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2, 2017

鐵杖轄管列國之 帝王之都----九龍傳奇(3)

(節錄)

聲明:轉摘 請刊登注明出處 「末後事工 www.omegaministryorg.com」《末後事工》所有文章內容歡迎轉載,版權屬基督,請不要對原始內容做任何修改,如有進一步合作需求,請給我們留言,謝謝。


我瞥見眾位將領面面相覷,一臉疑惑,我猜想他們一定在心理嘀咕。這天界派來的到底是誰?北京城都沒來過,這仗如何打?我故作鎮定,至少不能讓眾位將領看出我的心虛嘛?將還沒點,兵還沒發,糧草沒出行,當然不能先自亂陣腳,這可是兵家大忌,怎樣氣勢上我都得壓住場面,這點我還是懂的。於是,我先讓Z牧介紹他這20多年來在北京的發現, 之後大家等我發言。一陣尷尬地沈默過後。。。。。。我還是在思考模樣。 各位看官,這時候我最想見的人是聖靈太傅。救命,太傅你跑哪裡去啦?太傅啊,太傅,你千萬不要雲遊四海啊!





時鐘已經過了午夜,我水袖一甩,學我老爸的樣子,高聲宣佈:明日一早,早朝,各位將領請早早赴軍機處議事, 屆時公佈打仗策略和戰情分析,今晚預祝睡個好覺。大家又是一陣唏噓,這軍情夠機密的,一定是擔心敵情被過早透露,這元帥果然謹慎。我又被胡誇了一頓。

回到我的府邸,立刻連發幾道密令請聖靈太傅回帥府。啊哈,竟然沒有回應?這時候,我真是想念他老人家的緊,趕緊假裝睡著,或許他又像以往那樣凌晨飛來召我覲見?就這樣迷迷糊糊在禱告中我睡到天亮,太傅還是沒有任何消息。一睜眼,時間到了。匆匆趕到軍機處,眾位將領已經就位,翹首盼望我的到來。軍機處設置在無名龍心臟旁邊,那裡是極其隱蔽的練兵場地(Z牧教會的地下室)。我在本地設立了軍情處,方便收集敵軍的情報。




我的一二三助都在軍情處工作,屬錦衣衛,既要熟悉熟練使用電腦,還得聽得懂我的指令。。。。。。我的第一道指令是,在出發前,御廚給我來頓豐盛的大餐。可否知道我已經禁食好久,好不容易,太傅傳話說,我可以飽餐一頓才去打仗。雖然這次出門老爸下旨御廚,不可沾肉類,只可吃魚和海鮮。至少我可以來條大魚嘛。我滿腦子是吃的,搖搖晃晃爬上帥位 。





當我正端坐在帥位上,聖靈太傅突然駕到,我嚇得差點摔下帥位, 這出現讓我又驚又喜。 原來他連夜密回天界,和老爸一同布陣。這不趕回來秘密將行軍布陣圖交付我手。哈哈,我就知道,老爸和聖靈太傅最愛我啦,我總能行在恩寵里。這布陣圖被展開,我的靈眼即刻看見北京地圖上明顯浮出7條大龍的形象。另有一白龍是幾天前,在夜間聖靈太傅告知我的,這龍一直在天上盤踞. 沒有下到地面。另一條是隱藏在地底下並藏在地下水深處的龍,它有雙龍首,一龍首躲藏在溫泉處,另一龍首還沒有被看見。


這九龍各有不同顏色,分別是青綠色,金黃色,透明色,白色,黑色,水藍色,土黃色,血紅色,紫色。九龍的先鋒名喚嘲風, 駐軍在北京的太和殿。這次嘲風會領兩將出戰,一將名叫麒麟, 一將叫獅子。共有12位副將, 他們分別是:龍, 鳳, 獅子,天馬, 海馬, 猻倪, 甲魚,獬豸, 鬥牛, 行升。

原來敵營收到警報,正在急急布陣。我開始講解行軍布陣圖上的敵營分布情況。將領們屏住呼吸,專心聽講,筆記莎莎響,錄音機,手機擺滿我的腳前,生怕錯過每個細節。


敵軍先鋒:嘲風


龍的第三子名叫 嘲風, 形似獸,平生好險又好望。本身是災難的集合體。地震,海嘯,天炎都是嘲風的力量。傳說嘲風為盤古的心。

(《淵鑒類函·鱗介·龍》四引(明陳仁錫)《潛確(居)類書》:「龍生九子,嘲風好險,形殿角上。」)




兩軍對壘,若是誰能拿下對方先鋒首級,必能鼓舞士氣,振奮軍威。雙方都要勢在必得。因此我方需派出一員老將率部奪取太和殿的屬靈領域。太和殿俗稱金鑾殿,為北京故宮外朝三大殿中最南面的殿,該殿是明清兩朝北京城內最高的建築,開間最多、進深最大和屋頂最高的大殿,堪稱中華第一殿。皇帝登基、冊立皇后等大典都在此舉行。太和殿是皇權的象徵. 若拿下太和殿, 那合稱「三大殿」位於紫禁城中軸線暨 北京中軸線  的 中和殿, 保和殿也會一並拿下。

這時,天空出現一道電光,(經文是 詩篇45:3-6大能者啊,願你腰間佩刀,大有榮耀和威嚴。為真理、謙卑、公義赫然坐車前往,無不得勝。你的右手必顯明可畏的事。你的箭鋒快,射中王敵之心,萬民僕倒在你以下。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的國權是正直的。),電光直指努爾哈赤,愛新覺羅頭頂,我即刻明白我軍先鋒的人選。欽點完先鋒後,我開始安排其餘各部人馬。


藍色水龍:霸下



其餘8龍分別是:第二條,藍色水龍, 名叫霸下,在龍子中排行老六,又名贔屓(拼音:bìxì,),又名龜趺、霸下喜歡負重,在上古時代常馱著三山五嶽,在江河湖海裡興風作浪。喜歡水,又稱「吸水獸」蚣蝮[gōng fù]。傳說蚣蝮能一口吸光三江四海的水,因此有一個別名「吞江蚣蝮」;他調節水量的能力堪比耗資龐大的 「三峽工程」,一條不馴服的河流,在他手下服服帖帖的,「少能載船,多不淹禾。」

拼音
對於贔屓的起源有兩種說法:一是龍與龜圖騰的直接結合。二是玄武的變體。
一說,贔屓的形成是以龜圖騰為主,龍圖騰為輔的一個復合衍生族徽。是一個氏族的象徵。
二玄武說

  《楚辭。遠游》:「召玄武而奔屬」,王逸注:「呼太陽神使承衛也。」洪興祖補注:「說者曰:」玄武為龜蛇,位在北方曰玄,身有鱗甲故曰武‘。「蔡曰:」北方玄武,介蟲之長。「《文選》注:」龜與蛇交,曰玄武。「《禮記。典禮》注:」行前朱鳥而後玄武。「孔穎疏:」玄武,龜也。「《後漢書。王梁傳》:」玄武,北方之神。「
玄武是龜與蛇的聯合體。是古代顓頊族的族徽。顓頊族與東夷太昊,北狄黃帝,西戎炎帝均有血緣關係。黃帝天黿氏,少昊玄枵(鷙)又作玄囂。玄囂為蒼龍,枵為鳳,即風姓。玄枵與玄囂分別表示了少昊與太昊間的聯繫。囂、黿,上古皆魚屬。所以軒轅裔鯀又寫作鯀,實際是黿,三足黿為能。顓頊亦黿屬,為大龜,龜亦魚類,即有甲之魚。所以《山海經》說顓頊死則復蘇,化為魚婦,或半人半魚。是示其祖先為魚類。然北狄之地本是天黿氏大本營,南下征服東夷太昊、少昊、蚩尤後接受蚩尤的蛇圖騰,畫蚩尤像威行天下,於是使蚩尤余部歸降,進而融合,遂有黃帝族內的蛇族,並使其師衛於軒轅丘帝都四野。黃帝蚩尤族合族徽即是玄武,顓頊之父族為韓流(豚韋),為黃帝裔,故顓頊繼承黃帝王族族徽玄武,為帝位象徵,便是「北宮玄武」


霸下藏身在水底,在河流處,水庫的地方。可是北京城裡水庫眾多,眾位將領就開始猜測,水庫和河流的名字。直到天空顯現「永定河」三字。在北京的同工和情報處即刻上網查詢,北京的永定河,有另外的名字叫母親河,是供水給北京城的源頭, 就在房山水庫的上方。呃呵!老爸真是奇妙的策士。而策略就是在水源的上方挖坑,埋上一塊大石碑。將領們更是嘖嘖稱奇,元帥說得出永定河的位置,還說沒來過北京。我心中暗喜, 秘密是不能讓你們知道的。我選派內蒙來的三將領兵去解決這條龍。






灰黑色蟒蛇

樣子奇醜無比的灰黑色蟒蛇,身形龐大,橫臥在一處名叫「蟒山」的地名處,龍首與其它8龍的方向都不一致,身軀連於長白山脈。脖子在回龍觀處。距離蟒山有較遠的路程。這不是龍的九子之一,乃是一條蘇醒過來的古蟒,老爸卻要將它一並拿下, 必有深遠意義。小郡主後來分享,她在靈里觀看這條蟒蛇的長度,從蟒首到蟒尾, 耗時幾分鐘都沒看全整條。



誰能替我軍拿下此龐然大物,而又不傷我軍將士,駁費一番思量。 我回首望向太傅求助, 聖靈太傅將我的目光引向一位身材瘦削的將領前,用瘦子擊打巨獸? 這是什麼策略?於是我連同他身旁的將領一同任命攻打蟒山,這兩人都是牧者,我命他們在蟒山處下釘子,擊打巨蟒的心臟,並在那裡修築祭壇。



而另外的三位將領趕赴回龍觀, 將鐵索鎖鏈架起,鎖住巨蟒的脖子。拿下巨蟒後,這些將領才回來分享,原來我老爸早在兩月前,密函赴蟒山的將領,預備攻打蟒山,這人已經為蟒山上的黑暗權勢禁食了40日,兩度赴蟒山研究敵情。而赴回龍觀的那幾位,他們自己的教會就設在回龍觀附近,幾年都在研究那裡黑暗權勢,都被預備那麼久了。



這算什麼彙報嘛,大家都瞞著我,連同我老爸,這算計我也太深了吧?難不成都在測試我的智商還是能力?看看我是否真從神來?能否知道老爸的計策??哼!別忘記我的天使中,有一位是長滿眼睛的基路伯。上能看見三重天的景象,下能看穿人心想法。這巨蟒拿下了,我倒是心情大爽,也顧不得追究欺瞞的責任了。

第四條,土黃色,名叫負屓, 龍的第八子,迷戀詩詞歌賦、文章書法。身似龍,頭似獅,平生好文,好風雅——專愛書法。以為負屓只會附庸文雅?實則掌管陰間死亡權勢。在行軍布陣圖上顯示,負屓的行宮設在十三陵,他是守衛皇帝陵園的龍,遇見它就是遇見死亡。宣武門是它的龍珠。之後情報部門查詢宣武門的資料,發現宣武門: 元稱順承門(訛傳順治門),宣武門外為菜市口刑場, 囚車從此門經常出入,人稱「死門「,令人回味的是:甕城上的 午炮每日一響,聲震京華,京人以此對時,人稱:「宣武午炮「。對付它一定要奪取它的珠子。釘住它的爪子。




對付附庸文雅之士,差個美女將士出去,果效最好,沙場上碰上兩種人要特別留意,一是童子領軍,二是美女率隊,此類人物出現沙場必定是有過人之處,或武藝高強,或老謀深算,大意不得。於是除了男將外,我特意挑了一位我方最美的女將(開個玩笑)率部出征,拿下十三陵, 生擒負屓。


透明色的囚牛:

龍的第一子,生性淫亂,不知在北京城裡禍害和誘拐了多少中華兒女和優秀的有志青年。形狀為有鱗角的龍,平生很喜歡音樂,酷愛彈琴,對音樂有很高的造詣,所以很多琴頭都用祂的造像。

第三條明 李東陽 《記龍生九子》:「囚牛,龍種,平生好音樂,今胡琴頭上刻獸是其遺像。」《淵鑒類函》四三八《鱗介部·龍》四引明陳仁錫《潛確類書》:「龍生九子,不成龍,各有所好。……囚牛好音,形胡琴上。」一般胡琴上刻有獸形,似龍形,為囚牛。





它控制北京城裡的娛樂行業和媒體, 它的行宮在天橋的太前門和天橋, 別苑在98一條街。我描述它行宮的佈置。北京的將領下巴都要掉下來啦,連太前門, 天橋的建築裝潢都描述得詳盡。」元帥你太會裝了,還說你沒來過北京。」 我趕緊解釋,我是從天上來的異象里看見那些建築的。在別苑的98一條街,朱姐姐看見有一艷星躺在床上,另有一老妖後,右手戴在一枚千年古戒指在別苑處,原來那裡還住著北京的耶洗別 和慈禧太后兩位妖後,這兩妖孽還把自己的行宮和囚牛挨著。那將領們就一並拿下她們吧。於是我差從浙江來的將領朱姐姐, 北京將領 尼西 和另一位將領 領兵奔赴太前門對付囚牛和妖後們。





血紅色的睚眥:

龍的第二子,龍身豺首,性格剛烈,嗜殺好鬥,總是嘴銜寶劍,怒目而視,刻鏤於刀環、劍柄吞口,以增加自身的強大威力。俗語說:一飯之德必償,睚眥之怨必報。長相:威風凜凜,似有吞月之勢,氣宇軒昂,如有攬日之力。

它的龍珠有兩顆,一顆在安定門,一顆在德勝門; 破龍珠要從安定門入,然後德勝門出。軍情處立時查找資料,發現德勝門,元朝是稱為為健德門,為出兵徵戰之門;安定門,元朝是稱元稱安貞門。此門為出兵徵戰得勝而歸收兵之門。歷代帝王建都北京,出兵打仗,必是從德勝門出,安定門回。周牧聽完我的描述和安排, 不禁對天長嘆一聲:這智慧必從天界而來。那是當然,不然你們以為我如何得知這機密的。


我見聖靈太傅劍光指向G老師,便知他是此行的不二人選,我立刻下令鑲藍旗帶隊剿滅此龍。果不其然,G老師也從老爸那拿到旨意,命他和另一將領出征對付睚眥軍團。


健德門


白色的狻猊:

龍的第五子,在天空行走,假宗教權勢, 管轄北京城裡各種廟宇,異教等。形猊似獅,好煙火香氣。天生膽小懦怯,總是躲在其餘龍子後頭,藏狻猊頭縮尾,但卻相當耐打,往往莫名其妙將敵人制服。擁有柔軟而堅韌的皮毛,普通的刀劍根本無法傷其分毫。狻猊還有長長的尾巴,尾巴力量極大,竟可將石頭擊碎。
《穆天子傳》曰:「名獸使足走千里,狻猊、野馬走五百里。」晉郭璞注曰:「狻猊,獅子。亦食虎豹。」《爾雅·釋獸》載:「狻猊如彪貓,食虎豹。
因它常在半空巡遊,眾將領對它有點束手無策,想著如何引誘它下到地面。在我行走江湖之前,我從太傅那學了一門本領,就是半夜飛升到天界在那裡擒拿敵人,狻猊不下來,我就半夜上到二重天糾它下來。我自己領了這任務,到時讓將領去奪它的珠就好, 而它的龍珠就在北京的天壇。


灰黑二色摻雜的蒲牢:
龍的第四子,平生好音好吼 ,是一條體態彎曲的龍,所以他常以一個半弧形的形勢出現。是海中巨獸。
《文選》中漢班孟堅(固)的《東都賦》曰:「於是發鯨魚,鏗華鐘」。《注》:「(三國)薛淙《西京賦·注》曰:海中有大魚曰鯨,海邊又有獸名蒲牢,蒲牢素畏鯨,鯨魚擊蒲牢,輒大鳴。凡鐘欲令聲大者,故作蒲牢於上,所以撞之為鯨魚。」


北京的蒲牢,卻是有兩龍首,隱藏在地底下的地下水的深處,卻是有兩龍首,隱藏在地底下的地下水的深處 ,一龍首頭躲藏在溫泉處, 另一龍首原來靠近地壇。而地壇就是他的龍珠。對付他的計策,就是到他面前吹角,奪取他的龍珠。

太傅叫我不要著急,8月1日先擒獲7條龍子,8月2日再對付狻猊和蒲牢二子。想想我需要在夜間才能上天捉拿狻猊,確實急不來。如今午時已過,飽餐一頓,即刻發兵討伐龍7子。
老爸的策略深得眾人的心,此時窗外蟬鳴鳥叫,日頭高照,似乎要聽見即將來臨的萬千兵告相擊之聲,此刻,議會廳里有人拿到一處經文 約 5:13-14 約書亞靠近耶利哥的時候,舉目觀看,不料,有一個人手裡有拔出來的刀,對面站立。約書亞到他那裡,問他說:「你是幫助我們呢?是幫助我們敵人呢?」 他回答說:『不是的,我來是要作耶和華軍隊的元帥。』約書亞就俯伏在地下拜,說:『我主有甚麼話吩咐僕人。』



這經文是說,這場戰役有耶和華為我們的元帥,立時各位將士心中熱血澎湃,群情激揚無比。我看不需要任何戰前激勵的長篇大論啦,行軍布陣圖一放,各位已知我們勝券在握。
各將領也開始分享該怎樣與自己對頭的爭戰策略和細節。嘖嘖嘖,果然姜是老的辣啊,各位對行軍布陣都是一套一套的,總之,上到戰場,將在外,軍令可以有所不受,各自靈活機動,主要是保命,活命,外加擒拿下對方主將。


作為主帥我親自帶兵會同C老師,Z牧 和 小郡主一同赴主戰場雍和宮,解決全國藏傳佛教權勢,和狴犴 所代表的不公正的司法,軍隊權勢。隨後入故宮與攻打太和殿的先鋒會和,解決午門和運河的死亡陰間權勢,然後急速趕往北海, 龍的老巢,在九龍壁處解決龍的權勢。之後班師回朝。


紫色的狴犴:
龍的第七子,形像老虎有威力。其卑鄙耍手段、好狠鬥勇的將士,好訴訟,不辨是非、代表不公正的軍隊權勢, 掌管北京城里各級司法,軍隊。《潛確居類書》有:「狴犴,其形似虎,有威力,故立於獄門上。」




金黃色的螭吻/鴟尾(chǐwěn/chǐweǐ)
龍的第九子,口闊噪粗,平生好吞,好在險要處東張西望,也喜歡吞火。它和狴犴就駐紮在雍和宮。 這就是那條 《太平御覽》有如下記述:「唐會要目,漢相梁殿災後,越巫言,‘海中有魚虯,尾似鴟,激浪即降雨’遂作其像於尾,以厭火祥。」



棕黑色大灰熊,從西域搬遷進入北京,在乾隆九年入住雍和宮,從清朝開始就掌管全國藏傳佛教權勢直到現在, 在北京的高官群里,有許多他的附庸。




如果各位看官不瞭解雍和宮的歷史,我現在就給你們科普一下:

雍和宮位於北京市東城區雍和宮大街,是中國漢族地區最大的藏傳佛教寺院之一。雍和宮最早曾經是明朝太監的官房,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清康熙帝在內城東北為皇四子胤禛修建了府邸。該府最初稱「四爺府」或「禛貝勒府」,胤禛被封為和碩雍親王后改稱雍王府。1723年胤禛繼位,為雍正帝(1723年-1735年在位)。雍正帝遷入紫禁城後,於雍正三年(1725年)將原雍王府潛邸升格為行宮,並改名為雍和宮。

因為雍和宮出過兩位皇帝,所以雍和宮的殿宇為黃瓦紅牆,與紫禁城皇宮一樣的最高規格。乾隆九年時,雍和宮改為喇嘛廟,成為清政府管理全國喇嘛教事務的中心,雍和宮是全國規格最高的一座佛教寺院。

雍和宮坐落在北京城的東北,雍和宮就在「國子監」的對面,南北有400米長,佔地約6萬平方米,依次為牌樓院、昭泰門、天王殿(四大天王)、雍和宮殿(有3尊高2米的銅質三世佛像的大雄寶殿)、永佑殿(雍親王的書房和寢殿)、法輪殿(五百羅漢山)、萬福閣(白檀木巨佛)等建築。整個建築佈局巍峨壯觀,具有漢、滿、蒙、藏民族的特色。




此二龍子和灰熊現駐守在雍和宮,這是我們8月1日爭戰的重點。我點齊兵馬,為各將領授予權柄,又用聖膏油膏抹他們,祭起天界的旌旗,7, 8路人馬各自乘坐騎,帶上天使,天軍即刻浩浩蕩蕩出征。


撰寫: 名老師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