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6, 2016

預言應驗 2013 全球預言(一)美國 以色列 沙特的關係

預言應驗:
2013 全球預言(一)

2011年11月,2012年2月 和 2013年 3月 1日,

異象, 在一個會議室裡,美國總統奧巴馬會見以色列總理,兩人握手言歡。鏡頭轉向另一個地點,一個穿中東服飾的男子,戴白色和金色飾品的帽子,美國總統總統秘密會見以上不同的兩國領導人,(達成一些協議),並站在兩人(以色列領導人和中東服飾的領導人)的中間反手與這兩位本來意見不合的人握手(反手:左右手交叉在腹部,三人站立一直線,握住對方的手)。禱告中詢問,穿中東服飾的男子代表哪個國家,聖靈感動先是沙特阿拉伯, 其後還會有其它中東國家。

感動:沙特阿拉伯會因著美國的關係,暗中支持以色列的一些行動,包括將來的政治決策,軍事行動等。因著這些事,以色列會全然信任美國的安排,落入一個圈套(陷阱)。

以色列-沙特權宜同盟與美國的矛盾
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288.html

2013-11-06 10:57:58

《華盛頓郵報》上週末報導:沙特阿拉伯為首的海灣國家開始對奧巴馬政府幻滅,而自作主張加緊對敘利亞反對派武裝的支持和援助,並在其他方面也採取與華盛頓不同的外交政策。自從沙特政府放棄好不容易獲得的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席位,公開作為對白宮的抗議,此類評論報導頻頻見諸於美國傳媒,但是《郵報》最新的分析,有當年披露水門事件的大牌、近年不輕易出馬的伍德華德(Bob Woodward),他的分析在華盛頓“環路”(Beltway,美國上層政治圈的代稱)圈子,份量很不一般。



   伍德華德評論的前一天,美國官方公開證實以色列軍機剛剛轟炸了運到敘利亞的俄製防空導彈。敘利亞內戰以來,以色列渾水摸魚,屢屢參與攻擊阿薩德政府。但是白宮如此迅速予以披露頗不尋常,而引起以色列政府的不滿。

正如英語《亞洲時報》評論,這些發展顯示以色列與沙特阿拉伯之間的權宜同盟強化,共同抵制奧巴馬政府中東政策的最新走向——美國與伊朗關係的緩和,以及奧巴馬政府“出賣”敘利亞遜尼派力量。

   美國與伊朗關係,是以色列-沙特同盟的一個具體利益交集,雙方都迫切希望華盛頓繼續把德黑蘭看成主要的中東威脅。以色列擔心,伊朗的核計劃會打破以色列在大中東地區的核壟斷,而沙特擔心的則是什葉派力量的上升,蔓延到自己關鍵的東部省油田以及其他海灣國家長期受壓的什葉派人口。什葉派分支主導的敘利亞阿薩德政府作為伊朗的關鍵盟友,因此成為以色列和沙特的共同敵人。

但是以我的看法,以色列與沙特的“共生關係”(《亞洲時報》的比喻),建立在更大的利益交集之上,這便是雙方都需要繼續維持大中東半個多世紀來的遜尼派專制統治,而必須聯手防範兩國共同的重大威脅——代表底層民意的阿拉伯民主運動。

   對於以色列而言,在軍人-精英集團和封建君主專制統治下停滯落後的阿拉伯世界,是維持自身軍事和經濟優勢的最佳保障。過去半個多世紀以來,雖然遭到阿拉伯和穆斯林民意的普遍反對,以色列卻始終在中東維持了絕對的優勢,以及阿拉伯專制政權的默認讓步。過去兩年中阿拉伯之春釋放的底層民意,因此是對以色列的重大長遠威脅。

   對於沙特阿拉伯而言,阿拉伯民主更是對自身專制君主制度的生存性威脅,所以利雅得全力支持埃及軍方發動政變,推翻民選的穆斯林兄弟會政權,防止穆兄會代表的伊斯蘭底層民主運動蔓延。沙特視伊朗為死敵,除了教派矛盾,更因什葉派復興運動乃是伊斯蘭民主潮流的組成部分。再是有各種缺陷,民主選舉仍然是伊朗現政權的重要合法性基礎。

   除了共同的山姆大叔保護傘,以色列和沙特具有不同的國家資源。以色列的最大財富,是猶太民族的知識創造力;而沙特則依靠巨大石油儲藏。雙方目前的共同擔心,是山姆大叔這頂保護傘還能撐多久?

   一個有趣的事實是,沙特也是伊斯蘭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的最大溫床和財源,敘利亞反對武裝的演變和組成是個明證。雖然這是對歐美世界的重大威脅,以色列和沙特都並不在意。有專家指出:由於以色列有效的鐵血復仇活動,基地組織(卡伊達)“作為規律”不敢以以色列為直接目標。九一一事件後的歷史更表明,以色列實在是伊斯蘭恐怖主義的一個國際贏家。至於沙特,石油資源提供了世上最大的“維穩”經費,據《紐約時報》上月報導,沙特今年花費5000億美元的天文數字用於內部“維穩”。另外,通過資助海外宗教活動,尤其大量回教經學校,以及其他秘密開支,沙特與海灣君主國買通遜尼派極端主義分子“兔子不吃窩邊草”,早已不是秘密。

   問題是以色列-沙特同盟與美國的利益分歧日益明顯,除了基地組織在敘利亞大肆擴張,還有奧巴馬轉向亞太的戰略需要。另外華盛頓也逐漸看到:從長遠角度,參與壓制阿拉伯民主運動弊大於利,因而在埃及政變問題上小心翼翼,加劇沙特王室的不滿。

總之,近來以色列-沙特同盟與美國的矛盾公開化,一方面顯示大中東局勢的歷史性演變,另一方面也揭示美國與伊朗的緩和麵臨巨大的障礙和牽制,特別是以色列和沙特在美國國內都有強大的利益盟友。

   作者在北美從事科研工作。聯合早報

以色列-沙特關係:在合法性與安全之間取得平衡

http://www.cjss.org.cn/a/zhongwen/zhongxinchengguo/2014/0307/182.html

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沙特一直對以色列採取溫和態度。沙特皇室當時對以色列同意巴勒斯坦建國並討論歸還1967年中東戰爭中侵占領土表示讚許。 2008年,以色列總理奧爾默特提議沙特加入伊斯蘭宗教委員會,參與管轄聖城耶路撒冷。最近,《星期日泰晤士報》連續暴出以沙兩國進行合作的消息。據透露,因為伊朗核問題的升溫,沙特已同意以色列以空軍力量打擊伊朗。此消息來源於一名美國學者,他在與沙特空軍高級官員會面後開始傳播這一消息。同時,以色列電視台2頻道報導稱,總理內塔尼亞胡與海灣地區高級領導人“密集會晤”。隨後,《星期日泰晤士報》再次報導,沙特將在空中加油機、營救直升機與無人機使用方面與以色列“展開合作”。

以色列領導人近期聲稱,以色列和遜尼派阿拉伯國家在中東地區存在共同利益。內塔尼亞胡10月初在聯合國的發言隱晦地表達,同樣受​​到伊朗核威脅的阿拉伯國家可與以色列建立合作關係。對此,沙特方面卻諱莫如深。一方面,沙特執政家族的合法性只有通過鼓勵穆斯林團結才能鞏固,而巴勒斯坦被看作是伊斯蘭世界團結的要素之一,所以與以色列方面有任何對話都會引火燒身。另一方面,沙特領導人必須採取行動保障國家安全,這就不能排除與敵人的敵人以色列展開協調的可能性。近來美國在伊朗核問題方面的政策搖擺使其中東盟友不安,是導致沙特與以色列展開秘密接觸的直接原因。不過,雖然沙特和伊朗在政治和教派方面是對立的,但沙特一直不願與伊朗發生正面衝突。自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以來,利雅得總是選擇避免與伊朗發生軍事對抗。面臨新總統上台後伊朗外交政策的變化,沙特試圖降低雙方的不和因素,並試探未來是否還有重新聯合的可能,試圖通過與伊朗接近來抵消伊朗造成的威脅。

阿聯酋等海灣國家的態度也可能對沙特產生影響。作為第一個表示支持最近伊核協議的海灣國家,阿聯酋外交部長阿卜杜拉耶最近訪問了伊朗。阿聯酋的舉動似乎得到了伊朗的良性互動,12月的第二個星期,伊朗就撤出了在兩國有爭議的阿布穆撒島上的噴氣式戰鬥機。由於美國在埃及問題上拋棄前總統穆巴拉克,在敘利亞衝突方面無所作為,又向伊朗妥協,沙特並不看好美國在中東的作用。不過,從長遠來看,海灣國家與美國的合作仍將發揮重要作用。美國國防部長哈克已表示, 將繼續加強以美國為核心的中東地區軍事合作體系。 可以得出以下結論:關於利雅得與耶路撒冷是否存在共同利益,我們不能言過其實;沙特不會為了與以色列結盟而放棄其在伊斯蘭世界的地位,它頂多暗中協助以色列打擊伊朗核武器,如關掉雷達系統,為以色列空軍提供加油、搜尋、營救支持等;同時,美國可能鼓勵以色列、沙特和其他海灣合作委員會成員在導彈防禦方面進行合作;就與以色列合作問題,沙特將會繼續在國家安全與執政合法性之間徘徊不定,如與以色列合作會帶來高昂的政治代價,還不如與伊朗保持良好關係;在以色列方面,未來將與沙特保持低調的、秘密的接觸。

(約書亞·泰爾包姆教授撰稿,康乃馨編譯)
 版權所有 上海社會科學院上海猶太研究中心,任何引用與轉載須標明出處

美國與波斯灣盟國的新蜜月--奧巴馬總統出訪沙特阿拉伯
http://article.yeeyan.org/view/560000/492166
譯者:雨無偏 原文作者:MICHAEL D. SHEAR

利雅得,沙特阿拉伯—-奧巴馬總統與波斯灣六國首腦於週四出席峰會。美國一直以來承諾維護此地區盟國的安全,此次峰會旨在穩固美國與其盟國之間的關係。

奧巴馬總統與各國首腦將在一系列秘密會晤中探討:進一步加強當地安全的方案,為擊敗諸如伊斯蘭國和基地組織一類的恐怖團體將要付出的努力,以及如何更好的處理伊朗事務。

在總統出訪之前,美國官員稱希望在此次峰會可以像去年奧巴馬總統在大衛營舉辦的會議一樣,建立與波斯灣各國高官之間的交流。 作為總統中東事務首席參謀的羅波邁利告訴記者,各首腦將探討如何“強化各國安全。其次,各國之間如何更有效地相互協作以應對令中東支離破碎的區域衝突。”

總統的副國家安全顧問,本傑明羅迪思,於週四聲明,此次峰會舉辦的時機“千載難逢”,敘利亞和也門之間脆弱的停戰協議或許可以助一臂之力,把波斯灣各國的注意力轉移到該地區的恐怖主義威脅以及為敘利亞政治轉型所要做出的外交努力。

羅迪思顧問在利雅得發言稱,“中東各國皆認同我們將要在此地區作出的努力,此次峰會令我們能夠協同製定方針和策略。”
白宮官員稱對於此次峰會不會對外宣布重大聲明,不過他們暗示各國首腦將會就反恐的新合作事宜、增強本地區反彈道導彈系統事宜、以及美國參與打擊網絡威脅事宜達成共識。

羅迪思參謀承認某些海灣國家仍然持續購置例如戰鬥機這樣的現代化武器系統。他說美國會繼續就未來的武器銷售進行評估。
但是他表明奧巴馬政府準備將重點從重型武器的援助轉移到特種部隊的訓練和科技升級,這樣才能抵擋來自伊斯蘭國和伊朗的網絡威脅。
羅迪思參謀說明,美國往年銷售的重型武器“不足以且沒有能力應對我們當前面臨的威脅。”
但是對於奧巴馬總統來說,此次峰會為美國提供了進一步鞏固與盟國之間關係的機會。美國將堅定不移的協助各國化解地區衝突,包括伊朗的動盪局勢所造成的威脅。

奧巴馬總統就核武計劃與伊朗的談判令海灣諸國不安,有些國家認為這是美國開始對波斯灣國家喪失興趣的跡象。
奧巴馬總統於週四早間出席了在德拉伊那宮舉辦的峰會,一路走過吊燈琳瑯的長廊,並且檢閱了手持金劍的沙特士兵方陣。

奧巴馬總統先與阿拉伯各國首腦合照留念,之後在一個較小的房間於阿布達比聯合酋長國的皇太子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 Al Nahyan進行圓桌會晤。

週四晚間時分,奧巴馬總統將離開沙特阿拉伯飛往倫敦,與伊麗莎白二世女王共進午餐,與威廉王子夫婦共享晚宴,並會見卡梅隆首相。

版權聲明:
本譯文僅用於學習和交流目的。非商業轉載請註明譯者、出處,並保留文章在譯言的完整鏈接。
· 原文來源:nytimes.com
· 原文標題:Obama Aims to Reassure Persian Gulf Allies in Saudi Arabia
· 原文地址:http://www.nytimes.com/2016/04/22/world

奧巴馬執政期間出口2780億美元軍火,是小布什政府兩倍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558951_1

2016-11-10 來源:澎湃新聞 澎湃新聞記者 謝瑞強

美國《國家利益》雜誌網站11月10日刊文報導,五角大樓11月8日公佈的數據顯示,奧巴馬政府在過去的8年時間裡對外出口了大量的武器裝備,總額高達2780億美元,是小布什政府的2倍。

據報導,這些武器大部分出口到中東國家,其中,沙特是美國武器最大的武器出口國,送到美國國會審核的武器交易額高達1150億美元。

根據美國軍備控制協會的統計數據顯示,美國最大的一單軍售交易是2012年與沙特阿拉伯簽訂的600億美元的軍購項目,這也是迄今為止美國最大的單筆軍火交易。這單交易主要包括84架F-15SA戰鬥機、70架AH—64D阿帕奇武裝直升機、72架UH—60M黑鷹直升機、36架AH—6i輕型直升機、300枚AIM—9X近距格鬥導彈和500枚AIM-120C-7中距空對空導彈等。

沙特之所以能成為美國武器的最大引進國,這與中東局勢息息相關。在2013年伊朗核問題達成歷史性協議之前,沙特與伊朗間的緊張局勢不斷升級,沙特在那段時期內大量購買美國武器。據法國宇航防務新聞網此前報導,2009~2013年,沙特阿拉伯國防開支的複合年均增長率達10.87%。

伊朗核危機緩和之後,“伊斯蘭國”(IS)極端武裝在中東地區興風作浪,捲入其中的中東國家軍火需求旺盛。德國Telepolis網絡雜誌2016年3月刊文​​報導稱,自2015年5月以來,美外交部批准向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國家出售了價值330億美元的武器。這意味著向捲入戰爭的國家提供了大量的武器,尤其是沙特,得到了美國國防部批准的武器銷售包括導彈防禦系統、作戰直升機、艦艇和陶式反坦克導彈。

近幾年,美國和沙特達成了大量的武器交易協議,但有些武器購買協議因種種原因暫時擱淺。美國武器安全項目在國際政策研究中心的主任威廉·哈唐表示,美國和沙特之間有些武器交易並沒有真正落實到簽署合同層面,比如,沙特政府去年計劃花費112.5億美元購買4艘洛·馬公司的研製的多用途水面戰艦(“自由”級濱海戰鬥艦的外貿版),但後來沙特政府推遲簽署採購合同。

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1月,奧巴馬批准了63.92億美元的對台灣地區軍售案,主要包括60架UH—60M黑鷹直升機、18台T700—GE—701D引擎、10枚RTM—84L Block II“魚叉”反艦導彈、2艘鶚級獵雷艦等。這一軍售當時遭到中方強烈抗議,要求美方遵守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和《中美聯合聲明》確立的原則,妥善處理對台售武這樣的敏感問題,停止推動和實施對台軍售。

雖然在執政時期出口了2780億美元的軍火,奧巴馬卻獲得2009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獎方稱是“為了表彰他在促進國際外交和各國人民合作所作出的非凡努力”。

責任編輯:劉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