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7, 2017

預言應驗: 假新聞-從默默發酵到全球爆炸

預言應驗:全球預言48 更大的大迷惑來臨


時間:

異象:嘈雜的人聲,像在集市或鬧事裡,周圍全部是憤怒的吶喊,我好像陷在萬人集會的鬧市裡北美的地圖在面前被撕裂歐洲的版圖重新整合。

更大的迷惑要出現了。更大的徵兆臨到地上。極少的人能看到真相。(MAJOR DECEPTION )各式的言論在互聯網上,社交媒體,電視裡,新聞裡傳播,在謠言能成為事實的年代裡,我看見大片的濃重的霧覆蓋了世界和教會,極大的迷惑在教會裡發生,人們沒有看清楚真相就一頭扎進去,人們東奔西跑,到處追逐。外面有許多虛假的聲音,告訴人們那些錯誤的事情,傳播的人陷入自我認定的陷阱裡,他們將要為此負上責任。欺騙和迷惑充滿了世界,統管了教育,政治,經濟,金融,銀行系統...系統。不信的風正在吹襲各處,神正在帶領我們進入新的季節和新的時期,事先的得了警告就事先做了預備。然而許多人沒有預備,因此落在大迷惑裡。


預言應驗:

假新聞:從默默發酵到全球爆炸
http://media.sohu.com/20170110/n478276941.shtml
2017-01-10  來源:傳媒狐 作者:Meow



編者按:
美國總統大選後,關於網上假新聞的討論應接不暇,《衛報》記者試圖解釋它們是怎樣在全世界肆虐並且扭曲政治的。

文|Kate Connolly;Angelique Chrisafis;Poppy McPherson;Stephanie Kirchgaessner;Dominic Phillips;Elle Hunt;Michael Safi
編譯|Meow

德國
  德國的政治主流對日益增長的假新聞可能影響到明年秋天的聯邦選舉而愈發擔心。假新聞以及俄羅斯的介入——不管是通過黑客,還是誤導,還是假新聞的作用——都被視為對民主進程構成嚴峻威脅,尤其是在美國總統大選之後。

  之前流傳過的謠言,比如默克爾曾為德國秘密警察史塔西(Stasi)工作,或者她是阿道夫•希特勒的女兒,都表明瞭德國人其實十分容易受到虛假信息的干擾。

  德國迄今鬧得最凶的假新聞是今年早些時候,有稱13歲的俄羅斯裔女孩麗莎•F在柏林遭到中東難民強姦。俄羅斯和德國媒體廣泛報道了這則故事,個個都是言之鑿鑿的樣子,說她是在上學路上被誘拐的,隨後遭到輪姦。柏林警察局長很快指出這是胡編亂造的。根據柏林公檢院的說法,女孩和她認識的人們相處了30小時,醫學檢查也證明她根本就沒有被強姦。

  不過,此事在社交媒體和俄羅斯的新聞網站上已被傳得沸沸揚揚,數百人走上街頭,與極右翼和反伊斯蘭團體一起抗議女孩受到的「襲擊」。俄羅斯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甚至譴責默克爾政府「藏藏掖掖」,從而引發了柏林懷疑是不是克林姆林宮故意要挑起事端。

  有一種假設是,此事是從一群俄羅斯人那兒最先流傳出來的,試圖給默克爾的難民政策搗亂。由於默克爾在烏克蘭事務上的強硬取態,她被俄羅斯視為主要敵人。據說,他們的最終目標是要動搖她在國內的地位。稍早一些時候,默克爾剛宣佈將爭取在政府內的第四個任期。

  德國聯邦憲法保衛局(主要負責國內安全情報工作)主席漢斯-喬治•馬森在接受《明鏡》週刊訪問時,譴責俄羅斯使用KGB式的做法來誤導公眾。

  11月底,默克爾在聯邦議院就此表示:「現在,我們有假新聞網站,有機器人網站,有釣魚網站——它們都可以不停複製信息,不斷用算法加強它們的觀點,我們必須學習如何應對它們。」

  與此同時,假新聞正在鄰國奧地利傳播。在11月的總統競選中,兩位候選人都未能幸免於難。最令人咋舌的,是針對綠黨背景的獨立候選人亞歷山大•範德貝倫(Alexander van der Bellen)的攻擊。他的對手試圖散布謠言,說他患上了失智症,正病入膏盲。

法國
  過去10年,法國民眾瀏覽極端保守主義網站、博客和社交媒體的數量激增。這些網站,在法國被稱為fachosphère——「facho」是「法西斯主義」的行話。它們推崇反移民、本土主義以及極端民族主義的觀點,主要是獨立運作,很少受到政治黨派的資助。不過無論是極右翼觀點,還是極左翼觀點,它們都迎合了公眾對傳統媒體的普遍不信任。

  法國《世界報》(Le Monde)事實核查部負責人塞繆爾•勞倫特(Samuel Larrent)說:「在法國,目前並不像美國大量存在完全靠編新聞賣廣告賺錢的現象。」不過他認為,尤其在選舉期間,操縱和扭曲新聞的案例正在增多。

  舉個例子,在最近的法國總統大選初選中,事實核查部門留意到中右翼候選人阿拉•朱佩(Alain Juppé)被指與穆斯林兄弟會有牽扯的說法。這一直可以追溯到2014年的地方選舉,一家極右翼評論網站散布惡意扭曲的故事,譴責朱佩想要在他擔任市長的波爾多市建造一座清真寺。故事不斷發酵,更是在初選中被添油加醋,朱佩甚至被刻畫成與穆兄會有染的「阿里 • 朱佩」。他本人稱,「一場下作的競選活動」正圍繞他展開。

  勞倫特認為:「(明天春天)的總統大選中,我們很必要感到憂慮。」明年1月,總統大選拉開帷幕之際,《世界報》的事實核查部將啓動一項數據庫,其中會列出一些自稱是做新聞但行跡十分可疑的網站。

  不久前的巴黎恐怖襲擊也遭到了陰謀論和扭曲,包括今年夏天有報道指出,去年11月在巴塔克蘭(Bataclan)劇院射殺了觀看搖滾演出的90名遇難者的兇手遭到肢解。這些報道援引了一部分關於襲擊的國會質詢上的證據,而沒有交代官員已經否認此事。

  在法國,另外一撥假新聞網站主要關注的是墮胎。法國國會下議院已經通過了政府的計劃,將取締把自己偽裝成中立官方網站的虛假墮胎信息網。它們常常列出免費的援助熱線,不過根據政府的說法,致力的卻是反墮胎的宣傳,竭力勸阻女性不要終止妊娠。

  法國家庭及婦女事務部部長洛朗絲 • 羅西涅爾(Laurence Rossignol)在12月1日告訴國會,法國的反墮胎組織正建立「看起來中立和客觀」的網站,他們拷貝政府官方網站,卻「故意蒙騙女性」。她表示,這些網站往往會公佈求助熱線,背後運作的主要是「沒有接受過培訓的反墮胎積極分子,他們試圖令喚女性的內疚心理,從而阻止她們墮胎。」

緬甸
  我的一位緬甸朋友最近這麼說:以前,人們總是去茶館聽新聞。現在,大家都看Facebook了。

  結束了幾十年的軍事專政,自2014年電信改革以來,緬甸的5100萬人口正迅速轉向互聯網。他們跳過了撥號上網,跳過了台式機,直接用上了手機和社交媒體。對相當一部分人而言,Facebook就是網絡的同義詞。

  各種聲音史無前例地尋找著出口,這使網絡生活充滿活力,同時又危機四伏。

  在#永久孤立(#foreveralone)的狀態和大量湧入的Facebook更新中,虛假內容充斥其間。其中多數都帶有宗教仇恨色彩。由於佔多數的佛教徒和少數穆斯林群體間的關係持續緊張,很多人都願意相信關於伊斯蘭和它的信徒的胡言亂語。這些消息大多是由帶著民族主義主張的賬號推送的。

  一位穆斯林記者最近剛成了這些賬號的受害者。很多民族主義者發佈了他與一位名不見經傳的羅興亞(Rohingya緬甸穆斯林少數族裔)軍閥的合照。帖子聲稱,他參與了邊境警察的襲擊,要求立即發動對他的逮捕。

  然而,什麼也沒有發生——帖子最終被撤下了,儘管在那之前,已經有超過3000人轉發了它。不過這件事似乎透露了由虛假新聞引發的惶恐力量在緬甸也能找到扎根的土壤。

意大利
  在意大利,政府已經對謠言的傳播惴惴不安起來。最近,總理馬太奧•倫齊(Matteo Renzi)核心顧問圈的一位高級官員剛提出了一項針對一個神秘Twitter賬號的誹謗控告——之後,這賬號就神秘消失了——早前,它總是以「Beatrice di Maio」的名義發言,不斷攻擊倫齊政府。

  其中一個例子是,這個Twitter賬號發佈了一張憲政改革部部長瑪利亞•艾琳娜•博斯奇(Maria Elena Boschi)打電話的照片,暗示她正把內部消息透露給她的父親、托斯卡納地方銀行伊特魯里亞銀行(Banca Etruria)的高層。這間銀行在2015年得到了意大利政府的援助,不過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博斯奇在此事上提供了一臂之力或者有任何出格的舉動。

  直到12月4日的意大利全民公投前,針對倫齊政府的攻擊不斷升級。比如說,俄羅斯國有新聞網站「今日俄羅斯」(RT Today)的報道中,刻意扭曲了關於意大利總理的新聞。意大利的日報《新聞報》(La Stampa)指出,俄羅斯的網站謊稱在公投前,由倫齊的支持者發起的集會上,參與的其實是他的反對者。這則消息後來被刪除了。
  倫齊所在的民主黨成員抱怨,由反建制派「五星運動」(Five Star Movement)操控的隱私揭露網站,應該為誹謗政府行為的假消息負責。該運動的參與者十分反感傳統的政治廣告。

巴西
  巴西的假新聞正越來越成問題。隨著2014年左翼總統迪爾瑪•羅塞夫(Dilma Rousseff)的再度當選,以及今年8月針對她的彈劾案以來,假新聞正不斷釋放出它們的威力。

  根據BBC巴西在今年4月的報道,羅塞夫和她的支持者們將彈劾稱為有預謀的政變一事愈演愈烈時,Facebook上,5條轉發的新聞裡有3條就是假的。

  一則由「思考巴西」(Think Brasil)網站分享的消息,虛假聲稱聯邦警察想要弄清楚為什麼羅塞夫向全球肉類生產巨頭Friboi公司支付了300億雷亞爾(約90億美元)。這條新聞位列熱門榜第3,被轉發了90,150次。

  去年,記者泰•娜瓏(Tai Nalon)從巴西最知名的報紙《聖保羅頁報》(Folha de S Paulo)離職,創立了Aos Fatos(直搗真相)網站——巴西的第一家事實核查網站。

  「到處都是假新聞,」娜瓏在電郵訪問中回復,「但巴西的問題是否與美國的一樣,我表示謹慎。」相反,她認為有很多受到政治趨勢的網站是重新解讀和扭曲主流媒體的報道,它們轉發的大部分是偏見,而不是純粹的假新聞。

  然而,在巴西輿情活躍的網絡上,流傳著大量假新聞。

  觸發羅塞夫彈劾案的,主要是針對巴西國有石油公司醜聞的長達兩年的調查,代號「洗車行動」(Operation Car Wash)。儘管她從未受到貪污指控,她所在政黨的多數成員,和醜聞激起的大型街頭抗議的參與者都強烈敦促她趕快下台。

  BuzzFeed巴西這個月發佈了為什麼假新聞比真新聞還多的文章。今年,關於「洗車行動」的十大轉發量最高的假新聞共被傳閱了超過390萬次。BuzzFeed稱,他們引用的是來自Facebook的數據。然而,十大轉發量最高的真新聞,總共的傳閱次數只有270萬次。

澳大利亞
  在澳大利亞,假新聞還不是什麼大事:主要由極少數人把持的媒體市場為2100萬人提供報道,目前還不存在什麼分化。

  不過,澳大利亞依然躲不過Facebook上傳播的虛假訊息。超過半數的澳大利亞人(截止6月底約為1330萬人)是網絡用戶,在他們之中,又有超過半數人是Facebook上的活躍用戶。

  在澳大利亞,有些問題極易觸發虛假消息的避雷針。清真認真行業(Halal certificate,指符合伊斯蘭教義製造出來的產品)和恐怖主義之間的關係常被政客拿來說事,不過他們毫無任何根據——由於這種說法實在太過盛行,去年還因此舉行了質詢會。

  由清真認證引發的擔憂——常常暴露出背後猖獗的「伊斯蘭恐懼症」——在Facebook上很有市場,儘管質詢發現兩者之間根本就沒有聯繫。

  在Facebook上,抵制清真認證的群組已經有接近10萬名成員。2014年11月,他們轉發了一則語帶譏諷的報道,很清楚它講述的其實是事實。帖子很快就被刪除了,但頁面成了沒有事實基礎的觀點的溫床,就好像「Q社群」(Q Society)的支持者們,他們自我標榜是「澳大利亞最著名的伊斯蘭批判運動」。

  7月的聯邦選舉中,公開抵制伊斯蘭的邊緣右翼政客波林•漢森(Pauline Hanson)再度當選國會議員,震驚了很多專家。今年,她的「一國黨」(One Nation party)在76個席位中佔據了4個席位,並且外界十分看好它在昆士蘭州地方選舉中的表現。

  波林的重返政壇被拿來和特朗普的當選做比較:兩人都善用社交網絡,他們都擁有數量可觀的粉絲,而且對自己說的話從不當真。

  8月,研究表明62%的選民贊同以下說法:「我或許不完全認同她的說法,但她的說法代表了大部分普通的澳大利亞人。」

  她在Facebook上很活躍,正如她的支持者們。最近她宣佈,她大部分的新聞發佈會都將在Twitter上召開。

印度
  上個月,印度總理宣佈將啓用面額為2000元的盧比後,全國的電話里都在流傳一條消息,新的紙幣將載有監控芯片並同衛星連接,即使被埋入地底120米深,也能被追蹤到。

  聯邦儲備銀行很快揭穿了這一說法,但在WhatsApp上消息已經傳得如火如荼——它在印度擁有5000萬用戶——還蔓延到了主流媒體上。

  正如在美國和其他地方一樣,越來越多的印度人從社交媒體上獲取訊息。

  不過2000元面額盧比一事揭示出了假新聞在這個國家的深遠影響。印度媒體眾多,但就行業標準而言,尤其是一些地方媒體,遠遠達不到標準。

  「印度的主流媒體更加受到(虛假新聞)的影響,因為他們在播出新聞時根本不加覈實,」印度媒體研究機構CMS的成員普拉巴卡爾 • 庫馬爾(Prabhakar Kumar)說,「電視台和報紙在收集資料和報道新聞時沒有標準的程序。」

  警方相繼逮捕了一些捏造假新聞的肇事者,尤其是如果他們引發了群體關係緊張。WhatsApp的管理員甚至接到警告,他們需要為發出的訊息負責。

  然而尤其是在印度的農村,社交媒體不過是另一處傳謠造謠的溫床。去年在德里附近的村莊達德里(Dadri),兩個小男孩根本用不著WhatsApp來傳播有個當地人在家中的冰箱里凍著人肉的謠言。他們用的是村裡的廟里的大喇叭。兩個男孩大喊大叫道,他們口中的穆罕默德 • 艾赫拉格(Mohammed Akhlaq)被處以了私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