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1, 2018

從先知性的禱告到使徒性的執行

作者:恰克 皮爾斯

從1990年代開始,主慎重地將我和麥克和翟辛蒂Cindy Jacobs連接在一起。我是一位代禱勇士,而翟辛蒂Cindy Jacobs是個代禱者,她對我的生命有極大的影響力。當她發預言時,我仔細地聽,我留意她在一個領袖聚集中所釋放的話:

禱告運動轉換的時刻到來了,我們必須在表達上成為使徒性的。我們必須找到代禱者及先知,將他們與該州的使徒們對齊。如果每一個目前運動的領袖都在轉換,該州也該轉換,如果此轉換沒有發生,神的國度將不會一州一州被建立起來,而國家就會大受虧損。

國度的作為正在教會中發生。自1990-2010年,教會仍在禱告室中禱告。這是一個極大的祝福,但是在開起門的禱告室中,不論是個人或是群體式的禱告,最終必須從穿越房頂發出響聲,此時就是我們走向屋頂高處的時刻!

使徒性治理的恩膏在禱告運動中已經顯明出來。一旦我們變得有策略性的啓示時,神所啓示的必須公開地動員起來。當我們越來越靠近末世,也會看到屬靈爭戰的加劇,我們需要一直禱告,直到領受徵戰的啓示使我們的生活可以抵擋仇敵的詭計。

首先,他向我啓示他的余民過去所處的位置,接下來,他向我顯明他們在一州又一州中的力量。之後他入侵時間,顯明未來七年的景況。軍隊在每一州的各處開始聚集,他們如同被強大的吸鐵引所吸引,聚集並形成一條類似榮耀的火河。

我問著:【主啊,這些人是誰?】他說,這是我未來的得勝後備軍!那天,我看到未來,這將會成為一個新的運動。他的得勝後備軍是為了未來國度的目的所召集,這就是新皮帶所產生的運動。



抵擋已經開始
當他開始聚集新的後備軍人時,我看到其中許多人並沒有被新運動所吸引。他們拒絕離開宗教架構,抵擋他的吸引,他們堅持舒適地停留在舊有的敬拜方式及宗教規則中。我能夠聽到神的靈在地上因這新的作為所產生的未來響聲,但是這群人似乎聽不見。

透過神的話語,我們看到神對未來所按立新治理或皮帶是遭受拒絕的,我們在撒母耳2:11
大衛在希伯侖作猶大家的王、共七年零六個月...掃羅家和大衛家徵戰許久。讓我來澄清此處經文。掃羅的架構並不關心在未來建立神的榮耀,相反地,大衛架構的基本呼召就是約櫃的運作,因此神榮耀的帳幕能夠被建立起來,此徵戰實際上是關乎神的榮耀,而不是物質界的國度治理。你能夠開始做一件別人未做的事而形成一個新皮帶;然而,大部分的皮帶就像你在撒母耳記下所看見的,從一個架構轉換到另一個,大約需要七年的時間才能重新發展法則,使未來有更好的生活質量。

即使那些人緊緊抓住宗教架構,拒絕神的新作為,他領我看到其他人寧可與種族和性別對齊,而不願與宣教的呼召或恩賜對齊。在這個團體中將會興起衝突,我看到暴動,不法,缺乏禱告及爭競的事件。這有點像神在1986年向我顯明的異象,我將他記錄在本書的第一章和《教會未來的徵戰》(The future war of the Church)一書中,而現在特別顯明的就是,即使在那個時刻,神的百姓仍然得勝,此異象充滿著勝利。

得勝的百姓正興起
神百姓的運動-榮耀的火河,看起來像在地上流動的液體金子,類似從一州流到另一州的炙熱火山熔岩(每州都有運動),日後,此團體將會破壞仇敵的工作。在接下來的七年,他們將會成熟到預備好的階段,與帶來破壞的黑暗力量徵戰。

得勝的百姓就是那些知道如何得勝的人。得勝就是獲取勝利,或是在比賽中保持勝利的狀態。得勝帶給神的兒女一種特別的情緒;一個人在勝利中會有喜樂或狂喜的表現方式,因為他經歷了豐盛,成功和興旺。一個瞭解得勝的簡單方式就是撲克牌中的王牌可以拿回所有人的牌(王牌,或贏了一手的牌),我看到得勝的百姓擁有以下的特質:

他們擁有得勝的態度。態度象徵我們對主所給任務的潛在情緒,大大地影響我們如何看待世界。錯誤的態度將扭曲我們的觀點,模糊對努力所結果子的認識。將你的心思與意念對齊神,將保守你在困難的時刻有得勝的態度,主得勝的百姓擁有堅強的心志!求主調整你得勝的態度。

他們為了得勝而對齊。態度與你的姿勢有關,姿勢又與態度有關,因此姿勢與態度有關。軍隊必須為了得勝而有秩序與對齊,對齊就是【放進位置中】,如同醫生將骨折的骨頭放在合適的位置,使它正確地愈合,讓肢體可以再次運作。神是有次序的,除非我們合宜地對齊,否則它不會彰顯出來,得勝的百姓為了勝利而被放入對齊的位子。為了產生對未來得勝的範例,我們必須與神的次序對齊: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師,其次是行異能的,得恩賜醫病的,幫助人的,治理事的等等。

他們擁有高水平的能力,能快速地調整。適應徵戰的需要進行調整,以克服敵人的策略需要高水平的能力。快速掌握某事的能力實際上並不取決於你的智力,而是取決於你的態度,比較缺乏智力的人可以擁有最高的能力,然而那些擁有高能力的人可能會因著不在乎的態度或不委身於對齊而被破壞。如此的態度所帶出來的對齊使你看見神所看見的,每個部分要如何彼此連接成一個整體。然而,就像一部機器,所有的零件就會精准地裝配在一起,以利運作。

他們擁有創意,聰明(比敵人更加靈巧)勇於面對。創意及聰明就如神賜給我們的武器,讓我們逃離並勝過仇敵。為了有效地使用這些武器,不論我們願意與否,都必須願意面對仇敵,如同耶穌被聖靈引導,在曠野面對撒旦:這是兩股對抗的勢力,使得整理透過神的話語被啓示出來,並且得勝。

在如此的對抗中,我們的創造力與聰明使我們佔上風,我們必須使無變有,將物品轉換成更有利的形態,或是混合的形式成為具有新品質的物品。雖然許多基督徒不明白他們比黑暗的勢力更加靈巧,我們必須靠著靈巧來勝過敵人,我們因著與神盟約的關係可以如此行,我們將在正確的時間採取策略性的行動來超越仇敵,正如同大衛在掃羅王追趕他時所做的事。

丘壇與邪靈的掌控中心
當神將我舉起時,他向我顯明仇敵在美國所設立的丘壇。這些丘壇就是地上每個地區因敬拜所產生的結果。如同之前所說的,敬拜是發生在寶座所設立的地方。我們受造是為了敬拜,然而,如果我們尊容仇敵,他就能掌控氛圍,使整個地區落在他黑暗的同在里,邪靈的軍隊便引誘該地區的人脈遠離神滿足,平安和豐盛的計劃。

這是我在每一州的丘壇所看見的,是藉由許多的偶像崇拜及錯誤的獻祭而發展出來的。丘壇實際上就是敬拜的祭壇,仇敵有策略得建立並安置這些祭壇的位置。我看到在祭壇上的祭物使掌權的軍隊變得有能力,讓該地區的氛圍受到他們的挾制,如此的掌控就影響這個國家的氛圍。

我也看到氛圍的本身,事實上,我甚至看到在氛圍中存有不同的層次,每個氛圍都在激烈的徵戰著。我看到邪靈軍隊之間的徵戰,他們掌控氛圍的存在,但神的榮耀嘗試穿透它,然而有些地區已經被掌控的黑暗勢力所佔據。

仇敵在美國的整個地土上開展了十個策略性的掌控中心,是將信息從一州轉到另一州次級單位的通訊中心。神領我看到中心之間的通訊,當祭物加添力量給一個邪靈的某個層面時,他便於其他中心聯絡,建立通訊的網絡和掌控的計謀。我若分享每件所看見的事便是不智之舉,我敢說在政治權利與瑪門之間有一個極大的關聯。


未來的衝擊

讓我回溯解釋神如何激勵我寫這本和另外兩本書。當神在1984和1985年從天上的寶座賜給我異象時,我在先知性的領域以及從神獲得神聖策略的經驗上並沒有非常積極的參與,然而在1985年12月的一天,我從主領受的異象永遠的改變了我的生命。我已經在《教會未來的戰爭》和《揭開屬天的徵戰策略》的書中提到,但我覺得這個異象至今仍然持續進行,值得對那些不甚熟悉的人分享。

我在除夕夜那天晚上專心的讀了聖經並禱告,但神溫柔地感動我暫時放下聖經與禱告的事項,他啓示我教會將要如何預備以面對未來。神向我顯明在接下來的十二年中教會的體制將改變,以符合耶穌升天時所應許的末世:他將會賜下啓示和恩賜作為新的治理方式,使神的子民有莫大的影響力和得勝。他也啓示衝突將會極度頻繁的發生,只有他的靈才能面對;因此神的靈必須在他的子民中加增。我看見三個不同的政權架構,以及 他們對未來社會的重要性。

1. 現存的教會架構
神首先向我顯明我所知道的教會(當時我是一個主流宗派的會友,實在不明白任何其他管理教會的方法)。他現有的模式看起來象是一棟約有五十層樓高的巨大建築物,每一層都代表一年的發展。建築物的每一個房間都點著相當明亮的燈,架構完好地被建造且保有一些彈性,當風吹來的時候,它似乎能些輕微地呼吸與搖動。

然而就在我正觀看的時候,那個建築物變得越來越僵化,導致難以改變。在此同時,它的燈光也變得微弱,即使仍有一些亮光存留在當中,此建築物變成象是座監獄,而非有生命力的機體。神說:

我將有個機會的時刻,許多人會從現有教會的體制中出來,開始湧入即將興起的另一個架構!我將會擁有以心靈和誠實敬拜我的百姓,他們必須以認識我的真實來存活,這就是國度的子民!

我看見神的國度在他的話語中彰顯,卻沒有在我所參與的敬拜中:因此【要離開】的想法開始滲透我的心,很明顯地,現有運作的架構不能攔阻神未來在世上的作為。

2. 敵對的敵基督體制
之後,神指示我另外兩棟建築物,第一棟標示著軍事的宗教體制(許多的【主義】),這棟建築物被很快地建造起來,非常堅固。我看見房間代表來自世界各地的宗教系統,包括美國。

在這棟建築物中,許多恐怖分子活動的策劃來自於戰情室。這些恐怖主義的行動散髮恐懼在一些目標地區里。恐懼意表著強迫人們改信這些宗教的體系,並且攔阻財富進入神的國度,以致其他的宗教可以掌控。我也看到神對那些陷入網羅之人的心意:渴望他們能脫離捆綁,被壓制的恩賜可以為了神的國度而釋放出來。

一個關鍵的宗教體系是伊斯蘭教,它在全地將有極大的影響力(請瞭解我是指被撒旦權勢所掌控的伊斯林教架構,而不是指蒙神所愛,耶穌也為他們而死的穆斯林信徒)。我看見伊斯蘭教的勢力會在時間的關鍵位置展開,伊斯蘭教的架構是根據以行走贏得領土的屬靈原則(參考:約書亞1:3),那些受到此勢力挾制的人使用軍事武力來奪地,藉由戰爭,流血或任何可以保護他們奪取的方式建立權勢,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向目標前進。

在不同【主義】的建築前面我看見另一個較小的建築物,稱為【不法】,這裡隱藏著不法的勢力,與諸如3K黨和共濟會的秘密社會組織結合,這棟建築物的影響力導致不法的暴力行為,以及學校,教會,購物中心和超市的謀殺。實際上,【不法】的建築在形式及組織上和【主義】的建築相互連接,主指示我兩者均被相同的宗教之靈所控制。不法是總部,所有較大建築的運作均接收它們的指令,它們的連結似乎與用於銀行存款的真空吸氣管類似。(注:美國的銀行外面備有真空的吸氣管供客戶在車上直接儲存現今或支票)當不法建築物的領袖出現,邪惡的交易就在進行。我看見地上的政權被這些架構所影響,有一些想靠著自己的力量來抵擋,卻是徒然。

但在這兩座建築物的根基上出現了一些詞語:瑪門,女神亞斯他錄(注:參考列王紀上11章5節),耶洗別,亞哈,巴比倫和巴力。除此以外,還有反猶主義的標語和印度哲學等等。古時的宗教計謀被這個時代所接受,並受到非法流血的強化。

神說,當主義和不法的架構在未來興起並掌控時,瞭解這些架構如何運作會給我們得勝的鑰匙,他提醒我撒旦如何使用時間和律法來折磨聖民(參考但以理7:25)

3. 未來的教會
終於,神指示我看到一棟充滿著亮光的建築物,他稱呼這個建築物為-未來國度的權柄。它非常小,正開始形成,尺寸與形狀也不清楚。即使如此,它的架構滿了光與榮耀。此建築物的基礎是記載在以弗所書4:11節,耶穌升天後的五重恩賜,就是神國度的政權:使徒,先知,傳福音的,牧師與教師,在此異象中,神將這些恩賜放置在建築物的基礎上,並使它們有次序,每當一種恩賜按部就班的定位,光就更顯明的增加了。

當一切都按部就班,這些恩賜就如同吸鐵一樣,許多人會像初代教會一樣,以倍增的速度加添。(之後,神稱這群人為【得勝的常備軍】),他在2008年告訴我,這些人正在興起。)我看到許多領袖從現有的教會架構中出來,將他們的辦公室從舊的建築物搬到這個新的建築物里,當他們關掉辦公室的燈光之後,舊的建築物就變得更加黑暗,也變得更加僵化。到了一個地步,它無法承受各種主義及不法之事的攻擊。

當神的新架構長成時,它超越了各種主義及不法之事,並且有能力勝過它們的政權。在神未來國度政權中充滿了國度的子民,他們會滿有神的榮耀與光輝,會比蛇更有智慧,也比世界之子更加靈巧。他們知道如何在世界為主不斷做偉大的事。

後來神又說:

這是未來教會的政權!此政權的百姓將會興起,在末世徵戰的日子里為全地發光。此政權將得勝所有其他的政權,當此政權進入次序里,你將能命令地上的政權進入次序,這會是我末後的祝福臨到的政權,我的榮耀將會在此政權中被看見,這個政權會真實地擁有雙倍的恩膏,並會推翻地上的巴比倫系統。此政權將不會與世界妥協,而會堅決委身於神的目標。他們的聲音是勇敢的,而他們的行動是更加大膽的。

在此異象後,我看到中國,主領我看到這個更新的教會,將首先在這個國家中興起,中國將會在世界的眼中成為一個興起的國家,她是神未來國度徵戰的範本國家。這就是使徒性的教會,她現在正在興起!


摘自《得勝時刻》截選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