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4, 2017

鐵杖轄管列國之帝王之都----九龍傳奇 (節錄1)

聲明:轉摘 請刊登注明出處 「末後事工 www.omegaministryorg.com」 《末後事工》所有文章內容歡迎轉載,版權屬基督, 請不要對原始內容做任何修改,如有進一步合作需求,請給我們留言,謝謝


我不是什麼世外高人,我很平凡,我出現在你面前的時候,你會覺得我是再普通不過的,是那種容易消失在人群里,你記不住的臉。我唯一和你不同的是我有一位了不起的爸爸,我以他為榮。 我年紀尚幼,第一次是在2014年出來的,他說我長大了,可以自己出來闖蕩江湖了,可是聽人說,江湖險惡啊,我沒見過世面,我有點怕怕。可是爸爸說,他已經在路上為我安排好一切,我只要看見記號,就能明辨敵我。那時候,我的爸爸,在夜間親自來為我穿了一件長長的毛衣,一直籠到膝蓋,這是件駱駝毛或是羊毛的外袍,麻的顏色,有點發黃,毛色倒是很亮。他大概是把施洗約翰老爺爺的外袍拿來給我穿了吧。也不找件新的衣服來,我撇撇嘴還是收下了。

有件禮物是我特別喜歡的,就是一個又重又大的權杖,純銅的桿子,純金杖頭上是一顆碩大的寶石,還會變顏色和材質,有時是鑽戒,有時是紅寶石,藍寶石等等。這說明爸爸還是很愛我的。就是權杖太重,走起路來有點費勁。這東西他說能調動天國的兵馬,沒試過,等有機會,一定試試。我有幾個跟班,一頭獅子,一隻鷹,一匹帶翅膀會飛的馬(一種已滅絕的馬)是我平時的坐騎。天使們不能算跟班,他們是爸爸差遣來保護我的,如果不發話,他們總是隱藏著,在這群大能天使里,我最喜歡看見那位渾身上下都是眼睛的基路伯,他和我最親近,這就是許多人不願意坐在我旁邊的原因,很多你的秘密是他告訴我的,跟我沒有多大關係。

我最欣賞的是 第七位, 他不笑的,爸爸造他的時候,是不是忘記造笑感神經了。他真的就叫第七位,前面六位天使們都各有自己的名字,就是第七位沒有。如果你搜索 南亞地震,金融危機風暴,你就認識這第七位了,他也造成過中東混亂,和北美百年不遇的風暴。。。不說他了,以後有機會我介紹你們認識他。





今年是我第三次外出,我沒有像前兩次那樣膽怯了。我頭髮變得更長了,所以用金絲線扎成大辮子。這次還有許多人被差來服事我,不過人有點多,讓我感覺,爸爸好像是要發兵打仗。我每次出外總有個名堂的,這次叫:鐵杖轄管列國(之預備得勝者)。

其實我心理在偷笑,爸爸你送個女兒入江湖,不過是去中國,台灣,美國,加拿大等地給你的孩子們上上課,還起個這麽嚇人的標題。不過那可是聖旨,雖然領受旨意倍感迷惑和意外,我的小腦袋如何也想不通怎麼就「鐵杖轄管列國」叻?有一點我倒是清醒的,抗旨是要杖責的,爸爸打人很痛的,有時連我愛的同工們一起打,我不捨得他們,他們可是我最好的玩伴。不敢爭辯,即刻請玩伴們向接待的各地區傳遞這次的主題。我想,地方接待的教會同樣會對這次的主題和我一樣不理解吧。

啓示錄 2:26--27 那得勝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賜給他權柄制伏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將他們如同窯戶的瓦器打得粉碎,像我從我父領受的權柄一樣。

啓示錄12:5 婦人生了一個男孩子、是將來要用鐵杖轄管萬國的。 〔轄管原文作牧〕他的孩子被提到神寶座那裡去了。

爸爸臨走前嚴肅地交代我,這次我必須嚴正看待局勢,不能像以前那樣嘻嘻哈哈啦。因為我是奉他老人家差遣的,因此我不能有自己的名字,現在各位終於知道,我為什麼叫 MING 老師了嗎?而且,我從一開始成人,爸爸就拿走我一切的保護,告訴我我不能有任何宗派,因此我走到哪裡都是無宗無派的。這樣,方便爸爸送我進入傳統教派,也送我入靈恩教派,還有天主教派。。。我去哪裡外宣,都能如魚得水。

瀋陽一役之後,2017年7月31日即刻進入北京。不瞞你們笑我,我長這麽大,這可是是我人生第一次踏入北京,小時候盼望的帝都,影視節目里常看見的雄偉壯麗的故宮,天壇, 紫禁城,金碧輝煌的殿堂?我是否有機會看看呢?我可是好奇寶寶,我好興奮呢!又有什麼樣的傳奇等著我? 第一次踏入帝都,沒想到是以天國王女的身份來的。



5個小時的高鐵之旅上,爸爸派了聖靈太傅來和我聊天:「今日差遣你進入北京,你的腳要踩在一條龍的心臟上。」 我完全搞不明白, 導師你說的是什麼龍啊? 哪一條龍呢?在哪裡,哪個位置啊?感恩的是,我們當中有來過北京的小脆脆。立馬胸有成竹的順利打到車,先入住酒店。 其實我心裡有點想法,怎麼不來個人接接呢? 不過後來一想,我被藏在宮中這麽多年,確實沒人見過我。我要拜訪的可是位神國大將。他完全不認識我,卻要接待我在他的教會開特會, 已經很給面子啦啦。然後第二天拜訪Z牧師和C老師。這位牧者的特別之處在於他是爸爸安插在北京的將領,他花了20多年才搞懂,爸爸為何調他在這區,之前這裡荒涼的很。他們被安置在此處時,除了他們教會,連個房子都沒有。 現在可不一樣了,他們成為當地的祝福, 果然到處高樓大廈。不過聽說,教會日子也挺艱難走過來的。

爸爸下旨讓他駐守北京,一直預備他與龍的權勢抗衡。[文末有關於北京城裡的雙龍佈局的解密]



北京果然是帝都
他手下良將眾多。與北京,全國各地參與區域性,國度性的代禱者們都有奇妙的連結。C老師我一早認識的, 她可是了不得的強將,以前是錦衣衛出身(情報部門的),現在到處帶兵打仗。這次她特意陪我入北京,浙江。

周牧問我是怎麼進入北京的,因為我們彼此並不認識,都是第一次見面。我於是分享爸爸是如何為我開北京服事的門。接下來我輕描淡寫又認真嚴肅地講了以下故事:(參考: 全球預言 38: 中國為神開門, 最大祭壇和 復興絲路)

去年我從瀋陽進入北京,我乘坐的飛機就急速往下墜又被拉上來,來回幾次。我的靈眼被打開,看見空中發生屬靈戰爭:飛機升空的時候一頭金黃而褐色的6000多歲的老龍。突然出現在眼前,它跑來攔截飛機。老龍王爪子按在機頭上往下面推。靈界的攪動立刻引發物質界的反應。飛機升到半空,突然毫無預警的下墜,坐在飛機上感覺自己如坐過山車般往下俯衝,地面建築物突然越來越大。就在我背後一片汗水,背脊僵硬的時候,天使們急速趕到,於是天空中出現兩軍打仗的場面。。。飛機在急劇烈的氣流顛簸中飛行。

這條母龍已經不好對付,她又召喚她的九子來參戰。最後,天使們將母龍打到地面,捆綁或處決了九子,這場在半空靈界里的屬靈戰爭才結束。我的飛機搖搖晃晃終於平安降落。處理完九條龍之後,我聽到聖靈在空中和我說,「明年北京要為你開門。」因此,進入北京是神對我的命定之一。可是當時我在北京沒有任何的連接者,也沒有同工。 北京對我來講就像是座非常陌生而緊閉的皇城。我只能把信心放在神的身上, 抬頭仰望他。



我講完了故事,以為他們會不屑一顧,這群沙場老將一定覺得沒有什麼?因為他們都不知經過多少次天界,人界的戰鬥。。。當我談論如何進入北京, 在空中我的天使如何擊殺九龍, 靈界先發生事情,再轉到物質界。

在場的老將們,歡呼雀躍起來。他們說我們等了那麼久, 原來權柄終於來到了我們當中。「什麼? 什麼?等等?你們在說什麼權柄?誰有權柄擊殺九龍?」。 陳老師拿手指指我,愛新覺羅。葉赫那拉氏的後人(他們是爸爸特別揀選的站在帝王血脈上能代替中國來悔改的支派,她可是在區域性國度爭戰里立下赫赫有名的戰功。她的故事也是傳奇)也指指我。我突然恍然大悟,不會吧,爸爸這次差我出來是來帶兵打仗的?我成了神國的欽差大臣, 元帥?我想起我的那根權杖,它真的可以調動各地的兵馬?

(神在這個末後世代隱藏了許多大有能力的將領,精兵;分布在全球各地,這批新郎的朋友,末後的先鋒者被秘密授權,在全球各地處理和拆毀仇敵在地上建立的王權, 寶座。以歡迎新郎耶穌基督第二次再來。神對我們所居住的城市,所出行的疆界已經定下了旨意。神把我們安置在某個特定的領土,目的是要看見神的命定得以實現。

使徒17:26,「祂從一本(本:有古卷是血脈)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准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聖經里說神已經預定我們所住的疆界。在神的許可里遷移,像亞伯拉罕那樣,若要在某個地界中彰顯盟約的效力,他必須派遣某個帶有某項屬靈恩賜的人,到該地去完成他的旨意。

詩篇24;1, 地和其中所充滿的,世界和住在其間的,都屬耶和華。…。。, 神將人們分置於世界各地, 好讓他的旨意可以完全實現。 你若知道自己之所以在某處, 是因為神將你安置於此, 那麼你已經處於適當位置了。因為你已經是神盟約計劃的一部分----這項計劃,不只是為了你自己的生命, 同時也是為了你所居住和所要進入的地區。

原來有群人,被神揀選,在中國大陸秘密工作許多年,有的家庭一輩子,有的甚至幾輩子, 有的從先祖開始,被神訓練成為區域和國度性代禱者, 任務通常只有一個,就是到有黑暗權勢壓制掌權的地方,流人血的地方,仇敵攻佔的地方走禱,抹油。爭戰解決歷代咒詛的問題。

弗6:12 「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撒旦和敵基督借著這地集體的偶像崇拜,流人血,不道德, 毀約,在這個地區或是國家,國度建造一個讓他坐在這片領土上的王權,王座和影響力。
神興起他的軍隊來對抗邪惡的王權,軍隊必須訓練有素而且絕對服從命令。

解密北京城裡的雙龍佈局

圖解:有關專家對北京景山地區的遙感航拍照片進行了研究,發現這裡的古代建築群的整體形狀貌似擬人化的建築。地質礦產部地質遙感中心的科學家對此進行了更加深入的研究,他們利用遙感技術所拍攝的全北京城鳥瞰照片,翻閱了大量有關史料,相互印證。他們驚奇地發現,明朝人對北京城的設計建造是雙龍佈局形狀。一條水龍和一條陸龍衡山環水,蔚為奇觀。

圖解:水龍以南海為龍頭部分,湖心島是龍眼,中南海和北海構成龍身,什剎海是龍尾,擺向西北方向。

圖解:陸龍俯臥在北京的中軸線上,天安門宛若龍吻,金水橋為龍的頷虯,東西長安街彷彿龍的兩條長須,從天安門到午門一帶是龍鼻骨部,太廟和社稷壇如同龍眼,紫禁城恰似龍的龍骨龍身,四座角樓好像是龍的四爪,伸向八個方向,景山、地安門大街和鐘鼓樓構成龍不正

陽門好似一寶珠。通覽北京中軸線的古建築,呈現出巨龍鎖珠之勢,極富匠心。
本文節選了北京古城裡的極大謎團,它們就藏在人們能耳熟能詳的京城名勝古蹟里。
有關專家對北京景山地區的遙感航攝照片進行了研究,發現這裡的古代建築群的整體設計形狀貌似一組擬人化的建築。地質礦產部地質遙感中心的科學家對此進行了更加深入的研究,他們利用遙感技術所拍攝的全北京城鳥瞰照片,翻閱了大量有關史料,相互印證。他們驚奇地發現,明朝人對北京城的設計建造是雙龍佈局形狀。一條水龍和一條陸龍衡山環水,蔚為奇觀。

北京的「雙龍」,水龍以南海為龍頭部分,湖心島是龍眼,中南海和北海構成龍身,什剎海是龍尾,擺向西北方向。陸龍俯臥在北京的中軸線上,天安門宛若龍吻,金水橋為龍的頷虯,東西長安街彷彿龍的兩條長須,從天安門到午門一帶是龍鼻骨部,太廟和社稷址如同龍眼,故宮恰似龍骨龍身,四座角樓好像是龍的四爪,伸向八個方向,景山、地安門大街和鐘鼓樓構成龍尾。正陽門好似一寶珠。通覽北京中軸線的古建築,呈現出巨龍鎖珠之勢,極富匠心。

明代北京城建築的這種「雙龍」佈局,反映了在華夏民族歷史上君權神授的思想。在一種觀念看來,北京乃興龍之地,帝王乃天降龍種。這種神奇的雙龍佈局設計是中國古人的藝術造詣,還是天然的巧合,仍然是一個謎。

(續,請聽下回分解!)

 撰文:名老師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