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0, 2018

名老師個人專項代禱團領受—見證

關於名老師個人專項代禱領袖見證及印證

專項代禱領袖:指揮使 (LF W)

我是2017年名老師浙江台州講道,外宣認識老師,但是相信老師對我並沒有印象,雖然我有去過老師房間送過水果,剛進房間神讓我看到開眼異象:渾身金毛的獅子,毛很豐厚,金色發亮,很有威嚴,但是沒有攻擊性很和藹非常溫和友愛的那種,但是有威力讓我不敢靠近,在3天聚會結束的晚上,我感覺有特別的事情發生,果然老師先呼召殉道者,然後說有看到關於名老師的異象的出來,我是10幾位的一個,老師說了一段方言讓大家領受異象,我看到老師穿著軍裝拿著機關槍在戰場上,對面是獅子老虎,老師是一個人,但是老師看起來並不害怕,我領受老師需要代禱扶持,沒有想到老師晚上就說呼召代禱者,我沒有猶豫就回應了,記得當時心裏非常激動。 

在後來WDLY結束之後名老師呼召個人代禱者,我就參加了。下面是這段時間的一些領受,感受,見證: 

感謝主整個過程像是一部連續劇,時間大概有一個多月,事情是這樣的: 在參加WDLY戰役之前神給我一個非常大的功課,以至於我想退出,那天跟名老師交通自己不想做營長的想法,老師說:你要禱告神,不然要被神打屁股的……,打屁股這句話把我嚇到了,我就晚上跟神禱告,說自己的情況,像打報告一樣的跟天父說我不想幹了,您看著辦吧。奇妙晚上神就一個異夢:說我在醫院查出來剛剛懷孕一倆個月,心裏非常憂愁,從醫院出來後走在路上想:「我要把孩子打掉」後來就醒了。所以我在這裏糾結很久,是離開呢還是不離開呢?孩子到底是打掉了,還是留下了,我就是覺得如果孩子還在,可能神就是要我留下來,可是這個夢就是夢了一半再沒有下文……戰役呢我也就這樣上吧,雖然也請一些家人為我代禱,領受異象孩子還在,但是因為神沒有再給夢中啟示,我也就是順服吧。 在戰役結束後的一天,我在路上開車,聖靈突然跟我說:我要從你生一個事工。他說「事工」把我嚇到了,因為我覺得末後事工是我接觸的最大的事工,我想能跟上已經很感恩了,而且我因為個人一些環境的局限性(我每天要花大量時間打理生意,教會服侍也比較多。今年一直跟神祈求讓我有全職服侍的機會,但是神一直沒有回答我,我領受時間還沒有到。)自己本身也不想擔太多責任,所以我回答「不要了,太艱難,我沒有能力」,但是他沒有理我一直跟我講一些別的,好像是一些將來的規劃,我都以為是自己在臆想,沒有留意,也忘記是什麼了,就是聽聽就好我也沒有當一回事,此事就這樣過去了。



以後的一天還是的幾天做了一個夢(自己就是沒有當一回事),夢見自己生了一個男嬰,那個嬰孩一生出來就撒了很大一泡尿,他很小是躺在床上的,就是一個很大的抛物線排到離他很遠的地方,但並沒有弄髒自己,衣服,床鋪都是乾淨的,感覺他好像憋了好久好久一泡很大的尿,剛生出來就撒了,他很活潑光著屁股在不停的蹬腳,他非常非常小,很頑強又能動的樣子。我非常虛弱,沒有力氣抱他,好像是剛生產完後需要休息,補充體力,我無能為力看著他,心裏很欣慰,然後看到一位男士(感覺是黃菲老師)在給他鋪床,整理衣服,照顧他,好像換尿布的動作。(跟名老師黃菲說分享的時候他們都說不像是黃菲老師,我也在反省自己的夢見的這個夢,就是覺得是一位健壯的男子,因為那天晚上有跟黃菲老師聊天)。

後來看到名老師在群裏問大家最近有沒有生孩子,我突然想起自己好像生了一個小嬰孩,想到我可能會是領袖,心裏非常的恐慌,覺得責任重大,無法勝任,如果僅僅是代禱者應該沒有一點問題的,可是說到做領袖是一個非常高的標準,首先要與名老師靈裏相通,同感一靈,不僅要有生命,恩賜,還要有委身,各種的不計代價,名老師的領域很深很廣,要能跟上她飛快的腳步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這幾天我也覺得就是預備跟各種考核而且看到代禱組裏每一位都非常棒,都是隱藏的精英,自知能力有限,我也在等神再能給我一個印證,因為我現在信心不足,始終是沒有力量起來承擔這個責任,這讓我突然想到掃羅哦,撒母耳在眾人面前要膏他做王的時候,他就躲起來了,從前我都不理解,但是現在我突然很理解他的心情,真的就是一樣重大事情如果覺得自己在做的時候的確感到軟弱,沒有信心,如果可以放手知道是神在掌管,那就會知道是有神在幫助我們,我也為這個做了悔改,然後神藉著好幾個人勉勵我,包括為我代禱,異象領受,信心話語的交通,但是軟弱的我一直沒有力量起來。 

那天名老師發一個資訊給我,說,XX啊,目前來看你可能就是個人專項代禱小組的領袖了,你自己有心理準備要來做這個事情嗎?好像一下子把我給推出來了,就是不能再躲了,雖然有那麼多人勉勵我,我還是覺得不夠哦,我覺得神他應該給我一個印證,好讓我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跟神說:你看,我是不想的,我幾斤幾兩您不知道嗎,一定要我上,您要付責任的。我一直在等啊,等,我不依靠異象而是向神求他可以給我一個異夢,夢見說我的孩子在健康的成長或者有其他人能夢見關於我的一些事,結果就是大家都沒有,我一直盼著,我就是一定想神能給我我想要的那樣的印證出現,名老師發資訊給我的晚上我來到神面前禱告,我說您要給我個印證啊,好讓我能更加確認是您在做,不然我怎麼答應,我什麼都沒有,如果您不給那我就沒有辦法接受,名老師也等著呢!

很奇妙在淩晨4點多我夢見一個夢:我夢見天上的戰場,一位大天使在吹號角,有四位大天使天上眾軍向四面突圍爭戰,非常激烈的戰鬥場面,感覺像是在突圍(還是仇敵在四面圍攻?)但是明顯就是天使勝利的,沒有一點被困的艱難而是打得很爽(就是好像有四位天使四面攻擊,然後又聽到「第四位天使」吹號,還是「四位天使」這句話不是很明白),就是很短暫的十幾秒,但是非常清晰……

 (啟示錄 7:1-2 和合本)此後,我看見四位天使站在地的四角,執掌地上四方的風,叫風不吹在地上、海上,和樹上。 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從日出之地上來,拿著永生神的印。他就向那得著權柄能傷害地和海的四位天使大聲喊著說:

我感覺自己的靈突然就被啟動了,我好像有一點信心了,雖然我要的是那樣,但是神給的是這個,我也只有順服,死就死吧,誰叫我是一位戰士呢,就是服從,只有擺上,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心裏突然感覺豁然開朗,我就去聚會去了。在大概8點多的時候,我還在聚會,副營長謝安鳳姐妹發資訊給我,說夢見我了,下面是她發給我的:親愛的,早上靈修完了安靜時睡著了,就有一個夢是跟你有關的,我們有一群人去打仗,但是總也打不贏,說是沒有領頭的就亂打,所以總是輸。後來你來了,我們一下子就好像有千軍萬馬一樣,敵人很是害怕到處躲藏,但是怎麼躲也躲不過去總能打到對方,好像你能識破它們一樣。一下子就醒了,不知道這個夢對你有沒有幫助。 

非常感恩,我一下子就知道是神啟示的,他知道我沒有信心,又藉著姐妹的異夢來鼓勵我,他要我有一顆勇敢的心為他而戰。(詩篇 139:7-18 和合本)我往哪里去躲避你的靈?我往哪里逃、躲避你的面?我若升到天上,你在那裏;我若在陰間下榻,你也在那裏。我若展開清晨的翅膀,飛到海極居住,就是在那裏,你的手必引導我;你的右手也必扶持我。我若說:黑暗必定遮蔽我,我周圍的亮光必成為黑夜;黑暗也不能遮蔽我,使你不見,黑夜卻如白晝發亮。黑暗和光明,在你看都是一樣。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我要稱謝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為奇妙,這是我心深知道的。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處被聯絡;那時,我的形體並不向你隱藏。我未成形的體質,你的眼早已看見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或譯:我被造的肢體尚未有其一) ,你都寫在你的冊上了。 神啊,你的意念向我何等寶貴!其數何等眾多!我若數點,比海沙更多;我睡醒的時候,仍和你同在。 

主啊,我除了感恩還有什麼?願意一生為你擺上,一生為你而戰。願一生一世在耶和華的殿中瞻仰你的榮美,在你的殿裏求問,你知道我的軟弱,你必暗暗地保守我,求你把我蔭庇在你帳幕的隱密處,將我高舉在磐石上,使我得以昂首,高過四面的仇敵。 

也甚願神把智慧啟示的靈賞給我們,謀略策略賜給我好使我知道如何帶領大家成為名老師的得力的幫助,求主時時對我們的心講話,讓我們明白他的心意如何。祝福名老師,我們都好愛您,謝謝您給我的所有鼓勵,幫助,教導,非常感恩能夠與老師同工,是神對我莫大的恩典。感恩我們奇妙的主。以馬內利!

撰寫人:LF 2018-07-19

指揮副使(CY G)  

領受:是「名老師的代禱者」領受經過: 2017年春天神陸續給了倆個夢:都是和名老師在一起玩耍 一 在二十幾層樓高的窗外一起蕩秋千;在空中自由開心地飛般美好。二坐在一張方桌的倆邊向她學習。過後我求問主,領受一句話:為名老師代禱。當時也是六月底的一天,一禱告就看見名老師披掛十八般兵器要出征打仗!(古代的裝備模樣)今年六月底七月初的一天,從上午十點多到晚上十點多想起名老師至少五次 求問主後明白就是為她代禱,而且一禱告就哭得厲害,幾天也不明白為什麼,直到看到通知,看見聖靈裏外在做工。感恩分享:神在集結我們各就各位,齊心協力,成為耶和華軍隊的勁旅。 

⚠️大約在三周前的一天夜裏神大聲地(最近半年不知為什麼幾次夜裏神會大聲叫我)告訴我我會再有一個女孩(事實迄今為止只有一個男孩)而且她的模樣也讓我看見:特別像運動員田亮的女兒森碟! 

還想分享一點:2017年六月底聖靈就已經給我明確的代禱帶領,但這一年幾乎沒有為名老師代禱,參加末後事工的聚會也不多。直到今年幾乎同一個時間 又感動催逼我為名老師代禱。我也在神面前悔改:不順服感動、沒有信心和愛心。這次有了代禱團隊,很開心有大家一起代禱;也更加警醒,求主加力量,能夠活出為名老師代禱的呼召,成就主的心意。 

撰寫人:CY 加拿大Calgary 2018-07-19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