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4, 2017

鐵杖轄管列國之帝王之都----九龍傳奇 (節錄2)

聲明:轉摘 請刊登注明出處 「末後事工 www.omegaministryorg.com」 《末後事工》所有文章內容歡迎轉載,版權屬基督, 請不要對原始內容做任何修改,如有進一步合作需求,請給我們留言,謝謝


(聲明一下, 這次的見證完全不是我以前的文風, 我的年紀不小, 寫不出這種文風。 第一篇完全是在夜間, 聖靈一句一句教導出來的。這經驗和學習如何講道一樣, 神是奇妙的神。作者是聖靈, 榮耀完全歸主。 我想, 這樣的文風對描寫屬靈爭戰讓代禱者更容易理解吧。 我們感恩就好!)                        

 --名老師

(第二部分)我在4, 5年前就被帶到第三層天界學習武藝, 天界里大內高手如雲,爸爸疼我,都沒讓他們教我,擔心他們一不小心會傷了我。因此我的老師只有一位就是聖靈太傅,天界,人界里一切兵法武藝都出自太傅。

太傅是我的老師,但更像我的媽媽,我叫她姐姐。從我一生下來就教我,宮中禮儀, 琴棋書畫,天界兵法等等。單單靈里運作這課程,我專心在宮中學習了三年,聖靈太傅喜歡夜間教課,有時是半夜1點,有時是凌晨4點,就喚我起床,於是前往藏寶殿,點將台操練。他的理由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口號動聽,可是太傅你老人家,夜晚教完課,白天你就可以打烊了。 知不知道我白天要上班吧。爸爸總說恩典夠用。有些時候頂不住了,我就照樣呼呼大睡過去,後來被懲戒管教過幾回,老實了。




訓練方式多樣:例如,穿越,在靈里從一個城市穿越到另一個城市;飛行:在靈界里從有限空間進入無限空間。。。。。。

練兵:有時被帶到戰場里爭戰,觀摩,有時與名將們對練。。。。。。老精彩啦。以後有空給你們叨叨。我很喜歡兵法這堂課,這大概和我背景有關,我地上的爸爸在中越戰爭里立過戰功,在我小時候常和我分享關於軍隊打仗的注意事項:


當攻擊來臨時,平日里所受的訓練就派上用場,經年累月在槍林彈雨裡的訓練,反復檢查武器的精准度,還要訓練對危險本能的反應。這種訓練會在戰士的心裡和身體上建立一套反射系統或是習慣, 使他們面對困難能無所畏懼。這樣,訓練精良的軍隊和武器緊密相連。

爸爸教導我,在戰區里, 幾件保命的事情你必須留意:1,絕對服從命令;2,訓練有素,瞭解你擁有的武器;3,分辨和認識仇敵的策略 4,分辨仇敵何時發動進攻; 軍隊是為作戰而存在的,軍人們在軍隊裡接受培訓和裝備,學習認識仇敵所用的策略。訓練自己熟練使用武器,學習攻擊的方法,模擬戰事的狀況。要贏得一場戰爭的勝利,服從命令是必須的。


聖靈太傅稱這些是屬靈的原則,就是你在靈界必須得勝某些權勢,你在物質界中才有權利處理某些事情,總之,就是從仇敵手中奪回人界的屬靈權柄啦。這個我懂。
我扯得有點遠, 話說回來,Z牧研究了北京那麼多年,在敵營里,他發現了4條龍,並找到他們的軍事基地。 他們是統領 駐守中華大地的4位敵軍將領:分別是地龍(也叫陸龍),水龍(也叫海龍), 無名龍 和 天龍 等。

整條陸龍位於北京的中部,正陽門是龍珠,天安門是龍吻, 東西長安街是陸龍的兩條長須,天安門和午門是龍鼻,太廟和社稷址是兩顆龍眼,故宮恰似龍骨龍身,四座角樓是龍的四爪,伸向八個方向,景山、地安門大街和鐘鼓樓構成龍尾。正陽門是一寶珠.通覽北京中軸線的古建築,呈現出巨龍鎖珠之勢,極富匠心.



水龍以南海為龍頭部分,湖心島是龍眼,中南海和北海構成龍身,什剎海是龍尾,擺向西北方向。



其中一條龍就藏在Z牧師教會的下面。 敵人的基地被發現了,處死龍可不太容易,第一,它體積龐大,身形魁梧,鱗甲堅硬, 刀槍不入啊!第二,龍可以飛天,也可以入地,還能鑽入海底, 沒有上天入海的本領可抓不住它。我聽C老師分享過,一次捕龍能手們,動作太大,驚動敵軍,結果鎩羽而歸,龍沒有逮到,逃走了,還折兵損將。啊哈,原來經驗也很重要呢。

 情報送達天界,爸爸就命令當地駐軍鎖住龍身,Z牧租下龍宮之上的一個建築物,一夜之內立起十字架,用水泥澆築,直直插在無名龍的心上,教會就建在這條龍的心臟上面。



那天,Z牧特地帶我參觀龍的心臟。 我心裡才記起聖靈太傅在飛機上和我發的預言「今日差遣你進入北京,你的腳要踩在一條龍的心臟上。」果真如此。爸爸可是為何我進入,關鎖龍心臟的房間,我汗毛直立,頭暈陣陣呢?我仔細一看,那龍並沒有完全死亡,心臟還在衰弱的搏動,只是心力衰竭,我能檢測到他微弱的氣息。這裡邪氣太重,我給Z牧一個建議,在這間房,24小時作一件事情。。。。。。目的是放龍的血,讓他流血而亡。這提議立刻獲得附和。




眾將領一致認出爸爸給我的兵符和權杖。立刻摩拳擦掌,他們說,「你就是那個權柄,我們的元帥終於等到了。」 雖然這不是我預先的計劃,我只好亮出上方寶劍,披掛帥印,調兵遣將。軍隊的統帥,當然耶穌基督是我的元帥,靠著他我凡事都能。


C老師問我需要多少兵馬??? 我一激動,21這數字就從我口中蹦出來。我有點後悔,咋不多要幾個呢?還好我列了一些條件,這21位必須是打過區域性屬靈爭戰的,有經驗的國度代禱者,總之,我要的是神國的將領,沙場老將,立過戰功,在天界的生命冊里被記名的人。啊哈,我倒要看看爸爸如何把這些戰功赫赫的將領調來北京?
7月30日,特會開始,那天坐在下面的,大部分是來自全國各地的代禱者,神國的將領們。反而周牧教會的弟兄姐妹們(信徒們)都不在,這事情好蹊蹺?就好像是出被預演的戲。你問我為什麼知道? 他們把自己的坐騎都帶出來啦。 通常進入教會舉辦特會,放眼一望,都是吃奶的嬰孩。 可是第一天,你看,從內蒙來的那幾位,騎獅子過來的;



走起路来,虎虎生風,披掛紅鬥篷,鑲金的虎頭戰袍,手持鐵戟入場;

有人拿日月刀,子午鴛鴦鉞。



雙鐵尺,好些兵器我也沒有見過。


從南方江浙來的那幾位,騎的可是日行萬里的天馬,劍背在背後, 還沒亮出來,就已經聽見雙劍的鏗鏘和鳴聲。



而從遼寧來的幾位,帶著弓、弩、戟、殳、鞭等。


從北漠帶來汗血寶馬


還有冰雪巨型獵犬。山東的勇士們帶的是鐧、錘等。


在會場里還有許多只來自不同國家的鷹,眼睛明銳犀利;


這場聚集根本就不簡單。。。。。。我請人去打聽,才知道,各位勇士是從網絡瞭解的信息,還有人是半夜收到爸爸的密函,急速趕往北京,看來,第二天人會更多。而周牧的教會全部去了「悔改營」,剩下幾位接待的同工留守在這裡。大概沒有人會遇到我這樣的待遇了吧,邀請我來開特會, 結果本教會里的人全部不在,去另一處聚會。來的反而都是全國各地的將領們,滿滿地擠在了大屋裡。

三天的特會,這些完全不在我的計劃里,老爸你設計我,老爸你設計我,老爸你設計我,(我聽見我心裡在吶喊)。。。。。。我承認,我是有點不滿的。通常國度代禱者出行,只需要攻打仇敵的陣營, 擊敗敵人就可撤軍(意思是代禱者的使命通常是行軍禱告,結束就離開,不需要開辦特會)。不需要到敵人後方搶奪人的靈魂和救人,這是另外的兵種乾的事。可是,到我這,情形完全不在我的想象里。我既要出兵攻打敵人的陣地,又要差人到後方營救被擄掠的百姓和俘虜。我的小腦瓜要籌劃如此複雜的軍情,研究敵人陣地,還要計劃深入敵人後方救人。結果那幾夜,每天只能睡2 到3個小時的覺,眼前從來就是霧茫茫的光景,腦中總是一片漿糊。

睡眠是我天大要緊的第一重要的事情,可是聖靈太傅在我如此有限的睡眠里,還來和我每晚聊天,聊上半個小時 (做夢半小時), 我苦啊。所以只剩下兩個半小時的時間休息。爸爸又傳旨過來啦,這是他的計謀,恩典夠我用。。。。。。

無奈這次是奉旨出行,只好牙關緊咬,為了老爸的面子,頂著上....

我終於知道了爸爸的計策, 因為我不曾建立過戰功,又是養在深宮人未識的,就算手中握有帥印。有人會認為我是偷來的。加上不能有名字,不能告知出自哪位名家的後人,不像愛新覺羅氏,一看姓氏,即刻知曉皇族血脈。偏偏爸爸硬生生差遣我出來,於是只好透過打擂台,先讓將領們看看你是否有真材實料,幾斤幾兩啦。 在比武中查看拳法套路,從特會中直接分辨你是否從神來的?這我倒是不怕, 因為我可是師從聖靈太傅, 打不贏, 丟的可是他的臉。那兩天特會現場非常熱鬧,醫病,趕鬼,釋放, 到處看見神跡奇事。

 (以下是那兩天特會的節錄:例如,一位手腳冰冷,右半邊全身麻痹的女士,肩胛骨嚴重不對稱,她總是覺得有寒氣從她的右邊跑來跑去,她後背部分有兩塊肩胛骨,一個肩胛骨凹進去‘一個肩胛骨凸出來,這種情形神就要醫治她的肩膀和她的頸椎,當命令凹進去的肩胛骨長出來的時候,全場的人親眼看見肩胛骨移用和長出來。

另一位是98年動的腰椎手術,因為脊柱側彎,按手後,脊柱就開始移動,突然間骨頭就恢復了,疼痛瞬間離開。這些都是會眾親眼看見。
一位女士產後憂鬱症, 腰痛,右半邊的整條腿都是疼痛的, 她沒有辦法彎下身來, 給她生活造成很多困擾。在按手禱告之後,可以彎腰和下蹲, 她的眼睛里充滿了激動的淚水,她非常開心神醫治了她!

兩位高齡老人的耳朵已經聽不見了,神還是施恩在年老的病人身上,經過禱告和測試聽力,站在很遠的地方對他們講話,耳聾病人的耳朵開了,聽到了! 當中的那位老姐妹非常開心! 高興得跑過來抱住我!開心得就像是一個小孩子! 另外現場還有三位中風病人,可以麻利的行走,當場得醫治的見證,震撼我們,神的作為實在奇妙!  特別是早上的一位嚴重中風病人,因為摔跤的緣故,頭上縫了好多針,剛出院不久,當聖靈的醫治降下,祂的肩膀平衡了,腳也能走路了!現場聖靈還醫治許多腸炎,婦科疾病,膀胱泌尿系統疾病,炎症和腫瘤等病人。

還有在非洲被下蠱了卻渾然不知的弟兄,釋放過程中吐出了很多的血塊,儘管現場燈光非常強烈,然而祂的眼睛卻因為邪術的轄制沒有辦法睜開, 而且他釋放的過程中當眾睡著。最後神的憐憫降下,因仇敵轄制而造成的肌肉酸疼完全康復。慢慢的中風的雙腳也變得有力。得著自由。等等。。。。。。)

那是當然的,帶著權杖出行,如今手裡多了調派兵馬的帥印。到訪之處自然所向披靡,我清楚知道這不是我的功勞,聽過小兔稱王的故事嗎?小兔和獅子一同到林中散步,結果萬獸都懼怕小兔,不是小兔厲害,而是他旁邊有一頭獅子。聖靈就是那頭獅子啦。

第二天,會場來了不少不速之客,其中一位特別顯眼,這靈有一對黑色透明的翅膀,凸出的眼球, 俗稱復眼,隱身在人群中, 戴著冠冕,它的軍階和級別不小,是敵營派來的奸細嗎?

它擄掠了一位又高又大的北方女子,我決定不動聲色的擒拿它,然後解救這被困的女人。我將這女人叫上講台,就在我雙目與這女人接觸的瞬間,藏在她裡面的邪靈,被強光照射,只好浮出水面。

我用鞭子卷住这邪灵,把它从黑暗处拉出来。这女人就开始疯狂地用手拍打地板然后摔自己的身体,面目狰狞地显现了。我直视她的双眼,问里面邪灵的名字,它只好挣扎地说,它的名字是别西卜。现场的人群发出巨大的骚动声,原来是圣经里记载过的鼎鼎大名的鬼王。鬼王跑来北京啦,难道只是想在这里捣蛋一下吗? 我问它从哪里过来的,借着这女人的口,它说,“从创世纪来的。”

别西卜的到来,让特会 “增色”不少。我可不敢大意,敌营派出鬼王作侦察兵,看来明天必有一场恶战。擒拿了别西卜, 是否会搅动灵界,走漏风声?。。。。。。在野兽般疯狂的挣扎和吼叫过后,别西卜败下阵来,当然敌营里其它的邪灵,例如从印度来的大蛇,非洲的夺命下蛊,名胜地的龙蛇等我也一并擒拿,解救那些被掳掠的人,我的金丝软鞭、锦套索得胜对付这些邪灵绰绰有余。


爸爸有智慧地幫我在眾位將領前樹立了威信, 再加上聖靈太傅的顯現, 我這帥位坐穩了。下午我與聖靈太傅商議,形式危機,決定停止聚會,請旨,即刻8月1日出兵。奇妙的是,那天夜裡,爸爸透過外省的代禱者發信息來,告知我們國家隊和八一隊要比賽,國家隊會戰勝八一隊,。 老爸實在是小瞧我的智商,我立刻從來函中,讀懂聖旨,不就是要我在8月1日發動攻擊嗎?而且還預祝我旗開得勝的意思麽。猜謎, 可是我的強項。

7月31日晚上, 特會進行到夜裡 10點多,11點召開軍情和戰事會議。就設立在Z牧的辦公大廳里。21位老將入座後,我終於面對面見到了天界羔羊生命冊里記載的傳奇人物,以前是 「風聞有你, 如今是親眼所見。」我的小腦袋,沈浸在冊子里記載的傳奇,想起兩天前C老師介紹, 這幾位 就是 當年幾度赴長白山,斬斷其中的龍脈,擒下長白山萬年女巫 的傳奇人物, 不久,主席就撥款給東北三省3000個億, 這可是東北三省要復興的前兆。

另外這幾位,是遠赴大漠, 江北,邊界,奇山,名勝地等,追逐那只千年墮胎怪獸,並將它斬首的傳奇後,不到兩三個月,中國宣佈實施二胎政策開放。原來在靈界里處理權勢後,必然在物質界看見果效。


仰慕啊, 仰慕啊!大名如雷貫耳。 「在開會呢?」我被我的第一助理(還有位二助)從發愣里推醒過來,我的一助是正藍旗的小郡主, 王爺府的寶貝女兒,這次為北京一戰,特別被爸爸從瀋陽的王爺府里調過來的, 聰明伶俐的很。據她和我分享,幾年前爸爸就預備她入北京,她擁有的皇族血脈,就是為了今天。Z牧將北京的大地圖拿來,讓我辨認那9條龍的基地在哪裡。




我很幽默的告訴他們,嘿嘿,這是我人生第一次雙腳踏入北京城,我連城的東南西北都搞不清楚。你們問我龍的基地???在哪裡???


(未完,待續, 預知詳情,請聽下回分解)

撰寫; 名老師
編輯; DJ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