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0, 2017

靈界的默示(二)

孫大信文集

第一章 生死之謎
 
生之玄妙

    生命唯一的本源就是從上面而來的無限全能生命。祂的創造力賦與了人類和生物之間孳孳不息的生命。凡被造的均會在祂的裡頭活著,並且永遠繼續存在。這位全能者創造了許多不同種類的生命,雖然各類進步的階層有所不同。而在這位全聖者的面前,為了使人獲得永遠的幸福,祂把人造為似祂的形像。

死之捆鎖

    這些生命雖會變化,但決不會被消滅。只是由存在的狀態變化為另他方的狀態,也就是「死」。但死絕不是生命的終極或消失,而是加入他方生命的開始。也不是意味著拔掉什麼,乃是生命存在的形態轉移至他方形態的一個過程而已。那些由我們的視界隱沒消失的東西,絕不是終盡了它的存在,而是蛻變成其它異形的狀態再出現而已。



人死決不會消滅

全宇宙的任何東西都不會被滅盡,因為創造主並不是為了要消滅而創造萬物的。如果被造的東西都不可能被減盡,那麼被造物中之冠,且具有創造者形像的人類更是沒有被消滅的理由。神絕不會滅絕似自己形像的人類,也不會滅絕被造物。如果人不因死亡被滅絕,那麼人死後到底活於何處,又於何種狀態中繼續存在?相信每個人都會發出這樣的質疑才是。

    根據我在「入神」經驗中所體會的,很想以簡單的方式來解說。但我於靈界的異象中所看到的事實,根本無法用言語來表達;似乎今世的語言和比喻都無法適切的表達靈的實在。我若想以普通的語言來表達所見之榮光,實在很容易招致誤解,我知道只有靈的語言才能表達這些微妙的靈的真相。我想舉其中幾項對全人類有益的、單純又含教訓的例子來加以說明。人遲早都必行經此肉眼看不見的靈界,因此我們需要明白這些事,更遑論知道這些事對我們並沒有什麼壞處。

 

 第二章 死的同時會發生什麼事
 
    有一次我在單獨禱告時,忽然看見自己被一大群靈體包圍著。瞬間我的靈眼大開,看見自己跪在很多天使和聖徒群中。最初在看到他們那種充滿榮光的姿態時,我發覺自己實在比不上他們,心中難免感到多多少少的害羞和不安。但當我知道他們對我的真實同情和充滿愛心的關懷後,我的心立即就感到平安多了。雖然於此之前我曾經得到類似的平和經驗,但與這些聖徒交談後,又增加了一份新的驚喜。我在與他們的交談中將自己所感覺的諸多困難提出來詢問。第一個問題就是人臨死時到底會發生些什麼事?死後靈魂的狀態又是如何

    那時聖徒中的一個回答我說:「死就像睡眠一樣,除了肉體上的病痛和精神上的困惑之外,在越過此關時人並不會感到什麼巨大的痛苦,那種情形就和一個過度疲勞的人,一躺上床就很快地進入深沈的睡眠相似。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死亡幾乎是忽然來臨以致人都不知自己已離開了物質世界,並進入了靈界的範圍,可以說對這件事一點感覺都沒有,當時他們會對周遭突然出現一些新且美的事物感到迷惑,或許還會以為是來到一個從未曾去過或看過的地方哩,這種感覺要一直到他們被告知死亡,才會悟然驚覺。另一個聖徒更進一步地告訴我說:「普通人在臨死的時候,肉體會漸漸感覺無力。但是其中並沒有一點痛苦,只會感覺昏沈欲睡。有時人在肉體感覺非常衰弱或遇到突然的變故時,雖然肉體尚未完全死去,但在無意識狀態中,靈魂就離開了肉體。在這種毫無心理準備之下,人會忽然進入靈的世界,而令他覺得不知所措,這一段時間往往是住留在一處比較低暗的地方,有時還會騷擾到地上的人。但他們所能加害的對象,只限於那些與他們持有相同心性,且其自由意志歡迎他們進入的人;這些惡靈有時會聯合陰謀禍害世人。但神也命令無數的天使在各處保護祂的百姓和被造物,因此神的兒女在祂的保護下是十分安全的。

    惡靈只能傷害到與牠同性質或相似的人,由此可知牠們擾害的範圍是被神所限制的,偶而牠們也會騷擾義人,但若無神的准許,祂們是不敢這麼做的。神有時之所以會准許撒但和其追隨者逼迫義人,是想藉此苦難來磨煉祂的百姓更加強壯及良善,這就正如昔時主的僕人約伯受撒但逼迫的情況一樣。然而對於信徒來說,此種苦難不但沒有損失,反而獲益良多。

    另一個聖徒對我的疑問又附加說明如下:「大多數不信神的人在臨死之前  ,旁觀者常會看到他好似陷於一種無意識的狀態中。但實際上那乃是因其看到四周圍聚集了一大群面目猙獰,令人看了毛骨悚然的惡靈面貌,以致害怕得連聲音都畔不出來。反過來看信徒的死,與此正好完全相反。信徒臨死前,通常會看到很多來迎接他的天使和聖徒,以致心裡充滿極度的幸福感。那時他們所愛的人,包括已死的親人或朋友也都被准許來到他的床邊伺侯他,等著護衛他的靈進入靈界。一旦進入靈的世界,他的心中就充滿了極度的平安。因為他不但看到周圍全是親人或朋友,而且那地方正是他於地上生活時,因著信靠神、與神靈交而期待已久的天上之家。」

    這時候另一個聖徒又補充說道:「從地上迎接人的靈魂到天界通常是天使的工作。基督則會在靈界里將自己顯現於所有的靈魂面前,並依照信徒各別的榮光程度和靈里的長進狀態,或強或弱地將自己啓示給他們,有時祂也會來到祂忠實僕人臨死的床邊親身迎接,並以愛來擦乾祂僕人的眼淚,引導他到樂園裡。正如一個嬰孩快要誕生時,父母早就把所有必要的東西預備妥當一樣,一個靈魂要進入靈界時,所有必要的東西天父也都早巳全部備好。」

印度聖徒孫大信文集之 在主腳前(二)
孫大信
2 罪惡與救恩

 
罪的苦味
    門徒:主啊,差不多每一個人都知道不順服神、不尊敬神就是罪、並且從世上的現狀來看,這罪的結果都是該死的。但到底有甚麼罪呢?這卻是人所不十分明白的地方。在全能的神面前,悖逆他的聖旨,或在神自己的世界里,到底罪是如何顯明的呢?

    主:罪就是人想要靠著自己的意思來活,而離棄神的心意;或為滿足自己的私慾,而離棄那正道;或想要得那不合神旨意、不應當得的幸福,這些都是罪。當然,人若繼續這樣作下去,是不能得到真幸福,或享受真快樂的。罪沒有獨立的性質,因此沒有一人能說,這是誰造的;罪只是一種狀態的名禰而已。宇宙間惟有一位造化之主,祂是至善無比的;至善的造化主絕不會造出任何一樣的惡來,因為這是與祂本性相背的。那麼除了獨一造化之主以外,誰能創造罪呢?撒但只能叫那些被造為善的變為惡,絲毫沒有任何創造的能力。所以罪不是被造的,也不是有獨立性的東西。罪不過是一叫叫人看起來好像存在著,但事實上卻是假的、騙人的那種狀態而已。

    比方說,光是真實存在的,黑暗就不然,它不過是沒有光的一種景況。同樣,罪惡不是自己存在的,不過是沒有善存在的一種情形而已。這種惡的黑暗真是可怕,它使許多人偏離正直的路,而觸到撒但的暗礁,以致船破而陷在地獄黑暗的深淵里滅亡。因此,我——世界的光——才成為肉身,叫凡信我的不至於沈淪,因為我要救他們脫離黑暗的權勢,引領他們到所欣慕的天上港口,在那裡再沒有黑暗,甚至連黑暗的影兒也沒有。(啓廿23,廿5)

    這罪又是如何顯明在造物主面前的呢?其乃撒但與人想要滿足自己的慾望,而走在不法不義的路上顯明出來的。你也許會問,神為什麼不創造不會墮落在這種情形里的人呢?答案是:假若人被造成如同一部機器,那麼他就決不能得到那種只有人用自己的自由選擇而能得到的幸福。亞當夏娃之所以中了撒但的詭計和欺騙,是因為他們處在無罪的狀況裡面,不知道有撒謊和欺騙的存在。然而人雖因罪的緣故而陷在這種不幸的景況里,神卻以祂的全能為他們開了新生之路。

    神無限量的愛乃顯明在道成肉身與贖罪上,這在以前是被隱藏的。及至他們嘗到罪的苦味,那些被救贖的人就能享受天上更大的福氣,這有如人吃了苦物以後再嘗到蜜的甘甜就會覺得更好一樣。因為在天上他們就不再犯罪,唯用溫柔與順服來敬拜他們的父,並要與祂永遠同在喜樂里。

    人很熱衷地想找出太陽和月亮的黑點,或日蝕、月蝕的缺點,但對於自己心中罪的黑點和污穢的東西,卻毫不關心。由此可推知,人心裡的光明若變成黑暗,那黑暗是何等大啊(太六23)!正如長大麻瘋的人,身體因病而痳痹沒有感覺;人的心和精神也會因為罪的緣故而變成遲鈍沒有感覺,並使他無從察覺罪惡,不感覺疼痛。但是等到他被喚醒過來時,他就要哀哭咬牙切齒了。

    那些陷在罪惡里的人,他們並不覺得自己的擔子沈重;這如同人泅水到海底,若非等到感覺沒有空氣快窒息了,就不知道有多重的海水壓在他頭上一樣。但當人想從海裡提些水上來時,雖只是一些,也會覺得沈重;照樣凡知道自己有罪擔的,若悔改到我這裡來,就要得著真正的安息,因為我來要尋找拯救的正是這樣的人(太十一28;路十九10)。

    人並不盡都是到全身極其衰弱,手足已動彈不得才死,即使身體非常健壯,但只要有一個地方不對,如心臟或頭腦被擊打就可能致死。由此可知,一項罪就足以影響人的心靈,使他失去靈的生命;這不止限於個人,就是全家、全國,甚至整個民族也會因罪而滅亡;亞當的罪就是這樣。但是從我口中所出的一句話,就能叫拉撒路從墳墓里出來,照樣,我的話也能將永遠的生命賞賜給每一個人。

    常有的一種光景是,當牲畜或鳥類與人住久了,若再放回同類中,牠們不但不受歡迎,反而會受到攻擊,這是因牠們與人同處久了,生活習慣已被改變所致。牲畜尚不願迎納已被人同化的同類,何況天上的聖徒與天使,豈能把那些與惡人親密同住的人迎入天堂呢?這不是說聖徒與天使對罪人沒有愛心,乃是說天上的聖潔,與這等人不相宜。在世上惡人不願與好人為友,一同享受福氣,因為在惡人眼中,天堂雖然是個好地方,但對他們的行動——自以為樂的惡行而言,卻如同地獄般地使他們覺得非常痛苦。

    不要以為是神或他的子民要將惡人從天堂推到地獄去;因為慈愛的神決不願把人推進地獄,祂永遠不希望這麼做。能把人推進地獄的乃是惡人自己所選的可怕生活。人的生命未到盡頭之先,就已經有天堂和地獄靠近他們了,並且照著他們的善惡在各人的心裡設立各人的天堂或地獄。所以凡想脫離那永遠勞苦人的,要確實從心裡懊悔自己的罪,且把心交給我,那麼,他就要因我的同在,並聖靈的感動,而永遠作神國的子民。

    違背世上君王或政府的,或許能逃亡外國;然而背逆神的,有什麼地方可以逃避呢?無論逃到那裡去,即使是升上天,或下到陰間,都要看見神(詩一三九7~8),除非他真實悔改順服神,才能找到安全。

   亞當夏娃以無花果樹的葉子來遮身體,但那葉子太小了,不夠遮蓋,所以神預備皮衣給他們穿。照樣,人以善行要救自己脫離將來的忿怒也是無用的,
    正如無花果樹的葉子不能遮體一樣。除了我的義袍以外,沒有什麼可以滿足的。

    飛蛾,沒有想到火焰的燒毀力量,只被那美麗的光所迷惑,以致被燒死;
    人也是這樣,絲毫看不見罪惡的破壞性與害人的力量,因而被罪惡迷惑,以致陷於永遠的滅亡。然而我的光能救罪人脫離死亡,並將生命以及永遠的福樂賜給他;因為人被造是能得著那貴重恩賜的,其乃我所賜給人的真光。

    罪惡並不是一種夢想,乃是在人靈魂黑暗的景況中,是由人惡念的實行而生的,這惡的種子成為人的意念而永遠存在,並會影響靈魂,最後就是使人滅亡。這如同天花在很短期間就能毀壞人美麗的容貌,使其變成極難看的臉面。神沒有造惡,照樣,祂也沒有造疾病和肉體的痛苦。這都是因人不順服神的結果而產生的。痛苦與疾病也不是人所想要的東西,乃是人自己或親屬隱藏的罪,所結出肉體能看見的果子。這些人若悔改親近我,我就能使那叫人健康的血流遍他們的全身,使他們心裡看不見的病得著醫治,並將健康賞賜給他們,從永遠到永遠。因為人被造原本就是健康的樣子,為使他能永遠與他的王同住在福樂中。

永存的生命
    門徒:主啊,現在一般博學之士和他們的門徒都視禰的救贖與寶血為沒有意義、沒有用處。他們說基督不過是一位良善的夫子,只可以當人類精神生活的模範而巳,至於得救和永速的福氣,那是在乎個人的努力和追求善行。

    主;不要忘記心靈與宗教的觀系,人的心比頭腦重要。論到心靈的事,頭腦是不能達到最深之處的,這心靈是神的殿,它若被神充滿的時候,就連頭腦也要明亮了。因為心靈與理解的眼睛若沒有真光,就如同肉眼沒有陽光一樣無用。在黑暗的地方,人摸到繩子有時會以為是蛇。同樣,世上的聰明人也可能破壞真理,曲解真理,叫人單純的心受攪擾而陷入迷途。所以撒但誘惑夏娃的時候,不是藉羊羔或鴿子的形狀,乃是藉動物中最狡猾的蛇的形狀;照樣,牠也要有知識之人的知識,用有學問之人的手腕作為完成牠(撒但)目的之工具;人單有學問、聰明是不夠的,還要有如同鴿子般的溫柔,所以我曾說:「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太十16)

    我在十字架與贖罪上向信徒所應許的,就如銅蛇向以色列人所應許的一樣。因為無論誰,凡用信心的眼睛來看的都能得救(民廿一9;約三14,15),然而有些人不信,他們認為那不過是一條銅蛇,且批評說:「摩西若預備解毒藥或特效藥來治療,這或者能叫我們相信,但這被掛在木頭上的毒蛇形狀有什麼力量呢?」因此他們都死了;如今也是這樣,凡對神所預備的救法議論紛紜的人,他們只能因自己所犯之罪的毒而至滅亡。

    有個青年從山頂跌落山下,傷勢很重,流了許多血,幾乎快死了,他的父親帶他去看醫生,醫生說:「血就是生命,現在他的血已經流盡了,但若有人肯犧牲性命,也許還能救他,不然,他就得等死了。」於是那位愛兒子的父親就獻上自己的血,請醫生將其注入青年人的血管里,以後他就恢復了健康。人從聖山上跌落,被罪惡擊傷,他靈魂的生命日漸衰微,差不多就快要死了;然而凡信我的人,我要將自己那永遠有效的寶血注入他們裡面,使他們能由死亡里蒙護救,並且得著永生。我就是為此而來的,要叫他們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十10),這種生命是永存的生命。

    古時的人被禁止吃血並一切不潔淨的生物,他們也相信這樣做可以免去疾病;且因人有肉身,為了避免因吃那種肉,喝那種血,而使肉身中動物的性質變強,所以他們不吃。但現在『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約六55),因為這能使人有靈性的生命,並可以因此享受完全的健康和天上的福氣與喜樂。

    罪的赦免並非完全的得救,因為這只是從罪中被釋放出來,得著自由而已;人雖然已經得著完全的赦罪,但因他罪的病症,有時候也會致死,這可以說是真實的。比方說,有一個人病了很久,腦筋受傷,神經失常,以致殺死了人,他因而被判死刑,此時他的親友去向法官求情,結果他殺人的罪得了赦免,但當朋友去報信時,他已因那導致殺死人之罪的精神病而死了。

    既是這樣,赦罪又使那人得到什麼益處呢?的確,對他而言最大的益處是他的病得到醫治,但即使病未得醫治,赦罪也能為他帶來心中的平安與喜樂。

    就是這緣故,我才以人的肉身顯現,要藉此拯救那些悔改的信徒脫離罪的病症,並脫離罪的刑罰和死亡,且把那些在罪惡里的原因與結果都一並拿走,他們不再因其罪而死之,因我要救他們(太一21),他們並要由死亡被遷入愛子的國里,而成為永遠的後嗣。

    有許多人的人生看來是滿了危險,他們好像獵人,看見深溝上的樹枝中有蜜,就爬上樹去吮蜜,一點也沒想到他是在瀕死的危險中,因他的腳底下就是深溝,有鰐魚正張口等著吞吃他,樹下也有一群狼圍著等他下來時要吃他,更危險的是那樹根已被蟲蟻吃空了,隨時都可能折斷,那個沒有防備的獵人就要被鰐魚吞吃了。照樣,人的靈魂,住在那肉體中,暫時享受所積蓄在頭腦里的罪中之樂,而這些快樂很快就會過去,他們沒想到所住的這世界有如又可怕又凶惡的大樹林里,有撒但等著要撕碎他們,而陰間也有如鰐魚張口等著把他們一口吞下去;不但如此,更利害更可怕的,是罪惡的蟻蟲正啃蝕著他們身體和生命的根,不久其靈魂就要淪為地獄永遠的食物。然而凡來就我的罪人,我要救他脫離罪惡、撒但並地獄的痛苦,且要將永遠的喜樂賜給他,這喜樂是沒有人能奪去的(約十六22)。

    撒但用狡猾、撒謊和誘惑來抓住人心,並要吞吃他們,如蛇用牠發光的眼睛,叫小鳥眼目昏迷而被吞吃一樣。但信我的人,我要使他們得救,以逃避那古蛇,並脫離那能叫靈魂滅亡之世界的誘惑;我要給他們自由,因此他們要如同小鳥,毫無困難地抵抗地球的吸力,而在空中自由自在地飛翔;他們要用禱告的翅膀飛上高天,又被我裡面的溫柔吸住,最後飛到平安的住處,居住在他們心中所思念的家。

人若得了黃疸病,他所看的東西就都呈黃色。同樣,若叫罪人或哲學家來看真理,他們就會看見自己罪惡的體形,或是從他們的理論所發出的樣子,所以這等人,若照他們所想的去做,就會看我是罪人,好像他們自己一樣,這是不足為怪的。然而我救人的一切工程,並不期望這世界的人有好意見,不管人的看法如何,我總不止息地運行在信徒的生活裡面。利未人雖是亞伯拉罕的子孫,但是他們在生下來以前就納了十分之一(來七9~10),照樣,信徒每一個時代都住在我裡面,雖然那時他們尚未出生;同時亦有為他們的罪,用贖罪與賠償奉獻在十字架上,因為這救贖是為全人類的。

人若不重生,單想從自己的努力和善行就能得救,這是不合理的。世上的掌權者和道德家說:「要從行善而成為善。」;但我告訴你們:「未行善之前先要成為善」那又新又好的生命若臨到我們,自然就生出好行為來。

    如果有人說苦樹若常結果子,以後就能結出甜果來,這是愚昧的話;然而從事實來看,苦樹若接在甜樹上,就能結甜果子;經過這樣的接枝,甜樹的生命和特性,就能進入苦樹裡面,叫它原來的苦味失去。照樣,罪人也盼望行善,但結果卻是犯罪;不過,他若悔改由信心接連於我,他裡面的舊人就要死去,變成新造的人,因此就會有好行為的果子從這新生命顯出,這新生命的起始是由拯救而來,且這好行為的果子要永遠長存。

許多人能從經驗來認識人天然的好品行,但不能把心中的真平安給他,也不能叫他得救和得永生;那到我面前求永生的少年人便是個好例子,起初他對我有錯誤的想法,如同現在有些世上的聰明人和其門徒的想法一樣;他們看我如同粉飾的墳墓般的教師之一,那些教師在他們的生活中連一點真實的好行為也沒有。所以我對他說:「你為何問我以善,豈不知只有一位是好的」,但是他沒有看到我的裡面,就是那惟一能叫人行善並給人生命的;當我勸他作我的同伴、作個真實的好人,並要以生命賜給他時,他卻憂憂愁愁地離開我走了。他的生活雖然能作得很完全,但是他的遵守誠命與好行為,卻不能使他的心得滿足,也不能給他有永生的確信;假若他的好行為已給他心中平安,他就不會來求問我,也決不會憂愁地離開我,反而會相信我的話,且歡歡喜喜地回去才對。後來又有一位名叫保羅的少年人,他接待我,因此心中所羨慕的都得到充滿;他沒有憂愁的離開我,反而撇下一切來跟從我(腓三6~15)。所以無論何人,凡不倚靠自己的義,而是來跟從我的,就可以從我領受真正的平安和永遠的生命。


印度聖徒、神人孫大信文集之在主腳前(三)
孫大信
3 祈 禱
 
發出香氣
門徒:有人造樣問:「神即知道人的需要,也知道如何用最好的,方法使這些缺欠得以充足,不單是為好人,也為惡人,那末,人何必再向他求討呢?人所需要的,無論是屬世暫時的,或是屬靈的,豈能照人的需要,因禱告而改變神的意思呢?」

主:凡問這類問題的人,可知他們根本就不知道禱告的含意,他們未曾體驗到禱告的生活,不然他們應該能明白向神禱告不是形式的,禱告不是在乎想從神求得生活上所需用的一種勞力,禱告乃是想抓住那位生命的創造者——神自己,人若找到那位生命源頭的神並與祂相交,他的生命就要成為他們的,他們的生活也會因而更豐盛。對於作惡的人,神也因愛他們的緣故,把他們在世上生活所需要的賜給他們,但是他們靈性所需用的,神卻一貼也沒向他們顯出,這是因他們根本沒有靈性的生活。雖然神也要將靈性上的恩賜給他們,然而他們卻不會曉得其價值,但對於那些相信的人,這兩樣恩賜都要賜給他們;人若特別要得著靈性上的恩賜,就必須立時放下對世上恩賜的企求,而單愛慕那看不見的靈命增長。人無法改變神的心意,但是一個有禱告生活的人卻能從自己裡面找出神的旨意,因為對於這樣的人,神要將自己顯明在他們心中的密室里,使他們保持與神的相交,所以,到了神滿有慈悲的心成為人的寶貝時,他們一切的疑惑與困難便都要永遠地離開他們而告結束了。

祈禱就是向聖靈呼吸,神要將祂的聖靈充滿在熱心禱告之人心裡,因此他們要成為「活的靈」(創二7;約廿22)。他們必不會死,因為聖靈要借著他們的禱告將自己充滿在他們靈的肺部裡面,並且將健康、活氣和永遠的生命充滿他們的靈魂。

神就是愛,祂將人的靈魂和肉體所需要的東西按時候賜給人類,然而雖然神要用救恩與聖靈按時給人,他們卻藐視不接納;但是禱告卻能叫人知道那些東西的價值,因為那些東西正如水和空氣一樣的重要,若沒有它們人就不能存活;這些人生存的必然所需,神是按時賜給了人,但人卻輕看它,連感謝也沒有;可是對於那不易得到的金、銀、寶石那些神所賜的東西,人卻看重有加,然而這些東西卻不能叫肉體的飢渴得到飽足,也不能叫心裡所羨慕的得到滿足,世人是用這種愚昧的方法來處理靈魂的事,但惟有禱告的人才能得著真實的智慧與永生。

這世界有如茫茫大海,住在那裡的人都快被溺死了;然而住在最深處的海獸卻生活得很安全,因為海獸有時候會浮到水面上呼吸一些空氣,然後再沈到海底去,所以牠們能在那極深的海底生活。如是,人若從密室的禱告浮出這人生的大海,而吸入那能賜人生命之神的聖靈,則雖住在這世界也能得到生命與平安。

魚雖然一生在咸水里生活,身體卻不會變咸,因牠裡面有生命;照樣,一個有禱告生活的人,他雖然住在這罪惡的世界,卻能脫離罪惡的傳染,自由自在的生活,因為由於禱告,他的生命得蒙保守。

海中的咸水被太陽的炎熱所曬,就變成水蒸氣上升,而漸凝聚成雲,以後就變成既美麗又乾淨的雨落在地上;同樣,一個禱告的人,他的思想與懇求若上升,一如靈魂所湧出的霧氣,則公義的日頭的光線就要洗淨他們一切的罪惡和污穢,因此他們的禱告要成為降下恩惠之雨的雲,使地上的人都得著心靈復活的快樂。

在水中游來游去的水鳥,牠雖然生活在水中,但若從水里起來,牠的翅膀卻完全是乾的,這有如禱告的人雖然住在這個世界,但到了他們升高的時候,他們就要離開這被罪污穢了的世界,回到那完全聖潔永永遠遠可居住的家。


船若造得好,就可浮在水面上,但水若進到船內,就會發生危險;照樣,人住在這世界,他若把自己安排得合適,一如浮在海面上的船,他就能帶領幫助別人,自己也要走入那生命的境內;但世界的勢力若進入他心中就有危險了,因其乃通往死亡之路。所以一個禱告的人要常常為那創造人心作自己聖毆的神來保守自己的心,這樣,無論今生或來世他就都能安然安住在安息之地了。

每個人都知道,若沒有水喝就不能存活,但是,若沈在水里就不能呼吸,也會致死;人雖要用水、喝水,但卻不能掉在水里,所以這世界和其上的東西都要小心使用,而不是叫你們丟棄,因為若沒有那些東西,人要存活不但不容易且是不可能的;故此,神乃創造這世界給人使用,但是人要謹慎免得沈下去,若沈下去,人就要窒息而死。

人若沒有持續的禱告生活,靈命就會軟弱,而世界那些有用的東西反要成為有害且導致滅亡。比方太陽以它的光和熱叫一切的植物茂盛好看,但有時侯它也會使植物枯乾;空氣亦如此,它是一切生物的生命與力量的要素,但它也是使東西朽爛的因素。所以,「要慎謹禱告」。

人在這世界的生活應該是——雖然住在世界,卻不屬這世界。這樣,世上的物質就不但無害反而有益,並且會幫助靈魂的生命漸漸長大,不過他的靈要不停地向著那公義的日頭才行。常看見很臟的地方,有些野花反開得很茂盛,其香氣四處洋溢,那臭氣竟不復存。此乃因這些野花常向著太陽,從太陽得到光與熱,因此那些灰塵不但不能傷害它,反而成為肥料,叫它們長得茂盛好看。

照樣一個禱告的人也要借著禱告,把他們的心轉向我,就要從我得到光與熱;雖然他們住在這有臭氣的世界里,可是他那又新鮮又神聖的香氣要贊美我,不但有香氣發出,並且要結出那永遠長存的果子。

「住在我裡面」
這並不是說,若沒有禱告,神就不賜給人甚麼,或不知道人的需要。但是禱告的極大益處是,當人禱告的時候,賞賜的主要叫人的心靈得到神所要給人的恩賜;所以聖靈充滿使徒,不是在耶穌升天後的第一天,乃是用十天的工夫預備他們的心,然後聖靈才降在他們身上。

假若人沒有事先特別的預備就得著恩賜,他不但不能完全瞭解其價值,且不能長久保存。例如掃羅,他並非因尋求而得著聖靈和王位,所以很快兩樣都失去了;他出去的時候並不是為求聖靈,乃是為找失去的驢(撒上九3,十11,十五13~14,三一4)。

惟有禱告的人才能用心靈與誠實敬拜神,其它的人不過是在作禮拜時,因有聖靈的教訓及同在而受感動,就坐得端正、敬虔,但一出禮拜堂,又與從前一樣,一點也沒有改變。

人若沒有好好地培養那些結好果子或開好花的樹木,那樹木就會慢慢地變質,而成為劣種。照樣,信徒若怠於禱告及不關心靈性的生活,也不住在我裡面,他就會置身豐滿恩典之外,並且再度陷於舊日的罪惡中而致滅亡。

看見白鶴站在湖邊不動,或許會以為牠是在記念神的榮耀,或思想水的特質,其實不是,牠雖站在那裡幾個鐘頭不動,但是一看見水里有小青蛙或小魚,就會立刻去啄。許多人對於禱告的態度也是這樣,雖然他們站在神的大海邊,然而對於神的尊敬和慈愛,以及神的神性——能洗去人的罪,又能叫飢餓的靈魂得到飽足——卻一貼也不去想,惟一心想如何得到一些更放縱私慾的物質享受,以享在世的暫時之樂。因此他們就轉離那真平安的泉源,而陷在那能叫人失去快樂的世界里,並且要與其一齊滅亡。

水與石油都是出於地裡,二者看來也很相像,但其性質和用處則截然不同,水能滅火,而石油卻使火燃得更旺。人心對這世界和對神的羨慕也如水與石油一樣,一面叫人得益,一面卻是害人。所以人若想要藉這世界的錢財、名譽……等叫心裡滿足,結果就如同人想用石油滅火一樣;因為惟有住在神裡面——那位創造人心並叫人心羨慕的主——才能得著安逸與滿足(詩四二1~2)。所以無論何人,凡願意來就我的,我就將活水賜給他,使他不再渴,因這水在他裡面要成為泉源,一直湧到永生(約四14)。

人想要找的乃是世界的平安與物質,然而這不過是徒然勞力,因為由經驗明明知道,真平安與滿足並非從中找得到的。這等人如同小孩看見蔥頭就拿起來剝皮,想看裡面有甚麼東西,但這盼望卻是空的,至終他所看到的,仍是蔥皮,因為蔥頭乃是蔥皮集結在一起的。世人若尚未發見那真平安的池子(賽五五,、;耶二13;啓廿二17),這世界和其上的,就沒有一件不是虛空的虛空,這一切的確都是屬於虛空(傳十二8)。

這世界如同海市蜃樓,那些實在追求真理的人,想要得一些叫他靈魂滿足的東西,可是所遇見的,卻都是絕望灰心。那活水在人造的池子或破漏的池子中是找不到的;然而凡用純潔的心到我面前來禱告的人,就要在我裡面找到。我就是活水的泉源,人人都能從這活泉得著滿足、力量與永生(賽五五1;耶二13;啓廿二17)。

有個女人抱著一個小孩順著山坡往上走,小孩看見路旁樹上所開的花朵很美麗,就想去摘它,忽然一滾,就從母親手中滾到山下去,因頭碰到石頭,所以立刻就死去了。從這裡我們知道,小孩在母懷中是何等安全,但在那能迷人眼目又能致人於死的花裡卻是危險的。沒有禱告生活的信徒,其行為也為如此,他一看見地上那些能迷惑人心又很快會過去的快樂,就忘記了我的愛;我為他們所預備的靈奶,他們也以為無關緊要,競然從我手中滾出去滅亡。

母親餵小孩吃奶,可是嬰孩若不用力吮,就吃不到;同樣,在我懷中的兒女,若不是願意追求,也得不著靈奶,就是那能救他們靈魂的。嬰孩不用人教就知道奶在何處,怎樣吃才能得著,所以凡從靈生的,也能由靈魂的本能知道應如何禱告,也知道如何從我——他們靈魂的母親得著永生的奶,這不是從世界的哲學或智慧能知道的。

我把飢渴放在人的心裡,免得人自以為是神,而且是要人人想到自己的缺欠,並知道他必須讓那位造他之主的生命及存在所托住。這樣,由於知道自己的缺欠,他就要住在我裡面,我也要住在他裡面,同時,他要在我裡面找到福樂。

絕不孤單

禱告就是與我談話,有一種親密的存在;並且借著與我談話而住在我裡面,就要變成我的樣式。有一種蟲因以草或樹葉為生,就住在那裡而變成草的顏色;住在雪地的北極熊,牠的身體也和雪一樣白;孟加拉國的老虎皮有花紋,如同牠們所在之地的蘆草。同樣,凡借著禱告住在我裡面的人,他們要與眾聖徒、天使一同有分於我的性情,並要和我相像。

有一次我帶著彼得、雅各、約翰上山,為要叫他們與我有一些時間的靈交,那時我曾將我的榮耀稍顯給他們看,又眾聖徒中的摩西、以利亞也向他們顯現,他們看見那一霎時的天上榮光,就想要搭三座棚住在那裡(太十七1~5)。所以凡住在我裡面的人,他們的幸福是何等大呀!他們也要與無數的聖徒、天使同進入他們羨慕已久的天堂,並要與我一同有分我那完全的榮耀,這榮耀是永不失去也沒有轉動的影兒(約十七24;雅一17) 。祈禱的人決不孤單,並且要與我並我的聖者永遠同住(太廿八8;亞三7、8)。

人要管理山上的野獸、閃電、風、光以及其它自然界的力量,且使用它們,這並不是很難的事,然而要勝過世界、撒但和自己,這實在是最大的工程,也是最要緊的。但是祈禱的人,我要賜給他們力量,以勝過仇敵一切的權勢(路十門、8),因此,雖然他們還在地上,卻要與我同活在天上  (弗二6),所以撒但不能到他們那裡去,他們要安然地與我居住,沒有懼怕戰兢。

人雖已經得到管理自然界的力量,但仍不能自由自在地在大氣層外的太空中隨意往來遊玩,但是一個已經戰勝魔鬼、約束自己的禱告人,他就能自由自在地進入那永遠的天界里。

蜜蜂在花裡採蜜,卻不會使花的顏色與香氣失掉,照樣,祈禱的人也要在神所創造之物里蒐集那些有福有益的,但卻不會傷害它們;又如蜜蜂將各種花蜜蒐集至蜂房裡,屬神的人也要從受造之物的各部分收集美麗的思想,並要因與造化之主的靈交而凝聚真理的蜜在心中,且隨時隨地與神一同住在長久平安里享受神的甜蜜。

現在,人要將聖靈的油存在心中的器皿里,如同那五個聰明的童女所作的一樣;時候將到(太廿五1~13),若不這樣做,就會像那五個愚拙的童女一樣,所遇到的只是悲哀失意而已。現在也要為真的安息日來拾取嗎哪,不然也只有悲哀與災難等侯著了(出十六15、27)。

「你們應當祈求,叫你們逃走的時候不遇冬天。」!這是大災難或末日,或是「安息日」——也就是永遠安息在世的千禧年,像現在這樣的機會必不再來(太廿四加)。

等侯的改變能叫樹木花草的顏色改變,照樣,凡不斷地與我靈交的人,他們的靈性要大大進步,並且脫去舊人而進入我的榮光里,變成不能朽壞的形狀。

我用我的指頭把那些自己心中污穢,卻將那行淫的婦人帶來受刑罰的人心中所充滿罪惡的情形畫在地上,因此他們都慚愧地從大到小一個一個走開了。

我也要用我的指頭來指責我僕人內心的罪過,他們若悔改,我就要用同一指頭撫摸並醫治它;又如同小孩拉住父親幫助他走路,我也要用我的指頭引導我的兒女走那條從世界進到安息的家,即永久在平安中的路(約十四2、3)  。

人常常奉我的名向父禱告,但卻沒有住在我裡面,他們只將我的名在口頭上念念,並沒有放在心裡和生活中,人不能得到他們所求的就是這樣。若我在他裡面,他在我裡面,無論他們向父求甚麼,就都能得著,因為他們是受了聖靈的啓示,在其中禱告。聖靈會指示人怎樣才能榮耀父,並使他們知道對自己對人甚麼是最好的。若不然,他們就要像一個放蕩的兒子從管家口中所得的回答一樣;這浪子曾因父親的勇敢和好名聲而得到好處,後來,浪子又藉父親的名義向管家請求說:「請你給我一些工作與恩典」,那時管家指責他不法的行為與惡習說:「不要藉你父親的名向我求,要先去學習你父親的樣式,不要單在口頭上說你父親的才幹,乃是要把你父親的才幹的真價值表現在你生活中,這樣你所求的才能得到悅納。」

單用嘴唇敬拜頌贊我的禱告人與那用真誠生意服事我的禱告人,二者之間有極大的差別。比如說那真實敬拜我的人,他常常替別人禱告,盼望別人的心眼得開,能接受真理,而那些單用嘴唇敬拜我的人,他心中常存著嫉妒來禱告,盼望人的心眼瞎了;至終那些真實敬拜我的禱告人,他們的禱告要因遵從神慈愛的旨意而蒙悅納,叫那些從前是偽善之人的靈眼得開,而滿心歡喜的成為真實的信徒,也要成為我忠心的僕人、永遠的弟兄。

禱告能叫人從沒辦法中轉為有辦法,並且要在他們的生活中體驗到那些事不單和這世界有限的知識、法則、思想相反,而且是人所不能瞭解的。科學家不承認他們若不在那位叫萬物有次序,又將法則放在萬物裡面的主的後面是站不住的。那位創造萬物法則的主宰是叫人無法測度的。因為神永遠的旨意與目的是叫凡祂所造的得到祝福和豐盛,屬血氣的人不能瞭解這個事實;因為屬靈的事,惟有屬靈的人才能看透(林前二14)。

在一切神跡中,最大的神跡就是人的重生,所以凡經驗到這種神跡的人,其它神跡就都能經歷了。就如在極冷的國家裡,用水當橋是常見的事,因為水面上結水,底下卻仍有水,人在那結水的水面上走,既快又安全。假若向那整年在熱帶居住的人說,溪水面可以當橋走來走去,也許他們會立刻說,那有這樣的事?這豈不是不合乎自然的法則嗎?同樣,一個重生並借著祈禱來維持他們靈性生活的人,與那些在屬世生活中過日子,專注重物質,對屬靈生活卻一點都不明白的人,他們之間有極大的差別。

凡要借著禱告從神接受靈性生活祝福的,都要篤信不疑,且要順服才可以。那位一隻手枯乾了的人來到我面前,我吩咐他伸手,他立刻順服,因此他的手隨即復原,像另一隻手一般(太十二10~13)。他若沒有立刻順服,反與我辯論說:「我怎能伸手呢?若能,我何必到禰這裡來,禰應先治好我的手,然後才能伸直啊!」這話聽來雖然有理,然而若是如此,他的手恐怕永遠也復原不了。

禱告的人要有信心,也要順服;將軟弱、枯乾的手在禱告的時候伸給我,我就要在那時候將靈的生命賜給他,他就要得著他所需要的(太廿一22)


本文來源:網絡。我們注重分享,版權歸原作者。如有異議請告知,我們會及時刪除。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