,各數百歲,皆神化不死,其民亦頗隨王化去。領受:這幾代蜀王都不是人類,在地球幾百年後又返回了各自的地方,並且有人類被他們提走了。《山海經》海外東經載:湯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齒北。”這裡的“扶桑樹”就是上古的祭壇,與四川古蜀提到的三星堆青銅神樹極其相似。 青銅神樹下部懸著一條蛇,代表分別善惡樹桑樹最有可能成為古蜀地區的神樹。傳說在東方的大海上,扶桑樹是由兩棵相互扶持的大桑樹組成。太陽女神羲和大神為她的兒子金烏(三足烏鴉,太陽之靈)從此處駕車升起。也說是神界,人間,冥界的連通大門。

不要忘記在第一堂分享裡, 我們提到,三星堆遺址恰好位於神秘的北緯30度-40度上(北緯31度),與埃及金字塔,瑪雅文明遺址,百慕大三角,均處於同一緯度之上—“死亡旋渦區”。5000年前的瑪雅人神秘而輝煌,突然間就消失了;5000年前的三星堆人和瑪雅人一樣神秘輝煌,也同樣的消失了。

剛開始,我們都小瞧了三星堆遺址裡祭祀的黑暗權勢,因為遺址占地面積小嘛,我肺部的重創,就是在那場戰役裡受的。交了手才了解對方是外星文明。簡單地說,我方輕敵。 


我學習到了第二個功課就是:失敗於 “不聽從命令”, “罪”是造成我們失敗的原因 

約書亞在艾城,艾城之得,本易如反掌,可是因為亞干拿了不當拿之物,一人之罪,竟導致全軍失敗。軍中死了36人。約書7:1-5 然而也是一件小事卻讓我們遇見了艾城一樣的失敗。 在3月22日那天晚上,我們已經走禱完畢,在GL城市裡的一個酒店裡聚會,聚集當晚開始不久,到8點鐘,突然整個GL 暴雨冰雹,颶風,電閃雷鳴,我們聚會的旅館整棟樓房整個晚上被停電,然而隔壁卻好好的,有電有水沒有問題。我總覺得這事太蹊蹺,一定是有原因的,可是到底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呢?22日各分隊已經將祭壇碎片統一郵寄出去,然而就在23日凌晨,有個同工突然告訴我,她忘記她的包裡還有 一大包碎片沒有寄出。 WHAT?什麼?我簡直要崩潰了,她讓我們所有的人與碎片共眠了一個晚上?至於往後這包碎片會帶來什麼後果,我完全是未知數。 

我們當中沒有人偷竊,然而卻保留了不當保留的物品,失敗於 “不聽從命令”。申命記20:9:‘你出兵攻打仇敵,要遠避諸惡。’4月1日,我們到達GY(某地), 前面的順利,讓我掉以輕心,從來沒有對 對手有一個正確的評估,讓我們迅間落入迷惘當中。 

出發前已經確認此行的落腳地是郊外的別墅,那是來自神的印證。然而,當我們的人卻被帶到某間私人民宅頂樓吃飯時,好幾位同行的弟兄姐妹們都消滅了聖靈的提醒和感動,包括我自己。先來了兩位踩點的男女在門口對我們拍照,然後,我們全體落入了二重天布置好的陷阱裡。我們全體被人布控圍捕了。我們只是在吃飯,什麼也沒有做啊?先上來的民警和便衣只是要求各位登記身份證,可是當發現我們當中有加國護照的同工時。 立刻上來20幾位 全副武裝, 荷槍實彈的國保,宗教局,公安部門,軍隊聯合執法。外面還停了一輛48人座的執法車輛。後來我們才了解,我們此行被人出賣了。而且還成為了當地廳長和中央專案。 

二重天墮落天使的能力之一,就是調動物質界的政權機構,包括最高層的情報機關,軍隊,和執法部門, 目前物質界大部分各國的政權機構已經臣服於撒旦的權勢。這是我第一次領教這樣的靈界權勢和物質界的實體互動。這對於我來說,是個新的開啟。這次的經歷讓我辨認出,我們目前對抗的是空中執政掌權者的位階。這提升也太快了,2017年我來的時候,我們面對的階層,不過是區域性的邪魔而已。一年後,台階就上升了。

 屬靈界的政權架構: 

人界或是物質界有政權架構, 同樣靈界也有政權架構。【弗六12】「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弗一21】「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連來世的也都超過了;」 。

這些權勢是有階級制度的, 被組織起來: 1)有統治或執政的 (ARCHAI---ARCHE)。2)掌權的 (EXOUSIA)。3)有能力的 (DUNAMIS)。4)主治的。5)和一切有名的。6)這幽暗世界的 (KOSMOKRATORAN))。7)天空屬靈氣的惡魔:

第一,空中執政者:是設立在列國列邦之上的,我們除了主席以外還有聯合國總管,在這個黑暗國度裡空中執政掌權者就是一個高級的魔君,是統管各種領域的魔君,這是設立在列國列幫之上,有政府機構,這是第一個。 

第二,空中的掌權者:例如如果中國就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國外就是參議院,國家總統或主席;;,在聖經但以理書裡提到波斯魔君,自然界裡提到過的就是古列,就是一個國家的國王,但是在靈界裡面他叫做波斯魔君;管轄這幽暗世界的和空中執政者、掌權者的影響力,均可由歐洲各國不同的氣質、特性及文化上得窺一斑。 

歐洲的文化是什麼樣的?記得嗎?賜福利,懶惰,對神冷漠心硬,這就是執政掌權者帶下來的影響力,還有就是各個國家的氣質就反應了空中執政掌權者對這個國家的影響,在歐洲有一個不好的東西就是同性戀盛行,傲慢,對神都看不起,這個是他的特性,掌權的是由執政掌權的發命令,他將行政命令頒布給參議院,由這個部長頒布,掌權者就是拿到上面的命令後要執行的,所以我們要了解掌權的能力是什麼,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干擾,通常我們可以看到那個屬靈的影響力。湖北有一個九頭鳥---好鬥,驕傲,,這個就是湖北的掌權者對湖北的影響力。 

第三,有能的。就是地方性的長官,影響整個地區的黑暗權勢,例如法院院長,地方行政長官,上面有命令下來他就執行,他通常是搭配執政者,主要是扭曲你的看法,比如下一條命令出來,你的所有看法都會扭曲,可能他最原始的結構設立的時候就已經不合神的心意,是大面積的扭曲,比如計劃生育。 

最低的階層,天空屬靈氣的惡魔,污鬼,這種層級的邪靈會附到人或者動物的身上,他會控制這個家族家庭,看這個家族家庭是否有破口,叫做天空屬靈氣的惡魔,趕鬼的層面通常是在這個層面,對個人,對家庭。

與執政掌權者對抗的原則

這裡權柄階位的結構是由上(強)到下(弱)的排列; 根據保羅的說法, 在人的組織背後存在有超自然的權勢。靈界先發生,然後影響力到達物質界。從經文查考,可以看到每個人界的政府層面背後都有一個相對應的靈界政權。 

執政的掌權的都是全國性和國度性,例如:在 但以理書裡,從自然界的層面來看,波斯王是古列,然而在靈界卻有另外一個統治者,空中執政者--[波斯魔君]。後來但以理就為猶太人代求,請求古列王允許猶太人回歸耶路撒冷,這樣的事就要通過能力禱告會戰,這就是但以理禁食21天後發生的,結果就是古列王允許猶太人回歸。 

聖經裡有詳細描述的7個位階,每個位階如何對付? 天空屬靈氣的惡魔,可以趕鬼,可以捆綁,因為他位階最低。然而,越往上走就越困難,因為他們不是被我們隨便捆綁的,例如,捆綁 掌權者—總統, 你會發現你還沒有靠近他,就已經被抓了。 

你會發現不工作,而是靠替代,一個政權把他推翻這叫替代,就是要有一國或是多國聯盟的軍隊來推翻它,神的國臨到,把這個地區換屆,由天使執掌,天使聽誰的?神的。 

4月1日那晚在GY, 城市事件:那天我只知道ID 必須要被保護,我和助理退入了廁所,那裡只有兩間廁所,和一間洗澡間。我和一位本地同工江南待在一間廁所裡,另外助理待在洗澡間裡。只有中間的廁所是空的。我們只能站著,因為空間太狹小, 而且寒冷。外面一共來搜查了五次,從樓上到樓下,各個房間,廁所被搜查了兩次。除了禱告“看不見我,看不見我。”,躲避仇敵的眼目,剩下的只有方言。【王下六18】「敵人下到以利沙那裡,以利沙禱告耶和華說:“求你使這些人的眼目昏迷。”耶和華就照以利沙的話,使他們的眼目昏迷。」

神使得仇敵的眼目昏花

12點後,搜查的人員才離開房子。外來傳來信息通知我們可以 在12:40或凌晨1:00點離 開。然而聖靈告訴我,哪怕到了一點多都不能離開。以後半夜3:10以後才是安全,我們可以3:10到四點之間離開,1:30多分,突然間外面就吵吵嚷嚷又來的一些人要衝進這個房子裡面來再收場。我們繼續等待到3:15分才離開。(見見證), 直到後來,我才收到代禱者的異夢,我們的遭遇竟然是按照那個異夢如實展開。由於某些原因,這個警告沒有被送到我的手中。很明顯,我輕敵了。

這次類似艾城的失敗使得我謙卑下來。我到底哪裡得罪了神?我哪裡又不自覺驕傲了起來?

在我們身上只有一件衣服的情況下,我們躲藏在一處沒有產權的和沒有登記的房子裡,這三天,我們都和衣而臥,幾乎時時都在禱告中。我開始總結我的失敗和錯誤: 軍中出事情,首先要追究的是我這領兵帶隊的指揮的問題。4月2日的凌晨,我查看靈界,看到靈界裡的各種異動,從這個城市外甚至是周邊外省的黑暗權勢被集結到了某處住宿或賓館的地方。靈界在調兵遣將,在圍剿入住到賓館裡的我的同工們。這事件在物質界裡後來得著了印證。果然國保那天晚上將他們的賓館團團圍住,感謝神保守電腦和硬盤沒有被收繳。

(第二天, 隨著聖靈帶下的警告,我們三人跑到北站買最早一班高鐵票,要立刻離開 貴陽,然而我們下午收到消息,我們那群同工們也和我們買了同樣一趟車票。立刻,我們又折返D站,退訂新的票,之後,在出租車上,我讓CC, O 老師, 不停地退改 當天各種車票,要求改道從CD市—成都變成CQ 市。我們開始又去退掉剛訂好的票,然後又買了另外一程的票到CQ 市,那一天整個GY貴陽的北站和東站都被我們又退,又訂的折騰了一天,直到突然聖靈說,可以了。我才叫CC停止退和買的動作。等所有的票出來,連我們三人都完全看不懂自己要去哪裡了? 於是,這就對啦。我們可以安全離開GY 了。第三天3號的早上我們坐上動車, 然而卻決定不在CD下車,我們在CQ就離開了。那一路上,其實大熊貓已經出現在高鐵跟蹤我們。)

教訓:絕不能按自己的計謀去行,凡事要尋求神的旨意和帶領,根據神的道去行 

我教導別人要完全順服神的帶領,然而,事情臨到我自己身上的時候,我卻沒有,我明明知道神對我們去GY的事有指示,在GY這座城市我們應該去郊外會合, 然而我卻介於別人的情面,按著人肉體的建議去行。我們落入了仇敵的圈套,這是驕傲的心帶來的危險結局。結果當然損失慘重。這導致我不得不花費更多的時間“俯伏”和悔改在約櫃前,直到神指示我們為何被擊敗的原因為止; 

就和約書亞情形相似, 約書亞之前的疏忽懈怠所致,他沒有尋 求耶和華的建議,而只是按著探子肉體的建議去行(約書亞7:4  【書七3】「他們回到約書亞那裡,對他說:“眾民不必都上去,只要二三千人上去,就能攻取艾城;不必勞累眾民都去,因為那裡的人少。”」【書七4】「於是民中約有三千人上那裡去,竟在艾城人面前逃跑了。」)。迄今為止,約書亞 派去窺探艾城的人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他們一回城並沒有簡單地彙報實情,而是擅 作主張地向約書亞報告了他們的策略,他們認為在這件事上,這是對以色列來說最 好的策略(7:3 )。 

這是在約書亞不得不再一次俯伏在耶和華面前,直到神賜給他有關爭戰的新計劃之後。(書 8:1【書八1】「耶和華對約書亞說:“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你起來,率領一切兵丁上艾城去,我已經把艾城的王和他的民、他的城並他的地,都交在你手裡。」)。耶和華是如何恰當地扭轉了以色列的失敗,並使他們改變了之前的策略。 

神說,“我已經把艾城 的王交在你手裡”。神的話是如此應許的,從那以後,我們開始了與寶寶們鬥智鬥勇的追逐生涯。(我和CC一共有7次被追逐的過程, 7次從夜間逃離, 7次安全脫險)。

我學習到了第三個功課就是:需要有屬靈的洞察力,不要被預言恐嚇,我們有權柄可以改變靈界裡將要發生的事—改夢  

 (被寶寶們追逐) 

卷入屬靈戰場裡,還會遇到來自靈界的恐嚇。 由於大部分的教會和基督教的機構,對靈界的認識不清,在這些領域裡,異端或是拜偶像的團體比我們更深地了解如何在靈界領域裡運作。我每天都會收到我們海外代禱團親愛的家人們,在神面前領受的異夢,異像。作為國度守望者的家人們,每天忠心地傳遞靈界的情報和信息,在環洋期間,神更是透過這些守望者來防御靈界的海陸空和多維的空間。我已經不記得到底是哪方先打起的第一槍,總之,我們已經全軍進入了靈界的戰場。 

第一次提醒:收到新聞和CD市,酒店逃離—幾個小時的窗口期:這項新聞播報的5天前,4月5日,我們到達CD市, 晚上回酒店被寶寶跟蹤了。 

先是 CC 在大堂(有一位男寶寶盯上,還有一位女寶寶接應)等我, 我下樓後,即刻靈裡發現不對, 然後我們擦肩而過,沒有交談,之後,就各自出了賓館。等著晚上將近12點我和公主,CC才回酒店, 又看見兩位不同的男人和女人坐在沙發上,一看我們進來,即刻尾隨。我沒有上電梯,而是殺回馬槍與他們面對面,反而讓他們露出破綻來,即刻蹲下假裝看地產展覽的介紹。我們沒有上樓,而是,離開賓館,在外面打電話給OL老師,讓他開車來接,然後從地下車庫進入賓館。即刻緊急轉移到成都CD的第二家酒店(連夜逃跑後)。那時是半夜2點。

第二天凌晨收到TXD弟兄的異夢, 提醒(第一夢:關於我們整個團隊在SZ教會發生的一件特定的事件,天父非常生氣):第二夢,靈界二重天打開了,天裂開一條縫隙,二重天一個巨大的墮落黑暗天使下來了, 是巨蛇的形像。TXD剛開始是看到一個像尼亞加拉大瀑布一般的巨大水簾,有一個人(M?穿著戰袍,手持寶劍,與巨蛇征戰)站在水簾上。可是當鏡頭移動到近前的時候,他發現,那個不是瀑布,而是那頭巨蛇的吐在外面的舌頭。他從來沒有看見過如此巨大的蛇,因此,在夢裡他驚駭萬分。而且在夢中,有聲音告訴他, 要立刻找到名老師,通知二重天的墮落天使們和巨獸已經紛紛下來到地面,與名老師帶領的軍團對抗,我們只有幾個小時的窗口期可以逃離, 往西北方向去, 馬上,立刻離開亞洲。這時指針快指向12點。異夢非常直白,在催促我們立刻離開這危險地方—東亞。

夢裡明確提醒我們面對的黑暗權勢的層級,二重天的墮落天使們; CD-CQ-銅仁,兩天48小時,經歷5個城鎮,跨越川、貴兩省,處理重大國度性黑暗權勢,2天行程經歷1300多公裡。記得耶和華神的承諾:(對約書亞:我與你同在。【書一5】「你平生的日子,必無一人能在你面前站立得住。我怎樣與摩西同在,也必照樣與你同在,我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第一次逼迫我思考,如果連異夢都告訴我,我們時間不多了,我需要從東亞撤離。我如何改變和避免這個預言。聽從還是改變它? 於是我來到神的面前,我覺得我需要從神那裡得著智慧,可以求神幫助我改變 靈界裡的運作,終結這個將要發生的負面的預言或是警告。那晚,我沒有睡覺,最後我成功了,獲得了將近兩個多月的窗口期,我得著從神來的應許,我們會平安離開亞洲,並且6月以後,連續大的地震才會來到。(新聞印證,全球在2019年6月後 全球展開地震模式,劇烈地震頻繁發生。)

我是個越挫越勇的人,在4月9日,我突然決定重返GY貴州,處理當地的到貴州的梵淨山,反殺了個回馬槍;第二天,4.10全球6地(比利時,美國,日本,智利,中國,等)同時播報黑洞新聞,重大的屬靈意義(此黑洞,位於銀河系的中心。室女A星系(M87)的黑洞);譚弟兄的夢得著印證,借著6個射電視界望遠鏡,透過6個國家同時接收黑洞的波長而打開二重天的通道。果然,巨大的二重天黑暗權勢借著科技進入地球, 這只是他們入侵地球的其中一個例子。(備注:量子物理為靈魂的存在提供了科學的理論支持。物質由超炫---一種能量構成。從相對論、再到量子力學,甚至最新的超弦理論,科學界終於觸及到了靈魂的存在。現代物理學認為,物質世界是由超弦的震動產生的,超弦是宇宙中具有獨立生命意識的、最微小的生命體,人類的靈魂或許正是超弦構成的,超弦是一種能量,或者是一種比中微子更小的物質。)看出仇敵統一將它們的勢力帶進地球,為敵基督鋪平道路。 

第二次提醒:河北的(AY)(HD附近的縣城),3月份收到代禱者異夢告知我們進入HD市將被寶寶抓住。我再度到靈界裡更改危險的信息,並且在物質界裡更改了聚集的地點。避開身份證的追蹤,總該是安全的吧。沒想到我們租賃的高樓竟然是公安局大院。才進入房間,剛剛要分享信息,就被房東強行闖入,恰好我們的同工反鎖了房門。房東(公安偵查人員)借口修電燈來探聽我們的底細, 我們才驟然發現這是公安局大院,我立刻聽到聖靈告訴我,這間房子裡裝了攝像頭。然後我們緊急撤離,更有趣的是,我們當中有位11歲孩子告訴我們,前天,神給他一個夢,告訴他我們進入公安局布控好的一處民宿, 然後闖進來公安,他在房子裡裝了攝像頭,。。。。。。。我們又成功地脫離了一次危險。 

第三次提醒:5月9日在黑龍江SYS—兩次不平安,因為靈裡攪動不平安, 需要緊急轉移住處;那時剛被安排住進一處賓館,房間裡雖然貼了共濟會何魯斯的牆紙,和 擺設物品。這些並不能攪動我的情緒和我們信靠神的信心。晚上9點,我開始禱告和親近神。無論我怎麼跪, 總是看到有東西飛快地越過我的腳,於是雙腳總是感覺瘙癢。剛開始以為是蓋腳的被單不干淨,後來發現不是,到了10點,我就是坐立不安,無法專心禱告。靈裡攪動劇烈, 我們已經預先處理了聚會場地一公裡範圍內的黑暗權勢。為什麼還有這麼大的攪動勢力呢?難道是這賓館的黑暗勢力有這麼強盛嗎? 

我的同工提醒我,不可能是這賓館的黑暗權勢,這一路上,老師你在任何的高階面前都不被搖動過,像GZ貴州, XZ 徐州, 四川SC的外星權勢如此強悍,我們都過來了。對啊,我忘記了屬靈的原則是:這次遠征, 我們的對手是二重天的墮落天使,除非這裡有二重天墮落天使祭壇或是巢穴。 

我立刻尋求神的幫助,結果看見一個完整地星座布局圖就展現在我的眼前。我立刻讓同工們從新查詢黑龍江的屬靈地圖。證實這小地方竟然是祭祀二重天墮落天使的重要地段。這裡有巨大的祭壇。隨後,聖靈告訴我要搬家,搬到一棟白色的建築物--大酒店,那裡不遠處有一條河流穿過。搬家後,第二天, 我又收到另外一個異夢,說我們的聚會被國寶發現,派人來偵查,最後派了大量的警察來圍捕我們。我們的主辦的ZHANG 牧師和其中的同工要坐牢3年。天啊,這樣的提醒也夠嚇人的。於是我連夜召集10多位來聚集的弟兄姐妹們一同到神面前尋求和禱告。同工們一同印證我們需要轉換聚會場地,新場地的異像也同時賜給我們,雖然我們還不知道在哪裡?可以已經看見了。第二天早上,許多同工同時去尋找異像中的場地,誰也沒有打通電話,唯獨大路得成功了。早上我還在火車站聚會,下午我們就換到了新場地。這速度也太驚人了。

2019.07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