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5, 2016

見證:敬拜需要用心靈誠實,禱告不是脅迫神

2016年年初,我被一個小組邀請去分享,在分享之後, 開始服事,有一對夫婦來找我禱告。禱告的原因就是因為 (我把她暫時稱為小A),小A兩年前生病了,症狀主要是腹部常常出血或便血。影響她的生意,也影響她日常的工作。我聽小A的領袖給我介紹,小A是一位信主時間蠻長的基督徒,而且火熱禱告,很愛神。

她的恩賜或能力也是明顯的,每次她為人禱告,她總是能夠得到她想要得到的禱告結果。她服事殷勤,常常探訪病人。特別是為人代禱或禱告,就能看見果效,常常很多人得著醫治。
聽過小A禱告的弟兄姐妹們都認可,小A很會使用聖經的話語來禱告。可是她自己目前遇到情況,就是兩年前,她的腸子開始出血,在加拿大和中國大陸,一直以來都沒有醫生查出小A患病的原因和所患疾病的名字。 於是我就為她按手禱告,也為她的先生禱告,當我按手的時候,聖靈給我異象,在異象裏我看到關於她生命裏的一些事情。一條毒蛇出現,就在她的身旁。

我理解這個異象的含義,這與旁人傳遞給我關於她的信息和介紹不吻合,立刻分享不是妥當的作法。於是我就為她禱告,求神能介入這事,讓醫生能夠找到她疾病的成因和疾病的名稱。她對兩件事情比較在意,第一件就是她向她的家人傳福音已有十多年,可是除了她自己之外,在她的家裏,還沒有人信耶穌;第二件事情她也一直放心不下的就是她自己的病。造著她的想法,她說她曾經為許多人禱告,很多人都得了醫治,唯獨是她自己她不理解怎麼沒有得醫治。她的觀念是憑信心該得醫治。事實是她禱告了許久,偏偏她自己的病好像沒有看到任何的好轉,任何有醫治的痕跡。這第二件事情是她耿耿於懷的。因為她為別人代求,別人總得了醫治,為何到了她自己就毫無起色呢?她覺得說,這不是一個好的見證,所以她懇求神給她一個好的見證。



我領受這些異象後,我就回去求神幫助我明白,以致知道這個異象的解釋,是指她生命目前有罪在裏麵。這使我百思不得其解。 這樣時間過得很快,大概是一兩個禮拜以後,我又在這座城市被安排有內在醫治服事。這樣我又去了這座城市,那天的聚會很晚了,我服事完一群人以後,已經到了晚上差不多11點。這個小A姐妹聽到我來了,就趕過來了。

過來以後,她很感恩在這兩個禮拜裏,終於有一家醫院的醫生查出了這個病的名字。那知道疾病的名稱,治療就有希望,可以用藥了。所以這是一件令人感恩的事。第二件事就是她的先生在上次見麵後終於信了主,這也是令她感恩的另外一件事。先生剛剛信,並不堅固。她來想尋求神要徹底得著醫治。當時我們還有十多人擠在同一個房間裏,我正要做結束禱告。看她如此急切尋求神的醫治,我就請留在房間裏的人一起為她的醫治來禱告。就在當下禱告的過程中,聖靈再次讓我看見我在第一次為她禱告時,看見的那幾個異象。因為我已經知道了異象的意思,所以我在禱告裏,懇求神做一件事情,就是讓她的家人或者她親近的朋友做異夢。 以使我的領受有進一步的印證。這次的禱告裏我對神有這個特別的要求,是因為我要印證神給我的異象,是否真的是我所明白、我所理解的。

很有意思的是,在下一個月,我又被安排來到他們當中分享,所以我又去了一次這個城市。小組分享完後就是為他們服事,這時候小A和他的先生都一同來到房間裏。進到房間以後呢,我就問她你現在的情況如何了。結果她的先生卻要求先分享。他說很特別,那天我為她先生和她第一次禱告後,就在那天晚上他做了一個夢。 他解釋說,他很少有夢,因此印象深刻,又因為剛信主不久,對這個夢不理解,就來問問我,夢是什麼意思。

接下來他描述夢中的境況,在這個夢裏,黃昏的時刻,天色暗下來,他看見庭院裏有一口井,一口古老的井。分辨不出這口井裏有什麼,但是他看到他的太太出現在井的旁邊。他太太站在那裏,他就走過去想和太太打招呼的時候,卻發現他的太太身上纏著條比人還要粗大的蛇,是綠色的。這條蛇的身體盤在她太太的身上,蛇的頭和她太太的頭麵對麵的對望,蛇的嘴巴大大張開,吐出粉色的舌頭來, 他們彼此四目相望,口與口很靠近。

然後這時候先生的手裏出現了一把刀,他說他本來想用這把刀來殺死這條巨蛇。可是當他靠近蛇和他太太的時候卻發現這條蛇和他的太太正在玩耍,而且他的太太非常非常地享受跟蛇在一起玩耍, 好像分不開一樣。所以他就猶豫,他站在那裏變得很困惑、很迷茫,他不知道他下一步的動作應該是做什麼。這時他的這個夢就醒了。他來問我,想聽聽我對這個夢的領受。我聽完了以後,馬上知道神已經對我的禱告做了明確的回應。而且他所看到的景象,恰好是我異象當中的一幅圖畫,我清楚的了解這個異象所預表的意思。

現在輪到我為難了,在當下我需要考慮我要如何的去表達這件事情。因為我與這位姐妹小A接觸的時間不長,可以說我對她的了解僅僅停留在她的組長跟我介紹她的情況。 至於她的背景,她以前做些什麼,現在做些什麼我都完全不了解。這裏有一條作先知預言的原則,就是要鼓勵,造就,勸勉為先。 嚴厲責備的話語若不是神明確叫你當下說出來,是需要先回到神的家中來禱告的,拿到神的話再去行, 不然容易使人受傷。特別是在沒有關係的情況下,我講的關係是指說你和這人是否已經建立了深厚的友誼,常常跟他/她有聯係,或是有愛的表現和行動,以至於你責備的時候,對方能夠聽得下去,而不是覺得被定罪。不然有時候雖然領受是好的,可是如果方式不對的時候,反而帶來被定罪的感覺。

思量過後,我就跟他們提議,先來為家族和以前所犯的一些罪,到神麵前來認罪禱告。我帶領他們做了一個簡單的認罪禱告,雖然有些事情沒有解決,我需要神的智慧。我先找了她的領袖來談話,接下來的那個月我要回中國大陸宣教,所以在離開之前我必須把這個領受和他們的領袖溝通。我描述了事件的經過, 告訴她的領袖,我所看到的異象是什麼意思,也告訴了她小A先生所做的夢是如何解釋的。兩件事情都在指向小A的生命有狀況。裏麵這條蛇是預表她所拜的神,她所拜的神是一條蛇,什麼意思呢,意思就是說她把神把耶穌基督當成了偶像來拜,這是異象所帶出來的含義,因為當我在神麵前尋求夢和異象的解釋,聖靈清楚地闡述了這個意思。

我跟這位領袖分享,小A把耶穌基督當成了偶像來敬拜,所以因為這樣,她所拜的是條大蛇,而不是神,那麼她不明白拜神的真實含義,應該是用心靈和誠實,而不是如同她以前拜偶像的方式那樣。我要這個東西,神你必須要給我;我希望得到這件禮物,為了得著自己想要的答案和結果,在禱告裏麵就用強迫的手段來要脅神。

這也是我們許多基督徒在禱告裏常犯的一個錯誤,我們以為說我們用哭天喊地,禁食,或者用要脅的方式,或者交換條件的方式來脅迫神, 為了得著我們想要得到的結果。 卻不知,無意中行了巫術,若是本身有破口,仇敵就借著破口進來攪擾。我們脅迫神,你要給我醫治,我必須要拿到這份工作,你如果不給我成就這事, 我將永遠不要你了。很像以色列人在曠野要吃肉,結果引來死亡和咒詛。【民11:33-34】「肉在他們牙齒之間尚未嚼爛,耶和華的怒氣就向他們發作,用最重的災殃擊殺了他們。那地方便叫做基博羅哈他瓦(就是貪欲之人的墳墓),因為他們在那裏葬埋那起貪欲之心的人。」

這個例子讓我學習到一個極大的功課和教訓。原來不合神心意的尋求,有時會與拜偶像同等。而且我們會和這條蛇(偶像)玩的很好,很親密, 毫無察覺。我於是勸勉領袖將話語和勸勉傳遞給小A和她的先生。她落在病痛裏,實在需要神的憐憫和恩典。她的領袖很掙紮,為什麼掙紮?因為這樣的話說得不好的時候,會很容易給人定罪的感覺。她擔心如果他們不能接受呢,那小A一家就會惱羞成怒,並且有可能被絆倒離開神了或者從此不相往來了。因此真是需要神的智慧。
我告訴領袖這事如果從神來,必然沒有問題。領袖掙紮了很久,也回去禱告了很久,我相信她最後拿到了印證。之後我就回中國大陸宣教去了,等我宣教回來。小 A 的組長告訴我,小A發生了狀況,她說就是在她正在思量如何跟小A和她的先生描述我的領受的時候。小A突然間就被家人送到ICU急診室去了,送入急診室的原因是:查出這個病的名稱之後,醫生就給小A開了一種處方藥。結果到了藥房,沒想到藥房給錯了藥。根據常識,那我們知道處方藥如果給錯了,藥不能治病,反而會成為毒藥。
小A英文不夠好,所以她拿來按時服用,吃到最後隻剩幾顆的時候,突然間就倒下了,然後渾身就出現像燒傷病人一樣的狀況,皮膚百分之九十幾全部都變黑色,然後幹燥,蛻皮,皮膚可以大片大片從身上撕下來。然後全身開始像發麵包似的越來越腫大。大腿和手、身體都比原來自己的體型大了兩倍,身上長滿了拳頭或碗口粗的膿水泡,密密麻麻排滿了全身,很恐怖,那個樣子就像是一位嚴重燒傷的病人一樣。送到急診室以後,醫生就發現她吃的藥不是他們開給她的藥,變成了毒藥。所以想盡一切辦法,專家來會診要來解毒。

所以她就進了這個緊急的病房,就在發病一兩天以後,她的領袖終於鼓起勇氣到病房裏去探訪她。然後把我的領受告訴了這對夫婦,並且問他們,願不願意為這件事情來悔改。然後小A和先生就跟領袖說,他們沒有清楚明白真理,沒有想到這樣的作法不是敬拜神,於是真心悔改。感恩的是悔改過後很快病情就緩解下來了。我回來以後我就聽到她的領袖向我描述小A的病情。她說小A在昏迷的當下一直在問組長說,“這個明老師回來了沒有,明老師回來沒有,她說:她可不可以來看看我,為我禱告“。 我聽她這麼講,原來她認為隻要明老師肯來,那麼她就能活著。我聽到這樣子的對話,我心裏真的很難過,隻有神可以挪去加在人身上的手,也隻有神可以拯救人。我什麼都不是,神卻肯用我這個器皿。

我就到神麵前去哭和尋求,那聖靈讓我看見死神幾次在她床前徘徊,並不想鬆手。我明白這件事情很危險,需要為她來禱告禁食,也懇請弟兄姐妹們為她代求。結果神真是動了憐憫的心,許可我去探訪她。我去看望她的第一次,看到她的那個渾身變形的樣子,我的心很痛,非常的難過。 當我踏入她病房的迅間,我看見一件很特別的事。就是我竟然看到她的病床前麵站著一個人,通常靈界在肉身的顯現,是極少遇見的事,(前提是神許可),但是我那天看到了這樣的情形:有一個人(或者說是一個靈),人的樣子穿著黑色衣服的袍子,站在她的床前,連衣的帽子蓋著頭,起先以為是她的親戚,可是我看清楚了帽子底下那個頭是一條蛇的頭,就站在她的旁邊扶著她的床,盯著她看。那蛇抬頭看見我走進來,迅間就消失了, 它臉上布滿鱗片的樣子真是讓我印象深刻。

我就知道說爭戰還是在繼續的過程中。她在半昏迷的狀態裏,可她的意識裏知道我來了,當我叫喚她的時候,她就迷迷糊糊地答應我。我為她禱告,禱告以後我就跟她講,我的領受是7天以後,醫院會叫你出院。然後我就離開了,那我知道這個爭戰還在繼續當中,對於靈界能以肉身顯現的事情我必須回去求問主,到底這條蛇是誰,為什麼它可以站在她的病床前。果然很特別,7天以後,醫院就告訴小A,小A可以起床收拾行李,醫院就叫她可以出院了。

可是就在她要準備收拾行李的時候,突然間她又倒下了,然後第二次被送到ICU,又搶救了一番,我並不知曉這件事情, 隻是當時有人通知我醫院叫她出院了。時間過去有1個多月吧,突然間有一天, 我在路上開車,聖靈要我給她的領袖打電話問問她的情況,那於是我就打了電話過去,她的領袖告訴我,她第二次被送到ICU (急症室)。

我就想說,果然聖靈知道她的景況,那我又第二次去看她,第二次在那裏為她禱告。很特別那天我去看她之前,晚上就先為她爭戰。 於是第二天我到了醫院的時候,她的精神就非常的好,不像我第一次去看她是在昏迷的狀態裏。那天下午去探訪她,她已經可以吃東西,還可以和我說一些話,然後她就告訴我說,好奇怪,就是今天她特別特別精神,其它時間都是說不出什麼話來,躺在那裏,什麼也不能做。我知道神又憐憫她,繼續在她身上做醫治恢複的工作了,為她祝福完以後,我就離開。

離開以後很快聽到消息說,她要出院了,又過了一段時間,聖靈又叫我打電話去問她的狀況,我就心裏又疑惑,我說,主啊!她不是出院了嗎?他們那邊已經給我發了消息說,康複出院了,怎麼又要我打電話呢,那我還是順服聖靈的帶領,我又打電話過去,結果她們那邊又回複我說,又住進去第三次。我說這樣不行,看來仇敵在背後反反複複的,就是為了要得著她的性命。那麼我就到神麵前,這一次我請求聖靈介入使她康複,而且禁食,起來爭戰直到得勝,直到仇敵完全退去和離開。這是要花一定的代價和時間的,沒想到,真的是感謝主,終於聽到她平安出來的消息。那麼現在她可以到教會和事工裏來作見證。身體裏的毒素已經從她的身體裏排出去,皮膚的顏色也開始恢複到原來的顏色。那全麵的恢複還需要一些時間。

因為這個見證,她的父母全家因此接受耶穌基督成為救主,這是何等蒙恩的事情,借著難處,我的姐妹反而收獲意外的驚喜, 神的作為超過我們所想所求的。從這個見證裏麵我學習到一個極大的功課,就是我們要知道說我們要用什麼樣的方式來敬拜我們的神,要用心靈誠實。感謝神的恩典。

錄音: MING TEACHER  Y.C.
撰寫:Y.Y.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