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7, 2015

得釋放的源頭是耶穌 — 見證

by 末后事工 見證

我來自一個平凡普通的家庭,像台灣大多數的人一樣,我們供奉祖先,祭拜偶像。家裡拜的是土地公,爸爸經營的公司還拜了關公。父母為了求平安與福氣,家裡擺放著數不清的佛教、道教的書籍及觀音、彌勒佛等圖像與雕像,還有一幅寫著「心經」的掛畫在我們家餐廳的牆上。我記得媽媽常說,每當心情煩躁,情緒低落時,念心經就對了。

我的爸爸有個很特別的興趣,那就是「算命」,他不只自己愛算命,也喜歡幫別人算,並且還聘請名師教導,舉凡八字、占卜、手面相、風水他都學過。在爸爸書房裡有一個整面牆的大書櫃,上面就放滿了幾百本命理書及相關雜誌,爸爸常說,學算命是用來了解自己,明白自己的優缺點,並且也能觀察不同的人,知己知彼,學習交友與夫妻、家人的相處之道,更有一種宿命論,認為人天生下有不可改變的命運,一切蓋棺論定。

雖然家裡人常求神拜佛,也到各個廟宇求平安,但我覺得奇怪的是,我們的家並沒有因此而有平靜安穩的生活,反而常常爭吵不休,關係疏離,甚至我心裡一點也不平安,我非常怕黑,半夜時噩夢連連甚至常有俗稱「鬼壓床」的經歷,到了國中時都還不敢一個人睡覺。



就是因著從小深深受到父母教育及生活環境的影響,所以我對任何的宗教都抱持開放的態度。記得在我有記憶以來,我對一切超自然的事物與各種的神秘力量學說有著濃厚的興趣(是一種又愛又怕的矛盾情結…)我相信世界上有神也有靈魂鬼魅。我信上帝,也信佛祖,任何國家各自信奉的宗教與信仰,我都覺得應當敬畏與尊重,我就是以「寧可信其有」的態度來看待這一切,因為自己和身邊朋友們都曾經歷過無法解釋的事,所以我非常迷信,當時的我覺得無論是神是鬼,無論正邪,都帶有能力,對它們都要存敬畏的心。

隨著我慢慢長大,有一次,我在一個報章雜誌上看到星座運勢的看板覺得十分有趣,我驚奇其中的準確,於是在網路上開始研究每個不同星座所代表的習性,根據人的出生年月日及生辰就能完整剖析一個人的性格,我以身邊的人來當實驗,越算越好玩,也就此展開了我對靈界奧秘的想像與探索!後來父母為了讓孩子能有更好的教育,將我送來加拿大讀書,因為脫離了父母的管教,當時心思完全不在學業上,我更多的接觸不同領域的算命占卜,滿腦子都是下完課我要如何在網路上「算自己的命」:紫微斗數、姓名學、心理測驗、易經占卜、塔羅占卜…等等。

由於我一個人離鄉背景又要努力適應環境,壓力非常的大,心裡總覺得苦悶,我感到焦慮沮喪,自我封閉,憤世忌俗,甚至憂鬱並時常有輕身的念頭。我很想尋找生命的答案與源頭,於是我又開始尋求訪間心靈醫治的方法:我去做催眠、做氣場色彩算命、研究吸引力法則、夏威夷心靈療法、新時代靈修、冥想,還買了很多的相關書籍跟教導CD,我甚至想自己開靈眼與天使或靈界交流,自行操練自我催眠想回朔到自己的前世。

一開始真的有用,自我感覺良好,但沒過多久我又陷入沮喪中,這些開始無法滿足我了。我將自己投入在網路世界中尋求刺激,暫時自我麻痺,我居然對驚悚靈異的鬼片和血腥暴力的電影「上癮」了!一開始,我蒐集各國排名最恐怖的電影來看,到後來我開始找親身經歷靈界的紀錄片和談話性節目,因為我要看的是最真實最毛骨悚然的經歷,而不是假的電影。我的胃口被養大,曾經有一次在放暑假時,我連續一個多月每天過著從下午三、四點起床,邊吃晚餐、消夜,邊看不同的靈異鬼片,一直看到早上七點才「敢」去睡覺。為什麼說才敢去睡呢?事實上,我非常非常的害怕,而且極度恐懼,我晚上不敢睡覺,可是卻敢看鬼片。明明最害怕夜晚,我卻總是選擇在晚上看這樣的片子,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一種力量驅使我去做這件事,連我自己都無法控制。結果我整個人免疫系統失調,無論身心理狀態都極度負面,也時常在面對壓力時有自殘的傾向,腦袋渾沌,還生了場病。

之後,在一次朋友的介紹下,我認識了我現在的老公,因為有了愛情的滋潤,加上他對我非常疼愛,我的生活也暫時回到正常的軌道。學校畢業後,我隨著老公回到他長大的城市生活,認識了很多朋友,因為新的環境和新鮮感,我覺得一切有趣極了!我跟著一群愛玩的女朋友們過著沒日沒夜玩樂和跑夜店的日子,雖然表面看起來很多采多姿,但我的心卻很空虛,因為我其實不喜歡這樣的生活,我希望尋找的是一份穩定的友誼關係。從小,我就因為想討人的喜歡,害怕孤獨,總是免強自己待在一個不適合我的團體中,隱藏自己的真實情感,把自己當小丑一樣逗大家開心,就為了迎合其他人的需求。終於在一次朋友的背叛與刻意中傷,我整個人徹底崩潰,我陷入了極大的痛苦裡,變得自我拒絕,價值感低落,這件事也連帶勾起了我小時候所經歷的一切傷害!

人的盡頭 、神的開始

我相信神在這個時候為我斷絕所有一切錯誤的依附關係中,是要讓我來認識祂。

在這段人生的黑暗時期,我的公司主管看見我的消沉,於是向我來傳福音。起初,我對基督教的這個神抱持著懷疑的態度,雖然在人生的各個階段都曾接觸過基督教,但當時的我卻覺得這個「神」是我知道的所有神當中最弱的,覺得祂沒有辦法解決我的問題。我跟我的主管辯論,我跟她分享我的經歷,還詳細描述我在做催眠時如何經歷到我的守護天使,當時她對我說了一句改變我一生的話:「你知道撒旦也能化作光明的天使嗎?」不知道為什麼,我當時被這句話震懾住了,我目瞪口呆的望著她。她見到我的樣子,馬上握著我的手說要為我禱告,而我卻一點也無法抗拒的大力點頭,說:「好!」。在那次禱告過程中,我哭了,我跟主管說,我看到了一大一小的兩個光點,而我跪在這兩個光點前面,雙手伸向祂。她說這是「異像」耶!(之後才曉得,我當時看到的光點是神,而我當時俯伏跪地的时候,心裡已經認了這個神!)後來,我也接受了主管的邀請,去到她的事工。

我還記得第一次進到事工會場時就感受到很多特別的經歷。尤其當敬拜一開始,「深深愛你」這首歌就大大的觸動到我, 我眼淚潰堤,感覺有一種很深很深的溫暖和愛進入我的心中,我忍不住的釋放大哭,泣不成聲。我真實感受到這個神真是跟其他的神不一樣,這個神懂我,理解我並且深深愛我。耶穌基督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答案。當時我的主管敬拜結束從台上走下台到我旁邊的座位時,我還聞到了一股很舒服的香味,她興奮地告訴我:「一定是耶穌,因為她沒擦任何香水也還沒洗澡!」我驚奇的望著她,東嗅西嗅,再次確認這個味道真的不是從她身上和其他人身上而來的。

聚會結束後,我們每個人排隊到前面領受講員E.C的祝福與禱告,她剛好是事工的領袖,有先知性的恩膏。當她一按手在我身上時,她說:「我看到了煙霧,還看到拜拜用的一柱香,妳還不是基督徒。」我點頭,並向她尋求幫助,她說:「這些偶像權勢是邪靈,人的力量是沒有辦法驅逐它們,唯有耶穌基督,神的靈可以趕除它們…」於是她為我禱告,接受耶稣基督做我生命的救主,我全身無法自制的不斷顫抖,甚至雙腳都快要站立不住。這是我第一次在身體上超自然經歷,我很震撼,更感到驚訝,原來過去我拜的並不是真的神。我很快的安排受洗,歸入神的國度,讓耶穌掌管我的生命,並且在受洗當天領受了方言。


醫治釋放

剛受洗的那段時間,我每天都有從神而來的平安,我對神的話和愛充滿渴慕。這是我在認識真神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感受,這種喜樂是一種發自內心而來真實的滿足。隨後我參加了更多的聚會和醫治/裝備課程,學習到要真正認識與經歷神,不只是要天天讀經禱告而已,而是要用誠實和心靈來到神的面前,真實的來面對和處理自己的生命問題。

當神要開始幫助我學習生命功課時,總會先興起環境,破碎我的心志,好讓我能藉由神來尋找根源,找到那個使我曾經受傷的每個經歷,然後讓神帶領我走向得醫治釋放的道路。我過去的成長背景有很多的傷害,以致我的性格缺乏安全感,害怕被拒絕,從前朋友們都說我有顆玻璃心,一碰就碎,每當我找到一個可以信任的朋友時,就會緊緊抓住,所以相處久了常帶給人壓力。

在剛認識神的時候,我還不明白如何設定與人的人際界線。我依然容易過度在乎人的眼光或習慣將情感投射在人的身上,這使我的情緒時常受人影響。然而神為了釋放我,能在情感上得自由,祂將我身邊的朋友一一挪去。使我與他們的關係疏遠,到最後,我只能重新將眼目定睛在神的身上,好使我的情感全然向神敞開,重新找回神看我的價值。

還有更多的時候,神透過敬拜來醫治我,我很喜歡敬拜,無論是歌唱敬拜或是舞蹈敬拜,我常常因此而觸摸到神的愛,並領受神給我的啟示。尤其在剛受洗的前一年,我幾乎每次唱詩歌都會不住的流淚,神透過我與祂的親近,來加添我更多的力量並在我裡面做醫治的工作。

記得有一次,神剛開始呼召我進舞蹈團,由於當時我懷孕一個多月又是頭一胎,所以我只在旁邊觀看,心裡覺得有些落寞。當時老師要我們每一個人憑感動跳一段獻給神的舞蹈,然後等待聆聽主要對我們說的話。一向害羞的我卻突然全身發熱,裡面湧出一股對神超然的熱情,我禁不住裡面強烈的渴望,我衝出去轉了好幾個圈跳了起來,越轉越快無法控制,不像我自己在跳的,我雙手向上打開,大喊:「耶穌我愛你!」隨即「碰!」一聲倒地,大家都嚇了一跳擔心我腹中的孩子,我躺在地上眼淚噴湧而出,將內心所有的痛苦傾瀉,得著主大大的釋放與安慰!那是我第一次聖靈充滿。

事後,有姊妹分享當時我跌倒前大喊愛耶穌時,上面有好大像太陽的光芒。還有姊妹說,看見我倒地時,腰的部分像是有一隻手在攙扶保護我。哈利路亞,真是感謝神的憐憫,也因為認識神,漸漸的,我比以前更開朗更快樂,很多人都覺得我比以前好相處了!


從黑暗權勢的捆绑中徹底得著釋放 — 經歷趕鬼釋放

生命成長到一定的階段,神憐憫我,開始要來釋放我,對付我生命偶像權勢的綑綁。從那以後,趕鬼對我而言,不再是一個抽象的名詞或只是別人的見證,而是一個真實的經歷!

在認識神後,我馬上斷絕一切從前的喜好。我不再對過去喜歡看的電視節目和流行音樂感興趣,我的生活充滿了神的詩歌和話語,我也經常看別人見證的分享與訊息的教導。但是我有一個始終無法突破的問題,那就是「懼怕」,我依然害怕黑暗,還有怕…「鬼」!每次一個人睡覺的時候,無論白天或晚上,都會有很多負面的思想和可怕的影像在我腦海裡出現。甚至連在白天都再次經歷「鬼壓床」的恐怖經驗,這會使我對神的信心和能力產生懷疑,並大受打擊。

我覺得奇怪,為什麼我都已經是基督徒,但這些邪靈還可以攪擾,壓制我和攻擊我?聖經不是說我們的神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於是我尋求事工的E.C來幫助,她為我安排了釋放服事。在過程中,一開始聖靈先帶領我醫治過去,原生家庭帶來的傷害,接著開始為家族拜偶像,認罪悔改禱告,為斷開家族咒詛的綑綁禱告。在這個過程中,聖靈透過E.C告知許多我已經忘記得罪神的,拜偶像的或是不合神心意的事情。我當時才明白原來過去我曾經拜過的任何假神、寺廟還在影響我,看過的任何靈異鬼片或懸疑、巫術的書籍以及家中未處理的一切, 都是當滅之物,甚至是不經意在心中的內在誓言和任何與你有不敬虔魂結的人,事物,若沒有奉耶穌基督的名做「認罪悔改、斷開破除」的禱告,這些權勢的影響力還在,並且不會離開你!

兩個小時的釋放結束,我收拾東西準備要離開。E.C看著我的眼睛,又把我叫了回來,她說:「我看到你眼睛後面還有一隻眼睛,我們還不能結束。」。她叫我看著她的眼睛,我突然感到一陣寒慄,我把我的眼神,撇開。我突然無法看她的眼睛,因為從她的眼神中透出來的力量,讓我裡面的,覺得很害怕,我整個人突然從座位上被摔倒下來,並没有人推我,我「躲」到角落。她馬上朝我走過來,我繼續「想逃」,我的力氣突然變得很大,我裡面的力量推翻座椅,還把辦公室的礦泉水瓶都打翻。(在此聲明,整個過程中我的個人意志都非常清楚,但我的行為跟舉止卻不是我自己,像是有另一種力量使我這麼做的。意思是,我竟然可以同時感受我自己,也能感受到我裡面有邪靈的意識。)(E.C的補充:她開始大力的用頭和身體撞擊牆壁,撞擊鐵櫃子和牆邊的書架,裡面的邪靈極度焦躁不安,開始摔打她的肉身,她的手和胳膊淤青顯現出來,為了不讓她裡面的邪靈傷害她的肉體,我命令邪靈安静,停止傷害她。但是咒罵的話語不停的從她的口中出來,很明顯那個不是她平時溫婉的樣子

E.C繼續看著我,方言禱告,我開始尖叫亂喊。我的眼球不自覺的往中間轉動,我控制不住我的眼球,也控制不住身體呈現扭曲,(E.C的補充:她在地上打滾,做出各種舉動,那些是以前所拜偶像,呈現出來的各種姿勢,例如:蛇的扭動,爬行,瑜伽的姿勢,自殘,惡鬼驚嚇人的表情等等)。E.C奉耶穌基督的名,叫出在我裡面邪靈的名字(自殘的靈、暴力的靈、死亡陰間的靈、懼怕的靈、貧窮的靈、觀音、四面佛…等等),並命令它們出來!

我當時可以真實的感受到,在我裡面的邪靈有多麼的害怕,當它們聽到「奉耶穌基督的名字」所指示的一切,它們就必須這麼做。然而我也發現到,邪靈也非常狡猾也很頑固,它們會透過我求饒,也會撒謊,還會罵人。當E.C奉耶穌基督的名,吩咐邪靈回答它們叫什麼名字時,我的裡面會透過我的口,請求她不要問。求她不要將我(邪靈)趕出去,求饒不成,就開始罵人,並顧左右而言他。在釋放後,我明白由於我曾經做過催眠、喝過符水、拜過假神、跆拳道、瑜珈…等等, 在靈界裡開了缺口,而導致我在靈界裡與它們有關係或使這些邪靈壓制了我。這些活動使邪靈在我的身上和在我裡面有合法的地位綑綁我。

最後有些不願走的邪靈,E.C禱告求聖靈的火從天上降下来,聖靈的火燃燒到邪靈的身上,來趕它們,我(邪靈)開始逃,因為那個聖靈的火是真實的,邪靈害怕, 痛而到處躲,還鑽到桌子底下想躲起來。當然最後耶穌基督得勝了!我恢復了神原來造我的榮美形象。離開前,E.C和J.C都教導和提醒我,必須讓自己常常充滿神的話語, 也被聖靈充滿:讀聖經、詩歌、敬拜、禱告,因為會有反撲,若不儆醒,這些權勢會想辦法再回來的,必須要時刻儆醒爭戰,奉耶穌基督的名並以聖經的真理直到完全得勝!

這次從黑暗權勢的綑綁中徹底得著釋放趕鬼的經歷,真是讓我親眼見識到神的能力是何等的大!我真實感受到原來耶穌的名字何等有力量。從前總是聽弟兄姊妹的口中和聖經說,奉耶稣基督的名可以趕鬼和醫病,但自己無法體會。這次神使我在我的釋放過程中,明明白白的彰顯了祂自己,使我能完全信服。神為我搓破了仇敵一直以來在我心裡的謊言,連帶使我微小的信心也增長了!我要知道「住在我裡面的比世界都大」,我是天父的孩子,是邪靈要怕我,而不是我怕它們!哈利路亞!將一切榮耀歸給神!


撰寫: C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