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3, 2018

鐵杖轄管列國之 帝王之都----九龍傳奇(5)

(節錄-- 代禱者小說)

聲明:轉摘 請刊登注明出處 「末後事工 www.omegaministryorg.com」《末後事工》所有文章內容歡迎轉載,版權屬基督,請不要對原始內容做任何修改,如有進一步合作需求,請給我們留言,謝謝。

隻猶豫一下,我即刻大呼不妙。在心中狂叫, 是誰?誰? 誰?把他呼喚出來的?理智上我當然曉得我們不可隨意差遣天使,那一定是我老爸啦。可情感上還是一時接受不過來。一場由我參與主導和策劃的 世紀天使邪魔打仗大片, 就被破壞啦。看著聖靈太傅“無辜”的眼神,無語!太傅言下之意乃是:我是在幫你好不?

他來啦,所有使者都會停下裏,撤出戰場,我本來是來觀戰的,天使們和邪魔戰鬥正酣,就像冰與火交戰般的激烈, 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哦,我真是快暈倒了,攪局的來啦!
天空中出現一朵包括閃爍火的大雲,周圍有光輝,中間是一位使者,身材高大,麵貌俊朗,身上的衣服和皮膚同一色係,發出耀眼的金光。這次胸前佩戴了金色的盔甲。就這麼不聲不響地出現。怪不得兩位天使率兵退出戰場,原來他來了。

天界裏有許多的奧秘,就像我們人界隻能看見和居在第三維空間,而第二層天卻能經曆第四維空間並與之有關係,第四維空間裏沒有時間和空間的距離,距離是 零。 當然還有超越第四維以上空間的奇妙居所。

他是誰? 第七位!我一直懷疑他就是 啟示錄 裏提到的第七位天使,可是沒人告訴我答案,每次問爸爸或是聖靈或是耶穌,三位一體的回答就是沉默, 總之,就是奧秘唄,我心想,你們不告訴我也沒關係,哼!總有一天我會在藏寶閣裏找出他是誰的?當然,我不是一住進天界皇宮, 他就被差給我作使者的。



第一次遇見第七位是在2007 年的年中,我是無意中闖入他所在的空間的,那時我正在追逐一個超級巨大的金色輪盤, 我想知道那個輪盤會飛到哪裏去?它像個大型的鍾塔,吸引了好奇寶寶我的目光,最後我看見它飛到美國紐約的股票交易市場的上空停住。輪盤一直在旋轉,指針開始指向 2007年8月時,空間非常地安靜, 能清晰地聽見滴答,滴答的時鍾鏈條轉動的響聲,那響聲使得人的心臟跟著它一同跳動, 非常不舒服。



過一段時間,其中一個指針指向 2008年9月,珠子就滑落到相應的格子中,這時,古老的鍾聲敲響, 震耳欲聾。交易所裏呈現一片混亂。原來這個黃金輪盤和金融風暴有關係。

第七位天使的出場有點炫酷和驚人,披著金光,從天而降,身後是巨大的金色的波浪。他的手一揮,波浪就由紐約衝向世界各地,那時候他就不會笑,眼神冷冽,明眸酷齒,安靜地瞥了我一眼, 然後就消失在空中。

然而那天,天使酷酷地瞥了我一眼的眼神,卻給我留下極其深刻地印象。我的筆記本裏記下這次獨特的相遇,知道有一場全球金融風暴會在 2007年下半年來臨, 2008年9月會大規模爆發。可是這和我有多大關係呢? 我那時並沒有這方麵靈裏的敏銳。然而我記住了那個獨特的眼神。


之後我陸續遇見拿劍的大天使,拿豎琴的三天使,與鴿子同行的四天使,拿弓箭的二天使,拿膏油玉瓶的六天使等等。我很開心他們成為我的保護, 有這麼多的天使在旁邊。我就不再去想這第七位。

直到2011年3月6日,那天淩晨,聖靈太傅帶我到一座陌生的城市,那裏有許多帶頭巾的男人,穿著中東地區特有的服裝,來來往往。遠處有人聚集, 並且在那裏示威,聲浪吵雜。在我轉頭的迅間,我第二次看見這第7位, 那時他單膝跪在地上出現,他的皮膚由原來的古銅色會改變成為油亮的黑色。這實在令我驚奇。隨後他雙掌拍地,於是灰塵滾滾,之後沙塵暴飛卷起來,蓋住周邊的城市和郊區的沙漠地帶。

風沙和沙塵暴驟起,那股巨大的力量隨即在靈界和物質界產生作用,並於2012年3月穿透亞洲西南部和中東,跨越幾千公裏,從紅海到阿富汗,從阿拉伯半島到印度:包括:伊朗、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而伊拉克,敘利亞,沙特阿拉伯,科威特,。。。。。。等國也受影響。某些城市地底下的油管好像有破裂,石油飛濺在第七位的身上,我完全看不懂他的作為,只是知道他正在引發一場巨大的沙塵暴災難。

這次的相遇我們有些許肢體上的衝突。我叫他停下來(因為我還沒了解如何讓他停下來),他沒有理睬我,於是我就像頭小獅子一樣衝過去跑到他的腳旁,使勁用腳踢他。我跟他的身高,體積實在相差懸殊,他的形體高大如同巨人,我和他的比例就像一隻螞蟻踢在巨人的腿上一樣, 他毫發無損。之後,他身形變小,反手將我放在他的正前方,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卻沒有反應,於是我以為他是個啞巴。不料,在他離開前,他低頭說了句話:你是看見了天父所作的。這是什麼對話,----- 莫名其妙的家夥!

這是我們第二次相遇,我從沒想過我會和第七位有關係。隻是覺得這是個難以駕馭的天使。他的使命到底是什麼?爸爸創造他的目的究竟又是什麼呢?

2012年初,一天晚上,我如常要到施恩座裏去,在天界的外院, 我遇見一個敬拜團(專門作敬拜讚美巡回演出的團隊)的領隊,那個J領袖我認識。 內院的使者出來接我。我就問J,你們怎麼不進去啊? 他說, 他們在等使者出來引見,然後他們才能去拜見萬王之王。他稀奇地問我,你怎麼會在這裏?天使就笑著回答他:“她的行宮就在裏面啊。”

看來這弟兄雖然做了領袖,卻不知道可以住在天界的皇宮裏。沒辦法,他不認識自己的身份,如果在天界沒有身份,只好走複雜的覲見王的程序啦。我進到王座那裏,和天父爸爸談完話,在我離開前,爸爸說他要送我一份禮物, 名字就叫第七位。我答應了一聲, 喔!然後轉身縱身躍下,在下落的中途,才發現第七位緊跟在我的身後,我竟然毫無察覺, 其實我心中有點竊喜,看來這位是高手哈。我到了一處海邊,他也跟著,我跪在地上禱告,他就立刻製造出一場海浪,波浪飛起有幾層樓高,他可以挾風帶雨,也可以震動人界地界靈界。他完全聽得懂我的語言,(禱告會送到天界,由父神差遣他)他是個身軀健碩,龐大的天使,可是卻身形輕盈,腳尖輕輕一點,就飛身立在一處浪尖上。

不過,自從有了第七位天使,我的爭戰跨越新的領域。他的出現常常帶著震動和驚奇的事。2012 年,他當著我的面,將南亞版圖丟入海中,引發了包括印度尼西亞蘇門答臘附近海域發生8.5-8.7級地震,還有伊朗和印度的地震。2013年9月,他又用手擊打太平洋的指環帶, 那裏被攪動,之後颶風登陸沿海。我看見他有時在歐洲出現,有時在地中海區域,有時腳踩在美國的版圖上。2015年9月後,他出現的頻率更加頻繁。到底是什麼在驅動他的動作?我想,除了天父爸爸外沒人能給出答案。




他和我的關係也是非常微妙的,什麼樣的禱告,才能趨使他(我們不能差遣天使,而是天父收到我們的請求後,差遣使者服事我們),我要誠實地說,迄今為止,我還沒有搞清楚。但是如果有大事, 他真的會出現。有一次我要去美國,那是2010年12月21日,聖誕節的前幾天。仇敵計劃要殺了我,因此我在同一天遇見兩次嚴重的車禍。早上12點一次,晚上10點一次,車幾乎毀了,還好人沒事, 但那以後我的尾椎骨就一直帶著傷, 不能久坐。到了12月23日晚,夜間一位高階的邪魔來恐嚇我,要我取消去紐約,華盛頓等地的出行, 哼!我鄙視這種威脅,照常出發。就在我出發的路途上,遇見了紐約曆史上最大的暴風雪, 當時暴風雪從加拿大的安省, 一路吹襲到美國。路上積雪超過20寸,某些地段積雪達到1.0米,高速路上車禍頻發。原計劃我訂的那輛旅行大巴士在路上翻車毀壞。由於聖靈太傅的及時介入,我提前換乘了另一輛大巴士, 避過這次的嚴重交通事故。

我以為死亡威脅已經解除,沒想到在進入紐約的前一晚,兩位高階邪魔將領帶領幾十萬魔兵出現在美國與加拿大的邊界處。是真的,連我都不能相信我眼睛所看見的,幾十萬的軍隊,太誇張啦!就為了攔阻我進入紐約?我這個小人物?那時我可沒有帶兵啊!我自認為我是到美國去休閒的,並沒有要挑起什麼戰爭, 會不會順便引發些許攪動,這我不能保證,因我天生好動,有時確實管不好自己。好嘛! 靈界不這麼認為, 還高度警覺。兩高階將領直接攔住我的去路,告訴我 :我不能進入美國, 他們要在這裏拿下我。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遇到有如此大批量,有軍銜的,而且是高階的軍隊攔截。我還在思索我需要哪些天使來參與爭戰的時候,第七位就已經從地平線處飛了上來。等等,就你一位?有沒有搞錯?我需要更多啊,就一位而已??? 那時候說,不緊張,不著急或是胸有成竹都是假的。面對幾十萬的軍隊, 占滿了幾座山頭的敵軍。怎麼老爸都要派出幾十個營的軍隊來救我吧!第七位倒是一臉的淡定。苦啊!

那是什麼樣的景色呢?遠處群山綿延聳立,席卷天邊遙遠而黯淡的流雲,回旋成了一道道眩目混亂而猙獰的痕跡,而那被夜色覆蓋的群山,映襯著淡淡的光和那繽紛在星辰下的簌簌飛雪。天氣很寒冷,暴風雪越下越大,籠罩於那一片雪原其上的光線裏,隱隱約約映出眾魔軍密密麻麻的身影來。

對方邪魔已經號稱,百萬軍隊正趕過來圍剿我。欲哭無淚啊,頂著發麻的頭皮,看著衝過來的魔軍,我紋絲不動站在原處,不是因為鎮定,而是腿腳不聽使喚,不知該前進抑或後退。第七位天使一個箭步已經到我前面,攔住攻過來的魔軍將領, 只身形一抖,我已經被一座光影護在中間。第七位沒有任何武器,我隻感受有強大的氣息自他體內瞬間爆發而出, 周圍的空氣都躁動起來。耀眼的金光充盈在他的體表,璀璨的光芒如金甲一般籠罩在他的體外。我瞥見魔將手持長柄幹坤刀如一道青光向第七位衝撞過來。而第七位騰的一步上前,十幾道交織在一起的拳影向魔將狠狠地擊砸而來,只對抗一擊, 這挑釁的魔頭就倒下。其餘的魔兵並沒有停止攻擊,而是蜂擁地衝過來。而使者金色拳影也沒有慢下來,而是布滿一道道熾烈的金芒在舞動,強大的力量使空間發生了扭曲,似乎拳影附近的空間被撕裂。莫大的壓力浩蕩四方,凡圍繞在四周的魔兵被洶湧的力量推拒著向後摔出去,殘肢,斷頭和血在四處橫飛。 怎麼靈界裏的戰爭和肉身世界如此相象, 恍如3D 電影的情節,恐怖的波動令我感到陣陣心悸。


拳頭與金屬盔甲相互撞擊的聲音,骨骼被碾碎的聲音,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清楚耳聞,我真的在戰場裏,不是虛幻的小說,也不是電影,是真實的戰場搏擊的聲響。魔兵不顧死傷蜂擁而至, 我一直在想,就算他再能打,也會累垮吧,人海戰術最終會拖垮一名勇士。正思量間,一道如海浪般的白光,從使者的手中散發出去,一股至強至大的能量流弧形爆發而出。璀璨的光芒耀人雙目,我驚地閉上雙眼。可是我的靈眼依舊能看見戰場的情形。巨大的能量流如山洪爆發一般,洶湧的大力將所有圍上來的魔兵全部向後推出去三丈距離,凡是白光波浪觸碰之處,魔兵仰麵摔倒在地,死傷無數,現場一片混亂。接下來,使者用腳踏地,地竟然裂開又深又長的巨大溝壑, 遠處山體也崩裂,許多敵軍墜入山崖縫隙裏。能量繼續從使者的手中被推出去,能量湧動,勁風呼嘯,更多的白光從他手中推出,又是白光波浪觸碰之處,大量的魔兵和將領身首異處。

肆虐的能量流漸漸逸散,暴雪和狂風也停了下來。原來塵埃般謎樣的喧囂聲也安靜下來。我感覺風雪和砂石不再飛揚,我完全睜開了眼睛。敵兵都不見了, 除了地上的殘肢,許多也被大雪掩蓋住了。熾烈光源如同太陽出來,在靈界裏是沒有太陽的,那光源本是天父的寶座。地麵一片潔白,雪也不見了。 這時候,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 “今天 我們要早上5:00 AM就出發,因為晚上有暴風雪, 大家不用擔心喔,我們會平安到達紐約。” 之後,第七位離開啦。我從上面學著使者的樣子,跳躍下來,直達我住的旅館地面。

我醒來,看著我手臂上又深又長的傷口,我簡單包紮一下,知道昨晚並非是一場夢這麼簡單,是到了靈界,因為靈界的作為,已經快速反應到物質界裏。旅館的電話催我們下去集合,上了大巴士,才坐穩,導遊就說出以下的話語:“今天,我們要早上5:00 AM就出發,因為晚上有暴風雪, 大家不用擔心喔,我們會平安到達紐約。”。。。。。。

第七位還有許多傳奇的故事, 經過這次, 我再也不敢小看第七位。這些邪魔看見天使們帶兵撤出戰場,正在思考該如何反應。第七位已經轉手發力,氣息暴漲,蘊含著強者無法對抗的力量變成巨人,伸出大手將螭吻從天上一把抓住頸項,拉下來,摔下山崖。嗷吼……    隻聽到一聲嘶吼,螭吻砰的一聲,轟然落下,它的身體開始痙攣,躺在那裏,再也站不起來。這一刻它充滿絕望與不甘,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長嚎。 “嗷……”    這道聲音震動整片宮殿和山脈,山林中無邊的樹葉簌簌墜落,各種邪魔都在顫慄,不敢發出聲音。我皺眉關閉耳朵,因為它仰天長嚎,聲音恐怖,穿透人心。




虛空在顫抖,大地崩塌,出現深淵般的大坑,即刻後面跟隨的天使們見勢湧上,拿出鎖鏈,捆綁螭吻。其餘的魔兵們還在發愣顫栗,大概沒料到,巨大的螭吻是如此快捷的下場。第七位已經將他的能量流從手中推出去,宛若雷電,璀璨的白色光芒以弧形散發,波浪擊倒任何在能量流附近的邪魔和他們的將領。屍橫遍野,看見這結果,所有的邪魔都膽寒,黑熊也不見了,就這麼結束啦!有點戲劇性的結局。(未完待續)

撰寫: 名老師

1 comment:

  1. 末后事工,請為我家族大多數人遺存性心臟病,心肺功能不全禱告,謝謝!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