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1, 2017

拿到「屬靈權柄」的關鍵鑰匙-合神心意的悔改

講員:  -慕約翰(JohnMulinde)牧師-

認罪能獲得神的原諒,卻不會改變我們的生命,真正合神心意的悔改不是這樣。在屬靈戰役中,「悔改」是一個非常強而有力的兵器,若我們知道如何有效使用悔改這個兵器,就能獲得一個「屬靈權柄」的平台。

有人常問: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屬靈權柄?其實可以認得出來。你若尋找出生命中的那些領域——只是口中承認、卻沒有真正合神心意的悔改,那些領域並沒有真正在主的王權之下,那麼,你在那個領域,是沒有屬靈權柄的。
               
 -慕約翰(JohnMulinde)牧師-

首先來咀嚼一個故事。

你家的院子里有顆大樹,每天早上,你發現地上掉落一堆葉子,於是殷勤地掃乾淨,感到院子非常美麗,但傍晚到隔天早上,地上累積了更多落葉,你再次殷勤地把它掃乾淨,如此日復一日……

這樣做的你,會持續多久呢?只要這棵樹還在,你就必須不斷清掃落葉;而事實上,「樹」本身沒有任何的改變。



這個比喻要講的是——「承認罪」這件事。

■ 承認罪能獲得神的原諒,卻不會改變我們的生命。「承認罪」和「為罪悔改」,是不同的層次。「類似,但是不同。」慕約翰強調。

「我承認這(某)個罪,會使神的赦免臨到我,卻不會轉化我的生命;但選擇悔改,會改變我們的生命。」

約翰一書一章9節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但這個洗淨的過程,並非永久性的。」為什麼?因承認罪只是心中的懊悔,承認、表達我的內疚與抱歉;承認、接受我這個行為或心思意念,是有罪的這個事實,懇請神來原諒我。

但,你有沒有遇過一種情況,有人向你保證「這件事永遠不會再發生了」,而你心中卻深知道「這不是真的」,下次仍會發生;就像孩子和父母說「爸爸媽媽,我永遠不會再騙你了」,但之後,還是又說謊。

承認罪的當下,態度非常真誠是毋庸置疑的,但說永遠不會再發生,並不是真的不會再發生,「只是表達愧疚而已。」事實上,你我當中有許多人來到主面前,正是這樣子。我們說「主啊我是有罪的,我承認;主啊我非常抱歉,請禰原諒我,我不會再發生了……」但其實自己也知道,日後面臨類似情況,仍會再犯。這個叫做「承認罪」。




■ 求主挪去罪,能帶來神的原諒,「卻不會改變我們的生命。」
就像一開始的故事,你只是不斷地在清掃落葉,樹本身卻沒有任何改變。
■ 但悔改是,「我不只有悔,而且有改」。所有的犯罪本身,關乎一個核心——悖逆的罪。

「一個從未經過悔改的生命,是憑自己的隨心所欲來生活。」意即,明明知道這麼做是錯的、自己也不想做,但若面臨很困難的光景,沒有一條出路,於是就妥協做了;可能是帶著憂傷的心去做,一邊做、又一邊承諾會悔改,絕不再做。觀看我們的人生,這種光景有多常發生?

但,對神而言的悔改是:
雅各書4章17節: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

若我明明知道什麼是對的、該做的,而我卻選擇不做,聖經說,這就是罪。承認罪是:噢,對不起,主你也知道我是常常情不自禁的犯罪,下次即便我面臨到困難的時候,我既然知道你的心意,我不會再做。而悔改是:主啊真是對不起,我一直嘗試著以自己的方式來主導生命,按照己意、按照我的偏行己路來做;我其實是自己生命中的主宰,但是今天,我悔改——悔改對禰先前的悖逆。今天,禰是我的主,我是屬乎禰的。

慕約翰強調,悔改的重點:
不是關乎個別具體的罪,而是關乎一個核心,就是「罪本身」——悖逆的罪:明明知道該做什麼,卻選擇不做。

一個悔改的生命是,我不再是個人生命的主宰,我已經沒有自己的選擇權,我不是屬於我自己,而是屬於主的。既然知道主要的是什麼,即便環境再艱難、面臨被威脅,或看似沒有其它選項和出路,都會選擇按主的心意而行。

這就是但以理那3位朋友所擁有的心態:如果王把我們下到火爐里,我們確信祂會拯救我們,但即便祂選擇不救,我們仍舊選擇不向偶像跪拜。

從如此心志可得見,但以理的3名朋友,顯然是向神「悔改過」的。慕約翰說,一個真正悔改的人,會有的特徵是,我不再按照自己的選擇,而是完全跟隨主;我把生命交托在主手中,願主的旨意成就。

耶穌的生命正是如此。在客西馬尼園時,他其實不想喝苦杯,他說「父啊!你若願意,就把這杯撤去!」但下一句接著說,「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

若在我們腦海中仍舊有另一個選項或考慮點,不是單單屬乎神的,我們就無法真正站立,讓神成為神,如此,生命必定不斷一而再、再而三的妥協與再犯罪。

唯有做了決定——主啊,接下來只有禰,唯獨只有禰而已。認真的委身,這樣的人,才能成為向列國見證神作為的器皿。

有沒有屬靈權柄? 是可以認得出來的!其實,有個行為能認出悖逆的罪,就是所謂的「我承認,但我實際從來沒有悔改過」。

若你在1月、2月……到12月承認過某些罪,直到新的一年卻依然故我;每次禱告,這些行為是等著承認的罪;每次禁食,它們也是禁食的一部分,那麼在這裡,其實就能真正認出來,「事實上,你從來沒有真正的悔改,只是承認而已」。

那些我們只有承認,而沒有真正悔改的意思是——在那個區塊領域,耶穌其實並不是我們的主。若祂真的是主,理當掌管我們生命的那個區塊領域,以及任何領域。我們要非常務實的明白,當耶穌不是我們的主的時候,在那個區塊領域,我們是沒有屬靈權柄的。

有人常問: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屬靈權柄?其實可以認得出來。你若尋找出那些領域——只是口中承認、卻沒有真正合神心意的悔改,那些領域並沒有真正在主的王權之下,那麼,你在那個領域,是沒有「屬靈權柄」的。

若你知道當行的而不去行 你知道在這光景中,神在揭露什麼事嗎?若你希望在那個領域有屬靈權柄,以致自己接下來能因此領受到神的委任,在那個領域帶出影響力,那麼,你要願意謙卑地把它們帶到神的面前。

首先,當然仍是需要承認罪,也要告訴主,靠自己是沒有能力轉離這些罪的習慣;當願意向主敞開,懇求主幫助自己勝過這些習慣。下次覺得又要被吸進去做這些事時,願主的話語釋放、來提醒我們。當主的話語臨到,懇求祂賜下恩典,使得自己願意緊緊抓住主的話語和真理,以及繼續將注意力專注在神身上,其它的,就相信交給祂。這麼做,你就會看到一些轉變的情況來到生命中。

若神的話語已臨到,我們卻依舊選擇不照祂的話做、仍選擇原有的習慣,你知道在這個光景中,神在揭露什麼事嗎?神在讓你明白,你沒有讓神成為你的主。

慕約翰再次強調,在那個區塊領域,明明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罪了。

■ 你明明知道神希望你做什麼,但你還是選擇做其它的,若你是認真委身的基督徒,你就會覺得非常懊惱,那種的內疚,會使你再次回到神面前,向祂哭泣,說,主啊,請你原諒我,我真的不願意重復犯罪,我真的希望禰成為我的主。全能的主,請禰幫助我,我若有其它的盲點,願禰揭露,為什麼我在這個區塊是這麼的軟弱?

或許答案是,你選擇將自己暴露在一個「使自己會妥協」的光景中,一邊悔改、一邊又不斷去填補所需要的慾望,這樣,你是無法轉離開罪的。

經常我們會說,我不知道為何自己不能改變?其實,不只是不能改變,而是,你在暗處的自己,仍在餵養這方面的慾望胃口。

例如憤怒、或非常容易被冒犯這件事,當主揭露,使你明白為何憤怒會離不開你,原因可能是個人的自尊心、驕傲;因為你把自己看得高過該有的價值,所以當人們對待你,沒有你自己認為該對待的那個方式,就會感到被冒犯。

因此,要勝過憤怒,你必須先要處理「自我形象」,在這個層面,沒有任何的方程式,唯一的解藥,就是真實的謙卑在神面前,說,請禰彰顯讓我看到,到底是什麼東西捆綁住我,讓我無法脫離。

隨著時間過去,我們會看到自己裡面的屬靈生命,日漸茁壯起來,直到有天,當面臨同樣的試探時,神的話語臨到,我們就能緊緊握住,說,主啊,我靠著禰,不會再進入到那個試探;雖然過程會有拉扯,但我立定心志、不要妥協。當我們擁有得勝的經歷,就會開始改變的循環。

■ 所有不同類型的爭戰、得勝,最關鍵的核心在於——個人屬靈權柄

這一系列的信息,包括戰勝不同層面的黑暗權勢、如何打策略性爭戰等等,這些所有的關鍵核心在於——個人屬靈的權柄。

「屬靈權柄來自於我們內在是否願意憂傷痛悔、破碎自己;當我們願意讓耶穌成為主,允許祂來破碎生命,我們就擁有屬靈權柄。」

慕約翰最後強調:

在策略性的屬靈層面佔領,需要在靈界裡面、大家同心合意,但關鍵是,不論外在我們的同心合意有多麼緊密,若我們各人沒有勝過在個人層面的黑暗權勢問題,意思是,若我們個人沒有克服生命問題,沒有順服神的先決條件,那麼,即便我們做到集體性的靈里合一、同心合意,我們仍舊沒有恩膏、沒有權柄,因為,神的國度從「你我心田」開始。

文章來源網絡,如果有侵權,請告知,謝謝
摘自平台: 全球見證分享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