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5, 2016

全球預言 44: 中東和以色列地複興的異象 --- 144,000 人- 中东4马

時間: 2016年8月11日 凌晨 6:00AM

異象:這塊土地經歷大地地震和戰爭過後,一口井正建立在戰爭過後的廢墟當中,石塊,磚牆,水泥灰,鋼筋混凝土灑落得到處都是,這裡剛剛打仗後不久。城市裡荒涼,沒人人出入, 這口立在廢墟中的井, 非常引人注目,因為是由整片的石塊打建和挖而成的,井是白色。過了許久,終於來了一位身穿長袍的以色列女子,頭上鬆鬆的披著黑色紗巾,拿著一個木製的盛水壺來打水。她一靠近井,身上黑色的袍子即可變成白色,衣服上出現許多鮮紅色的玫瑰花,頭巾也變成白色,原來哀傷的神情變得喜樂和滿足。

似乎戰亂對她毫無影響力,她從那裡找到最寶貴的水源。忘記周圍一切的殘骸,專心打水。聽到一句話“眼目轉回以色列”。以色列迎來復興的時刻到了。

感動:在以色列經歷一場劇烈的大戰過後,城市裡到處都是殘骸和廢墟,戰爭後的以色列,人心開始歸回耶和華神,以色列迎來復興的時刻到了。從那日以後,以色列家必知道耶和華是他們的神 (結39:22)。第一批,144,000 將被神蓋印,神揀選的他們,並將保守這群人活下來。

這女子預表以色列從被虜的外邦,回歸以色列國。並且將羞辱除去, 回來尋找預表耶穌基督的水源解渴。並穿上白衣,獻上對神的愛情。
(啟7:17)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

14萬4千人受印的時刻也來到了。 (啟7:1-4)【啟七1】「此後,我看見四位天使站在地的四角,執掌地上四方的風,叫風不吹在地上、海上,和樹上。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從日出之地上來,拿著永生神的印。祂就向那得著權柄能傷害地和海的四位天使大聲喊著說:地與海並樹木,你們不可傷害,等我們印了我們神眾僕人的額。我聽見以色列人各支派中受印的數目有十四萬四千。」




2016年9月 9日

兩次看見中東四馬的異象

時間: 2008年12月和 2009 年4月

異象:靈界的門,打開,在兩座大山之處,大山是銅做的,像有火在鍛造這兩座銅山。在火後的兩山之間衝出四匹拉著車輛的馬。車輛用布幕都蓋著,感覺載滿了貨物。可是馬匹的速度並不減慢。我心裡想,這好像聖經裡描述的一幅圖畫啊?是哪個經文呢?

四馬顏色各不相同,第一輛車套著是紅馬, 第二輛車套著是黑馬, 第三輛車套著是白馬, 我想這第四馬應該是灰色,黃色或是斑點馬。結果不是,第四馬竟然是綠顏色的馬匹。各馬聽從天上來的聲音的指示。馬匹拉著車,在中東的地圖上,走來走去,之後 黑馬車輛往北方踐踏, 白馬車輛往西方而行,而紅色馬車往東方踐踏,而青色的馬匹則往南方去。時間被顯示在異象裡,2010年。

後記,這是很早之前的異象,我雖然明白異象的含義,可是我不能理解,看見的異像明明和亞6:1-3的描述和 啟 6:2-8 很相似

啟6:2-5「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拿著弓,並有冠冕賜給他。他便出來,勝了又要勝。揭開第二印的時候,我聽見第二個活物說:『你來!』就另有一匹馬出來,是紅的,有權柄給了那騎馬的,可以從地上奪去太平,使人彼此相殺;又有一把大刀賜給他。揭開第三印的時候,我聽見第三個活物說:『你來!』我就觀看,見有一匹黑馬;騎在馬上的,手裡拿著天平。

啟6:8「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灰色馬;騎在馬上的,名字叫作死,陰府也隨著他;有權柄賜給他們,可以用刀劍、飢荒、瘟疫(或譯:死亡)、野獸,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可是為何最後一匹馬的顏色不一樣。我就一直等候,在最近禱告的時候,神又再度讓我看見這幅畫面。直到2015年初,我無意中打開世界各國的地圖。原來PALE 灰色就是GREEN 綠色或是黃綠色,斑點馬,(見摘自維基解釋如下)與這四種顏色(白色,紅色,黑色和綠色)有關的國家,是約旦,巴勒斯坦,蘇丹,科威特,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敘利亞,利比亞,伊拉克,阿富汗, 埃及(1952-1972年國旗)。北也門共和國。非常有意思就是,上帝用顏色來和我們溝通地上的事情。

2010年之後,在阿拉伯地區發生了阿拉伯之春運動,預計大約造成250,000 的死亡,其中之後1,陷入內戰的國家分別是:敘利亞,利比亞,伊拉克,也門, 奇妙的是,它們也和這四種顏色有關, 就是聖經裡提到四匹馬的異象。


敍利亞
利比亞
伊拉克








也門 :
(1962 到1990年使用)
(1990 年後使用)



2, 而發生政權更迭的國家是突尼斯和埃及。

突尼斯









埃及(1952)
埃及(1958-1972)
埃及(1984 -至今)








3, 大型示威的國家:蘇丹, 伊拉克, 阿爾及利亞, 黎巴嫩

蘇丹
伊拉克
阿爾及利亞
黎巴嫩

4, 與這四種顏色相關的中東國家

約旦
巴勒斯坦
科威特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阿富汗




亞6:1-3 我又舉目觀看,見有四輛車從兩山中間出來;那山是銅山。第一輛車套著紅馬(戰爭或是政權動盪),第二輛車套著黑馬(不公不義,恐怖, 疾病和死亡)。第三輛車套著白馬(虛假的);第四輛車套著有斑點的壯馬(死亡)。

【亞六6】「套著黑馬的車往北方去,白馬跟隨在後;有斑點的馬往南方去。」呂振中譯〕「那套著黑馬的車出來、向北方而去;那套著白馬的出來、向西方(傳統:在後面)而去;那套著斑點馬的出來、向南方而去;」

四輛車各有使命:(1)往北方去的是黑、白兩套馬車輛(亞6:6上);(2)往南方去的是斑馬車輛,即壯馬車輛(亞6:6下-7上)。

以色列北靠黎巴嫩、東瀕敘利亞和約旦、西南邊則是埃及。馬匹被差遣出去審判以色列周邊的國家。

 
阿拉伯之春, 在各地形式圖 (節選之維基百科)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our_Horsemen_of_the_Apocalypse

Pale Horse:When the Lamb broke the fourth seal, I heard the voice of the fourth living creature saying, “Come.” I looked, and behold, an ashen horse; and he who sat on it had the name Death; and Hades was following with him. Authority was given to them over a fourth of the earth, to kill with sword and with famine and with pestilence and by the wild beasts of the earth. Revelation 6:7-8

The fourth and final horseman is named Death. Known as "Θάνατος/Thanatos",[citation needed] of all the riders, he is the only one to whom the text itself explicitly gives a name. Unlike the other three, he is not described carrying a weapon or other object, instead he is followed by Hades (the resting place of the dead).[citation needed] However, illustrations commonly depict him carrying a scythe (like the Grim Reaper),[citation needed] sword, or other implement.

The color of Death's horse is written as khlōros (χλωρός) in the original Koine Greek, which can mean either green/greenish-yellow or pale/pallid. The color is often translated as "pale", though "ashen", "pale green", and "yellowish green"are other possible interpretations (the Greek word is the root of "chlorophyll" and "chlorine"). Based on uses of the word in ancient Greek medical literature, several scholars suggest that the color reflects the sickly pallor of a corpse. In some modern artistic depictions, the horse is distinctly green.

The verse beginning "they were given power over a fourth of the earth" is generally taken as referring to Death and Hades, although some commentators see it as applying to all four horsemen.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