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 2018

全球預言60 阿拉斯加沿海,BC 省,大溫哥華區地震,海嘯,颶風

2018年5月我從美國加州回來,已經明確領受神另一個層面的膏抹, 就是對天氣,氣候和自然界發命令, 熟悉和駕馭自然界的權柄。我開始全然相信神兒子的身份所帶下的自由和大能, 那個在伊甸園裡曾經有過的自由和大能。因為神說,他給我們權柄可以使天閉塞不下雨,使地震,火山隨意旨而發,又有權柄可以調動自然界的氣候來攻擊世界,原來只要相信,真的可以擁有耶穌當年在船上斥責風浪的權柄,使天地萬物可以降服在神兒子的身份之下。

就是帶著這樣的權柄我們進入加拿大 BC 省的維多利亞,溫哥華和 本拿比市區。當然在進入前,像往常的征途一樣,先有從神來的話語和印證。那是2018年3月,在蒙特利爾外宣特會的某個晚上,聖靈突然問我一個問題,我送你一件禮物好嗎?我問是什麼禮物呢?聖靈回答:「你往維多利亞去,禮物在那裡。 」一個星期以後,在維多利亞市就有一個基督教的團體聯絡和邀請我,到維多利亞去培訓。我就詢問說:為什麼去維多利亞呢?那神你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做嗎?於是聖靈回答我:那是娃娃魚的尾部啊。我一下就明白過來了,因為我們在2018年5月中旬剛剛處理完美國加州的黑暗權勢。中加州, 南加州和北加州的靈界上空,掌控這處地土的黑暗權勢,就是兩條擁有1.6億年壽命的娃娃魚。其中從北加州一直往北延伸,跨越美國國境,到達加拿大溫哥華區域,恰好呢就是一隻公的娃娃魚。那它的尾部呢?就在加拿大BC省維多利亞島和納奈莫島上。 看來BC省很快有一場大的地震, 海嘯和震動到來。目的:就是配合神,神要震動那地。

除了娃娃魚的尾部,在BC省裡,還有什麼隱藏的重要的黑暗權勢,是我們這次出征要面對的嗎? 在 海外代禱團100多人的代禱的支持下, 神將一個異夢在夜間澆灌給我:夢的內容是這樣的---   2018年6月3日凌晨,夢到我和我的媽媽(預表聖靈)將要去到一處海島,島上有山, 有一位不在多倫多, 可是又是我們事工里的姐妹帶我們到一處位於半山的商鋪那裡。那裡有一家賣純金子和金飾的金鋪玉器寶石行,整個店鋪都在清倉。那位姐妹說,你們快來買金首飾,在清倉呢。於是我去到商鋪,看到金子的價錢,$8一克,原價是$ 16一克。打半價(預表這次付上的代價比較小)。於是就有許多人來購買裡面的金飾和寶石。在夢里說我的媽媽,很喜歡精金首飾,玉器和各樣的寶石(預表神喜悅的品格—順服等)。這吸引我媽媽來這裡,那麼我們發現,金首飾基本上已經被人買走,這島上來的人也都採購不上。還有玉器和寶石在櫥窗裡面,店鋪也賣真絲的物品。而非常特別的是,金的首飾並沒有用特別的保險箱鎖住。反而是玉器和絲綢製品,用特製的防彈玻璃櫥窗把他們鎖住。於是我就跑到防彈玻璃櫥窗那裡看玉器,寶石,也去看那絲綢做的屏風和手工繡花的團扇和手帕, 因為價值比黃金還貴重,需要專門的鑰匙才能打開。



這商鋪和其他的商鋪連成一片,佔地面積很廣。嗯,感覺像在北京的廟會一樣,裡面呢,我卻擔心有一個場所呢,就是看表演的地方,在整個廟會的中心。在夢里,從總部來跟隨我的同工不多,反而是在這一座島上的同工人數比較多。我在夢里還在想,這是什麼地方啊?我從來沒有帶同工來過這裡,為什麼接待我的人,我其實從來沒有見過面,然而在夢里我稱她們是事工的同工呢?我非常擔心他們,會到廟會的中心廣場那裡,去參加本地舉行的拜拜儀式而被沾染黑暗權勢(預表當中許多人不會分辨好壞)。於是我說,我必須要去看看他們。就在我要往外出去的時候,外面突然非常喧嘩。原來來了一位高階邪魔,我看到他的時候,立刻靈里分辨出,他是屬於區域性的掌權者,本來住在海島對岸的城市裡,這邪魔惡狠狠的,往海島的山上過來。他定意要殺戮,這座島上和海對面城岸里所有的人。這城市和海峽對岸城市的警察(預表教會的代禱者們)也都來了,想要制服他。

這邪魔全身黑衣,象是從墳塋上來的暴力精神病患者, 法力高強,力量也巨大。把這城市上空原來守衛的大天使都俘虜了。想來抓他的警察們,都被他繳了械。並他還把警察們的槍支都收繳了,許多警察也被他殺了。一片槍聲大作之後,他的手上拿著從警察手裡繳來的各種槍械,把警察們當做人質,押著警察們往海峽這邊的山過來。這時,從空中有一個聲音響起,是天父的聲音,聲音說:這是我差遣你來這裡的原因,。。。。。。目的就是趕逐這凶殘的惡魔,與他對抗, 並將他擒拿。

聽完這番話,我才明白,這個惡魔,並不屬於撒旦帶領的那三分之一的天使, 而是屬於啓示錄里,還有次經《以諾書》里提到,被釋放出來的墮落天使長之一。我心裡想,要趕逐這個邪魔所花的時間比較長,我還有一個主要的任務是要在這裡培訓同工們。於是我想先看看情況再說,沒有想到這邪魔竟然挾持警察們,往我這邊來了。這種情況我要非常小心,因為他手中有軍火,會傷人。同時我又要行使適當的權柄,來趕逐邪魔。 這個魔君的特點是凶殘,隨機殺人 和隨行攜帶著死亡。

這個夢的講解非常簡單,神用警察來預表教會里的代禱者們,整個BC省的主要城市,例如溫哥華,本拿比和它周圍的幾個城區, 主要受一兩個區域性黑暗權勢的轄制和掌控。與美國的加州不同,美國加州的黑暗權勢,屬於諸侯割據的狀況。而BC省的黑暗權勢就比較集權,單一並且壟斷。

2018年6月20日,我們一行幾位同工和我一同飛往溫哥華。飛機在高空前行,從多倫多開往阿爾伯塔省方向. 在靠近和飛越阿爾伯塔省的時候,  那裡群山巍峨,蜿蜒綿長,長達上千公里。恰好分割開溫尼伯的平原和溫哥華平地,形成由山脈組成的一道一道屏障。許多山脈山頂,布滿;了積雪。這裡是四條河流的發源地,因此山頂和山谷中都有許多的湖泊,江河。



當屬靈的視野被打開,我看見這裡駐紮了三路邪魔的兵團。在四河流域的源頭,是地方的主力兵團, 首領叫溍陽 (與水源有關係的邪靈)。盤踞在深山老林的是精靈兵團(與原住民崇拜有關係)。而隱藏在洞穴里的是地獸兵團。我突然醒悟到,為什麼我一進入五大湖區域?神即刻將靈界里一切的事情在我眼前揭示出來。 神又透過事工里少年先知以利亞團契的小朋友們,預先告誡我們在溫哥華附近的海域呢,我們會遇到另一位高階的區域性黑暗權勢,並將特徵描述出來。我即刻辨認出這是掌管太平洋海域的海洋之靈。在飛機經過阿爾伯達省,靈界的奧秘被展開。我贊嘆神奇妙的提醒和作為。敵人陣營佈局的秘密在飛機上被揭開,這三路兵團隱藏在巍峨的山脈當中,等候我們進入溫哥華。配合海洋之靈,在海岸線上岸攻擊。而溫哥華的制高點,伊麗莎白公園和本拿比山頂是由夢中的那位高階魔君帶兵駐守。

相當於我們進入溫哥華的時候,就會立刻遭受三方敵軍的夾擊。仇敵一早設立好一個圈套,誘導我們進入他的局里。這時一個智慧的策略進入我的心中,仇敵的詭計不會得逞,我一下飛機立刻作整個戰略部署的調整。調動二營的代禱兵力去攔截隱藏在阿爾伯塔省山脈上的三股兵團的力量,解決被圍困的形式。

進入溫哥華和本拿比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快速找出掌控這幾座城市的那位高階魔君的寶座。6月20日,我們入住溫哥華的酒店。開始分隊進入本拿比和溫哥華市區,拆毀魔君的祭壇。有三處地方,是這位魔君非常明顯的祭壇所在地。一處在本拿比公園;第二處呢,在溫哥華伊麗莎白公園。和第三處,在唐人街的黑幫盤踞點和中華文化中心等處。敵人先鋒的祭壇則是設立在一高速路口上,那裡遍布是死亡, 搶奪和破產的邪靈。這處祭壇的佈局,是在高速路口的後面左右各設立大型賭場和大型的墓地, 成為靈界出入的通道口。在我們進入前往本拿比山頂的路上,聖靈將這位魔君的特性和位階開啓。

在異象中顯明,原來他的名字叫歐亞,是墮落天使中的第九大天使。歐亞魔君的特點:掌控力量,擁有改變力和各種意識力。擅長於攻擊人的意志力,隨意殺人。
是屬於當初在以諾時代,後來被神關押的,那些天使掌權中的一位。如今時候到了,他們都被釋放出來。被釋放出來這位墮落的天使長,在末後的日子裡面,它會出來殺害人類的1/3。這麼艱巨的任務,怎麼就落到了我們鐵杖代禱軍團的身上了? 百思不得其解?





那天的氣候非常炎熱。溫度30度, 可是實際上的溫度要熱許多。地面也曬得滾燙滾燙的。在去往本拿比山頂的路上,我們車輛的胎壓出現奇怪的違反物質界規律的事情。四個胎壓,有四個不同的數據。根據我們的司機弟兄所描述,平時正常的胎壓應該是250—280(2.5-2.8 BAR)多一些,應該4只胎壓一樣。可是那天四個胎壓分別都上到了300多。我們都大汗淋灕的。天氣太炎熱了。我覺得自己都快中暑了, 上面還有敬拜太陽,月亮擺設的布陣等等。。。。。。激烈的交戰,不得不使用少兒營的全程炮火,和導彈來攻擊本拿比山頂。下山後,我們車胎壓突然全部恢復正常。


晚上回到旅館。我到神的面前來行駛他賦予我的權柄,我禱告要求改變天氣。我相信我的神他會向我伸出恩寵的金杖。我非常具體地向他要求,第二天天氣的溫度要變涼,降溫下來。並且沒有大太陽。我覺得我的禱告被應允了,於是我就去睡覺了。夜晚聽到天空有雷轟的聲音。同時在靈界里也聽到雷轟的聲音。從凌晨的四點多,就一直轟鳴聲響到5點半。第二天,我自信地帶上一件厚毛衣。往旅館的樓下走。果然,昨天半夜起風了。天氣預報說,溫哥華21號,夏至日應該有很高的溫度,大太陽。然而現實卻是天氣出現了反常,一下降了將近十度。非常涼爽舒適的氣候,21度左右。甚至刮起了涼風。我的同工就和我開玩笑,說名老師禱告把天氣改了,也不通知他們一聲。因為沒有帶夠衣服。果然,早上是涼風嗖嗖地, 風好大的日子。同行的其他同工們看見這事都覺得稀奇,於是信心大增。我相信軍隊的士氣已經被激勵起來。

對付這個高階魔君,首先就是要先拔除他在地上所建立的祭壇。    夜間,聖靈提醒要處理他在靈界里的眼睛。 在6月21號早上,我們趕到溫哥華的伊麗莎白公園,看見那個頂部,有一個半圓形的建築物,原來,這是歐亞魔君在地上的其中一處祭壇,而在靈界里呢,是他靈界里窺探物質界的眼睛。俗語稱珠子, 也是屬靈的通道口之一。前面的大廣場和水池,還有其它雕像,組成了一個共濟會標誌的造型。在整個祭壇的前面,還故意放了一張有靠背的高大石椅,預表這是他的寶座。







                           

























早上的對黑暗權勢的爭戰和處理, 在我們後方是由海外代禱先鋒營第五營來帶領的。一路伴隨著神在自然界超自然的作為。因為天氣改變,所以當我們到達伊麗莎白公園處,天空烏雲密布,狂風大作,要下大暴雨。然而我們到達後,只要我在一個祭壇的角下釘子,天空本來烏雲密布的地方,太陽就從烏雲處穿越出來,展露笑臉。然後太陽又不見了,又回復烏雲密布的天空。然後我又去另一個角,就在我下完釘子一瞬間,抬頭一看,太陽又從烏雲處伸出臉來。這樣反復了八次,直到我把魔君的祭壇和寶座,用釘子處理完。



那天的天象是,烏雲狂風,白雲太陽在天空展開爭奪戰,相互抗衡。在天上,重復出現奇跡的天象, 直到我處理完祭壇,我們都清楚神以這種方式在和我們交流,天上正在發生劇烈地爭戰, 並且表明他與我們同在。

而我們在傍晚到達溫哥華主要的河流交匯處-----新西敏碼頭水域(主要權勢是鴟吻的表親) ,天上還下起了小雨,河岸上面的天空也是烏雲密布。圍繞,河岸線的,周圍的天象呢也是烏雲密布。   就在我們處理完河流交匯處之後,雨沒有停,然而烏雲散去,   被趕到海岸線的另外一端,天空奇跡般的明亮起來。白雲和光,將天際染白,白雲布滿在整個海岸線 。這些完全違反自然界 規律的天象呢,一直伴隨我們處理完所有的黑暗權勢。那一整天,神,神的天使與我們同在,非常的明顯。    





仇敵的兩處重要的祭壇被破壞了,他也損失了不少兵力,在本拿比的山頂是他的先鋒,有紅色翅膀的魔君帶領,與我們的鐵杖軍團, 少兒營代禱團交鋒。在靈界裡面,我卻看到歐亞魔君並不在山頂。狡兔有三窟,他躲藏起來了。回想神在夢里對我的提醒。我有兩個選擇:一個是等候他,上島到讓他到維多利亞島上來找我。第二,就是我主動,把他從地洞底下,海的深處,和天空的高位中找出來。想到我們進入維多利亞島。不知道又會遇到什麼樣更新的黑暗權勢?而這些權勢(維多利亞女巫,歐亞魔君,和海洋之靈)如果相互勾結在一起,圍攻我們,我們就會非常被動。於是我選擇了後者,將他從靈界里找出來, 這是一項代禱團新的靈界運作嘗試,對鐵杖團也是新的實戰操練。


接下來,我們在6月21號進入維多利亞島,本來在去往維多利亞渡輪的路上,是我們軍團防守最薄弱的階段,那時,大部分的海外後方遠程部隊都在休整, 輪休期間。代禱最為薄弱,後面已經惹怒了 歐亞魔君,正在集結兵力反攻。而海峽處是海洋之靈的權勢,過海域就會經歷他的地盤,而維多利亞女巫,如果這時上岸攻打我們,我們將是腹被受敵,被夾擊而大幅耗損兵力。然而,有件事情是極其奧秘的,幾位代禱者和少兒都看見,維多利亞女巫: 白衣,白裙,白麵紗,白翅膀,(遠看會誤以為是位天使)。充滿魅惑地,坐在海水之上,帶著她的兵團,只是觀望,而不發兵, 也不協助歐亞魔君。原來各區的邪魔並非相互支援,這裡他們之間的關係太詭異了。

感謝神在這之前,為事工預備了少兒以利亞先知團契(可以瀏覽事工網站裡少兒以利亞先知團契的見證)。用遠程火力摧毀海洋之靈的攪動,使我們平安登陸維多利亞島。我把神預定要參與這場爭戰的幾位少兒(從6歲到10歲不等)聚集在一起。在6月23日下午的三點鐘,在幾位資深代禱團營長和副營長, 偵察兵的護航下,差遣這些六歲到十歲年齡不等的童子軍。在地洞里,地底下,海的深處,樹林裡面,岩石下面,河流山川,天空之上, 雲霧之中。大規模搜尋歐亞魔君的王宮。不久,鼓舞的消息傳來,有三位童子軍,在同一地點,同時發現了歐亞魔君的王宮所在。




確認藏在維多利亞島和溫哥華之間海峽,靠近溫哥華海岸處。(也是娃娃魚的尾部關節處)他將王宮建立在海峽的海底之下。


魔君的寶座是金子打造,白色的骷髏作為扶手裝飾,他穿著黑色的外袍,頭戴冠冕,臉上戴著一個鐵制的面具,手上拿有權杖。這是一次奇特的在靈界里追捕魔君的作為,對於我們來說都是一次新奇的體驗。我在那天的戰役中,神賞賜了一件禮物,就是駕馭水域的武器,可以變化成任何造型的一片海洋或稱為水域,人可以被這水域完全包裹裡面,如同隱形的大氣圈,靈界完全看不見在水域里的人和這武器,卻又可以收納與海洋相關的一切靈界權勢, 方便我可以停在靈界的上空觀看靈界里一切的作為。在神所差遣的天使的幫助下,經過將近3個小時的爭戰,就將歐亞魔君封印在,海岸的山壁懸崖之上。

6月22日晚上, 開始維多利亞市的3天聚會, 神在聚會上揀選了殉道者,和新婦。醫治病人,釋放預言。在維多利亞和當地的領袖,弟兄姐妹們交流,我才明白之前神給的異夢的另一件事實,我們接觸的團體,是當地浸信會的成員,在維多利亞市區,納拿莫市區,溫哥華,本拿比市區的教會都有一件相同的事情發生在不同的教會或教派里,就是每隔一段時期,一場巨大的分裂就會發生在本地教會,撕裂就誕生了,而且是循環地發生在教會里。並且是跨越宗派,在不同的宗派曾經發生過巨大的教會分裂或是正在分裂的情形。明顯地,這是一種集體性或是區域性的黑暗權勢。

由來已久,源頭既然是從BC的浸信會開始的,就是神安排我去接觸的團體, 太奇妙了。在我之前的異夢里,神用了一個預表,就是警察們被繳械了,意思是代禱者們的防守曾經或正在被仇敵攻破,敵人入侵許多教會,造成分裂, 許多人帶著傷痕離開。



在靈界裡,維多利亞市是整個加拿大女巫分布的首都,那維多利亞女巫就是整個加拿大的女巫首領。
一進入維多利亞市, 靈界的黑煙布滿整個島嶼,纏繞在人的身上,許多地面代禱部隊成員,開始昏昏入睡。這女巫掌控整座島嶼,因此這裡的企業大都是壟斷企業,由 FERRY 企業,能源企業等幾家少量的壟斷大企業掌控維多利亞市的經濟。不允許其它的企業進駐島上, 同時也掌控省議會。維多利亞大學就是她的祭壇之一。

那天我們和維多利亞女巫在大學里有場 天氣爭奪戰, 通常都是 8:30 PM 或9:00PM 就應該完全天黑, 天黑後是女巫們出動的最好時機,通常女巫的集結是在月亮升起的夜晚,那時力量也最強大。這時雀鳥就會從林中被驚動飛走。島上的女巫們一旦完全集結,加上在夜間釋放巫術和黑霧,我們就會陷入被動。聖靈提醒我天黑前要處理完所有的權勢。可是我們到達和進入這座大學的時間已經是將近8:00PM(夏季),9點就完全黑下來,最好是不讓月亮升起來,艱巨的任務,這麼巨大的校園,要這麼短的時間結束,根本不可能。

我只好行駛神兒子的權柄,命令天空保持白日般的光亮和照明度,不能黑暗下來,也請求後方的代禱團來禱告支持這項請求。好讓前方的走禱人員擁有信心,知道神與我們同行。或許神跡經歷太頻繁的時候,就會覺得這是自然地。等我和同工們處理完維多利亞大學的黑暗權勢,天色果然還明亮,月亮還沒有出來。但是從車上往回離開的時候,我發現早就已經超過 10:30PM 多將近11點。神的作為真是奇妙可畏啊



追溯21號的晚上, 我們在一到島上,即刻上島夜間處理省議會,這是BC 省最黑暗權勢的祭壇。21號深夜晚上處理祭壇並不順利,遇到許多攔阻。這裡不尋常,夜間12點都布滿了崗哨和巡邏人員, 攝像頭到處都是。特別是在後面的舊樓,有一座擁有百年歷史的小型噴水池處,在那裡有超過5名的保安,在夜間12點後,還如此警惕和頻繁地巡邏一棟舊樓和噴泉。

後來當地有位在省政府工作的姐妹和我們分享, 她們有位在能源公司上班的同事,有天早上7點需要給國外發一份傳真,本來9點上班,他早到了,卻發現會議室里有一群人全身蒙了黑袍,作類似與撒旦教的敬拜祭祀儀式,如果不是親眼看見,誰會相信能源公司的高層們,原來和黑暗權勢有如此深的連接呢?我突然明白,為何第一次21號深夜我們無法靠近這處百年的水池和舊樓啦,星期五月圓的午夜,正是祭祀最好的時間,怪不等守衛森嚴。靈界也是非常警惕,知道有外人入侵啦。

3天後,我改變策略,以偷襲的方式,再度進入禁區,也是夜間行動。這次成功的破壞了敵人的祭壇。





6月22 號白天,我們還有許多處理公園,古堡權勢等許多精彩的過程, 這裡篇幅有限,就不分享了。最精彩的處理權勢發生的一幕在6月24號,夜間吃完飯,我們趕往死人島,死人島的屬靈地圖與BC 省議會, 女王酒店, 鐘塔是連成一體的。三方環繞圍著維多利亞女巫的寶座,她的寶座在一片水域之上。而 她有兩匹坐騎,一匹是紅狐狸,一匹是龍龜。而死人島就是這紅狐狸的眼睛。



到維多利亞的死人島上,那天恰好團契特會白天分享的內容是:神給予男孩子們權柄和能力,神將這地的殉道者,先鋒者,代禱者,和新婦們從全地分別為聖出來,聚集成為新的族類,新的族群,如同當年以色列進入迦南的12支派一樣,各族群在全地與黑暗權勢爭戰,從仇敵的手中奪回神本來要賞賜他兒女的產業,這是得地為業的季節。

啓2:26-28 那得勝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賜給他權柄制伏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將他們如同窯戶的瓦器打得粉碎,像我從我父領受的權柄一樣。 我又要把晨星賜給他。
詩篇 2:8-10 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 你必用鐵杖打破他們,你必將他們如同窯匠的瓦器摔碎。

地上自然界會印證他們的作為,在啓8:4--5【啓八4】「那香的煙和眾聖徒的祈禱從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神面前。」【啓八5】「天使拿著香爐,盛滿了壇上的火,倒在地上;隨有雷轟、大聲、閃電、地震。」

我們可以看見經文里的這些印證發生在自然界。我們 21號上維多利亞島對特定目標爭戰和處理, 24號恰好是第三天,於是夜間9:00後,暴雨,閃電,雷轟交替在空中出現, 雨水傾盆而下。這個維多利亞島根據同行的當地姐妹介紹,下雨是從來不打雷也不打閃電的。遇見閃電,又雷轟的暴雨夜, 當地的姐妹被震在原地不動, 回應我們說真是閃電啊, 沒碰到過.....。



風雨交加, 伸手不見5指,天上雷鳴閃電的深夜,我們一行5人,登上陰森森的死人島,這裡是著名的海葬區域,數不清的墳冢,死人名單,碑銘。那天夜裡沒有人帶雨傘,於是我,我,我們冒雨在棧道上行進。

到了夜晚將近11點,先處理了前面的路段,我們才登上死人島上的棧橋,這時又升起了大霧,橋上經過兩部自行車,和一位打傘的急衝衝趕路的中年男士和一位跑步回家的年青人, 他們匆匆從我們的身邊經過,天空和棧橋又恢復死寂般的安靜。 不多時,遠處在橋的終點那端,遠遠我就望見一位全身黑衣的人影,沒有帶傘,緊靠在棧橋柱子上,讓風雨恣意地吹襲自己,極其的瘦。 這目標太顯眼了,在這樣黑漆漆的晚上,我從看見它開始,我的眼神就一直沒有移開這奇詭的人影,因為我不想聯想她就是「它」--- 邪魔或是邪靈。等我們走到橋中,我這才看清楚了,穿著長長的連體帶帽子的黑色大衣,像一件鬥篷,在黑色的鬥篷下是白色的長髮,腰只有不到8寸,(正常的18歲的女孩是 1尺六), 女的?由於當夜沒有月亮,也沒有任何燈光,那個女魔的臉在夜空里特別顯眼,就是極其慘白,非常嚇人。

我注意到,我們同工的另外4位弟兄姐妹們這時都看見她啦, 看得出,同工們看見她的時候的反應,是被驚嚇到的表情。我再往下仔細看,沒有腳,整件鬥篷離地很高,她是飄在地上行走的, 我一直在思索她到底要做什麼?為何她可以如此近距離地接觸我們。然後她離開啦,往我們前進的反方向經過橋的中心,很快我看著她就到了橋的另一頭。 我這才放心彎腰下去釘我右手邊的其中一個橋柱子,在如此短的時間里,當我一轉身,這女魔竟然就站在我對面的橋面上看著我們。毫無質疑,人不可能有如此的速度,連跑的都不可能。

我們一行5位同工中,在後來的回憶里,我發現,只看到她在橋上出現一次的同工,一共有3位; 而看到她在橋上出現兩次的同工,一共有1位;而我是看到她一共在橋上出現了3次的。一起同工,竟然看見她的次數都不一樣。這事變得有趣。明白她是以肉身顯現的邪魔,我就一直戒備,看她是否要攻擊同工們,或是從哪位同工的身體中穿過,我就會立刻捆綁它, 這邪魔在橋上顯現,並觀察我們, 然而卻不敢靠近,原來我們和她之間有一道透明的屏障,她逾越不過來....。

我們繞島結束後,已經深夜12點多,暴雨停止了。我們回程在橋上,天上突然出現奇異的天象,明明是深夜,又沒有月亮,更不用提太陽, 然而天上卻亮起如同白晝般的大光,照亮天際,趕逐烏雲,我們一行人,都是這輩子第一次遇見這般奇異的天象。在我們爭戰過的河面,橋面, 我們頭頂的天空,大光照耀。可惜維多利亞的居民都休息了,不然這一定上媒體的頭條。這天象陪伴我們,直到我們離開死人島, 這是非常明顯的得勝的記號....。
之後還去了燈塔山公園,防禦溫哥華和美國海域的地區,零公裡海域, 那是維多利亞女巫在島上的另外幾處座位, 祭壇....。

我發現透過這些城市代禱爭戰, 神正在擴展事工在國度服事的領域和內涵。 也提升代禱團的恩賜, 能力和戰鬥力。 許多人得著從神來的新的恩賜, 新的爭戰兵器,大能 和生命的改變, 提升權柄和新的祝福。 以前沒有突破的領域, 比如家族的服事突破,教會服事的突破,社區的服事也都快速突破, 甚至就在這幾天的代禱爭戰里, 同工們連自己和家人的頑疾, 遺傳疾病在參與服事和禱告的過程中都被奇跡般地醫治。見證從世界各地傳到我的手機,神及其恩寵這個團隊。 還有一件更加奇妙的事情, 就是地區性屬靈權柄也得著極大的提升, 我們在溫哥華和維多利亞等地處理權勢之後, 當地三天之後下暴雨,雷轟,閃電。 這種天氣的改變,一直從 我們6月20日到達溫哥華,持續了 10天到6月30日。這樣的改變,還在持續中,而海外代禱營里上線參與代禱的代禱者們所在區域, 也發生相同的天象和氣候在自然界里的變化。 這是神賜福給我們極大地一種權柄提升。 榮耀歸給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我們偉大奇妙的神。

後記:娃娃魚的尾部,延伸到阿拉斯拉沿岸,一旦地震就會伴隨海嘯襲擊大溫地區。溫哥華的南北三角洲,白石和素里, Cloverdale, 高貴林, 穆迪港, 新西敏、本拿比和溫哥華市中心低窪地,列治文都要留意。在這次處理區域性屬靈爭戰都觸碰到的屬靈界面。

天閉塞不下雨,因為罪的緣故,地的刑罰臨到,代禱者要興起禱告,為地的惡, 這地的人悔改。北半球環太平洋區域,都會看見明顯的徵兆,加上地球磁極的變化,高溫炎熱,破記錄的高溫在夏季是常態。天閉塞不下雨,乾旱季節來臨。之後的季節,將會遇見破記錄的暴雨,洪災, 泥石流,冰雹, 龍捲風和颶風。

那鴻書 1:6 他發忿恨、誰能立得住呢。他發烈怒、誰能當得起呢。他的忿怒如火傾倒、磐石因他崩裂。

請 留意以下的經文:

啓8:7-9 第一位天使吹號,就有雹子與火攙著血丟在地上;地的三分之一和樹的三分之一被燒了,一切的青草也被燒了。第二位天使吹號,就有徬佛火燒著的大山扔在海中;海的三分之一變成血,海中的活物死了三分之一,船隻也壞了三分之一。 

撰寫: 名老師




得醫治的部分見證:

中國鐘姐妹:
20180628隨想
  得神醫治以後,也要進行鞏固和維護。自從06月17早上的夢見有蟲子從我頭上出來之後,整個頭都變得輕鬆了。但時不時還會有頭痛的感覺,當有頭痛的感覺出現之時,我立即就奉主耶穌的名或用有關的經文去抵擋,立馬頭痛就消失了。 這次參與維多利亞戰爭,神又醫治我的頸椎病,感謝神的恩典!但同樣,時不時也會出現頸椎痛的感覺,我又奉主耶穌的名去抵擋,疼痛立馬又消失了。感謝神!榮耀給神!
我又想起蒙特利爾之戰,神醫治了我的月經,使我的月經變正常了,但日期還是有點長。我昨天才想起要維護神給我的醫治,我馬上抵擋,宣告我來月經的時間要變正常,回復我正常經期的時間3-5天。感謝神的啓示!感謝神給我的恩典!


2018.06.22
台灣韓姐妹的見證:
我也分享我今天早上的突破、來見證給我媽媽挪去她裡面的懼怕、感謝贊美主加給我力量、我之前一直懼怕、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懼怕就在我裡面、如影隨形隨時隨地上廁所、躺床上、沖涼...一直要跟懼怕的心思意念做鬥爭…邪情私慾的攪擾、各種懼怕的場景、有時候我都覺得無奈每天和牠們做鬥爭、都想洩氣了...最近2次的國度爭戰禱告覺的自己裡面靈里都有壓制、很痛苦我不知道如何對付懼怕、也宣告也禱告但就是壓制。

今天終於突破、勢如破竹一上來禱告就把裡面的懼怕全給它砍斷鏟除、借著神的話語和聖靈加添的力量、哈利路亞贊美主、謝謝神一直把我放在這個戰場熬煉我的心智與膽量、今天終於可以不懼怕的面對面仇敵的恐嚇、斥責牠出去、也不再害怕仇敵給我心思意念的各種手段的攪擾、感覺渾身充滿了能量、感謝贊美主恩典、也謝謝其他家人對我的幫助看你們的聊天談話對我都是安慰、謝謝神把我們放在一起感謝贊美主有你們在真好、謝謝小志分享神的話語和為我禱告願神紀念你、謝謝小華和錫安、Yigao的鼓勵、也感謝其他家人們對我的鼓勵、一切榮耀頌贊歸給神、神的意念眼目和智慧超乎萬有之上、祂教導子女的方式方法永遠都是最棒的、哈利路亞贊美主!

天使心姐妹見證:
2018.06.26
感謝神,仇敵不願意讓我們參加國度爭戰,所以就用懼怕來攻擊我們的思想,我第一次參加的時候仇敵也是用這個懼怕來攻擊我,還有很多的控告,感謝營長徐XX,路X姐妹鼓勵我,加上神的話給我很大信心,
賽26:12耶和華啊,你必派定我們的平安,因為我們所做的事,都是你給我們成就的。這句話給了我信心,使我沒有懼怕一直跟著打完這兩次的戰役。榮耀歸給神,謝謝神的信實保守平安。

BET
2018.06.26
感謝神!每次參加代禱爭戰都充滿期待和盼望。
在這次戰役之前的主日6月17日早4點多醒來時,頓時感覺梗椎,就是腰以上不敢動,在床上翻身都得十分地小心,卻摸不著痛處,我整個上身是一種僵直的狀態。也產生了一些想法和安排,片刻就改變了心思,我便開始省察禱告,知道自己有頑梗悖逆的傾向,就求神憐憫認罪悔改。也知道神是在歸正我,要潔淨我。

歷經二個多小時的與疼痛和罪的抗爭,有了一定的好轉,三天後就是在20號那天完全地不治而愈,感謝神的憐憫和赦罪的恩典。接著當天晚上就全身心地投入了代禱爭戰,一個極大的突破從半夜12點到凌晨4點半,不困不累不渴,有的是神同在的滿足和得勝。接下來的幾天也有突破,總之這一次比前兩次都有長進,感謝神的巧妙設計和雕琢的美善用心,感恩頌贊都歸給神!

小華姐妹見證:
2018.06.26
被神設計,挑戰極限
  從 6月20日晚上開始到26日中午,整整6個晝夜的時間內,其中有四天的禁食,白天上班,晚上禱告,中午禱告,有空就上線禱告,高密集的禱告安排,高強度的禱告挑戰,六天下來,終於結束了這樣具有挑戰性的生活。想好好休息,好好睡覺,人卻覺得精神好好!沒有睡意。終於對摩西在山上40晝夜不吃不喝的生活有點瞭解,並初嘗天堂24小時敬拜不歇的滋味。。。
神真是奇妙,借著這樣的禱告生活醫治了我頑梗悖逆的頸項,頸椎活動自如了,硬的感覺消失了,針刺痛感也沒有了。也調整了我頑梗的思想,要學會用天堂神的眼光來看身邊的人和事,在神沒有難成的事。哈利路亞!榮耀給神!

JENNY見證:
參加了三次徵戰代禱,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神給我們的,真的是遠遠超出我們的所思所想。
第一次:參加蒙特利爾徵戰,雖然是第一次參加,神在徵戰即將結束的時候,給了我一個意想不到的禮物:我右腳的第二個指頭(腳的大拇指旁邊),在十多年前,因為曾經被硬物砸到,整個指甲蓋脫落,後面沒恢復好(可能跟穿高跟鞋有關),就出現了萎縮和增生,指甲變得很小,指甲蓋增生得有將近一釐米厚,每次我都要把整個指甲蓋剪掉,時間長了,我就習慣了,從來也沒有想過為這個指甲禱告,就在參加蒙特利爾徵戰的後期。

突然有一天(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發生的),出現了創造性的奇跡,這個指甲突然長好了,跟其他指甲一樣好,我當時是驚呼,太奇妙了,但當時我並沒意識到是因為參加徵戰,我把這個見證分享給代禱同工和教會小組,大家都覺得好神奇(更關鍵的是我從來沒有為這個指甲禱告過)。

第二次:參加美國加州徵戰。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一直在跟自己的不好的心思意念做鬥爭,有一個屬靈夥伴看到異象,我不屬神的心思意念佔到了大部分。我不僅僅在禱告求神拿去(禱告求神,讓我在魂里,能恢復到象小孩子一樣,能在魂上得勝),而且聽了很多講道(魂的得勝方面的),真的是象保羅說的那樣,立志行善由得我,但行出來由不得我,在職場、家庭、教會遇到挑戰的時候,仍然會冒出來很多不屬神的想法,我奉耶穌基督的名來抵擋,但是好辛苦。

同樣,在美國加州徵戰差不多結束的時候,我得到了啓示,神把那些不屬神的心思意念都幫我拿走了,我那個屬靈夥伴看到異象,我屬神的心思意念幾乎佔據了全部,實際生活中,的確,遇到事情,我沒啥想法了,感謝神的恩典,通過徵戰得勝,神縮短了這個魂層面得勝的時間,當然,我還需要謹守自己的心,將神的恩典保留住。

第三次:參加溫哥華徵戰:感謝神,我第一次做了異夢,而且有人看到異象:我作為戰士,被神升級,不僅僅我的軍裝升級到最高級,我的武器也被神大大提升。
感謝神!這些奇妙的經歷,讓我再一次經歷神的恩典,一切頌贊榮耀尊貴能力都歸於我們的神!。。。。。。


氣候改變的見證, 新的族群,權柄服事的季節:
  WU姐妹見證 2018.06.17
感謝神非常奇妙,你們講的我也有經歷,就是爭戰禱告那幾天下了好幾天大暴雨。後來一次也是貨物需要曬一下,但是那天沒有太陽,眼看就要下雨,烏雲密布,所有人都說要下雨讓我收起來,可是我聽了名老師教導的神兒子甚至可以改變天氣口裡心裡一直宣告不下雨,等我貨物放外面風吹一下收了再下,結果那天下午密布的烏雲就散很多一直沒有下雨,非常奇妙!晚上又下起了大暴雨.

我想起一件事:那天在做燈塔山公園焚燒大邪靈的時候,因為權勢非常大,幾個營火力非常猛一起燒了好久。我禱告剛要做完的時候突然我們家樓上有人跑下來叫我老公名字不停敲我家門。他非常害怕說我家著火了,害怕燒到他家去他非常焦慮,而且嚇得臉色,聲音都變了甚至不敢回家在樓梯上跑來跑去怕我們的火勢蔓延到他家裡去,當時我覺得挺莫名其妙的,我家裡好好的嘛!後來突然想到,是不是屬靈界火燒,自然界怎麼就有感覺嗎?
他拉著我老公說哪裡著火了非說「感覺」就是我家著火了,而且他還聞到那種火燒的味道。(其實我在禱告時候因為看到火勢甚大,一直也在呼求神把我家的黑暗勢力也好好燒一下的)感謝主,實在奇妙!

2018.06.22
加拿大BC省王弟兄見證:
今天是夏至, 是一年中日照時間最長的一天! 昨天非常熱,今天突然變得怎麼冷,感謝主祝福今天的行動!

2018.06.22
分享見證:神的公主~~~親愛的弟兄姊妹們平安!名老師在群中發的一個信息,解了我心中想問的問題。我們這裡的星期五下午下了很大的一場雨,有一個雷打的特別響,我當時裡面有個感動劈在了我們社區南面一個有祭壇之處。當時就想問一下,跟屬靈爭戰有沒有關係,果不其然。也正好是第三天。

星期六偵察並處理了第九位之後,昨天也剛好第三天下了整整一天的大雨。更奇妙的是昨天我出發去外地學習,十點鐘說YY集合,我正好火車中轉,所以在火車上,我跟神要一個靠窗的座位,當我上去時有個老奶奶在我們那排的最裡面靠窗的位置,還沒等我仔細看,她已起來了,說你坐這裡。我心裡真感謝父神,從來沒見過靠窗坐還再讓出來的,還是一位滿頭白髮的奶奶。
更奇妙的是,走到一個地方正好開始打燈塔山公園時,火車行到那個地方沒有預兆的傾盆大雨降下。後來快到地方時,雨不下了,我想是因為我跟老師學,吩咐雨我下車時走在路上時不可以下(沒帶傘,因為我想我可以吩咐嘛,就懶得去找不知在哪的傘)。(這已是第二次了,感謝神!)我們到了後不久,一個弟兄也到了,他說外面下雨了。
感謝主!奇妙的經歷。

北京路姐妹見證: 2018.06.26
這幾天北京天氣特別悶熱,天空灰蒙蒙的,名老師一爭戰完了天氣就瞬間改變了,馬上要下雨了

2018.06.26
鐘姐妹見證 深圳
24日下午快考完試時,下起大雨️ ,我的主任看我有 ,就是跟我說,跟我一起回去。我說,主任不用 的,等學生考完試,我們回家時,就不下雨了。果然學生走出教室時,雨 就停了。。。感謝主,榮耀歸給主!

名老師說,我想的就是天父想的,我想高考要下雨,來了颱風下雨 ;中考也要下雨 ,23-25日中考三天都下雨 。

BELLA見證, TAIWAN 2018.06.26
台灣也下雨, 台北下雨, 就恰好是這幾天。

WU姐妹見證2018.06.26
浙江前兩天也下大暴雨,家裡禱告外面電閃雷鳴,暴雨傾盆

深圳約拿單2018.06.26
前幾天深圳突然打雷下大雨,我太太說是不是你前兩天禱告蒙神垂聽了,

深圳韓姐妹見證:2018.06.26
忘記說深圳前幾天在陸續下雨、沒想到和我們爭戰有關係、有點遲鈍了哈哈感謝贊美主

深圳 ADA 2018.06.26
 感謝神!我在大家開戰前禱告,求神下雨潔淨我的老房子,結果深圳南山這連續下了7天雨!感謝主!

成都 孫姐妹見證:2018.06.26
成都也下雨了,而且很大,我還在納悶怎麼溫哥華和維多利亞下雨,怎麼同時我們這也下雨! 這不名老師就給我們解答了!

四川喜樂姐妹見證 2018.06.26
我們這剛剛結束護航沒多久 就大暴雨 打雷閃電 以前7、8月份才這樣的雨。

CARINA 姐妹見證2018.06.26
瀋陽也下雨


LILY見證:
感謝贊美主、難道我們所有參戰的家人所在地都有神的驗證嗎.
感謝主!是的我這裡也連續降雨

昆明YIYAO--JENNY 見證
昆明也是,甚至飛機不能起飛

山東耶和華的戰斧:
2018.06.26
      我謹慎地分享 :山東臨沂昨天、今天也是大雨 陣雨持續。
       昨天代禱時,也向天父求了一件事「我雖看不到靈界的真實打鬥場面,請天父給我印證禱告的功效」。

JENNY 見證
澳洲悉尼
是啊,感謝神!而且這兩天每天晚上都有大雨,早上就停了。

澳洲 錫安女子見證
澳洲也是,爭戰過程連下暴雨當時覺得怎這麼大雨 這是我來澳洲很少遇到的, 現在看來也是應證了

蔣紅 四川
我先生好奇問「四川下雨也是爭戰後的驗證?」。

2018.06. 28
天象改變:六營 BET
我們那,用圖說話





2018.06.29
北京海姐妹 見證
我要給我們的神做個見證!2018/6/29 :這幾天北京的溫度都是在35度以上。今天是37度。連空氣都是熱的可以烤熟雞蛋。我坐在家裡,覺得太熱了。突然想起名老師提到的用神賜予的權柄,我們都可以改變天氣。我想今天我也試一下。結果我就憑著信心,對天說:主啊,天氣太熱了!奉耶穌的名,命令天空下小雨。在宣告完,我領受一會4:30接女兒放學要帶著雨傘。然後我就去忙別的了。我那句話在下午14:30左右宣告,還告訴了我在北京的一個姐妹。結果在下午四點左右,天開始變陰,在我4:20左右下樓去接女兒,外面真的掉雨點了。還打雷打閃。結果我匆忙出門忘記帶傘。

我就禱告說,主啊,你提醒我帶傘,可是忘記帶了。您先別下雨,我和女兒到家再下。總之是耍賴成功,果真沒再怎麼下,我和女兒到家,沒有被淋著。然後外面下了小雨,真是小雨,就是地面濕了。後來天氣開始轉晴。出了太陽。在18點左右,我到陽台拿東西。突然發現我家窗外的天空出現了彩虹。

我很興奮,因為北京很多年很多年沒有彩虹了。我女兒很開心,說第一次在北京看到彩虹!我感謝神,真是我們信實的神!真的垂聽我們的禱告!我們的話語真的是被神賦予了權柄!神到最後雨停了,還出現彩虹,告訴我他聽了禱告,應證這場雨從他而來!榮耀歸給他!領受:不要小看我們的禱告!句句帶著權柄!凡是地上捆綁的天上也要捆綁!也是再一次提醒我們要謹言慎行!因為我們是神的兒女!再一次感謝主!榮耀歸給神!與弟兄姐妹共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