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4, 2018

全球预言 58 美国加州地震, 海啸, 飓风


时间:2018 410日,201851

在我出发到美国加州之前,从201511开始,我就有了关于美国加州的异梦,我非常清楚神要差遣我去加州,而且在 2016629日的异梦里,详细描述了我是在美国出现一个严重的水资源污染的事件之后,(“城市管道排铅和其它金属污染“事件过后)  就是我赴美国的时间。

而且接待我的地方,主人 住在一处郊区或是镇上,一栋HOUSE 房子里面,房子的前面有 2棵花树, 一株开粉玫色的花朵,另一株开白色的花。就在春夏交接的季节。这事后来果然成就了。


果然在20185月初, 我们一行8人去了, 美国桑尼维尔(硅谷旁边)这座城市, 3天的特会就开在“以利亚先知学校” 里。这是培养先知们的场所。我们出发前,神的心意依旧没有改变, 主题还是“ 铁杖辖管列国得胜者宴席” 系列。 我们背后的铁杖军团也已经预备好,配合前线部队开拔进入,旧金山, 奥克兰,桑尼维尔,硅谷,洛杉矶等城市。 路线从美国北加州的海湾, 穿越中加州东部湾区, 一直到南加州的洛杉矶。 

从整个属灵地图来说, 北加,中加和南加州, 是两条沉睡了1.6亿年的 娃娃鱼黑暗权势, 也称大隐鳃鲵:(体形扁长,四很短,前肢4,后肢5,趾间有,有一短而侧扁的尾巴。不知者或误以为鱼类,其实属两栖动物,水中用呼吸,水外用皮肤呼吸,皮肤只有黏膜,没有鳞片覆盖. 它们于夜间觅食,以鱼类和甲壳类动物为食粮,但由于视力不佳,只能借由头和身体知觉去侦测水压改变来捕食猎物。)



Salamander



在我出发去美国加州之前。在一次凌晨的祷告里面,圣灵提醒我。我们这一次,去加州,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配合神,带下从神而来的审判和震动。我对这样的领受不是很明白。我请求圣灵给我解释:审判和释放祝福有什么不同?

我没有得着解释, 有些事情或许永远没有解释,可是从神来的旨意却是要付上一切而顺服的。我得着了从神而来的旨意,然而这是一个让人觉得非常沉重的旨意, 于 201851日, 经过事工背后铁杖军团的配合。铁杖军团开始了第一轮对美国加州旧金山湾区,特定目标的攻击和突袭。七天以后,神所预定的那个记号来临,果然是震动。58号,美国南加州旧金山湾区,发生4.5 级地震。与以往的区域性属灵争战不同,本地3天内,没有下暴雨或大雨, 而七天后, 却是地震。




58号,我们地面部队正式,进驻美国旧金山。那天我们,分好几个队伍,处理从北加州的,陆路,水陆,海底, 天空属地和属灵区域;奥克兰,也经过海湾大桥。然后经过金门大桥, 旧金山机场,101高速公路,880号高速公路。同时路过,桑尼维尔,硅谷, 也处理旧金山海湾的黑暗权势。

59号全面对奥克兰,旧金山,硅谷和桑尼维尔 展开第二轮的进攻。桑尼维尔在属灵地图上呢,是一只怪兽。而硅谷就在他的旁边,硅谷在属灵地图上是一只鳄鱼,是一只头伸向海湾处的鳄鱼。而举办特会的地点呢?恰好是在,桑尼维尔的中部。在属灵争战里,我们就首先开始触碰桑尼维尔周围的黑暗权势。其中包括,位于桑尼维尔附近四个边界附近的苹果中心总部。美国NASA其中一个据点埃姆斯特研究中心, 斯坦福大学的国家粒子加速器,桑切斯特鬼屋。还有加州州立大学,里面共济会的祭坛。那天的争战相当激烈。以致夜间作了梦。



到了59号的夜晚,我在宾馆住宿。才睡过去,不到20分钟。在迷迷糊糊中就看见,有一群脑袋非常巨大,没有头发。脑袋都是无缝接痕的,非常圆形的,光滑的,一群邪灵。黑压压的跪在我的床的旁边和地上。我听到,哀鸿遍野的哭声。是带着极其沉重的尖厉和悲伤的哭声。其中还夹杂说话的声音,可是我听不清楚。因为哭声太大了。我真的不想理睬他们,因为我实在太疲倦了,我很想睡进去,我想进入深沉的睡眠。

然而那时我也知道,这群邪灵并不是污鬼,也不是以弗所书6章里的邪灵,而是一群堕落天使,这些灵界物体来到我的床前搅扰我,但我实在不想理睬他们,这时候哭声更大了。我这才留意到,他们为首的几位呢,头上都戴着金冠冕,身上披着黑色的袍子,而而且是有军阶或者阶级地位的袍子。这时,哭声当中,我终于听见有一位女子的声音特别的大声。那她的声音盖过了其他人的哭声,我才听清楚这个女人在说什么。

她一直带着哭腔在哀求说:求求你, 放过我们吧!请你不要把我们的全族都灭了,给我们留下一些余种。我根本不想理睬这些骚扰,我想转过身,一心想进入深沉的睡眠, 然后就可以避开他们的搅扰。没想到这个时候,大概是因为看见我没有理睬他们。他们当中就有邪灵呢,用手开始碰我的脚,推我的脚。然后我还是不想理他们。紧接着下来呢,又有一个邪灵扒到床旁边,推我的肩膀。到了最后,好像是一位女的邪灵。小心翼翼地爬到我的床上来,用手推我的腰。这时, 使我感觉到她真的碰到我了,我就很生气,开始在梦里面方言祷告,想要把他们赶走。我心里想岂有此理,我在睡觉,竟然敢推我的腰, 碰我。


 我知道,只要方言一出,就可以把他们灭了, 我在迷糊中灵里就说起方言来。哦,过了一会,我把自己的灵魂唤醒,我突然坐起来,跟我同房间的脆脆姐妹说话,说,“赶快起来,有一个女鬼爬到我的床上了。起来洁净。”

我看可怜的脆脆也是被我吓得赶快跳起来,我们起来后,开始为这个房间抹油祷告。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小插曲。至少从这个梦里我就知道说,我们进驻美国加州的这一天的攻击呢,非常成功。我们已经触碰和解决了,哦,某一个很重要的军团。基本上把他们的全族都灭了。

我们基本上,随着神的心意呢,我们触碰旧金山,奥克兰,桑尼维尔硅谷,洛杉矶等许多重大的城市,在我们处理完奥克兰城市之后的第七天。奥克兰发生3.8级的地震。又是一场小型的震动。完全发生在处理黑暗权势之后的第七天。这是一个重大的标记。

正如启示录里面第八章所谈到的:【启八3】「另有一位天使,拿着金香炉来,站在祭坛旁边。有许多香赐给他,要和众圣徒的祈祷一同献在宝座前的金坛上。」【启八4】「那香的烟和众圣徒的祈祷从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神面前。」【启八5】「天使拿着香炉,盛满了坛上的火,倒在地上;随有雷轰、大声、闪电、地震。」圣徒的祷告,如香上达到神的宝座前。然后天使就将这些祷告收集在金香炉里。然后天使再把这些祷告和烟火呢,从天上倒到地上。于是地上就发生了,雷轰闪电和地震。


我知道神要引发的不单单是这样子小规模的地震。我从加州回来之后,不到一个星期,一天晚上,在祷告中。圣灵在夜间对我说话,在一个异梦里面,重复的讲同样的事情。在梦中圣灵提醒,说,在美国开始的几次都是规模小的地震。等到到了后面,你会看到大地震的来临。那时就是神将审判释放下来的时候, 借着我们在地面与神同心合意的代祷和争战。如同尼尼微当年发生的景况一样, 尼尼微开始先有的事, 就是先有内战,瘟疫,然后是天文现象--日食,然后尼尼微城市才从君王到臣民,全城的人起来悔改。然后才到尼尼微人心的复兴。美国也要经历这样的事情。这就是神差遣我们进入加州的目的。这个地震的规模有多大?紧接着它还会引发飓风或台风,海啸, 甚至有些地方有火山,海洋下爆发火山。 这是个超过7级的地震,那个后果,会引发大停电,停止水的供应,海水倒灌。海岸线抬升,有些地方被淹没在水下。

513日星期日,按照神预定的时间,我们开始对旧金山,奥克兰,桑尼维尔硅谷,洛杉矶等许多重大的城市,开始第三轮全面区域性属灵争战的攻击,一共触碰 超过 50处黑暗权势盘踞的地点。那天,我还临时要搭乘飞机,从桑尼维尔机场飞往洛杉矶,触碰圣安地列斯断层 (SAN ANDREAS FAULT),海沃德断层 和 沿着美国加州西海岸的太平洋海洋区域,处理涉及到的区域性黑暗权势。这是一次艰难和规模较大的空中, 地面和海中领域属灵争夺战。 我在洛杉矶看见了几百年前被俘和被关押的区域性神国的天使, 新一层的属灵奥秘在我的面前展开。




61日,事工是通宵祷告会,那天走进会场,在敬拜里,神给我一个歌名你是否感到群山震動, 打开看见歌词。接下来, 基路伯突然进入会场, 预言就临到我。歌词的内容, 正是神要在美国加州成就的心意,当群山震動,大海怒吼过后,天堂門就打開, 人心的复兴就来到北美。感谢赞美神。

1.你是否感到群山震動 聽見大海在怒吼 萬民都在揚聲歌唱 耶穌基督已復活
2.你是否感到人心惶恐 聽見萬民在歌頌 失喪人們開始呼喊 耶穌基督我救主
 3.黑暗勢力正在顫抖 當主百姓同心歌頌 山川小溪已匯成河流 洗淨一切破碎憂愁 我們看見神大能運行 活水江河正流向萬邦 男女老幼都轉向耶穌 天堂大門正敞開來預備復活救主降臨 天堂門打開 音樂響起來讓讚美 充滿這世界 唱出新盼望 喜樂湧上來 歡呼祂的公義永存在

后记:注意力不仅仅要停留在圣安地列斯断层 (SAN ANDREAS FAULT)和海沃德断层 上,从加利福尼亚到墨西哥海湾,还要留意美国加州西海岸的太平洋海洋区域, 还有阿拉斯加临海。这些都是这次处理区域性属灵争战触碰到的属灵界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