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9, 2016

罕見疾病重獲新生



Program#0017

主神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啓1:8).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今天的《真實遇見你》節目。 我們往往在知識上很熟悉這句話,頭腦上很願意相信, 可是在情感上我們很不容易接受, 因為畢竟我們的肉眼看不見神, 我們的手摸不到神, 我們的耳朵聽不到神的聲音. 今天我們的特邀嘉賓王麗雪姐妹會用她的一次被神親自醫治好的一場罕見的疾病, 來證實我們的神是真實的,憐憫的, 充滿大能的, 她也因為這次的經歷,生命有了徹底的翻轉, 從一個曾經拜偶像和追求今生享樂,如今成為一位見證主名的基督徒!我們就來好好的來聽聽她的離奇而有震 撼的故事吧!

1. 王阿姨 謝謝你願意分享你的經歷, 這真是一個非常感動的見證。 你能給我們聽眾朋友講一講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疾病? 你之前有這種病史嗎?

** 各位弟兄姐妹大家平安, 謝謝有這個節目讓我可以為主做見證。我是在2013年6月患了世上少有的罕見疾病,這個病是經過 St.Michael醫院的幫助,也經過了許多的波折才確定的病。病名是 aHUS非典型溶血性尿毒症,這個病是加拿大,美國以及台灣的第一個病例,全世界沒有超過100個病例。



在15個月生病期間,總共換了3間大醫院,並且經歷了許多不可思議的神蹟,因此將我的生命完全的翻轉過來。 首先讓我先介紹一下我自己 ,我是從台灣來的移民,今年63歲,在1988年和先生帶著大女兒與2個兒子移民到多倫多。那時朋友跟我說多倫多是一個神的國度,安靜祥和人們善良。在夏天我喜歡在戶外練習打球,跟朋友或家人一齊享受球場的樂趣,有時也整理花園種花,所以身體很健康體力也很好,基本上很少看醫生,從沒有生過大病。

在2004年12年前和先生以及小兒子一起到舊金山上班,多倫多就留下大女兒與大兒子。為什麼我會提到我的家人? 因為在這生病期間都有我的家人一直在照顧,尤其是大女兒放棄她的工作, 24小時日夜不眠不休陪伴我。她是一位從小就信主的孩子。感謝主 !! 預備一位有愛心耐心的小天使服侍我, 在還沒有信主以前,我是一個來自拜偶像的家庭,因此我希望我的見證可以幫助已經信主的弟兄姐妹加添信心以及還沒有信主的弟兄姐妹可以認識我們有一位神~耶穌。在我生病所發生的一切經過實在太奇妙,完全超乎想像,希望下面的見證可以榮耀神的恩典,彰顯神的寶貴。

2. 這個病是怎樣發作的呢? 當時醫生們是怎樣看待你的病症的呢?

** 在2013年5月底,因為大兒子要準備訂婚,我們夫妻倆向公司請假買好6月6日從舊金山到多倫多的機票。但是我卻在5月底因為突發性的腰痛,就在舊金山的凱薩醫院急診室,被診斷出左右兩側的腎臟各有一顆很細微的結石,因為太細微,醫生無法用雷射震動的手術,只給我止痛藥與抗生素並要我多喝水想讓它自然排出。 當時美國醫生不讓我回多倫多,因為腰痛一直持續著,怕在飛行當中出問題。可是與從未碰面的親家已經約好了要見面,所以就違背醫生的勸告堅持返回多倫多。在飛機上實際上已呈現半昏迷的現象,抵達機場時是抱著先生的背,半拖半背的出海關。孩子們看我的情形不樂觀隔天帶我去見家庭醫生,因為我的狀況不是家庭醫生可以馬上解決的,所以醫生要求我們要馬上去大醫院掛急診。 然後就在北約克綜合醫院辦理急診,當天就被要求必須要入院。在這間醫院一共

住了兩個月,這2個月期間,體重從原本的55公斤脹到78公斤,出現肺積水,腹積水,可能因為積水的緣故,所以造成不斷的咳嗽,呼吸困難,再加上一直腰痛,根本沒有辦法睡覺,一定要靠呼吸器與麻啡止痛藥來幫助睡眠,甚至出現半昏迷的狀況,有一次下床因為腳腿無力而跌倒翻滾,最後必須動用4位醫護人員把我抬到床上,因為身體太重了,所以手腕被帶上黃色的跌倒警告手環。也因為有了這次跌倒撞到頭部的經歷,我要求醫院為我準備躺椅,原因是可以方便自己操作,另外因為躺椅較低矮就可以避免危險,從此我幾乎就睡在躺椅上。 病床就留給女兒睡覺。感謝神 這一路走來都在看顧我們母女。

另外可能是一直躺著的關係,引起手腳冰冷,在炎熱的夏天必須要穿冬天的羽絨和手套毛襪。每天至少都要抽9管的血去做檢驗,並且用相關的醫療設備檢查,照X光,超因波掃描, CT SCAN,穿刺檢體,照大腸鏡和動用外邊的專科醫生,在醫院裡看過;腎臟、 肝臟 、肺臟、 腦科、 血液科、 腸胃科包含腫瘤科和手腳神經科、免疫系統科等等,但是卻查不出任何結果。

更嚴重的是到7月底出現排尿困難,每天的小便從後來的100CC降到20CC。雖然借用導尿管卻無法排出尿液,只見到我因為插導尿管痛苦的哀叫與大片的血流在床單上。護士們幾乎束手無策,因為尿液若無法排出,會引起很多併發症,這時也出現藥物過敏,無法用抗生素或任何過敏的藥,連最常用的止痛藥也無法接受,腳腿出現與敗血症相似的紅點並且快速蔓延。大家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當時原本有吊點滴,但是因為無法排尿,全身腫大,所打下的點滴量與排出的尿量差距太大,醫生們更不敢給任何藥物和繼續打點滴了。醫生們原本認為可能是免疫系統出問題,但是經過化驗後,最後排除並且不敢投藥,因為這樣小的腎結石不可能出現這麼嚴重的狀況,然而,血液檢驗的報告卻已經呈現出十分嚴重的數據了。 當時我看到醫生們的眼神非常無助的,我的女兒哭著跟醫生們討論我的病況,求醫生們救救媽媽。這些醫生們都告訴我們mystery 如謎樣不知名的病。醫生們也為我的病天天開會討論,並且將我的病情告訴我的家庭醫生。醫生們都很努力,因為能做的都做了,只知道我的腎臟功能有問題,腎臟停止運作無法排尿,並且要我的女兒要小心注意我的狀態。

事實上這個感覺很讓我震驚,最後我打電話給家庭醫生詢問我的病情,請他一定要誠實不要有任何隱瞞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狀況,因為我很信任我的家庭醫生,他從1988年就是我們的家庭醫生,並且他也是一位很虔誠的基督徒。他說:你的病的確很特殊,醫生從頭到腳從裡到外都檢驗過了,但沒辦法知道是甚麼問題。後來我就問了一下我的病是不是很嚴重? 他說;是的 !很嚴重 !現在只能靠禱告求神來醫治,盼望出現奇蹟。天啊 !這是什麼消息,我幾乎要崩潰了。因為我根本不太信仰的,雖然是拜偶像,但基本上是很少參予。

3. 聽說阿姨你生病的時候,開始是為了女兒的緣故決志信主的,你能詳細的給我們分享一下嗎? 


** 那時我聽完家庭醫生的結論後,深深的感覺到我的死期已近了,因為已經無藥可醫了,我的女兒大兒子與準媳婦常為我的病跟醫生討論,大兒子要上班,但仍然每天煮雞湯帶給我喝,不辭辛苦的往返於上班和醫院,回家還要準備他的便當與作家事,先生與小兒子因為在舊金山工作, 請假較不方便,大女兒在我身邊日夜為我禱告,為我唱詩歌,跟我說聖經上的故事,她每天流出的眼淚讓我心痛心碎。

8月2日 那一天女兒痛哭流涕的問我: 媽媽我帶你信主好不好? 如果你走了我知道你會去哪兒? 之前如果問我這個問題, 我肯定會否定或者猶疑不決,更可能要她閉嘴不要煩我,可是因為當初入院的時候,我有2次恐怖的經歷讓我無法忘記。

第一天因為腰痛很難入睡,我便呼求觀世音菩薩,隱約中忽然出現一位穿著白色長袍的白人女性,她的臉面十分的邪惡恐怖,她拿一條白色的長布把我綑住並且想要把我從床上拉下,我當時眼睜睜的看著她卻叫不出聲音,也一直想要掙脫但是無能為力,最後用力用腳去踹我的女兒把她搖醒,只見我渾身發抖臉色蒼白。第二晚我不敢再睡了,可是這次卻看到一條灰色的影子順著牆角滑到床邊將要靠近,我著急著喊叫女兒: 她要靠近了! 要靠近了! 但是她卻看不到什麼。這些影像真的使我感到害怕。

我的女兒為了使我安心睡覺,最後她禱告求神幫助我,不要讓我驚恐害怕讓邪靈乾擾。很奇怪隔天我卻被換到另一間單獨的隔離病房,因為醫生發現有病菌出現在我的腸胃裡,怕引起感染。這兩次的經驗使我認識到宇宙是有惡靈的。

為了回應女兒的要求也捨不下讓愛我的孩子奔波勞累,傷心難過,更看著女兒為了救媽媽日夜在醫院陪伴,並且又禁食禱告,整個人都消瘦下來,這種心意如何叫我狠心拒絕? 如果我的命真的已到盡頭也應該要成就她的心意。我終於把頑固的心放下,點頭答應。

女兒流著淚帶我做了決志 ,隔天洗禮。 那天我在病床受洗就像臨終受洗者,我當時就口述錄音交待了遺囑,準備一切交給上帝。這一天是我入院以來最沒有驚恐終於可以安心入睡到天亮的一夜。說也奇怪當我受洗以後,所有的護士都換成基督徒服侍我,天天為我禱告,為我爭取最好的服務,包括打掃的婦人也天天為我禱告。我先生與小兒子也從美國趕回來,此時我們全家終於團聚。到現在我仍然忘不了家人含著眼淚,無奈心痛的臉! 護士們也準備了一間特別的房間給我的家人做心裡建設,徬彿大約日子不多吧!

4. 當你信主後就開始經歷了好幾次的神蹟,第一次的情況是怎樣的呢?

** 隔天早上有位代班的腎臟專科醫生從Humber River醫院過來看診,她前後來過3趟,她告訴我如果再不洗腎後果將會很嚴重。 因為換腎要等14個月以上根本來不及,現在要靠洗腎來暫時維持性命,腹水與血液功能的問題以後再解決,最後用十分嚴謹的態度告訴我,如果再不趕快救治,生命即將盡頭,頂多只能撐一個禮拜。

我心想:我的水腫真的使我呼吸困難,我也無法排尿,一天最多20cc 家人幫我收集尿液都特別小心,每一滴都十分珍貴,並且一切已經交在上帝的手裡了,我相信神會救我的。 就同意醫院為我安排轉第二家醫院。 在等待轉院的期間,我與家人都為轉院的事一起禱告,因為病情緊急不能拖延,所以我們一家人在這時刻都十分虔誠禱告。大家在女兒的帶領下,每天學習呼求禱告。

8月7日中午(這是信主以後的第五天)接獲Humber River 醫院有空床位下午可以轉院,當下我很誠心的禱告, 雖然我才剛信主不懂如何開口,但是我的女兒告訴我:上帝 如同你的父親,只要誠心開口祈求, 祂必聽見祂必成就,因此我就很安靜的低頭禱告; 慈悲的 上帝:求禰傾聽我的禱告,我有三個願望: 一、我希望轉院時能遇見可以醫治我的醫生。 二、我不要插管洗腎。 三、如果不能救,就讓我安靜的離開,不要痛苦。

在這裡我要說明一下我的呼求很簡單,就是心中沒有雜念,把自己完全淨空,全心全意的禱告,只想著 耶穌。

到了下午4:30救護車來了,救護員把我抬上擔架,當推開醫院的大門往救護車走時,這救護車離大門口大約有20步的路程,因為是夏天,下午的天氣很熱,陽光照著眼睛不舒服,所以我就把眼睛閉上。 這時竟然發生不可思議的事情。

原來的車水馬龍吵雜的聲音,一下子忽然安靜無聲,而且剛剛迎面而來的熱氣不見了,周圍環境顯得非常安靜祥和,徬彿在另外一個空間,我被包裹著感到十分的溫暖舒服,這種感覺一生從未接觸,正在體會這種舒服的感覺時,忽然有一個 非常莊嚴 非常宏亮 令人敬畏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把你的女兒奉為羔羊!! 我馬上睜開眼睛,心裡一驚哪來的聲音? 又為什麼有這句話? 是甚麼意思? 為什麼把女兒奉為羔羊? 我問在我身旁的小兒子有沒有聽見什麼聲音? 他說什麼也沒有聽到,可是我心裡很納悶。 因為那時才剛受洗不知道甚麼是羔羊,只感覺到剛才所發生的情形很不可思議,絕對不是做夢,我確信我是一直清醒的。 在開往第2間醫院途中,我一直跟小兒子說我聽到很不尋常的聲音,並且告訴他這段話,小兒子也覺得十分神奇。

5. 這真的是太神奇了,對於一個剛信主的基督徒來講,能聽到神的聲音真的是太奇妙了,那後來你轉醫院後又發生了什麼樣的事呢?

** 那天下午抵達了第二間醫院,我把聽見神的聲音告訴了我的先生與女兒,我的先生十分激動,他說: 神 垂聽了我的禱告,祂也成就了我的盼望,神 一定會出手動工,神 一定會全然醫治我,神不會放棄我,要我更虔誠的禱告,求 主加添我的信心。我在這順便說出一件事,我先生原本在教會讀過3年的書,後來居然跟從家裡的長輩拜偶像,經過這次的感動與見證,很高興主把他找回家了。後來我先生回到舊金山上班時,也在長途電話中為我禱告,求上帝看顧病中的我。

過了一會兒,神 讓我們遇見一位老醫生。這位老醫生先檢查我的頸動脈,然後告訴我:他花了幾天才把我的病歷看完,而且這個病的確太奇怪了,他說把以前的治療忘掉,用他的方式試試看能不能解決水腫與腹水的問題, 先不要插管洗腎,以後再來探索病因。他給我施打了大量的血清蛋白,據說這血清蛋白通常用於最危險階段的病人,但是當時,我們在那個時候已經沒有任何選擇了。第二天中午我開始排尿,到了晚上更是大量的排尿,因為我的尿液都必須測量,到了深夜已經有2500cc。第三天我的尿量就到達正常人的水平,臉上的水腫開始有消退的現象,可是腹水仍然沒有消退,必需要靠抽腹水來減輕對身體的壓力和緩和對肺部的壓迫,讓呼吸可以比較順暢,因此我非常確定;在我的醫治過程中,神的手已經開始工作了。

有一天女兒收集完尿液準備清洗尿盆的時候,發現一粒比芝麻還小的紅色的物體,她嚇一跳以為是血塊,後來用手觸摸感覺刺刺硬硬的,她把它收起來隔天報告給醫生做化驗,居然這小石子引爆這許多併發症。但是老醫生卻不覺得是這顆小小的腎結石能引起如此怪病,一定還有未解之謎。

因為腹部積水,再加上血液功能不好,四肢冰冷,雖然是夏天我仍舊需要穿戴皮手套與毛襪,睡覺仍要用躺椅,因為可以讓呼吸比較順暢。每天也都需要驗血檢查,醫院發現我的血液很不正常,有溶解不見的現象,常常需要注射血漿或新鮮血液但是依然不見效果。在這個時候,我的女兒引導我早晚禱告,學習呼求。女兒把禱告的文章寫在一張紙上,用貼布貼在牆壁上,因為我是睡在躺椅,這樣就可以方便我用眼睛就可以看到並學著禱告。

這期間一直有 23 這個號碼在夢中出現,我一直不瞭解。因為我不會簽 649 或買彩票,可是這號碼一直出現。醫院每次的檢驗如抽腹水,照CT scan, X-ray,MRI 超音波掃描 穿刺取檢體,做大腸鏡與胃部檢查時,事實上這些檢查跟在北約克醫院是重複的,每次我都求 上帝 保守我的平安,我深深相信主一直在我旁邊守護我,並且因為有主的同在,我的心居然都可以平靜的度過所有的苦痛。

某天我閉眼禱告時,忽然有兩道非常強烈的白光照著我的臉並且有恰恰兩聲在耳邊響起,我心裡想我的女兒真不懂事,怎麼可以在我禱告時用手機照我。後來我女兒進病房時我跟她說,我在禱告時不要照相,因為光與聲音會影響我的禱告。她摸摸口袋一臉吃驚的說:媽媽;我的手機不在身上,我回家洗澡換衣服時,忘了帶來,把它留在家呀!哈利路亞! 主啊! 我深深相信禰一直在看顧我,加添我的信心,因禰是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禰必引導我扶著我度過患難期。

8月23日醫生說我可以先回家,等腹水回來再約時間抽取。 原來我在夢裡看見23這個號碼,是神告訴我可以出院的日子,是神應許的日子!出院那天我做了禱告: 感謝主救了我,終於可以出院回家。 昨日種種昨日死,今日總總今日生。謝謝主帶領我走出死蔭幽谷,賜給我新生命。主呀!我願將禰 的神蹟傳出去,讓人可以看到神的作為與奇妙的恩典!你是永生的主。阿們!

此後神為我展開住院及出院的旅程 , 9月第2個禮拜天,我要求女兒帶我去家庭醫生的教會,那一次的經驗讓我驚訝不已,因為那教會我從來沒有去過,是第一次去的,教會的名稱居然是 新生命教會。在殿堂的兩邊有兩幅布條寫著:: 新生命 活出來 傳出去,台上有唱詩班,正在唱著 奇異恩典 這首曲子。神啊! 這是何等奇妙啊 ! 這與我在醫院要出院時所說的禱告詞是一模一樣的 啊 !!那時我一直哭一直哭,激動到無法形容,我覺得神對我所施行的恩典太美妙了!祂 除了施行拯救, 也帶著我見證當時我在醫院出院時所做的禱告,如果不是親身經歷是無法想像的。後來我就在教會中把我的經過做過見證。

9月底因咳嗽嚴重而且腹水一直 反覆出現,又回去醫院。在住院期間醫生發現我的血液一直異常, 腹水沒有消退仍要定期抽腹水, 而且為我輸入的鮮血或新鮮冷凍血漿不多久又從身體裡消失。身體也出現用眼睛就可以看到的淋巴結,以及很奇怪的小紅點,這小紅點是左右對稱的在我的胸前6顆與背後也6顆,既不痛也不癢,總共12顆。本來又要做檢體的手術,可是我卻在手術檯前放棄,因為我不想繼續在身上留下太多傷痕。

這時醫院再把我的病例尋求第3間St.Michale醫院共同會診, 據說這間醫院的血液科醫術高明,又是多倫多大學醫學院的教學醫院,當時也出現一個很神奇的事,原本要看我的醫生沒有出現,反而來了一位專科主任醫師。是不是神特別為我準備這位女醫師呢? 我無法知道,為什麼原來的醫生沒有出現反而差遣了另一位呢? 因為之後,她也為我做了很多特別奇怪的事情。 那一天,她把我 的血液樣本總共16管送到德國與法國做檢驗。那時,她告訴我可能須等待幾個月才能有結果。 在第二間醫院治療期間仍然有許多的專科醫生繼續為我的怪病奮鬥,包括心臟科,因為發現心臟有雜音。接著不斷的有各種檢驗,因為通常腹部積水有可能是肝病,肺病,胃腸或者腫瘤,但是回來的報告都是正常的。 我的病對專科醫生們始終是個難解的謎, 還好神感動著老醫生並沒有放棄。 2013年的11月底這次經由老醫生的要求與安排要我長住醫院,他說一定要找出答案不要再讓我進進出出醫院 ,他為我安排了一系列的檢查 ,報告顯示除了血液及腎功能其餘的一切都是正常。

6. 真的是感謝讚美神,讓你的病情有了如此大的轉變,但是你的病那時還是沒有痊癒,特別是你向耶穌求一滴寶血的神蹟,真是讓人驚嘆! 你能具體講一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 * 有一天驗血報告出爐了, 比往常更低, 正常人的指數是120以上,如果 40以下就無法搶救, 而我的指數是60,當時我的女兒扶著我正在學習走路的運動,因為在醫院躺太久,身體機能太衰弱,走路必須要有人從後面抱著學習走路,就被護士叫住必須馬上回到病床躺好, 回到房間往鏡子一看,心裡嚇了一跳, 我的臉色一片灰白。 此後的三天我都在注入別人的鮮血。護士也特別交代不讓我照鏡子。不知道是什麼理由,或許怕我難過吧。事實上除了肚子很大外,幾乎是皮包骨了。

12月中我心血來潮突發奇想,向 神祈求請賜給我一滴血,因為我的血液檢查一直困擾著醫生們。我深信 主一定會應許我的請求,而且一定會幫助我;我做了下面禱告:

"主啊! 求禰賜我一滴寶血,求禰的寶血救我,求主將斷開我的鎖鍊,用你的大能斬斷,賜我平安,讓我出院 " 每天就是這麼真誠的禱告一連3天。 之後很奇怪我做了一個夢:夢中的我站在一座高山上,山下有一片安靜而藍的發出光芒的大湖,有各式各樣的遊艇靠在岸邊。 那時我與一些各國的首領站在一起, 參加土著酋長的慶典。有一些土著十分快樂的打鼓唱歌跳舞。這些政府官員每人的手上都捧著大肚杯的紅酒,只有我卻拿著一隻小小的醫院的藥丸杯 (各位弟兄姐妹如果在教堂有領聖餐時,就知道這個杯的形狀,在夢中我手上拿的就是在教會領聖餐時用的聖杯,可是,可是,問題是我一直在醫院,從來沒有看過聖杯以及領過聖餐,只有在第一間醫院,女兒為我受洗的時候,拿醫院的藥丸杯裡面裝葡萄汁給我,可以說是完全沒有概念)

在夢中的小杯子,裡面一半是紅酒,另外浮在上面的是一層黃黃的液體,好像橄欖油 ,怎麼搖晃都不會融在一起,心裡感到很納悶,但因為大家都在喝酒,所以我也把祂喝下。那一天中午剛好有教會的姐妹來探望我,我就把這個夢告訴她們,她們十分驚訝,簡直無法相信,因為似乎沒有人會像我一樣祈求一滴血,她們說她們信主已經幾十年了,從沒有這樣經歷過。也告訴我: 那就是聖經所說的 " 耶穌的寶血與膏油 "十分珍貴,這麼寶貴的寶血和膏油,也只有在聖經讀到,連作夢都不一定可以得到啊!! 而我竟然在這麼短短的時間裡,所開口的都成真。那是和等幸運啊!是的, 感謝 我主 耶穌 賜給我如此貴重的寶血與膏油。 祂的寶血洗淨了我,而祂膏油的大能醫治了我!

7. 哈利路亞, 神真的不偏待人,正如馬太福音7:7所說的"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求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我們的神是信實的,祂在聖經裡的承諾是一句都不會落空的。感謝神!!王阿姨,你這個病當時最大的一個症狀就是腹部積水,經常需要到醫院抽水,很痛苦的。後來神是怎樣幫你徹底解決這個症狀呢?

** 之後發生一件很奇妙的事,12月19日中午這是我做夢之後的隔天,我的兒子帶1個小小的粽子給我當午餐,沒想到到了下午一次性的吐了一臉盆的汙物,到了晚上因為腹部絞痛又在1-2秒間也是一次性的拉了一馬桶不知名的褐色的汙穢,我水腫的肚子頓時消退變成平坦了。估計這一吐一拉從我身上應該消失有7公斤吧。我看見拉出的穢物顏色很奇怪,看起來是暗暗的磚紅色但又不是血,後來護士也很疑惑認為可能是很老舊的積血。原本醫院幫我安排隔日要做抽腹水與照大腸鏡,然而護士看完了我的情況並告知醫生,他們便取消我的抽腹水的預約,可是做大腸鏡檢查時發現有小小裂痕就做了補修。原本停留在身上的12顆紅點居然消失不見,而淋巴結也慢慢縮小了,心臟的雜音也沒有了。在 2013年聖誕前兩天12月23日我正式出院, 神真的憐憫我讓我回家與家人過一個難忘的聖誕節, 因為那年多倫多下大雪與大停電。

這時醫生們仍沒有任何確診,我的病依舊是一個謎。之前因為不斷抽腹水,累計有35公升的腹水,相當於35公斤,因此,出院時我的體重只剩下42公斤。(之前在夢裡一直出現 23 的這個號碼,是否也在告訴我就是出院的日子呢? 因為上一次是8月23 這一次是12月23 ,我真的不知道,但是從此以後腹水就沒有再回來,直到現在。)之前在夢裡一直出現 23 的這個號碼,上一次出院是8月23 這一次出院是12月23 ,神作事真是奇妙,從此以後腹水就沒有再回來,直到現在。神真的是信實的!

隔年接下來的日子我常穿梭於第二間與第三間醫院。第2間醫院的老醫生事後告訴我,他一直覺得很奇怪當初他怎麼會用那種藥給我? 因為那些藥是給沒有機會救活的病人,為了延長生命所使用的,他覺得很對不起我,但是沒想到活馬當死馬醫竟然救到我了。說真的, 我除了感謝他妙手回春外,我知道這是我們的 主 在冥冥中所主導的一切。2014年3月St. Michael's 醫院將我的血液又送到德國與Sick Kid's 兒童醫院再做進一步的分析。最後由德國的分析報告顯示是罕見疾病:非典型血溶性尿毒症 (aHUS) 這種病只有12歲以下的小朋友才會罹患的病,因此醫生不能確定哪種藥適合我,因為在我這種年紀罹患這種病在北美洲沒有案例的,並且全球患有這個病也是少於100例。

第三間醫院的主任女醫生, 為了研究這種病並且要醫治我,她的確花好多時間跟許多國家的專科醫生共同研究。後來將我的血液數據與法國醫學院再做研討, 因為加拿大沒有先例 , 因此仍然遲遲不敢開藥。 直到6月,有一次美國醫學學會在多倫多開一個罕見疾病的講座上,老醫生與女主任醫生居然碰面。 之前只知道彼此的名字從未見面。這兩位主治醫生常常因為個人觀點不同, 用藥不同,有時彼此又有矛盾,讓我不知道該何去何從。他們與這位美國專科醫生一起研討我的病情與如何用藥,最後2個醫生才取得共識。這位美國專科醫生是美國籍台灣人,與台灣一家醫院有建教合作的關係 ,說也奇怪,在我生病時有一個心願是能回台灣一趟探望姐姐, 而這所醫院與我想要探望的地方開車只要半小時就可以到達,這一切都是神為我安排好的, 因為世上怎麼有這麼多的巧合 。

後來血液科醫師要我考慮全身換血漿,一來費用最省,並且有可能藉由各種不同膚色人的血漿,可以修補我DNA所欠缺的那一組。說不定有機會可以補救我的血液。當時我一直不接受,因為我相信 耶穌的寶血在我體內一定會做工並且會治癒我。

我與女兒一直為這件事禱告,而且我也將心裡的疑惑直接求告主,主啊! 為什麼禰賜我寶血卻又要從我身上流走而要換入聯合國的血啊! 主啊! 求你保全我的健康也求主讓血液科醫師有更好的方法醫治我。其妙的是每次護士準備要插管做最後血液確認時,都驚訝於我的報告又正常了!我就不需要做埋管與置換血漿。這種情形居然出現好幾次,後來護士都先抽血,不再同時打 IV血管了。可是醫生仍然需要把血液的問題解決呀! 後來她告訴我,為什麼每次要插管的時候,檢驗報告又沒問題了, 是不是檢驗的人弄錯呀? 看起來只能用別的方法了。 感謝主 終於讓女醫生放棄要全身換血的念頭了。也把可貴的寶血留住了。之後,女醫生告訴我們,經過專科醫生們很多次的討論,可以打一種試驗性的藥,但是很貴,恐怕有很大的負擔。為這件事我與女兒仍然每天向主禱告,每天呼求,每天讚美。神 在動工時一定會有始有終,不會放手的。

8. 奇妙奇妙啊,你的經歷真的讓人驚嘆啊,是的,神作事是有始有終的,不會放手的!那現在你的病情狀況怎麼樣了呢?

** 終於在2014年8月中旬在St. Michael's醫院的協助下進行試驗治療。因為注射的藥費很貴,所以女醫生幫我找了贊助藥商,醫生說這個病會影響我的腎功能再加上做過穿刺, 所以腎功能不會再像從前般正常的運作,在接受治療期間我與女兒常常為我的腎功能禱告, 雖然仍必須在兩間醫院做定期追蹤, 但經過一年半現在的我漸入佳境, 連醫生與護士都很驚奇我的進步,我的腎功能恢復的比預期的還要理想幾乎正常。體重從出院時的42公斤到現在60公斤。血液的報告也與正常人一樣了。神 的確為我揀選了醫生,從信主以後所發生的過程沒有一件不是奇妙的,雖然過程辛苦曲折,卻彰顯了 神的真實與存在。哈利路亞!

9. 你最後有甚麼話想要與聽眾朋友分享嗎?

謝謝主!我在生病期間的這些經歷,讓我深深的體會到神的偉大,信實,憐憫與慈愛。祂的大能可以施行拯救,醫治和恢復。雖然信主的時間是這麼短促,但 神 的愛 不會因為我們是盲目或迷途而遺棄我們,祂大大的賜予和應許。經歷過這麼多的神蹟獲得重生,我很渴望的要告訴各位弟兄姐妹,當我們軟弱無助的時候,我們的主 耶穌就在我們的生命裡,信 祂 必蒙福, 信 祂 必得救,因為 神 在天上看顧我們。我們要讚美 主,敬拜 主,只有 祂 是唯一的神,也只有祂才能配得尊稱,只有 祂 才是真正的大牧者,祂 垂聽我們有聲的無聲的禱告。我誠心的將此見證用恭敬的心說出。願 神 的名得著榮耀,凡有氣息的都要讚美祂。阿們!

Ending:
真是很感謝王姐妹的傾情分享,我的心深深的被姐妹的見證打動著。感謝我們的天父,是如此的真實和憐憫。他不僅是在兩千多年前將他的獨生愛子耶穌,道成肉身,為我們全人類成了那替罪的羔羊,以完全無罪之身上了羞辱的十字架,擔負了我們的罪,修復了我們與神的關係,以致於讓我們能夠因著信,恢復我們神兒女的榮譽的身份,得享神裡面的豐盛。親愛的聽眾朋友,如果,你已經是一位基督徒,那我們就與你一同共勉,一起奔向那榮耀的標竿;如果, 你還在茫茫的人世中, 尋找那位能讓你信任一生, 依靠一生的大能的神, 我們就邀請你一同來做一個簡單的禱告:」親愛的主耶穌,大能的神, 雖然我現在還不認識你, 但是我願意放下我的驕傲來尋求你, 請你自己來觸摸我的心,讓我知道你是那位真實愛我的神, 禱告奉主耶穌的寶貴的名求,阿門!」

廣播節目回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