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1, 2016

呼召被愛



Program#0021
節目單元: 生命學園
奉獻廣播事工:


我們是先來服事神,還是先來認識神?這是在教會肢體的生活裡常常會遇見的問題。如果我們要想成為神大能和恩膏承載的器皿。來釋放神的恩膏,建造他的國度,那一定要在生命裡來領受今天這個信息。

  保羅在大馬色遭遇主,他那天經歷了神的同在和大能。神的大能大到把保羅和他的驢子都擊倒在地上,所以在那一刻重要的時候,保羅問了兩個問題,兩個基督教根基的問題,如果你和我的教會都想要在神國的大能裡運行, 你也需要問這兩個問題就是1, 主你是誰?主你是誰? 2 ,接著他才說,主你要我為你做什麼?在這個很特定的次序裡面,保羅把知道,認識主的關係, 把他放在服事主,和為主的前面,但是我們卻把把順序弄顛倒了。

  在我們的文化里面,常常有一個驅策力來讓我們表現,我們自己呢?我們對待我們帶領的人,我們在現實生活裡不只是這樣驅策我們自己,我們也期待別人或驅策別人這樣來做,之後我們才來認識神。這是個悲哀的事實。若果我們沒有那讓認識主,當做根基,然後就去服事,我們就沒有辦法運行在,因為有關係而有恩膏裡面。而是只能從我們現有的恩賜和才華里面來服事神。

這有什麼不一樣呢?透過關係運用恩賜和恩膏,服事就會非常成功。因為與神的關係, 而帶下他的大能。弗1:4 他在創世以前就揀選我們了。神是揀選你的,在世界被創造之前,就揀選我們

1,神如此激烈的愛我們,
2,神揀选和呼召我們來建立親密關係。

神使用那些願意把心順服在他之下的人。不管我們做了什麼樣的錯誤或是我們曾經有怎樣的失敗,因著神的恩典,把我們的錯誤轉成神蹟。我們的過去不能定義我們,能定義我們的是在神眼中我們是誰?



  在路15章 裡提到三個故事,迷失的羊,丟掉的銀幣,浪子的故事,都提到過去失去的現在被尋回了。在啟示性的眼光裡,都是在說教會裡,家庭裡,社會上,國家層面裡,過去失去的現在被尋回和被恢復的意思。在世界裡,仇敵遍地留下傷害,神卻帶著極大的熱情,要將醫治帶進來,進入他兒女的生命。

  什麼可以將醫治帶到完全的地步呢?就是當我們心中的眼睛被照明的時候, 也就是因著照明我們就能有智慧和啟示。當我們開始領受到天父對我們的愛,愛的啟示被打開之後,啟示變得真實。第一,它讓我們得自由,帶來醫治;第二,使我們可以有一個恩膏和能力,可以幫助別人得著釋放。耶穌宣告, 被虜的得釋放

  這些不是靠努力得來的,重點在於神的恩典。都是白白得來的。按著保羅問主的次序來問,主你是誰?然後才說,主你要我為你做什麼?在這個很特定的次序裡面,保羅把知道,認識主的關係, 把他放在服事主,和為主的前面。當我們經歷到他的愛的時候,我們才能在愛中得著安息。在安息裡,就不需要表現了,卻反而在這樣的安息裡帶下恩膏來。這是個愛的啟示,當我們領受這個愛的啟示的時候,我們就經歷到從神而來的一個澆灌,他用他的美麗來換取我們的灰燼,他用喜樂油來換取我們的哀傷。

  例子,出 19:6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 ’這些話你要告訴以色列人。 ”」神原本對以色列人的計劃是,每個人都是他的祭司和聖潔的國民。利未人這個支派是被分別為聖出來做祭司的,可是在這節經文裡,神的本意是所有的以色列人(整個國度)都是祭司。出埃及記 20章之後, 才看見利未人是做祭司的支派,神本來的計劃是整個國度,整個國家的人做祭司的。為何後來只有一個支派的人成為祭司呢?

  出20:18-19 眾百姓見雷轟、閃電、角聲、山上冒煙,就都發顫,遠遠的站立,」對摩西說:“求你和我們說話,我們必聽;不要神和我們說話,恐怕我們死亡。”」
所有的以色列人,都親眼看見神的神蹟奇事,而且神揀選了整個民族來與他建立這樣的親密的關係。神要整個以色列民族來做他的祭司。揀選以色列民族進入與他的親密關係裡。然而以色列人的選擇又是什麼呢?以色列人卻選擇了與神疏遠。

以色列人在見了神和神蹟奇事之後,居然在沙地上畫了一條線,居然跟摩西說,這樣的親密關係,我們不要,你去當我們的中間人,你去代表我們跟神說話就好。你去跟神說,然後,神跟你說什麼,你再來和我們說話。換句話說,摩西你當我們的中間人就好。

  出 20:20-21「摩西對百姓說:“不要懼怕;因為神降臨是要試驗你們,叫你們時常敬畏他,不至犯罪。 ”」於是百姓遠遠的站立;摩西就挨近神所在的幽暗之中。 」

  在出20:18 節裡,以色列這個民族,他們反過來不接受成為祭司的呼召,也拒絕和神有親密的關係。他們只選擇了順服神,而不要跟神的親密關係。因而他們拒絕了神的邀請,進入親密關係的邀請。聖經說,因此他們只能看見神做出來的神蹟。當我們選擇只是順服,而沒有親密關係的時候,我們可以看見神動工,神也可以透過我們來行駛神蹟奇事,但是很快的,我們只是靠著恩賜在做事,而行事不是靠著親密關係。

出33 與以色列人不同,摩西渴望與神建立親密關係。摩西里面有極深的呼求和渴望,他求主帶他進入更深的親密關係裡。神也向摩西顯明他要做的事情。以色列人看見神動工,也看見神蹟奇事。摩西除了這些,還知道神將要做什麼事情。神蹟奇事是已經做出來的,但是神行事的風格和未來要做何事,卻啟示給了摩西。

  這是大能。神渴望整個民族,整個國家成為他的祭司,有一天他的百姓能和他進入親密關係裡面。恢復當初他與亞當在伊甸園裡的關係。出33 裡面,摩西長久渴望跟神建立親密關係。他渴望看見神的榮美,神的面,於是神回應摩西:【出三十三22】「我的榮耀經過的時候,我必將你放在磐石穴中,用我的手遮掩你,等我過去,」【出三十三23】「然後我要將我的手收回,你就得見我的背,卻不得見我的面。”」摩西如此呼求,最後獲得恩寵。因為他裡面長久的渴望與神建立親密關係。

  【出三十三11】「耶和華與摩西面對面說話,好像人與朋友說話一般。摩西轉到營裡去,惟有他的幫手,一個少年人嫩的兒子約書亞不離開會幕。」
【出三十三18】「摩西說:“求你顯出你的榮耀給我看。 ”」【出三十三19】「耶和華說:“我要顯我一切的恩慈,在你面前經過,宣告我的名。我要恩待誰就恩待誰;要憐憫誰就憐憫誰”;」

摩西所求的,他自己做不到。耶穌上十字架的時候,他說,成了。當他說這話之後,至聖所的幔子就被撕裂了,這個隔絕人和神之間建立親密關係的幔子就被永遠撕裂了。以致你和我,就可以跟神建立親密關係。這就是當年摩西所求的,所代求的內容,成為我們今天可以享受的內容。

  以色列人看見了神和神蹟奇事,選擇了停在那裡,他們不願意再走多一步,很快的,看多了神蹟奇事,他們漸漸對神就失去了興趣。知道神蹟奇事的目的是什麼?目標是什麼?我們常常會專注在那個神蹟奇事裡面,卻忘記了這個神蹟奇事原本的目的是什麼?不是到此為止,而是要帶領和指示我們到達另外一個方向, 指向的都是那個主體—神。以色列人花了40年的時間,都活在一個滿有神蹟奇事的文化里。他們卻沒有辦法行在神原本要他們行走的路徑裡面。

原本神的目的是什麼呢?
原本神的目的是帶領以色列人來認識他,原本所有的神蹟奇事都是指向他,我們的神。沒有一件事情能滿足人的心,只有一件事情,就是把我們裡面的最深的愛給予別人,那個滿足就進來了。人類裡面最深的需要,就是我們裡面有一個歸屬感。我們都需要給出愛和領受愛。什麼可以滿足我們裡面的這個需要呢?當我們把愛給神的時候,我們就從神那裡領受了愛。因為神先愛了我們。

  【太廿二37-40】「耶穌對他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這兩條誡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總綱。』

  神邀請我們是以神的同在為根基的百姓。神的呼求和渴望在【賽66:1】「耶和華如此說:“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腳凳。你們要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裡是我安息的地方呢? ”」神起初的渴望是他在他手所造的一切裡來居住。他想要來愛他所造的。從他所造的領受愛回來。他渴望他的教會能居住在他的同在裡,邀請歡迎他的同在。學習如何歡迎神的同在,才會學習如何釋放他的恩膏。

  神最大的誡命:
申6:5-9「你要盡心、盡性、盡力愛耶和華你的神。」「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話都要記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訓你的兒女。無論你坐在家裡,行在路上,躺下,起來,都要談論。」「也要係在手上為記號,戴在額上為經文;」「又要寫在你房屋的門框上,並你的城門上。”」如果我們沒有親密關係的時候,我們會危險的用我們的恩賜來服事。如果我們的服事是從與神的親密關係裡來運作的話,不再是從恩賜裡來運作的話,我們有的恩膏就是從與神的親密來關係裡來的。這個才有能力帶來改變,甚至是來改變你的國家。 耶穌的11個門徒,從親密關係裡運作,可以翻轉國度。那想想看這裡有多少聽眾。今天你領受了這個信息,你可以如何來翻轉你的國家。能釋放神的大能給別人的一個關鍵,是你自己要先來領受神的大能和愛。所以神在申6,先提出你要如何先來領受這個愛,接著講你要愛人如己。這是誡命的第一條,其實它不只是第一條,它還是最大的誡命。 (例子,護士和愛人 病人)

  在這堂課程裡,我會和你分享關於我的一些背景。那首先會談到我的父親, 我在地上的父親,我父親與爺爺就是我祖父的關係, 我們和天上父親的關係是我們和地上父親的關係有關聯。我要先來介紹我父親的背景,以致與你們可以更了解他, 來知道他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我父親出生在鄉下,我祖父是上門的女婿,因此, 我的奶奶,就是我父親的媽媽是家中掌權的人。祖父性格懦弱,奶奶有些文化,就強勢。但又重男輕女,我爸爸是家中的長子,因為祖父是位老實的農民,沒有文化,在家中,奶奶會看低他, 其他的親戚也會如此。

  其實我父親很愛他的爸爸,看見祖父在家中沒有地位,又因為沒有文化,不得不一輩子在地里辛勞。於是暗中勤奮,總要出人頭地,光宗耀祖, 這是我父親對他父親表達愛的方式, 意思是祖父你生了一位有出息的兒子。結果,我父親如願以償,成為當時村子裡第一位,也是那年唯一的一位大學生,而且考上醫科。父親用這種方式獲得奶奶和爺爺的關注,並且這種方式,他覺得奏效了,奶奶從沒有讓我的父親下地干農活,而是讓其他的孩子去, 我的父親也不用乾家務,而是他的妹妹們去做。

  我爸爸是在奶奶的寵溺下長大的,雖然家中還有3位弟兄,2位姐妹,可是奶奶愛大兒子的心超越一切,我父親除了在學校讀書的日子,只要我父親出現在哪裡,我的奶奶就會在哪裡?她和我祖父之間無法填補的鴻溝,她期待能在我父親身上得著滿足。於是父親很自然的就被扮演起陪伴他母親, 我奶奶的角色,他成為奶奶惟一的精神慰藉和得到愛的地方。在 我父親成婚後,奶奶就一直跟著我父親,住在同一屋簷下,幫助他帶大我們3姐弟。在那個年代的中國家庭裡,沒有人會對此覺得不妥當,於是奶奶和祖父長期分居兩地,理由是為了照顧我們3個孫子孫女。

  我母親本來是資本家的小姐,從小有傭人服事的大家庭裡成長, 而且外公外婆早早就送她去私塾讀書,很有書香門第的氣質。可是嫁給我父親後,在這樣的生活狀態下,母親原有的修養就被磨光了。母親會和奶奶之間為了搶奪我父親的關注,而常常家中爭吵不斷。父親沒有從祖父那學習到如何成為完美父親的榜樣,所以他夾在母親和奶奶中間的時候,他選擇瞭如同祖父的模式一樣,他選擇逃避。他會躲到醫院的科室去睡覺,或是常常出差等行為來逃避家中的吵鬧。母親則練就一個大嗓門,以為可以在高音區獲得爭吵的勝券, 常常那個爭吵聲讓一條街的人都能聽到,這些會令我們作兒女的覺得羞恥和難堪。而奶奶就練就毒舌,總能戳中對方的痛處。父親,母親,奶奶彼此之間關閉心房,彼此傷害,因為他們從每一個家人身上所得到的都是痛苦和拒絕。從那時起,這幾位長輩變得越來越會批評和苦毒。

  每次爭吵,我們的父親可以逃跑,可是我們卻不能,我們不知道可以躲到哪裡去,必須要戰戰兢兢的縮到房間的一角里,躲在衣櫥旁邊,聽各種傷害的話語, 因為那時我們家只分配到一房一廳而已。於是我的心從懂事以後也都是關閉的,我心裡不願再作這樣人家的女兒,我對他們態度惡劣, 我的憤怒是用甩臉色,生悶氣,不回應和傷害自己的心來表達。在我的生命裡,不被愛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因為我信主前,從來沒有聽過我父母任何一方曾經說過, 我愛你, 這句話,對我來說,:我愛你,這句話是恥辱。擁抱和触摸更是讓我反感。以致到了我上大學的時候,有人向我表達這句話時,我的反應是憤怒和仇恨的。

  我們姐弟三人,在作兒子和女兒的日子裡,聽到的大部分都是負面,拒絕和貶低的話語,我出生的時候,我的父親和奶奶都期待我是個男孩子。可是當我生出來時,卻是女孩,家裡非常失望,所以我在母腹中,就嚐到那個被父親拒絕的痛苦。之後,當然還有許多內在的誓言,比如只有兒子才配得愛。我長得好醜,不好看。我不配擁有玩具等等。 。 。 。 。 。於是我母親告訴我,我小的時候,常常哭鬧,半夜驚醒,動不動就常常生病,因為只有在我們這幾個孩子生病的時候,父母,奶奶才不會爭吵,我才會有雞蛋吃,那又是我一個錯誤的認知,我父母愛的模式,使我在很長一段時間裡,認為父母給孩子吃和穿就是愛他們了。其實我作為小孩子,那時候需要的是擁抱和愛的表達,而不是吃。

因為神造我們的時候,是不希望我們被我們的父母拒絕的,我們出生的時候,我們天生就帶著期待是會有完美的愛來愛我們。我父親帶給我生命的拒絕,帶給我很大的傷害。我父親將心封閉起來,對他周遭的每一位,因為我父親生命裡的破碎,他不能照我天生的方式需要的愛來表達他對我的愛,我不會為這個事情來責備他,在當初,他也是個孩子,他在那個當下也期待他的父母可以來愛他。而我的爺爺奶奶所能給我父親的,不過是他們自己能領受進來的而已。這是一代一代相傳下來的,所以許多人性裡面造成的傷害,和破碎都被遺傳下來。

  我對我父親有一個認識,就是我要他注意我,我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如果我在某件事情做得很好,表現優異的時候,我可能就會贏得他的注意力。所以我在我是小女生的時候,我就會把表現和愛劃上等號。這是沒有人教我,我就會的。我自己學會,如果我在某一方面表現好的時候,我的父親就會注意我。我從小學到高一,一直是好學生,班級領袖, 甚至是學校學生會領袖。可是到了高一,我讀的學校越來越好,人才和高材生越來越多,我被壓得喘不過氣來。我發現,無論我花多大的精力, 總有人的名次在我的前面,於是我開始睡眠質量出現問題,總是在最關鍵的考試裡,我名次掉下來,因為太在意,太緊張的緣故,如果我的成績不好,我的父親就會失去面子,我就會受到羞辱。

  其實我不喜歡讀書,甚至到了後面,我恨惡待在晚自習的教室。我每次待在裡面,腦子不知飛到哪裡去了,卻要強打精神來看功課,我之所以能忍耐下來,是因為我要衝到前10名,是為了要得著我父母對我的愛。那是因為我小的時候,我這樣表現我就可以得著他們的愛。如果我表現不好的時候,我裡面就會感覺到讓我的父母覺得失望了。我的父母也吝嗇於表達他們的愛,我有時候表現得很好,他們都不會稱讚我,以致後來,有稱讚的時候,我會害怕領受,我會認為那是,對我的試探,和要求,要求我更完美,那是我永遠也達不到的目標。

  是我的心裡面覺得,我又讓我的父母失望了。如果我不參加晚自習,如果我不努力,如果我不比別人更加努力,我就不會贏得他們的關注了,我的父母就會不愛我。我沒有辦法放下來不去做這件事情, 我不能讓我的排名掉下來,排名掉下來就意味著我考不上重點大學或是好的大學,我輸不起。

結果命運真是和我開了一個玩笑,本在在班級名次前10名的我,到了考大學的時候,我沒有發揮和表現良好,第一次我考得很差。我那時懊悔和痛恨自己,甚至想到自殺,因為我周圍的人和長輩給我的定義是,我如果不繼續去複讀的話,我高中畢業出來, 我只能去做營業員,那時候,營業員是個低賤而不受尊榮的行業。這樣,我覺得我使我的父母蒙羞了,我開始設計死亡的各種方式。

儘管我後來复讀, 考上大學,然後又上了碩士,我還是覺得我沒有得著父親的愛, 我還是覺得我做得不夠好。

  在我的童年和青少年時期,我會用生病,用小說來慰藉我空缺的愛,生病是我能愛我自己的一種方法,可以從身體的軟弱裡,覺得自己不再是強悍的, 是需要休息的。我也封閉我的心,好像能看透世態炎涼,其實是用不爭不鬧來逃避,(大人都會稱讚我是乖孩子),免得我再受到傷害。

  你從我的經歷裡可以看到我父親,就是一位以表現來贏得愛的人,因為我複制的,正是他的模式。我父親後來經歷一件讓他極度受傷的事情,就是在他平步青雲,步步高升的途中,當時他已經成為我們市裡最大醫院的頂尖外科專家, 整個科系的大主任和醫學院的教授之後,因為他任職期間,拒絕收受病人紅包的賄賂, 也不許可他手下的醫護人員收受賄賂, 這事切斷了許多人的財路,於是到了選院長的期間,他不但被排擠出候選人的名單,還被他最親密的學生背叛,出賣, 聯合那些不滿的科室人員起來擠兌他。到最後, 他的學生成為院長,對他毫不留情,直接把他從高位踢出去。這是我父親人生里遭遇的極大創傷。那時候,他生悶氣,傷心,直到退休。之後,我有次乘著父親到馬來西亞探訪我,我藉著這個遭遇,領他到了神的面前。他才開始原諒和饒恕那傷害他的同仁。

  根據科普的調查,孩童從0歲到8歲之間,無論父母對孩子說什麼,孩子都完全相信。我們不質疑我們的父母,在那個年齡階段,如果,父母說,海裡有大象,我們是會相信的。如果你被從行為, 關係里和話語上被教導,透過表現你才可以被愛的話。這些平時的學習來的事情,就會成為我們生命的一部分。在我成為孩子的時候,在我裡面根深蒂固學到的,相信愛和接納是要透過表現才可以的,即使我成為基督徒以後,這樣的信念系統還是根深蒂固的留在我的生命裡面。我總在計劃,腦子會一直思考,下個階段我需要作什麼,計劃如何做才能有成就,我也沒有學習放下,我被表現驅策著,又被自卑感,被曾經受挫折的失敗感壓制著,不管我如何表現,我就是想得到我內心裡沒有被填補過的接納和愛, 儘管我其實當時我不知道,這些奇怪的情緒是什麼, 但是我好像都是得不到。

  後來我已經在不同教會有服事,作領袖,運作恩賜,可是有時候,我覺得耗盡精力,疲倦,並且想退後,我不知道WHY? 我也去聽許多課程,我甚至也聽過“ 天父的愛”的課程,我覺得講員的信息並沒有能打動我, 當講員要求談談你的父親的時候,我裡面我突然看見都是冰冷的,原來我的防線從來沒有被真正突破過。因為在我的認知裡,是沒有完美,完全的愛和接納這回事的。之後我被神呼召,出來建立事工,我處在迷茫和瓶頸期間,我察覺不到天父和我有何互動,我覺得他跟我的父親有許多相似的地方,優秀,公義,我敞不敞開,他都會和我保持安全距離,甚至他是會愛一些更勤奮的孩子多過愛我的,直到有一天晚上,儘管如此,神依然沒有放棄過我。

  我其實內心對父親的愛是拒絕的,我沒有被完全父親愛過,因此,我的心,不知道那種接納的父愛的滋味是什麼。我從來沒有經歷過,天父會像一位真的父親一樣來愛我。我在和神的關係裡,我錯失了這個部分。

  他非常有策略的步步打碎我的防線。有一天,我遇到一位像長兄一樣的領袖,他和我分享天父如何愛他,他如何被天父的愛觸摸而生命翻轉。他甚至可以跺腳在我面前生天父的氣,他被天父的愛充滿的滿足感,感染了我。當下我被觸動到我內心的弦, 我裡面想要那份愛,我就跑回去問神,我為什麼沒有,我渴望那份真實的愛。

  上帝最先做的事情是他主動來靠近我,這個時候,神開始不停給我關於父親的夢。天父總是以我父親的名義或是形像出現在夢中,我對神在夢中的形象驚訝不已,因為在夢中,天父和我的互動,完全與我和我父親現實的互動不一樣,我以我對地上父親的看法來看待夢裡的天父,神定義的父親的角色其實和我定義父親的角色是不一樣的,可是我一輩子只是知道有一位父親而已, 就是我地上的父親而已。耶穌,他是我的救主,他為我死,我和他的關係是有距離,而又是安全的,我透過了解他的舉動來猜測他對我的愛是多少?我們會按著地上我與父親的關係的模式來建立,我和天上父親的關係。如果我禱告夠多的話,如果我努力夠多的話,如果我幫助人夠多的話,如果我奉獻夠多的話,有一天,他總要愛我吧。不管我作多少事情,我曾經裡面失落的那個愛,是我找不到的。

  地上的父親,在我成家前,從來不和我商議事情,到他那裡,就是已經的結果和決定了。可是夢裡的父親,極其慈愛,溫柔,總是徵求我的想法,他明明能看透我的每個心思意念, 卻每要前進一步就問我的想法是什麼?甚至尊榮我到一個地步,讓我拿那件事情的主意,他實在讓我吃驚,我怎麼可能與造物主有如此愛的關係?我的謹慎,隔離和疑慮被一步一步擊碎。他告訴我他會為了我修改一些已經在靈裡定下的事情, 如果我不宣告那個預言,那個判定就不會降下來。他把我當成備受恩寵的孩子。他的方式完全顛覆我對父親這個概念的看法。

神在這些夢裡,開始拆毀我對父親的看法,我開始發現,他能夠愛我,不是我配得,或是我作更多的事讓他來愛我。他愛我,因為他就是愛。神不單單愛人,而是他本身就是愛,他忍不住自動就會愛你。他造你就是按照他的形象造的。你看起來像他。他愛你,只是你是他的孩子,而不是因為你配得。我遇見這個真理的時候,我很震驚,我信主很多年,我早就應該知道這一點了,可是,他讓我看見,我之前和天父建立的關係是照著我和我地上父親的模式。那天晚上,他給我帶來自由和釋放,是一個小女生一生尋求愛的那個傷痛,得著慰藉和真正的滿足。

我這時才發現,愛不能只是知識而已,是需要啟示的,從聖靈來的啟示,才可以翻轉生命。因著我父親的不完全,我沒有被愛的部分,父神用他自己來詮釋這種愛。我最後一個營壘被拆毀,是在一件事情上,有一段時間我極其受傷,因為領受了先鋒者的使命,不得不承受許多的壓力和攻擊,有一次我真的起不來了,我甚至想放棄神的託付,什麼受逼迫的人是有福的,我們的獎賞在天上是大的,諸如此類的安慰,再也不能安慰我。我需要聽到他的話,需要見到他的面,我才能走下去,那段日子,我每天都到神的面前掙扎這件事情,要見到他面的渴望, 強烈地佔據我的心,我知道那是神的主權,我無權要求神做什麼, 甚至說不出我的禱告。可是裡面要得聽他聲音的那種渴慕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我像一個迷了路的孩子那樣,在被丟失的路上來回的奔跑,期待看見父親和母親的背影。

我的神真是憐恤我,在某天傍晚,我進入靈裡禱告。突然間,家裡的地下室一下明亮起來,如同白日的光明照在了暗處裡。我當時沒有開燈,所以那個對比相當地明顯,我一動不敢動,生怕一動,這個影像就不見了。有人從樓上走下來,腳步聲,我聽得很清楚,可我知道,當時家裡就我一人,我很興奮,是誰啊?是天使嗎?來的是哪位啊?什麼信息啊?我有好多疑問。那個聲音走近了,就在我跪著的沙發前,我要睜開眼睛嗎?我生怕一開眼他就不見了。我一點也不害怕,因為空氣裡瀰漫者安全和信任的氣息, 極大地平安籠罩在地下室。那人就靜靜地在我面前站著,連他的高大的影子的壓迫感我都能清楚地感受到。我忍不住開了一下眼,又迅速閉起來,可就是這一眼, 就足夠了,一身白袍,我太熟悉的樣子,金色的腰帶,光亮的我看不清的臉面。我並不需要開眼睛,因為這個時候,靈眼和肉眼都能清楚看見這人。真的是基督耶穌,他走到我的身後,很緊緊地抱住了我。  

這是一個真實的接觸,我沒有因為遇見人而生命改變,而是遇見神的擁抱。有些聽眾朋友會以為我在幻想,可是我只能告訴你,那不是幻覺,是一場真實的相遇,耶穌基督從靈界走入了現實界。如同雅各與天使遇見,面對面摔跤一樣,我變成一個在父親懷中的小孩子,我哇哇大哭,我從來沒有那麼激動過。 10多年前我被耶穌帶去地獄,我很冷靜; 帶去未來,也很平靜; 帶到聖山聚會之處,只是驚奇; 帶去見新耶路撒冷城,是歡喜。 。 。 。 。 。這些經歷,沒有一處的情緒變化有這次的劇烈。我變得好小,2歲? 3歲?我深藏在這樣的愛中,感知那種深不可測的愛,他單單為我而來,提供一個溫暖,安全,受保護的懷抱,進入天父無條件的愛的擁抱裡,知道自己被天父深深地愛著。耶穌等我哭夠了,輕輕的拍拍我。就像拍落灰塵一般,我的冰冷被拍掉了,我的不確定感,害怕信靠,害怕被遺忘,害怕親密感,也被拍掉了,我裡面的營壘完全被徹底拆毀了。我如今居住在天父心裡,是萬物受造的核心之處。祂的心是我的安息之地,但是我知道能進入那安息之地的人卻是少的。

之後我被帶領進入四維空間的異象,來到一處路口,跟他走一條極少人願意走的路。 。 。 。 。 。之後,還有許多故事,聖靈帶領我,我還有與地上的父親和好的舉動,有與屬靈的父親和好的舉動, 今天時間有限,我希望下次有機會在和聽眾朋友們分享這些見證。

耶穌責備法利賽人說:“你們查考聖經(或譯:應當查考聖經),因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然而,你們不肯到我這裡來得生命。” (約翰福音五章39-40節)因為動機錯誤,儘管我們已經遵守了基督徒許多準則,甚至可以背誦長篇的聖經,每次禱告好幾個小時,我們還是很容易錯失愛和與神親密的機會,因為未曾親自經歷過神熾熱的愛情和接納。 “愛里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因為懼怕裡含著刑罰,懼怕的人在愛里未得完全。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約翰一書四章18- 19節)

聽眾朋友,如果你童年和父母的關係,經歷與我有任何雷同之處,你可能就有好多需要處理的問題。神呼召我們的時候,我們原本是被愛的。且是被神所愛的。所有受造的開始與結束,都在於天父渴望與我們建立關係,使我們成為祂親愛的兒女。祂創造你,就是為了讓你可以過著有家可回的生活。請留意,耶穌在曠野勝過試探之前,先領受了天父愛與喜悅的明證。若不明白天父有多麼地愛我們,我們沒有一個人能夠克服在生命或事奉裡的每一次試探;許多全職事奉者在事奉期間抵擋不過金錢,性慾或是篡奪神榮耀試探的不當行為。

  今天早晨起床時,是否聽見天父用慈愛的聲音說:“不用擔心沒有盡善盡美,我不期待你完美無瑕,我非常愛你現在的樣子,你就是我所愛的兒子/女兒,我喜悅你” ?或者起床時心想:“沒有人愛我。沒有人關心我。'我得完成今天的靈修,有足夠的禱告,跟上一天三章聖經的讀經進度,做所有基督徒該做的事,今天才能吃到主人桌上掉下的碎屑”?你如何對待自己與別人,取決於神對你的感覺是什麼。

若知道無條件地被愛著,便會用同樣的愛來愛自己和他人,然而若覺得必須做什麼神才會重視你。便會把這種想法套在他人身上,他們必須做些什麼,你才會重視他們。你要不就像有家可回般的活著,要不就像無家可歸般的活著。懼怕……或是愛並給出去,在天父的懷抱?

有一些關鍵是使我們能夠, 好好的領受這些信息的。以後的課程裡我們會分享,我們生命裡有一些攔阻,讓我們沒有辦法來敞開面對父神。我不知道你生命裡的攔阻是什麼。但是現在我要對你說,不管是什麼攔阻,今天,神要拿掉這些攔阻,他要擁抱你,讓你感受他對你的愛。這樣子的擁抱會改變你的生命。

  對於生命中那些未能對你正確表現出神的愛的人士,你是否饒恕?你可以將那些傷害過你的權威人士的名單列出來,不管是在工作中, 學校里或是教會,現在大聲地念出來,選擇饒恕每一個人,將你的傷害或或失望一一說清楚。饒恕他們,不再記念他們得罪你的地方,你就能關上你的門,讓刑罰不能進來,讓仇敵無法再在你生命中。如果你知道你因為不尊重他們而讓他們痛苦,或因著惡劣的態度或行為而侮辱了他們,你可能就需要去請求他們的饒恕,或許也需要有償的動作。

  禱告:
「神阿!感謝祢就是愛!感謝祢在創造人的時候,吹了一口氣在我們的生命裡,使我們成了有靈的活人。因此我們已經有屬祢的生命本質,只可惜罪破壞了我們的生命,使我們內心支離破碎,心靈充滿被撕裂的傷痕、心裡有很多受傷和痛苦的感覺充斥著我們的生命。主阿!求祢讓我們有勇氣及力量面對我們真實的生命,好使我們的生命能完完全全呈獻在祢面前,求主憐憫、醫治,也求祢撫摸,使祢純潔的愛能重新進入我們的生命裡,能變成愛的生命。主阿!感謝祢在今天給我們這個重要的啟示,求祢讓我們追求不一樣的人生、不一樣的信仰、不一樣的愛,使我們能經驗祢是又真又活的神。世界上祢就是獨一無二的真神,所以讓我們有力量在地上見證祢、能夠愛祢及愛身邊的人,也能愛我們自己。求祢祝福眾人的生命,願祢與我們同在,聽我們祈禱,是奉靠主耶穌名求,阿門。」

廣播節目回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