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4, 2016

得釋放的見證----被壓制20多年,在基督裡得著釋放

通靈的體質

我的家庭是在台灣所謂的本省人家庭,從小生長在祭祀祖先、祭拜偶像的環境中, 我的爺爺奶奶是純僕的農民,他們世世代代生長在海邊, 而靠近大海的是一間又一間大大小小的廟宇,點連點形成了大面積的偶像祭壇。在農村生活都以廟宇為中心,閩南人的文化認為生活所有都是偶像神明所賜,對偶像不敢不敬。每個廟宇都有他供奉的偶像,在所謂偶像生辰的時候,就有大型慶祝活動,這個時候就是所有人最興奮的時刻,然而在這樣的環境中,常可以看見精神異常的人。

有時宣教士會為了傳福音來周濟窮人,但每個家庭都很害怕自家小孩接觸到福音而「變節」,對它們所拜的神明不敬,恐懼被報復,害怕一無所有,更懼怕他們身後無人祭拜他們。人們世世代代就這樣在偶像的挾制掌控中生活,不停地將咒詛傳到下一代。所以神的福音很不容易傳進去這樣的地方,一旦知道家中有人改教去信基督了,家人便覺得傷心、羞愧又憤怒,感受到被背叛;而信主的人又必須受到家族性的排斥與仇視,雖然不像中東穆斯林那樣,因著家族榮譽失去生命。但在情感和靈魂上,差不多是被家族的人遺棄,拒絕認同。

在中學我14歲那年信主接受耶穌,一直到24歲出國念書,一直都是處於這樣被特殊看待的狀態中;在家中讀聖經彷佛就是犯法的事情,聖經和詩歌都需要隨身帶著,甚至帶我去教會的姐姐,也被家族控告是家族的罪人。我所去的教會中,許多人就受到這樣的迫害,而我的父親對我信主也是憤怒異常,時常用挑釁威嚇的言語對待牧師及教會的人。儘管因為信仰而付上代價,但是感謝神的拯救,救贖我脫離這樣靈裡混亂的環境。



我的外婆是虔誠的佛教徒,在家中不停的播放佛經。我的大舅舅和三舅舅都會為人算命,我的奶奶有兩個流產的女嬰。在我的母親和我父親結婚兩年後,奶奶提議冥婚,讓我的爸爸娶那兩個沒有出生的女嬰為妻。 但其實在靈界,我的父親娶的並非是未出生的嬰靈,而是與邪靈有婚姻的盟約,以至於邪靈透過這個非神心意的途徑,在家中大肆進行破壞。

從此,我爸爸時常覺得在他睡覺的時候,有人拉住他的腳,彷佛要將他拉到死亡陰間,或是夢到被打,時常看到他在睡夢中掙扎害怕的樣子,而我夢到被鬼追或被人打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家中關系時常不和諧,平常在家總是緊張兮兮的,怕東怕西,一直到信主後才停止這樣的噩夢,因為耶穌為我流寶血付上代價,將我從仇敵手中贖回,以至於仇敵不再有途徑來攻擊我。

我的外婆也會為家族當中的每一個成員算命,當然我也不例外,最後從我媽媽轉達算命的人說我適合拜觀音。因為年幼無知,且家族當中的風氣,為了討長輩的歡喜,越是敬虔拜偶像,越是得到長輩的疼愛,於是心中一點都不抵擋,接納了觀音這個偶像,結果那天晚上夢見只有我自己睡到客廳,牆上掛著一幅觀音的畫,我看著觀音像時,他就從畫中出來了,到了我的身邊,給偶像留了破口,我的生命也不斷的被攪擾。有時我覺得自己像男生,有時覺得自己是女生,時常在與異性相處上並不和諧,忌妒論斷時常在心中翻騰不已。

我從懂事以來,大概兩或三歲之後,知道一直有一個黑黑胖胖的人跟著我,但其實它不是人是個靈,為什麼知道它是靈呢?因為家中只有我能看見它,而它呢,也只跟我說話, 它會和我玩,甚至給我蘋果吃,表面上它並不會傷害我,但就是如影隨形跟著我。直到念小學的時候,我發現和一個別人都看不見的靈相處不是一件好的事情,於是決定不再和它說話,甚至趕它走,我一直以為它走了,但心中一直很好奇它是誰,直到2016年1月在一次釋放禱告後,我才知道它是誰:原來它是一個邪靈。

我母親生我的時候,經歷了嚴重的難產,幾乎要生不出來,而且臍帶繞頸,母女幾乎喪命,所以恐懼害怕充滿著我們,給邪靈一個破口使之可以入侵我的生命。我從小就知道有一個靈跟著我的,並在我生命中不停的放入恐懼、害怕、憂傷、自憐的負面思想。

因為時常在這樣的屬靈光景中,我非常渴慕神,很渴望被更新,切慕進入自由,得到釋放,就是耶穌對尼哥底母所說,經歷水和聖靈的重生,約翰福音3:5-6「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 神的國。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感謝神,垂聽了我的禱告,2014年12月底在末後事工團契聚會中,禱告打破我父親家族在陰間的祭壇,之後便開始經歷一波又一波釋放的大能。

在2015年1月團契聚會之後,我經歷了第一波的釋放。在聚會結束之後,許多人離開了,我幫助收拾聚會場地。突然感受心中煩悶,感覺自己的情緒有異樣,我就過去請 EC 姊妹服事我。她用手按在我的腹部,發現我有很深的自卑。禱告啟示中,領受到2013年在中國懷孕第三個孩子的心情。當時我認為,我和我的先生沒有足夠的能力再扶養第三個小孩,所以憂慮又害怕,經歷許多試探,認為胎兒不一定能平安生產出來。

從2013年懷孕一直回到加拿大生產之前,我的心理狀態都未能調整好,這些種種的壓力和焦慮,在我體內的胎兒都能感受得到,嬰兒提早一個月出生,成為早產兒。之後發現老三在許多生長和體質發展上,相對落後兩個姊姊,沒有安全感,體弱多病。我心中有很深的憂傷和自責,在禱告中,我被發現和指出我裡面接納了許多謊言,甚至被控告殺了人。我當時只能大叫,十分痛苦,EC 姊妹命令謊言和控告離開我,透過認罪悔改那時接納的謊言,饒恕自己等,最後看見一雙冰冷的眼睛盯著我,忿忿地離開了。感謝神,使我經歷這樣的釋放,進入自由,但在我的生命中仍然有仇敵的勢力和攪擾,我持續尋求神,等候聖靈工作的時間。

黑暗勢力的最後掙扎

在2015年最後一個主日的中午,我的頭開始痛,剛開始我還不以為意,認為是因為外出沒有戴帽子,以至於頭吹到風引起的疼痛。但到了晚上我感到越來越痛,而且和受風寒的疼痛明顯有區別。我以前有禱告被釋放的經歷,所以認得出這樣的疼痛大概是黑暗勢力要被趕出去之前的最後掙扎。

我可以明顯感受到頭上好像有只無形的八爪章魚抓住我的頭,是一種強烈的挾制,而黑暗權勢也知道它們要被趕出的時間近了,所以他們的焦躁掙扎開始在我身體上彰顯出來,而這個掙扎表現出來的方式就是劇烈頭痛。這次頭痛的程度就像生產前的陣痛,一波強過一波,且越來越頻繁,幾乎讓人無法忍受。我的先生也在旁邊為我禱告,奇怪的是當他禱告時我就更痛,似乎裡面的勢力很不喜歡這樣方言禱告的聲音,所以當下我的先生只能隔著一個房間為我禱告,最後這樣的疼痛讓我有些神智不清,甚至產生了翻白眼的動作。

我們持續禱告捆綁了兩到三小時,仍然沒有好轉,我們便打電話給EC姊妹,她說當她拿起電話時就,她看見了「掌控」這個邪靈,並且告訴我們需要另外約一個時間來處裡。最後她在電話裡為我禱告,命令一切的邪靈安靜,算是暫時壓制了黑暗權勢的彰顯和迫害,讓我有個喘息之機。

一星期之後,2016年的第一個星期天早上八點開始,EC和JC姐妹為我做醫治服事。我分享了我童年受傷的經歷:10歲的時候回到家看到哥哥在打姊姊,當時家中沒有大人,我就嚇傻了,不知道要如何反應,只感受到很害怕而且很憤怒。EC姊妹為我禱告求神醫治,EC問我,哥哥打的對象不是我,但為什麼我感到很憤怒?

我從小和姐姐過於親密,許多時候我必須認同她的感受,她的思想就是我的思想,她的感受就是我的感受,所以當我看到姐姐受傷被打時,我感受到我也受到了相同的傷害。在聖靈的啟示中,我才曉得我一直無法做我自己的原因,我要去背負姊姊的思想和感受。(EC 的補充: 聖靈在釋放的服事裡,一直不斷地提醒我,SW姐妹所分享的,不是真正的根源,有個更大的權勢明顯藏在背後,我在靈裡看見它了。可它不想被暴露出來,不停的推其它的小勢力到前面來,用什麼方法讓它露面呢?我邊禱告邊向神尋求幫助。於是聖靈給我智慧問她問題,直接激動她裡面隱藏的黑暗權勢)

之後EC問我,如果同樣的情況,就是哥哥打姊姊的事情再發生,那真理是什麼?我要如何做出正確的回應?一時之間,這樣簡單的問題讓我陷入沉思,竟然不曉得如何回應。

這時我被EC直接指出生命中的問題:就是想逃避責任,並且對真理認識不足。我原先期待這次的服事應該是禱告醫治過往的傷害。可是突然之間,情形改變了,如同平地刮起颶風,平靜的海面落下巨大的隕石。我生命真實的光景被曝露在人的面前,讓我非常意外和大大感到羞恥,並且想要隱藏逃避。我變臉並且憤怒了,非常憤怒地對她們說話,變了一個人,想奪門而出。(EC 的補充: SW姐妹平常是非常溫柔和平靜的,很少有什麼能激動她當眾發怒,我知道擊中要害了。可那個權勢太狡猾,只是露臉一會,又藏起來,它一定還率領許多邪靈藏在暗處,聖靈提醒我,它背後是個團隊。我相信這種情形下,它們會犧牲一些小的黑暗權勢,讓服事的人以為被服事者得釋放沒事了,可以離開了,這樣的服事,是需要一段時間的拉鋸戰,邪靈才會出來和離開, 所以原來約定的兩個小時的釋放,遠遠不夠。今天早上看來我不能到其它地方去了。我取消了後面的約會。我決定先解決小的權勢。靈裡禱告讓姐妹平靜下來。)

這時EC提醒我,我剛才的變臉和反應,還有藏在心理的期待就是掌控的表現,我裡面的權勢想掌控整個醫治釋放的過程,不讓聖靈自由做工。最後我終於卸下心中一切的防御系統,放手讓聖靈自由工作--邪靈的勢力開始被暴露出來了。我過往受傷比較多,導致無法集中注意力禱告,當我被JC姊妹帶領我禱告,棄絕謊言和非神信念時,我開始嘔吐、掙扎。

方言響起,很快的,邪靈開始一一彰顯。 起先是憤怒的邪靈彰顯,EC姐妹吩咐憤怒的靈離開我,但憤怒卻回答說:「我不離開,因為若是我離開了,SW (被服事的姐妹) 就無法掌控人了。」我大叫, 邪靈彰顯導致我用頭猛烈地敲撞牆壁。(EC 的補充:這次的釋放,SW 姐妹不停地,大力的用頭撞牆壁,咚咚地響是撞擊牆壁發出的響聲。不停的用手指甲抓任何可以抓到的物品,木地板,牆壁,凳子等。她的額頭撞出兩處血包。我看著很心痛。我知道姐妹很辛苦。可是我不能心軟,不然以後她就會更受苦了。作為服事者,要盡量降低被服事者在身體方面的受傷, 同工要趕快挪開一切房間裡的利器,鎖上門和窗戶。 可以靈裡禱告和命令邪靈不可傷害被服事者的身體, 被服事者其實是很願意安靜下來,只是邪靈不肯。)

這時我才明白,當別人和我的期待不相同的時候,我透過發怒和鬧情緒來掌控別人,以至於給邪靈留下破口,允許他們可以進入我的生命,我再一次認罪悔改。之後「憤怒」因著不再有合法的權柄,只能離開了。之後是欺騙的邪靈透過我的口說話,我當時不敢看EC的眼睛,不停地躲避她的眼睛。但神卻打開了我靈眼,使我看見神的使者帶著鎖鏈來捆綁邪靈,並看見有大網從天上降下來捕捉牠。

這次釋放,非常特別而且有神的恩典,就是當時我的意識非常清醒。當邪靈借著我的口講話時,或者借著我身體有一些動作的時候,我都清醒的知道,好像我在看別人表演一樣,這讓我更清楚的了解靈界的真實及邪靈的特性和詭計。不是所有的趕鬼釋放的過程,當事人都有清醒的意識,有些人被釋放之後,完全不記得邪靈之前透過他/她說了什麼或做了什麼。

EC姐妹這時候吩咐火從天上降下,燒滅欺騙的邪靈。強烈而堅定的方言禱告響起,這是仇敵非常不喜歡聽見的,我就捂著耳朵假裝沒聽見,但烈火的方言和神的大能卻不是仇敵可以忽略的。當邪靈聽見耶穌寶血和十字架的時候非常害怕,到處找地方藏躲,甚至使得我的身體不停地在地上翻滾挪移,因為仇敵要逃避EC的手碰觸到我的身體。

我的身體開始不受控制地顫抖,甚至抓住椅腳,我聽見邪靈借著我的口,非常害怕地說: 「使者要來抓我了」。欺騙的邪靈在最後離開之前說:「我有一個同伙partner叫做掌控,但你們不能趕除它。」(這是欺騙的邪靈所用的伎倆,不斷地說謊,但在真理中卻是站立不住)之後欺騙的邪靈就被捆綁,離開我的身體了。感謝神,真理就是神是大光和烈火,邪靈聽見真理便極其害怕,卻無處可藏。

緊接著,名字叫掌控的邪靈被暴露出來,我聽見掌控的邪靈責罵欺騙的靈:「怎麼這麼容易就被趕除了」。起初掌控非常憤怒,並且認為沒有勢力能夠捆鎖牠。EC姊妹用堅強的意志和耶穌的權柄, 吩咐牠從我的身體離開。 我突然感受到背上有火,看見EC姊妹手上有烈火,正按在我的背上,這樣的烈火是邪靈不能忍受的,「掌控」又害怕又憤怒,牠不住地對EC大喊:「誰給你的權柄, 誰給你的權柄,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權柄, 像烈火一樣」。原來耶穌基督的權柄在靈界是至高無上的,當我們使用神賜的權柄趕鬼,那權柄就帶著烈火從天而降,邪靈必須伏在神的權柄之下。耶穌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如同聖經所說的,魔鬼也信,但是戰驚,牠們懼怕耶穌的寶血和十字架。當仇敵遇見神的烈火,仇敵就無處可容,不再有停留的權柄,牠必須離開。感謝神!耶穌用他的寶血和十字架的大能將我從一切邪靈的捆鎖當中拯救出來!!

在掌控離開之後,「假冒為善的靈」也被暴露出來了。EC 問它合法進入我體內的途徑。邪靈自己回答,原來為了要討好母親得到長輩歡喜,強迫自己的行為來迎合媽媽的期待。釋放的時候我就像四歲小孩坐在地上,說:我不能做我自己,我要做乖寶寶媽媽才會愛我。最後禱告原諒饒恕母親對我的要求。後來,EC 姐妹也教導我真正美好的行為是從耶穌基督的愛而來,不要假冒掩蓋行為的不足,這會給邪靈留下合法的破口侵略我的生命。

緊接著,憂傷和自憐的邪靈也被耶穌的權柄趕出。最後,恐懼的邪靈也從我內心深處被釋放出來了。雖然我理性和知識上知道聖靈和邪靈不一樣,但因著以前的傷害和捆綁,我內心深處懼怕任何靈界的靈,包括對聖靈我也感到懼怕,甚至不敢親近祂。

經過這次的釋放,我經歷並曉得聖靈與邪靈如此不同:聖靈是如此聖潔、有智慧,溫柔且大有能力,同時帶著烈火,可以燒滅一切的仇敵,因為神的兒子顯現為要除滅魔鬼一切的作為,神的靈在那裡那裡就有自由。神讓我經歷聖靈釋放的大能,祂是如此的真實,大有能力!! 也感謝神透過EC和JC姊妹對我的幫助,神使用她們來釋放我,使我得自由。

反省與提升

在這次的釋放中我更加明白,施洗約翰在曠野傳認罪悔改的信息,要修直主的道路,預備人心中的土壤,讓神的福音在人心中扎根。同樣的, 邪靈也復制神的工作,他們也彼此配搭預備。例如,欺騙或者謊言常常和其他的邪靈配搭工作,並為其他邪靈預備道路,打開屬靈破口。

謊言和欺騙主要是讓我們分辨不清楚真理,以謊言為真實。當我們在真理上欠缺足夠的認識時,就會分辨不清,不知不覺的接納了謊言。一旦接納謊言和欺騙的邪靈, 其他更多的邪靈, 例如掌控、自卑、憂鬱、擔憂等等,就可以堂而皇之進入到生命中,發揮黑暗權勢的影響力,挾制破壞我們的人際關系,屬靈關系,信心、平安等等,使我們不知不覺的成為仇敵的俘虜。所以我們需要住在真理中,勤讀聖經,熟悉神的律例,並且呼求智慧,就是聖靈來幫助我們,在靈裡頭認識神的話語,使神的話語與我們的生活連接,漸漸形成一個真理體系,有分辨的能力和防衛機制。箴言2:10-11, 智慧必入你心;你的靈要以知識為美。謀略必護衛你,聰明必保守你。

爭戰與重建

釋放後的第一天,我經歷過前所未有的自由和輕鬆,但緊接著就是一連串的重建工作。路11:24-26節: 污鬼離了人身,就在無水之地,過來過去,尋求安歇之處。既尋不著、便說:「我要回到我所出來的屋裡去。」 到了,就看見裡面打掃干淨、修飾好了。便去另帶了七個比自己更惡的鬼來,都進去住在那裡。那人末後的景況,比先前更不好了。當鬼從身上趕出去了, 片刻的輕鬆也過去了, 我們需要加緊腳步修復重建,以免更惡的鬼重新回來。

我大約經歷了兩個星期心思意念的重建工作。釋放完之後我經歷了一連串的掙扎, 心思意念的爭戰也時時刻刻在進行中。邪靈嘗試再次對我說話,影響我的思想模式,但我的心思意念不能再像以往一樣,稍微不警醒,就很容易留下破口,讓邪靈有合法途徑再次入侵,反而引來更惡的鬼。

「沒有人把新酒裝在舊皮袋裡;若是這樣,新酒必將皮袋裂開,酒便漏出來,皮袋也就壞了。」我要不斷棄絕過去非神信念和謊言, 不能讓心思空掉或隨處飄搖,最好的方法就是必須大量的讀經,比以往花更多的時間親近神,讓神的話語和神自己來填充被釋放出來的空間,直到新思維、新觀念在我裡命成形。

例如,在釋放過程中,我聽到一個隱藏的謊言,但在當時我不察覺它是謊言,其實它是一個從仇敵來的控告。這個謊言就是「我的生命這樣不好又破碎,怎能配得敬拜服事神呢?」起初我沒有即時棄絕它,也沒有用信德的藤牌抵擋它,放任它破壞我的生命。在得釋放之後,很快的我裡面開始自卑,認為我不配在敬拜團隊當中服事神。在敬拜團練習時,我無法專心敬拜唱歌,有時走音,甚至忘記拿麥克風的技巧,這讓我非常困擾,但在聖靈提醒光照之下,我明白是因著接納了錯誤的認同,以及錯誤的自我評價,留下破口,讓魔鬼仇敵偷竊我的平安喜樂。

我再一次的來到主面前認罪悔改,棄絕謊言,不再給給魔鬼留地步。感謝神,他使我再一次經歷敬拜神的美好和甜美。像聖經雅各書1章6節所說的:「因為那疑惑的人、就像海中的波浪、被風吹動翻騰,不要想從神那裡得著什麼」。我的心中仍然有聲音,懷疑我的生命真的潔淨了嗎?」有時相信聖靈已經潔淨我了,有時還是很軟弱。

感謝神,他對我不離不棄,透過JY姊妹分享一個關於我的夢,來堅固我,除去我的懷疑。在姊妹的夢中, 我帶她來到我的房子,一個兩層樓高的房子,有前後院,房子已經打掃干淨,但還沒有家俱,前院有陽光照耀進來。在夢中姊妹想這個地方適合用來曬太陽讀聖經。在陽光中,有一個鍋子在火上,當中煮著食物,有蔬菜也有肉。在夢中我將鍋爐倒過來,但一點湯汁也沒有流出來。院外有籬笆圍牆,但門卻都是半開著的,沒有完全關閉好。這個夢啟示我,神已經將我的生命打掃干淨,使我不再懷疑,但需要公義的太陽醫治我,並且讀聖經,用真理來分辨。我也領受神在我的生命中准備了餵養人的食物,但我卻分享不出來,對人的愛心也不穩定。感謝神, 透過這個夢, 大大的激勵了我,對我說安慰、造就、勸勉的話,來堅固我軟弱的信心。

醫治釋放就像腸胃開刀手術一樣, 腸胃開刀醫生把裡面清理干淨,為了防止感染和儘快修復,病人必須起來走路活動,避免腸胃沾黏。雖然走動很痛, 也要靠著意志力起來行走,因為修復的快慢於個人的意志和運動有關,醫治釋放也是如此。我不斷的和過去舊思想爭戰,棄絕謊言,否定老我,宣告舊人被釘在十字架上,欺騙的謊言一直嘗試讓我以為這一切都沒有發生,要欺騙我,為給「掌控的靈」重新開門,入侵我的生命。

雖說還是難免會軟弱,借著悔改認罪,不斷的宣告相信我已經被更新,被釋放了,我就靠主每天經歷得勝。約翰福音16:13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明白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靠著真理,並耶穌的權柄,和堅強的意志來抵擋撒旦,就像聖經所說,魔鬼就必要逃跑!!

釋放的時間也需要等候神的時間和季節,就好像人不是在任何情況下都適合接受手術開刀,醫生要評估病人身體是否能承擔手術帶來的沖擊。相同的,神也曉得我們目前的生命適合什麼樣程度的釋放--釋放的程度越深,後期的堅固、恢復、調整和重建的也越多。我非常感謝神,讓我等候一整年後才經歷這樣的全面的釋放。等候的時間並沒有白費,我學習等候神的時間,更盼望聖靈工作 ,生命逐漸成長,對真理的認識和把握都有更多的提升,所以神的時間是最好的時間--等候耶和華的必不至羞愧!

(EC 的補充:各位讀者,不要以為釋放之後, 就什麼事情也沒有了,釋放只是第一步,之後,仇敵會出現反撲,不甘心失敗,通常這樣的過程會持續一個月到三個月。通常由心思意念開始反撲,這時,你們要奉耶穌基督的名斥責和捆綁它們離開,SW 在這裡用 路11:24-26節 的比喻,讓讀者看見,需要讀經,禱告,最好有團隊做跟進後期幫助的事情,邀請真理來填補空缺,並形成合神心意的健康的觀念。)

撰寫: SW 姐妹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