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5, 2019

得地為業的講道激動我的心--見證

上主日聽道, 我的信心被名老師的信息鼓勵,堅固。聽道時在靈里和老師有活潑的互動。見證如下:

1. 1月8號早晨 聖靈提醒我看關於迦勒的經文。

 我就翻到民數記13章14章, 仔細思量了迦勒所說的話以及神對迦勒的肯定評價 。其中最扎我的心的是三句話:14章11節,21節,23節。

耶和華對摩 西說:"這百姓藐視我要到幾時呢?我在他們中間行了這一切神跡,他們還不信我要到幾時呢 ?",

"然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遍地要被我的榮耀充滿。"

,"他們斷不得看見我向他們的祖宗所起誓應許之地。凡藐視我的,一個也不得看見;唯獨我的僕人迦勒,因他另有一個心志,專一跟從我,我就把他領進他所去過的那地;他的後裔也必得那地為業。"

感謝主借著 兩段經文對我的心說話。 主對我說這話是有原由的。 我信主將近18年了。 在這18年當中,經歷神很多的恩典。剛信主時,神給的恩典特別大。我的信心堅固又熱情 。讀經有看見有亮光。特別喜歡聖經里那些合神心意的人,留心看他們的結局並效法他們和神的互動。

把我的丈夫和孩子們也獻給神 ,求神興起他們,使用他們。 我相信神悅納我的奉獻和禱告 ,因為他給我夢, 告訴我他悅納我的奉獻, 又用聖經上的話 ,來應許我他們將來的結局。 只是現在還沒有看到,我心裡就急躁 。

最近三四年,我的信心及其軟弱,總用我的經歷和周圍的那些基督徒相比,覺得神偏待人,不顧念我。 我這樣的擺上,他不看見也不賞賜我 。我對神有埋怨,有灰心,有失望。

今天讀了這些經文我就知道我這樣的心態是藐視神的作為, 這是很嚴重的罪 ,我就跟神悔改。我這樣的軟弱,憂傷,提不起勁來,實際上是像那沒有信心的十個探子一樣, 誇大仇敵的能力,藐視萬軍之耶和華的大能。 我就求神赦免我。 而且做出一個決定, 雖然我沒有看到神給我的應許的實現,但是我要像迦勒那樣相信神的應許必定實現。我要用喜樂和信心來尊榮神, 相信神, 榮耀神 。並且靠神給我的力量,抵擋仇敵的謊言, 不再憂慮,不再煩惱。 感謝主!

名老師在講道時提到迦勒的信心, 我的信心再一次被點燃,被激勵,被激動。 領受講道時神所傾倒下來的迦勒信心的恩膏,我的信心又被堅固了。哈利路亞!


Saturday, January 12, 2019

屬靈分辨力之一 想象力的運用

分享:名老師

事工究竟是以異象為導向還是以權柄次序為導向呢?因為在有恩賜的事工里常常在這個部分容易混淆,因為屬靈恩賜被極大開發,我們不能單單談,說,「我們只是需要施恩的主就夠了,其他的什麼都不要」, 聽起來極度屬靈的話,實際上這是一種驕傲和自義,這個我以前講過是錯誤的認知,以為不需要實踐聖經里屬靈的經歷就能完全與神的靈聯合。因為當我們進入與主相關聯里,就會進入到屬靈的通道,屬靈的通道如何搭建呢?就在於我們愛慕恩賜,神是個靈,想要進入靈的層面,需要從愛慕恩賜才能進入與神的聯結里,所以在追求過程中渴慕和愛慕是沒有錯的。

屬靈恩賜在團隊裡發揮就讓外邦人知道神真在我們(教會)當中了,否則我們和外邦人有什麼區別呢?沒有區別。但是有一條,屬靈恩賜在一個團體里極大運作的時候,很多人就會以異象為導向,來指導整個事工服侍前進的方向。

這個並不是一個正確的觀念,整個事工是以神旨意為導向的,是以神的心意和旨意為導向,是注重權柄次序為順服對象的導向的,而不是單單以個人異象為導向的,如果是這樣,小朋友的異象最精確,也最準確,那是否各位都應當聽孩子們?就算是在一個先知性很強的事工裡面,它還是有其他肢體的配合,我們整個團體互為搭配的,並非在先知性的事工只有眼睛,所以它必須要有手有腳,所以各樣有能力的人是相互搭配的,當然團體里有在恩賜方面沒有特別能力,但是在才幹方面有特別能力的人,因為肢體要相互搭配,所以當我們以異象為導向的時候問題就出來了,特別在先知性的團隊,因為有些人可以看見,他也比別人更容易炫耀自己。

如果在當中我們沒有以神的話和真理為根據作為查驗的話,就會喪失屬靈的分辨力。今天我們稍微要觸碰屬靈分辨力的一小小部分,就是如何辨別聖靈里的真實經歷和黑暗層面上偽裝的虛假。

末世的迷惑 -- 敵基督的影子

A:藤校畢業,霸道總裁, 迎娶白富美,玩轉美國大選。
B:花錢入學,投資失敗, 心狠玩內鬥,身陷 “通俄門”。 哪一面 ,才是真正的庫什納?

“小王子”的說法來自《紐約時報》。

這頂桂冠,沒給特朗普的大兒子、二兒子,或是小兒子巴倫,而是給了特朗普血緣上的外人,大女婿賈瑞德·庫什納。

媒體說,特朗普對這個大女婿滿意得不得了,兩人除了翁婿關係,更是遇到同類般的惺惺相惜。

1981年,庫什納在新澤西州出生,父親查爾斯·庫什納,已經是美國地產大鱷,身家20億美金。庫什納的童年,其實並不像“小王子”,他回憶說:“父親不相信兒童夏令營之類的培養,而相信言傳身教,別人家的孩子開Party,我們則跟著父親,穿上靴子,混跡於建築工地。”

家境優越,教育嚴格,高中畢業後被常春藤名校錄取,一切似乎都順理成章。1999年,18歲的庫什納,一身名牌,開著豪車駛入哈佛校園。

高中老師不明白,他GPA不太行,SAT分數也不太行,怎麼看,哈佛的錄取名額,都不會落到庫什納頭上。他們不知道的是,不久前,庫什納的爸爸,剛給哈佛大學捐了250萬美金。

在普利策獎獲得者丹尼爾•哥頓的《入學的代價》書中寫道:庫什納是個花錢入名校的典型。

為免過於直接,落人話柄,庫什納的富爸爸,當年還給另一所大學捐了300萬美金,就是後來庫什納讀研的紐約大學。

就在一切順風順水的時候,庫什納家庭遭遇重大變故。2005年,老庫什納被自己的兄妹告上法院。他們起訴老庫什納挪用家族企業的錢用作非法政治獻金,老庫什納也不是吃素的,為了報復,他雇了個妓女勾引妹夫,並拍下不雅照片寄給妹妹。沒想到,妹妹果斷將這些材料交給了檢察官。老庫什納弄巧成拙,反被指控擾亂司法公正。最終,他以稅務欺詐、非法政治獻金等罪名被判入獄兩年。

Thursday, January 3, 2019

男孩子 - 鐵杖轄管列國:末日最大的戰爭



這將是末後最大的一場屬靈爭戰。啓示錄第12章7至9節:

“在天上就有了爭戰。米迦勒同他的使者與龍爭戰,龍也同它的使者去爭戰,並沒有得勝,天上再沒有它們的地方。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

婦人,即教會,生出了男孩子。

“婦人生了一個男孩子,是將來要用鐵杖轄管(轄管:原文是牧)萬國的;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寶座那裡去了。”(啓12:5)

男孩子是新郎的朋友,是先鋒者,是末世的得勝者,甚至是殉道者。他們被神興起,從教會中揀選出來,承擔末後的重要角色,與敵基督對抗,並藉著激烈的國度性禱告爭戰和能力會戰,要將撒但大紅龍從二重天打到地上。

“那得勝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賜給他權柄制伏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轄管:原文是牧)他們,將他們如同窯戶的瓦器打得粉碎,像我從我父領受的權柄一樣。”(啓2:26–27)

鐵杖轄管列國—得勝者和男孩子
http://www.omegaministryorg.com/2017/...

全球預言 54:鐵杖轄管列國—末後的得勝者和男孩子生出來了
http://www.omegaministryorg.com/2017/...

全球預言 51:天使以人的形象在地上頻繁活動 誰是男孩子?
http://www.omegaministryorg.com/2017/...



Wednesday, January 2, 2019

末後事工廣東培訓中心產業見證

2016年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生了個男孩子,早上醒過來聽名老師的教導恰好就是啟示錄12章生男孩子。所以我參加了末後事工的鐵杖轄管列國的代禱團。後來參加了名老師帶領的在深圳的行軍走禱。

之後因為有要在廣東某地建殿的任務,我就沒有參加海外代禱團,主也很神奇的把我從我呆了三年多的雲南XX禱告殿帶出來了,也從深圳某間大教會的醫治釋放小組帶出來了。今年5月聖殿裝修好了我就入住到裡面去禱告。一直在認罪悔改,神也在我身上做了很深的醫治釋放工作。

前段時間我開始為自己的呼召和神要如何使用這個殿來禁食禱告時,我夢見自己穿了軍裝,翻山越嶺後來到一片田地。有一匹肥壯駿馬,神催促我快快上馬。醒來就看見末後事工的圖示Logo 上有一匹飛馬。並且在等候神時,看到了名老師這個異象。我有感動,神是要我全然委身在末後事工。因為就在這個期間,神突然取消了一個美國的老師來探望連接我的計畫。

我又求神給另外的印證給我,就是第二天有末後事工的人來聯繫我。結果第二天事工裡的另外一位委身的姐妹,因為要去雲南行走的事,真的有聯繫我。因著在禱告看到吼叫的猶大獅子的異象,上周特別感動買了一面有這個異象圖案的旌旗送過去給事工在深圳的聚會點,結果那裡的領袖J姐妹感動的說,她才在群裡說很想有一面旌旗。她邀請我做同工,我就答應了。所有的這些印證都在清楚地指向我要全然委身在末後事工。

這個殿是在2004年的時候,作為投資買下來的。但是買這個地方其實是不合理的。近四百萬的投資當時在深圳的回報會比這裡高。而且房號是40,我特別的不喜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當天我就下了定金,而且我的先生他還同意了。
接著買下來後我就做了個夢,看見在這個房子的樓梯間有一個十字架從一樓到三樓那麼高,而且發出特別大的光,我眼不能睜開,嚇得伏服在地。電話求問我在美國的妹妹這是什麼意思,這樣我才知道耶穌基督和十字架。

我先生第二年得病去世了。因著這個經歷我決志信主。先生走後我在我自己的公司受到了極大的逼迫,股份被逼轉讓,董事長的職位也讓給了別人。帶著年齡幼小的兒子,擔心害怕絕望憂鬱無助!雖然信了主卻只是偶爾的周日基督徒,去教會哭一場就回家。

之後我在2011年到加拿大的埃得蒙頓的一間福音堂受洗了,並且在主日學讀到了門徒班畢業。後來我回國來到雲南開了個客棧。因著生活的艱辛,我就緊緊抓住神,每天幾乎全部時間都用來禱告靈修親近神。

2016年底禱告裡領受神要使用和裝修這個殿,於是我就回廣東了,除了我在美國的妹妹和母親,還有加拿大的幾位好友,神 要我不讓其他任何人知道,於是我秘密裝修這個地方。我領受這裡是一個禱告殿,又是領袖培訓中心,很多人在這裡得堅固,得醫治後又差派出去。並且看見這裡有兩個金香爐和很大的泉源。2017年年中, 神在異象異夢中要我速回麗江把客棧接管回來。
所以裝修的時間拖到2018年5月才完工。為了能使用這個地方,神耐心的等待我十二年,跑到國外,跑到雲南了還是要回來。何等恩典!何等奇妙!我也深知這是個重托,所以禱告等候了近半年時間有了確據才聯繫名老師您。我在深圳親眼見過您在神裡的沉靜之美,一直在網上跟您學習,但是若不是異夢和印證我真的不知道是為您及末後事工預備的。相信祂美好旨意必定能透過您成就。感恩!

Tuesday, December 25, 2018

北京迦南葡萄園團契海淀小組成立的見證-來自大明

來自大明弟兄的見證

2017年3月,我隨愛修園去以色列參加特會,中間接受一位先知的服侍,先知發預言說我家中未來會成立小組。當時我和我妻子聽了都非常高興,但回到北京後,牧者、帶領人一直都沒有在我家成立小組的意思,我們慢慢也就幾乎忘記這個事情了。
2017年8月名老師來北京我們的JH開特會,主題叫做「鐵杖轄管列國」。那時我妻子剛剛生了一個兒子,在坐月子,我和我岳父參加了特會。其實我只去了一個晚上,因為需要上班和照顧母子,不能抽出太多時間去參加。但這個晚上名老師和甘老師講的道,和那些醫病趕鬼的神跡,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特會結束後我拿到了全部錄音,就反復的聽,前後大概聽了至少五六遍。

後來,我和妻子的聚會景況發生了很大變化。先是委身教會中的幾位志同道合的弟兄姐妹竟然都先後離開教會。後面到了一個程度,我和妻子到JH舉目一看,竟都沒有人能多說上幾句話,我妻子的境況稍好一點,能和媽媽們聊一聊,但我就彷彿成為了一個孤島。另外,我們越來越覺得教會的異象似乎並不是我們的命定。後來,跟我們關係非常好的一位牧者(不屬於我們的委身教會)去了美國,這對我們也是一個打擊。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愈發覺得應該改變,找到自己的命定,但又不知道該怎麼走,心裡的迷茫和焦慮只好交給神,求神給我們方向和出路。經過名老師那次特會,我隱約覺得這可能才是我們應該走的方向,我非常想和末後事工有連接,但苦於北京沒有聚會點,只能經常去事工的中文網站上閱讀帖子吸取一些營養。

末後事工SY教會成立見證

提到末後事工SY教會的建立,順便也提及下事工SY磐石小組。磐石小組是在2014年一月正式成立並開始聚會,組長是我,Esther。神先呼召並帶領我進入末後事工,而那時我的丈夫J弟兄對末後事工仍然持觀望態度,他主要的負擔仍然在原來的地方教會。2013到2017年,因著我們領受不同的呼召和服事,及各自生命的問題,在我們的婚姻乃至信仰上都經歷很多的摩擦,感謝神,靠著主的恩典,一路走來。

2016年,末後事工來SY辦特會,我特意請事工安排我的丈夫J弟兄做錄像的服事,這樣他就能定在一個位置安心聽完每場信息分享,也是在那次特會中,名老師發預言,聽見聖靈的聲音說,會場有J牧師。全場會眾一共只有兩位姓J,一位是我的丈夫,一位是我丈夫的爺爺,年近八十的老人。爺爺是在那次特會中決志信主。那次特會J弟兄第一次完整聽完名老師所有信息分享,對事工的態度開始有轉變。

2017年,SY某團隊邀請末後事工上山開特會,剛好J弟兄平時也在這個團隊有很多的服事,特會的一個晚上,神透過名老師進行醫治釋放,名老師用神給的權柄命令污鬼邪靈出來,J弟兄驚訝的發現這些常跟他一起吃飯,服事,聚會的弟兄姐妹平時都很正常,可實際生命里卻有這麼多的捆綁,以至於生命裡面勢仇敵的勢力完全彰顯,著實震撼了他。特會結束後,J弟兄走到名老師面前坦誠地說,他終於相信事工不是異端,並且完全認可名老師所有的信息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