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18, 2018

蒙特利爾得勝者宴席特會見證

講員:名老師  末後事工

魁北克蒙特利爾有位十幾歲的年青人叫做Tony,我並不認識他。然而他在我去蒙特利爾的幾個月前,有天晚上他做了一個夢。夢到裡面有個聲音和他講,有一個人名叫名老師,是神差遣要在3月份到蒙特利爾你們那裡去的。有個特會在魁北克舉行,並且他看見神在日曆上標注了日期,是3月23日,那天的日曆被標注上: 「名老師來開特會」 大約這樣的字。

這事情就變得非常特別,雖然我和同工都有從神來的明確差派,領受大約去蒙特利爾開特會的時間, 然而都是在2018年2月份之後,因此這位年青人,是領受神對這件事情說話的第一人。據他說,他是不做夢的男生,從來沒有夢,那是他唯一的一次夢,而且夢里非常清晰,不容易忘記。這夢也一直打擾他,終於有一天,他跑去找他的母親和牧師,分享了這件事。牧師就很奇怪,名老師是誰?怎麼會有這麽奇妙的事,當他詢問到TOD (大衛禱告帳幕) 的領袖時,TOD的領袖就說:我們今年3月要請的講員是叫名老師 (就是沒有名字—無名氏, 只能榮耀耶穌基督的名的意思)。於是這間教會就與TOD 主辦方一同來支持和辦理這場特會。因為這個年青人的異夢。

這樣就非常地肯定,蒙特利爾鸚鵡島的特會是神自己要發動的,是他的心意。雖然時間比較緊張,我們還是全力以赴。到蒙特利爾有何特別之處呢?就是那裡無論哪個細節都充滿了神的作為。最大的挑戰就是場地的選址,因為時間只有1個多月來預備,本地主辦方希望是在教會里作,然而聖靈卻告訴我,要作營會,退修會的形式,離開教會到外面3天的特會。當我將神的領受拿出來,雖然眼睛看著難度很大,大家還是願意來配合。 當然也發愁,這麽短的時間,籌劃就很不容易。TOD 的領袖就憑信心去找場地,特別的預備就被遇見了。他們找到鸚鵡島上,從2月份開始到3月23日之前,場地已經被人訂購了,而3月25日之後到6月,或 7月,週末的場地也已經被人全部訂購了。是神,我們每個人心裡都非常清楚,是神行了神跡,只有這3天,3月23日到25日 是空的, 特意為我們舉辦特會而留下的週末空擋期。TOD 預定了一個能容納50 到 60人的入駐場地。



在蒙特利爾,名老師沒人認識,時間安排又如此倉促,大家的信心就變得很小,預計會是20多人參加特會。我回復我的同工說,聖靈告訴我,會爆滿,入住會超過80人。大家就說,不夠位置啊,這事怎麼可能成就呢?我就說沒有關係呀,到時候就會有位置,因為那是神說的嘛!結果到了最後,果然住了84人,怎麼擠進去的。我也不知道,後來聽說是把人都安排到了附近的住家,幾乎主辦方的所有同工全部去別人的家裡住,讓那些青年人住進營地。線上聚會的還有100多人,所以一共是200多人參加特會。

在去之前聖靈就說我會遇到挑戰,當我們進入蒙特利爾的第一天晚上,聖靈已經差遣我們在一路上開始解決一些黑暗權勢。這樣我們差不多8點多才到靈糧堂。他們20幾個同工一直在等我們吃飯,然後他們就讓我發言。果然,

就有人開始提出問題,有一位男生就提問說:你是不是傳聞中在北京發預言,讓北京大旱的那位人物。 禱告後,北京有120天沒有下雨是不是和你有關?是不是你解決了中國的九龍權勢? 你是不是引發四川大地震和南海地震的那位? 好尖銳的問題。。。於是我就說是的,是我是我,很有意思。在這次的特會中,第一場,第二場很難突破,其實到了第四場才真正突破的。聚會的人群里有人告訴我,裡面至少有一半的人是要挑戰我的講道,他們都預備好了很多問題,我就很感謝神在我講的時候沒有人say no,所以真的很感恩。


這次特會里,神還作了一件美事和奇事,超過我的預期,就是把聚會變成了跨宗派的聚集。原來只是說開放給靈恩的,因為我的背景對聖靈是開放的,所以呢就想著TOD和靈糧堂的弟兄姐妹們來就好,他們對聖靈比較開放。可是神卻不是這樣想的,他把宣道會,長老會,浸信會, 恩典堂等都叫來了,真是稀奇,這些教派的牧師們和同工們都來了, 我一直在想,是大家都好奇那個年青人的見證嗎?

有人說蒙特利爾最大一間傳統教會的老牧師帶著他的兒子也來了。他很忙,他的兒子也是牧師,全家參加了星期六的特會。那天我才到會場,就聽見聖靈說35歲以下的年輕人全部出來, 為他們發預言。我都還沒講道,剛剛才敬拜完,聖靈透過我的口這麼一說,一批年青人就走出來啦。

出來站在我的面前,我是完全不認識誰是誰,也不知道他們從哪個教派來的。但是神就把那對年輕的牧者夫婦點出來了。事後TOD 的領袖和其他的弟兄姐妹們告訴我,預言的內容準確地描述了他們教會和家庭里發生的事。還有當中有一位 10歲的沒有耳蝸的小女孩恰好就是宣道會的成員,所以那天神很憐憫她。這個小姑娘身上有一種過敏症,衣服打開後全身肚皮都是大面積的紅斑。神說,我們要親眼看見神跡,結果那天醫治就發生了特別的事情。我對小女孩說,你抹完油後, 大約5分鐘左右再回來,給我們看你的皮膚。當著眾人的面,當她揭開衣服的時候,我們每人都驚嘆神奇妙地作為,原來過敏紅斑的皮膚完全和正常人一樣。而且這女孩的耳朵在第二天也得了醫治,聽見了。媽媽抱著她大哭,醫生說沒有耳蝸是終身殘疾的。我們禱告和希望他們回去之後還能守住神當天賜下的醫治, 不疑惑,有信心。 歸榮耀給神,後面就有極大的信心被挑旺,神每天特會里都在醫治不同的病人,例如:腰骨疼痛,眼疾,耳聾,腫瘤,癌症等病患得醫治。 我每天都好開心,我能成為神的見證人,觀看神如此奇妙的醫治工作。參加特會的弟兄姐妹們回去之後有很多教派有震動,因為神打開了他們的眼界,


按著常理說,基督教宗派之間真是很難合一,更何況是一位他們都不認識的講員來。神這次給的信息也很特別,主要講的是末後和得勝者。一共講四堂課,第一堂:屬靈的和屬物質的律;第二堂:和神的關係;第三堂:羔羊的婚宴---城裡和城外,第四堂是:新的季節。

講到說你們不要以為你們看過神跡,看過神的作為,在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時候,他們到了曠野舊的一代都死了,儘管他們經歷了40年的神跡,神用40年培養他們的信心,讓他們看到了雲柱和火柱,又和神在會幕里見過面,儘管如此他們到了迦南的邊界,看到了應許之地,還是沒有進去,為什麼?因為他們沒有看見神的季節和時候。神厭惡他們是因為他們不能辨認神的季節和時候,雲彩在動了,可是他們還停留在外面,所以這一代人死了。所以講到你們要成為新一代,唯有新一代才能進入應許之地,用了4堂課把這些神要帶給營會的信息給講了。

那幾個牧者差不多是在週末來,就聽到了後面幾堂,結果我回來以後,TOD的那個領袖就給我們幾個很好的反饋:沒有想到宣道會的牧者要求和他們有一個聯合,因為他們一邊是聖靈開放,一邊是比較傳統的,要有一些末後事情的聯合,那這是一個很大的改變和突破,為什麼?我當時因為禁食,沒有在餐廳吃飯,同工和我反饋,發現在餐廳吃飯的牧師們只和牧師們在一起,所有的會員都很小心翼翼的在旁邊,互動是一種很明顯的權柄和階級的劃分,讓他們覺得說權柄就是權柄,我無法靠近。這次的特會,打破了一個界限和階級的劃分。開始理解什麼是家人,什麼是家長和孩子。什麼是家長和孩子的關係,我們的同工們和我是吃在一起,住在一起,開玩笑在一起,就沒有那種疏離感。當我們沒有明白權柄該做的角色,那麼會眾也不明白他們的角色應該怎樣。 最後很感謝神,我們做了一個和好的連接,是讓權柄人物和他們的會眾和好,我就看得出那麼多的教會,TOD也在,長老會也在,宣道會也在,浸信會也在,我就發現宣道會是最難突破的,他們的會眾很害怕上去找他們的牧者,因為覺得很難和權柄說對不起,因為那個傷害太重了,這是一個很大的突破,特會有很多看不見的神跡,就不用講了,什麼都有。

後來有很多見證傳給我,都很棒,我講了一個事工不見登記新人用的筆記本的事情,後來是天使幫我們送回到事工。然後就發現下面的人也領受和拿到了相同傳遞的恩膏。他們就照者我的方法來使用這項恩膏,當他們東西不見的時候,他們也憑信心說神啊,求你差派使者,你幫我把我丟的東西拿回來放在我原來放的地方,結果神真的又給他們成就。 你們看到那個信心,那個膏抹也在弟兄姐妹們當中運行,很多這樣的見證在裡面非常棒。因為我比較忙,接觸的人就比較少,其他的人可能接觸的多,但是我接觸的一兩個人就是那對夫婦,他們在教會里服侍,起不來。

我恰好服侍他們,那位先生大約 50多歲,他告訴我說:「, 那天名老師你上去講道,我第一次能用肉眼看到有一隻非常大的人手從牆上直接伸出來,我以前連異象是什麼都不知道。然而好稀奇,我這次是用肉眼看見一隻手,從牆上伸出來,做了一個姿勢,十幾秒鐘後消失了。「 當他講出來的時候,我就知道聖靈透過他來傳遞一個信號。那個手的姿勢是預表爭戰,神伸出他的手告訴他的子民,爭戰來臨。

接下來我們不就是要打仗了嗎,徵戰出去進行走禱,在這幾天特會里,神的先知性的膏抹澆灌下來,許多人晚上做好多異夢,我就看到這個特會聖靈非常大的同在,很感恩哦! 就是這樣一場特會, 不同教派的牧者們都來了,他們主要的同工也來了,因為位置有限,普通會眾進不來,所以那些位置全給了他們的領袖和同工,這是一個極大的突破。

我來蒙特利爾之前,從來沒有想到神有如此美好的計劃,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之後我們就去處理城市的區域性和國度性的權勢,因為要改變蒙特利爾的屬靈和物質界的環境,使得不義的王權被傾覆,政治, 經濟,科學和其他社會層面,順服於神和神的旨意,出現翻轉,改變。行駛是神同意的專案, 改變國家, 釋放神兒女的捆綁, 釋放人心。

3月26號爭戰結束,按著神的應許,宣告三天後暴雨來臨,29號果然雷鳴閃電下大雨,每一次都是這樣,三天之後大暴雨出來,連多倫多那天也下暴雨了,然後就潔淨了。我們等候第一件國度性處理的事情:就是經濟財務的鬆綁,魁北克政府從來沒有過的,竟然撥款1.5個億,就是在3月31號給的蒙特利爾,而且這還是第一筆哦,第一筆就1.5個億了,幫助他們在科研呀還有各個方面的資金到位,因為之前是沒有的,蒙特利爾和魁北克有個特點就是賄賂,貪污。

第二個我們解決的就是地上污染的問題。地面污染有一個權勢,就是在2009年有一個叫LW的地區下面是建築廢料和垃圾場,他把那一整片地弄成肥料和垃圾場,最後那片地被填平以後就掩蓋了這個事實。然後就在這片地上蓋居民樓,結果引發地陷,這件事情就從2009年拖到現在一直沒有解決。

2009年到2016-2017年,那麼我們這一次就去處理那個權勢,處理完之後7500萬加幣馬上到位,宣佈要解決這個污染。快吧!真得很感謝神!接下來4月.3號更大的資金, 300多個億又再度進入蒙特利爾,這就是解決區域性權勢看到的經濟,財政各方面的鬆綁。我們這次去還解決了蒙特利爾一個極大的宗教權勢,蒙特利爾的財政問題是最大的問題,還有一個是污染問題。這三個部分我們都處理了。還有一個是淫亂,墮胎的問題。

你們知道蒙特利爾有一個很出名的人物是在很早以前在加拿大建立墮胎醫院的人,一個醫生,他從政府拿了很多的錢,建立了一個墮胎醫院,就是在蒙特利爾,全球的一個墮胎中心也在蒙特利爾, 但是我們這次主要處理河流沒有碰那個醫院, 當我進入那地,我把這件事情完全忘記啦。這是我明顯的一個疏忽。

越是進入區域性屬靈爭戰的服事,,就越是能看到神的大能,在我服事和所經歷過的國家,我看見聖靈在會場里,醫治許多病人,比如:耳聾,瞎眼,癱瘓病人,中風病人,腦瘤病人, 腰椎骨刺增生,風濕,皮膚病,胃癌病人,糖尿病病人,腸炎,男科和婦科疾病,膀胱泌尿系統疾病,炎症,骨折和腫瘤等病人。還有各種趕鬼 , 醫治釋放等等都得了醫治。 還有精神病人當場得釋放的, 死人復活的等等。數不勝數,這些都不另外稀奇。當神帶領我們進入城市, 國家和國度服事的時候,我的眼光和眼界才真正打開了。我進入一個以前未曾進入的領域。

不僅能翻轉個人,家庭,還能翻轉國家,看到整個國度的轉變,這很有意思。連國家那個層面都能翻轉,在政治,經濟,軍事,教育,宗教各個層面的改變, 使我驚嘆於神的作為。如果你能翻轉國家,隨著神的心意任意更改領袖和總統的任命, 還有什麼事情不可能的呢? 怪不得聖經中說有什麼是神不能做的呢?重要的是我們如何從神那裡領受,當我們能夠領受的時候,我們就能行出去,這就如同我們在中國大陸, 台灣 和環太平洋地區所做的, 不但屬靈里看得見改變,現在都是肉眼能看的見物質界的改變,真的很感謝神!

下面是弟兄姐妹們特會完那個星期的見證,當然之後還會有許多,許多,我很希望都能記載下來,可是篇幅有限。許多人都踴躍見證神的奇妙。

5 comments:

  1.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2. Jesus,please forgive all of sins of my whole family.My mother has ischemic stroke very dangerious,everyone please pray for her. Her name is Chi Tai.Thank you so much!

    ReplyDelete
  3. hello,我是路過這裡的網民,看到你母親中風的消息也想為她代禱,她的中文名是?

    ReplyDelete
    Replies
    1.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Delete
    2. Kari
      My mother is now in hospital in serious but stable condition.Please pray for her.Her name is Chi Tai.Thank you so much.Thank you God!Thank you Jesus.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