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5, 2018

悔改 – 罪的根部 (悖逆)

分享: 末後事工主日信息-- 名老師


powered by podcast garden


有個真實的例子,一次航空事故, 一架由亞洲飛往美國的飛機在空中遇到氣旋,飛機太顛簸,結果還撞上飛鳥,氧氣罩從上面落下來,飛機急速墜落。機長宣佈,請大家準備紙和筆。 大約有3分鐘可以來書寫遺書。那時我以前教會的一位敬拜團領袖,就恰好乘坐那趟飛機,他說,當時他腦子一片空白,汗如雨下,他無法提筆寫任何一行字,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趕快認罪,一件一件地認他在地上所犯的罪行,好使他能夠上去見主面。當然後來平安無事,最後他發現3分鐘根本不夠認完他這一生所犯下的罪行。我想我的飛機這樣,我也會覺得3分鐘不夠認完所有的罪。不知道3分鐘對你是否足夠呢?

悔改是我非常喜歡的題目,回想這麼多年來的經歷,我如何從我生活的 城市區里的 「地頭蛇」(那是在我沒有遇見神之前,我的生命和生活就是那樣的。聽過我這部分見證的舉手, 以後分享) 轉變成為如今 神 使女(兒女)的身份,當中經歷太多的功課。回想我曾經做過的, 講過的話, 那些論斷,是非,批評,等 可以用馨竹難書,劣跡斑斑來形容,正如保羅說的那句話,叫做「我是罪人中的罪魁。「  以前我不理解,覺得保羅」太謙虛了」。 結果發現越走在神的國度里,這種感觸越深, 越能體會這句話。

當我來到神的面前,問主說,關於這個主題,神你要我分享什麼? 於是神就讓我想起一個夢:神曾經給我一個榮耀的夢, 穿黑色的絲綢禮服,那件禮服的名字叫謙卑和順服,站在許多人的面前,許多人在圍著我,追逐我,他們都要來摸我,而且不是摸我的衣服,而是摸我露出來的皮膚、手、腳、 脖子、 腿的皮膚, 如果有人摸到的是袖子,就趕快掀起我的袖子, 就是要摸露出的皮膚來。一觸摸,身體立刻得了醫治,無論是何種病,包括癌症, 抑鬱症,甚至是死人,當我的皮膚觸碰到死人, 死人也立刻復活。神讓我站在那裡就是讓人觸摸的。

(最後我明白這個夢的講解:我裡面的見證,生命的見證是可以使人得著醫治, 而不是禮服,儘管我穿上的是謙卑, 順服的禮服。 人心的觸動,在於生命的顯露。)



神的心意是讓我分享我曾經生命問題里的軟弱和見證,好使他的名得著榮耀。

我們改變一個壞的習慣,憑借我們自己很困難,就像保羅說的,羅馬7:18-19 18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 19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做。 20若我去做所不願意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裡頭的罪做的。

基督期待回來看到一個清潔、毫無瑕疵的新婦,而不是一個臟兮兮、羞恥、分裂的新婦。然而在主回來迎接我們之前,教會—就是我們必須達到什麼樣程度的聖潔呢?在基督回來之前;我們必須恢復到什麼程度呢?究竟新婦的純潔是存在於新婦裡頭呢,或是存在於新郎裡頭?以弗所書第一章講得很清楚,完全的教會是永恆的、我們的完全不是出於自己,而是經由基督的作為成就的。

例子, 在我家的前面草坪和後院的草坪里,長有許多蒲公英和荊棘的野草,通常它們都有又長有細的根須糾纏在草皮上,糾纏得難分難解。一到春天,就會擠滿整個草坪,秋天的風還會將它們的種子吹得整片草坪都是,所以,對付它們的方法。就是乘著它開花的時候,就要拔除,你不能只是處理它們的表面,花和葉子被摘除不能解決問題,它們一旦遭到切除,馬上會在被切除的地方長出新芽,除非連根拔除,否則它就沒完沒了,第二年又會春風吹又生了, 這叫野草效應。另一個處理方法或是把整塊田重新犁過, 重新種植新的草皮。

屬靈的領域也是一樣。今天神正在修剪我們,清除凡是與祂的屬性不符合的東西。聖靈在我們裡面將生命的問題,包括人品上的瑕疵顯露,當罪根暴露出來,單憑我們自己,卻拔不出那根部來,神就借由啓示和環境,將我們的心靈的毒根徹底清除。所以,大家要起來感謝你周圍的弟兄姐妹們,感謝你的環境。它們是幫助你清除毒根不可少的催化劑。

(一)神借由啓示和環境,將我們的心靈的毒根徹底清除
見證一:                  

我生命當中就有暗中在背後議論和論斷人的問題, 比如, 聽講道。發生在大約 2006年,那時我們家仍住在一個兩房一廳的公寓里,和別人分租的公寓。有一次我在房間的衣櫉間里關起門跪著禱告,我突然失去對時間的感覺,卻聽到幾個使者的對話,我剛開始以為是隔壁鄰居在說話,但想想又不對,因為說話的聲音是中文,而鄰居是伊朗夫婦,那對話清楚得就像有人隔著一扇門在說話。

起初只有兩位的聲音。其中一位問另一位:「餵!你從哪裡過來啊?」另一位回答說:「我從某某教會(真實的教會,在多倫多)那裡過來。」那一位接著又問:「你看到什麼了啊?」聽到這裡,我才意識到,這兩個對話的不是人,於是我靜下來進到靈里去,這才看到他們是兩位沒有翅膀的男天使,穿著白衣戴著金帶,其中一位靠在我家窗口,另一位剛從另一個地方飛來,立在窗口的另一邊。

剛飛來的天使便開始將在那間教會所見所聞,一件一件告訴另外一位天使,這時從窗外又飛來另一位天使,穿著白衣戴著金帶,頭髮金光閃著,手中拿著一本冊子,還有一支筆,一隻腳搭在窗台上,並沒有進入房間,他問第一位說話的天使:「你從某某人(真實的人名,是我認識的人)家裡來看到了什麼?他做了什麼?」這位天使就將那人當天所有的事情,告訴那位拿著冊子做筆記的天使,那位天使的工作就是將所聽到的一切記錄下來。由於我認識這位天使所服事的人,並曉得他的一些事情,所以當我親耳聽見他生命里的事情被覆述出來,跪著的我不禁顫抖起來。

之後他們的談話,我已分不清是哪位天使說話,我又聽見兩位天使問拿冊子的天使:「你是不是去見過某某教會的天使了?」「是啊!」「那裡面發生了什麼事啊?」天使們似乎非常熟悉自己服事的對象,我聽到他們提到許多教會的名字,有華人教會,有英文教會,有些教會是我正在接觸的,而且我曉得有些事情正在發生,而有些是我不知道的。他們互相交換訊息,提到某某教會發生了什麼事,某某人做了什麼得罪主的事,某某教會有什麼軟弱的事情。
我在那裡足足聽了二十多分鐘,我才第一次意識到,主在聖經里所提到的冊子是真實存在的,我們所說的每句話,所做的每件事,都會被記錄在天上。所以我們不可以小看那些生命里還沒有起來的人,他們身邊會有使者,晝夜到父的面前。(馬太福音18:10-11)「你們要小心,不可輕看這小子里的一個。我告訴你們,他們的使者在天上,常見我天父的面。(有古卷在此有人子來為要拯救失喪的人。)

這是我的一個啓示性的經歷,我第一件要做得事情就是,悔改我過去坐在教會里,心裡對講員, 對人的的論斷,對某某人的批評。馬太福音12:36-37「我又告訴你們,凡人所說的閒話,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來;因為要憑你的話定你為義,也要憑你的話定你有罪。」

這件事情,徹底拔掉我生命中以前在背後論斷和議論人的毒根。不論我看到任何人有軟弱的事,或得罪了人或神的事,我都會先禱告問神:我是否是向對方說話的出口。若我不是向對方提出警戒的出口,我就會很小心不去觸碰這部份,因為我知道主有自己的權柄,祂是對方的父親,也是主人,我沒有權利去管別人家的僕人。(羅14:1)「信心軟弱的,你們要接納,但不要辯論所疑惑的事。」(羅14:4)「你是誰,竟論斷別人的僕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為主能使他站住。」
                             

(二) 對付罪呢?關鍵是對付罪的根部;
                                                               
提到 該隱,【創四6】「耶和華對該隱說,你為甚麼發怒呢?你為甚麼變了臉色呢?」創四7】「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門前;它必戀慕你,你卻要制伏它。」罪有單數,和複數,複數是指諸多的罪,罪是單數,不是複數,
 這裡指的是罪根。和蒲公英的根一樣。雖然第一年摘掉葉子, 果實和花, 第二年還會長出來。我們人生中所有一切不合乎神的那些錯事, 他們都有根, 我們許多時候來到神的面前,我們並沒有處理根源,而是只是處理果子而已。

就像承認罪和悔改是兩回事
承認罪,相對於悔改來說,是可以而且也是容易做得到的, 我們表達了歉意,虧欠和關乎所發生的罪行, 跟神說對不起,表達憂傷, 覺得懊惱, 懇求神饒恕和原諒。
約翰一書一章9節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我們在神面前潔淨了,然而, 犯那個罪的根源還在,還會讓我明天重新再犯。

悔改的能力,卻需要從神那裡來支取,悔改不單單只是表達對罪的懊悔,或是憂傷,而是解決這個根源。然後轉回歸向神, 回到神的面前。而且許可神在我們的生命里動手術,不輪是大手術或是小手術。
悔改在希臘文里,是指心心思意念改變,更新的意思

如果把眼光轉離敗壞的果子,承認罪的層面,認真看待這些根部, 敗壞不是自然而然地發生的,也不是自然間就從無變有的。而是當中存在一個因果關係,原因到底是什麼?
就是我們選擇、不讓關乎神的這些事情, 神的旨意存留在我們的認知當中, 成為我們的信念系統。這裡提到 選擇, 不是等待某些事情發生然後才選擇, 而是立定心志這麼做。

我在我的所有的認知當中,選擇關乎神的事和神的旨意,只要我知道神心中所渴慕的,不管接下來我所要付的代價或是有多昂貴,是我要立定心志去行的,這是對我而言,是毫無辯論討論的空間,沒有法子來協商的,不需要有第二個思考

之後,我需要做的,就是我要為自己禱告,讓我能夠全然地降服神,而不是禱告神來更改
神的部分,這是一個完全不同的處理罪的層面。

這種認罪 和我單單是請原諒我的高傲, 赦免我毀謗別人,赦免我傳謠言或是赦免我羨慕妒忌別人是完全不同的。而是到神的面前,要他赦免我的悖逆不順服,赦免我沒有尊榮他為我的主,赦免我把神當成與我同等, 而不是把他當成我真正的神, 這裡有個核心和關鍵,就是在這件事情上,到底誰是主的問題。誰是我的上司, 誰才是我真正的主呢?

在公司里,我們會非常清楚,如果上司給出要求和指令,因著他上級, 要麼我遵照他的指示行,要麼我就離職,這是非常簡單的邏輯。得著命令理當順服。可是我們信徒就困難啦:

  1. 神的旨意,我做不到,對我而言,不可能,因此,我不可能這麼做的? 或是 對我而言是不可能的?到底誰是主呢?--- 雖然我們知道,對神而言,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2. 我才不管什麼神的旨意,我有我的自由,我覺得什麼安全,什麼快果效,我就作, 或是我等不及神的旨意了,火燒眉頭了,趕快行動就好。

我們大部分的問題,不是犯了一系列罪的果子,而是最終的根源是:我們沒有尊榮他為我們的主。若果當他是我們主的時候,那神的旨意理當能夠全然落實。他的旨意, 全地圍繞的就是神的旨意,在具體的事情上,他到底想乾的是什麼?不關乎我們的能力,不關乎我們的意見。我們的方便,我們的想法。

                                                                                                                         
悔改的重點:不是是處理單一的事 ,不是關乎個別具體的罪,而是關乎一個核心,就是「罪本身」——悖逆的罪:明明知道該做什麼,卻選擇不做。就是我不尊榮神為神。---我不認識神。
雅各書4章17節: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

若我明明知道什麼是對的、該做的,而我卻選擇不做,聖經說,這就是罪。

承認罪是:噢,對不起,主你也知道我是常常情不自禁的犯罪,下次即便我面臨到困難的時候,我既然知道你的心意,我不會再做。

而悔改是:主啊,真是對不起,我一直嘗試著以自己的方式來主導生命,按照己意、按照我的偏行己路來做;我其實是自己生命中的主宰,但是今天,我悔改——悔改對神先前的悖逆。今天,神你是我的主,我是屬乎神的。

2, 對付我的悖逆-- 不遵循神的旨意 (當我的看法和神的看法不一致時,這就是悖逆的一種,這是否刷新你對罪的看法呢?) 歸根到底,還是悖逆的根部

例子:

有一次神給我一個任務,讓我向兩位成熟的使徒和先知去宣告神對他們的審判,管教和刑罰。那是兩位國際性的,全球備受眾人尊榮的先知和使徒。神揀選我成為一個出口來將神的旨意和管教向他們顯明,這個叫又大又難的事。神選擇一位屬靈里年幼的孩子。

對於我來講這確實是又大又難的事,我清楚地領受神的夢,話語還有謹慎的印證。然而我行不出去,為什麼是我?我不可以,這樣子做,神你想過後果嗎?它會帶給事工在關係上,如何的毀滅性的打擊嗎?我渾身發抖,我的舊有的創傷回來投訴我,認為,我很快就會在服事里遇見打擊報復啦。各種負面的想法和情緒進入我的腦子,我在極大地掙扎裡面。從此以後,全世界都要來封殺我們,以後我還有機會請他們嗎?因為我有可能會因著這個事情,我跟他們兩人的關係,事工跟這兩人的關係破裂,神你就是打算推我們進入更艱難的環境里,對嗎?

我不能同意,於是,有一天我來到神的施恩座前,我做好了我的決定。我和神講,你差別人去,我不去,我和神談完話,沒等他回應我,我趕快離開施恩座。我覺得這事就應該這麼了結啦。

這樣過了幾天,有人來找我,告訴我說,我在某件事上犯罪得罪了神,只是他不知道到底是哪件事情,好吧,我是個願意謙卑的人。於是我到神的面前禱告,好找出我哪些地方得罪了他。我仔細回顧每段日子,我覺得我沒有啊! 這樣過了幾天,又有人來找我,說同樣的話,我好痛苦,於是又來到神的面前,這次我決定禁食來尋求他。我還是不明白,直到第三次,神憐憫我,在凌晨的禱告里,終於看見我在何事上我得罪了神,是因為,在這件事情上我沒有依照神的話去做,我不遵循他的旨意去行。

我看見悖逆,站在那裡嘲笑我。這極大地挑戰我的認知,我對這事有自己的想法和看法。難道我沒有自由啦?我不是已經和神講清楚了嗎?我從沒想過這是犯罪,當我的看法和神的看法不一致時,這就是悖逆的一種,這是否刷新你對罪的看法呢?

罪的根源是悖逆, 所有的犯罪本身,只有一個核心——悖逆的罪。(就是我有哪些事情沒有依照神的話去做?)就是我不尊榮神為神。我想到的只有我的面子,自尊,事工的發展,人與人的關係。神告述我, 我在這事上,我得罪了他,我不遵循他的旨意去行。

於是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悔改,來到神的面前,說,主啊,請你原諒我,赦免我表達一些抵擋你旨意的個人意見,明明你已經告訴我,要做什麼,可是我還和你頂嘴,硬著頸項,赦免我憑著己意作出的事情。請你今天成為我真正的主,從現在開始,你的旨意和想法,就是我的想法。這是一個完全不同層次的悔改。並真正行動歸回基督。

一個悔改的生命是,我不再是個人生命的主宰,我已經沒有自己的選擇權,我不是屬於我自己,而是屬於主的。既然知道主要的是什麼,即使環境艱難,面臨被威脅,或看似沒有其他的選項和出路,都會選擇按主的心意而行

唯有做了決定——主啊,接下來只有禰,唯獨只有禰而已。認真的委身,這樣的人,才能成為向列國見證神作為的器皿。
若神的話語已臨到,我們卻依舊選擇不照祂的話做、仍選擇原有的習慣,你知道在這個光景中,神在揭露什麼事嗎?神在讓你明白,你沒有讓神成為你的主。

之後,我去做了,宣告神的審判,
做完這些事情,其實我渾身發抖,我的創傷回來投訴我,認為,我很快就會在服事里遇見打擊報復啦。而且是全球性的打擊。第二年,他們對我都不理睬了,那時,謊言更加厲害,
可是神卻作了不一樣的結果,四年後的今天,我收穫了兩位真誠地悔改,也收穫他們對我的尊榮。

當我的看法和神的看法不一致時,這就是悖逆的一種,這是否刷新你對罪的看法呢?我們遇到事情,總有一些退而求其次的選項,很難向向老我死去,或是向神降服,更不用提殉道。因此,親愛的各位,剛才我提到一個非常深層次的悔改,我們每個人都需要來到神的面前,問自己說,到底耶穌基督是不是我的主?

如果我們的生命里你發現長期有某一項特殊的問題,或它已出現至少三次以上,要趁它還沒有成長到和我們的個性與服事工作糾纏不清之前,趕緊把它除掉。因為拖得越久,問題越變得棘手。假如我們肯接受上帝的整頓,就有可能成為尊貴的器皿;否則屬靈上的毒草,一旦長大,將來毀掉我們的靈命和服事。這也是造成許多傑出傳道人失敗的「問題的根」
         
當我們選擇,不行神的旨意的時候,神會怎樣對我們呢?他任憑我們進入那個敗壞的心思意念里,而接下來,我們生出完全不合乎神心意的果子來。除非我們回轉。如果不對付,接下來的刑罰,將是面對神要撤銷我們在基督身體里職務/職分的危險,就好像分別綿羊和山羊、好魚和壞魚、麥子和稗子那樣(太廿五32~33,十三29~30、47~48)。


賽59:1-4。罪孽使我們與神隔絕了,所以神不能聽我們的禱告,但神同時也在找一群可以禱告的人,誰能為我們站在破口呢?

【賽五十九1】「耶和華的膀臂並非縮短,不能拯救,耳朵並非發沈,不能聽見。」【賽五十九2】「但你們的罪孽使你們與 神隔絕,你們的罪惡使他掩面不聽你們。」3】「因你們的手被血沾染,你們的指頭被罪孽沾污;你們的嘴唇說謊言,你們的舌頭出惡語。」4】「無一人按公義告狀,無一人憑誠實辨白,都倚靠虛妄,說謊言。所懷的是毒害,所生的是罪孽。」

以前我常常在思考的問題是,是什麼使得許多家庭落入麻煩和困難的環境里,這些家庭還是信主的家庭。神沒有大能來移走這些麻煩嗎?他完全可以做得到,如果你真的知道他的大能的話,我沒有說,神將苦難或是災難給了我們,但是至少他沒有移走災難,還是讓它或是許可環境出現在我們周圍,為什麼呢?是他不愛我們嗎? 不是的,他總把最好的給我們,因此,我們要來到神的面前,去詢問一個問題, 就是到底神你要的是什麼? 其實關乎這一切,只有一個核心,就是神的旨意是什麼? 在這件事情上。(XX的孫子,4-5歲,晚上要哭泣4個小時的見證。)神要管教的是誰,是爺爺,奶奶嗎?是他們的父母。對嗎?好使他們能回轉。

現在誰在攔阻神的旨意,奶奶,孫子可以好幾天,可是有回到舊有的情況中。除非父母醒悟過來。有時候,我們出於好心的做法,卻在攔阻神的旨意。

禱告:

【雅四17】「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任何人知道、理當該做的是什麼,而他們選擇不做,那就是他的罪了。也就是簡甲說當我們任何人知道神的旨意,但仍舊選揮不那麼做,對神言這就是罪,是關乎罪的根。這也是耶穌附上代價把我們從裡面救拔出來的。當我們選擇把生命交托給神,我們第一個降服下來的就是我們原本的悖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