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8, 2015

2015 年全球預言 32----- 耶和華的大日臨近

異夢:2015年9月25 日凌晨,4點多

那時候我起來看了錶,大約4點多沒到5 點。我看見天地懸掛於宇宙的半空,四圍有許多冰雪之氣,冰雪氣非常的凝重,感覺有如南極地一樣的寒冷。這些冰雪和氣凝結在一起,大氣的顏色很自然的就變偏淺藍,有一些是偏紫色,非常的漂亮和唯美。讓人覺得如同進入了電影拍的冰雪世界裡面。

很奇特的是,所有的陸地聚在一處,不像現在地球的樣子,現在的地球各個大洲都是分開的。比如說南北美洲和澳洲、亞洲都是分開的,可是這裡所有的陸地聚在一處,那從某一個角度上來看,海洋和陸地合在一處, 而且海洋包圍著陸地。感覺它們就像一艘被造的船一樣,漂浮在空中。陸地就像在這個船上,這個船又像航天器一樣,隨時只要神發令,整個地球或是陸地就可以因為神發的命令迅間飛到太空去。

我被神的靈帶到宇宙的半空去觀看整件事情。起初,神讓我看見是世界的各大洲在還沒有被分開之前的境況。三位一體的神,帶著我就漂浮在空中,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曉得站在我旁邊的就是三位一體的神, 可是當時我的靈就是知道, 非常肯定,三位一體,同榮,同尊,同權柄, 不是分開的三位。我和他們站在一起,三位立體明亮耀眼的光芒,裡面站立榮耀的人形,有時又是合成一位, 如同聖靈住在子裡,聖子又住在父裡。我有時的位置會稍微靠前,為了看清楚地面發生的事情。明明我在跟身旁的聖靈說話,可有時我的意念又會去問天父的心意。包括聖子的意念也是會對焦天父, 意念在迅間移動。 那時,天父又讓我覺得他正坐在高天的寶座上,離開我和耶穌極其遙遠,可是他的回復即清晰又清楚,如同影像就在眼前,面對面說話一般, 每次說話,光會由遠到近處變化。那種用意念來溝通心意的方式,真的好特別。



聖靈說,當年摩西如何明白《創世紀》, 今天我也會明白一些事情。先來看看地被分開以前的景況,我看完這個預表呢,我自然就明白神當年如何審判天地,今天藉者天象的改變,海嘯, 地震等這地要被審判。

整個畫面非常的美麗,所有的空氣如同停住,又好像所有的空氣完全凝結在那裡一樣,就像3D所拍攝的立體電影一樣懸掛在空中。而且鏡頭是由遠處畫面漸漸拉近的,世界停留在空中,就是地球懸掛在空中的畫面,然後慢慢的拉近鏡頭,接下來我看見所有的陸地是聚在一處並沒有分開的。接下來,我不覺得我有所移動,天地卻移近我,應該是神再把鏡頭拉近。

整塊(板塊大陸是彼此相連的)大陸,如同冰山漂浮在海洋上。南極洲也不在現在的南極上, 反而覺得它是在低的緯度上。非洲板塊和南美洲板塊是拼在一處的。。。。。。風從府庫被領出來,雪暴也被使者從府庫領了出來。眼前又是霧又是煙。讓我想起《約伯記》的經文伯 28:26『誰為雨水分道?誰為雷電開路?使雨降在無人之地、無人居住的曠野?使荒廢淒涼之地得以豐足,青草得以發生?』伯 38:25-27『你能向雲彩揚起聲來,使傾盆的雨遮蓋你嗎?你能發出閃電,叫它行去,使它對你說:我們在這裡?』

伯38:22-23節:『你曾進入雪庫,或見過雹倉嗎?這雪雹乃是我為降災,並打仗和爭戰的日子所預備的。』煙霧消散之後,我看到了雄偉的建築物,是切割有規則的建築物,大塊的石頭彼此無接縫的相連,像金字塔或古長城的大石塊,有些比這些還巨大,我猜測它們是「巴別塔」,可實際上又不是。這建築物的中上部在雲層裡。哇咋,它就立在這個陸地的中心,圍繞在這個建築物平面上面,站立許多「人」,像來自不同的地方,或是星球,長得都很特別。

他們是人獸的合體,就是墮落天使和人所生的後代,當然也有墮落天使們。這明明是有文明的時代啊!我暈了,我實在不明白神帶我到這樣的一個地方,我看到人獸、墮落天使都在歡呼,因為還可以建造得更雄偉的事情,要在地上被醞釀。地面上有許多火把,火壇到處在設立,他們彼此都能明白對方的語言,我甚至聽到飛行器轟轟的響聲,整個響聲能夠響徹天地和雲霄。

神帶著我飛到半空來觀看這景象,在這景象當中就讓我看見天地之間有一本希伯來文寫的聖經,好奇怪,我在這個夢裡面,我竟然看得懂希伯來文字。 那是在創世紀第6章的經文,」世界在神面前敗壞,地上滿了強暴,凡有血氣的人,他的盡頭已經來到我面前,因為地上滿了他們的強暴,我要把他們和地一並毀滅。」 這是神在大洪水前對挪亞說的話, 竟然用在這個世代裡。接下來,我只能看見使者的背影,強健的肌肉和白色寬大的袍子,在我眼前一晃而過。從東北到西南走向的一條山脈斷裂開來,眼前又是霧又是煙,海洋滑落下陷,地也下陷,我的耳朵嗡嗡巨響。這些建築物和其上的「人」, 都淪陷了,事就已經成了。

我意識到,我站立的未來裡,我沒有辦法回避一個事實,在那個大日裡,宇宙在大混亂的狀況,所有世間的一切墮落入虛無裡,嚴寒遮住了太陽,刺骨的寒風在夜間吹起。白日的酷熱卻從地底裡發出,日間變得越來越短,由於白日太陽被厚厚的星雲或是濃霧遮蔽,白天也如同白雪返照的夜晚一般, 不再是明亮的。雀鳥不飛翔,走獸會恐懼不安,並發出嗷嗷和嘶吼的呻吟或叫聲,聽見的人膽戰心驚。濃霧越來越厚,直到人與光完全隔絕。人們像《出埃及記》 裡的一樣,王子和平民都在逃離,為躲避即將來到的事情,藏在地底和山裡的人, 以為可以躲避,卻不知山也有塌陷的時候,地也會移動位置。在濃密的黑暗裡,有許多人一睡不起。

其實並非所有的災禍由自然界造成。人的力量帶來毀滅的作為,就是開采直到地心,也會上到雲層,任意改變自然規律,改變磁場,改變靈界的通道。我不知道眼前我看見的那是什麼,看起來如同白雪,地面厚厚的蓋滿了白灰黃交融的灰燼。直到神所賜的日頭的光芒再度重現大地,仍有幸存者在神的保護中, 從隱藏處走出來,為傳揚造物主的榮耀。。。。。。

這是處在神怒氣臨到,審判天地的大日,這是大而可畏的日子, 也就是傳媒和世人俗稱的「世界末日階段」或是基督徒稱的「大災難階段」, 在和平千禧年來臨前的大日。日子來啦,而且很快。

於是我被驚醒了,我醒來以後,看了時間還早,於是起來禱告,我跪在地上禱告的時候,聖靈讓我看到CERN這個機器,它會改變物質界和靈界的平衡,也帶下自然的人為禍害,開啟未知領域裡的事物,這個夢裡面所看見的人獸,邪靈或者叫墮落天使透過某種形式被釋放出來,爭奪人心的工作越發激烈。罪惡在地上自然也增多,地上的罪惡極大,審判就要臨到這片土地上。

在這裡用建造「巴別塔」事情來比喻目前這個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寧錄和「巴別塔」就是預表高舉人的權柄,傳揚人的作為,《創世紀》裡記載,寧錄統一了當時的社會,世界的宗教都來源於巴比倫,他不但是在政治上統一了社會,後來在宗教上也都來源於巴比論,在巴別塔的那個年代,他的京都就是巴比論,如同現在我們所遇到的景況一樣,宗教很快統一,政治上全球也會有許多的聯盟和聯合政府,目的就是高舉人的地位,高舉人的權柄。

這個異象在發出警告,現存的世界文明,即將終結,然而對於有信仰的人來說,反而是一個有盼望的異象,我們要進入神統管的千禧年,而千禧年之前的世界要終結。人類最艱難的試煉或是試驗,不是氣候,溫度,四季,颶風,洪水,海嘯,地震,火山等自然界急劇的轉變,而是人心的敗壞,惡和罪 ,累積到能撼動和改變靈界裡的力量,人選擇了愛惡而離棄善,於是自取刑罰,當人抱怨神離棄神的時候,卻不曉得物種各從其類的真理,到了永恆裡,人也會分群,直到找到與我們生命習氣相同的人群。什麼品格和性情,就彼此吸引,至此,我們仿佛找回了自己的生命。

神賦予我們選擇善惡的自由,這是我們的自由意志的部分,他賦予我們自由意志,使每個人都有選擇向善或向惡的自由。我們若選擇善,就是選擇天堂;我們若選擇惡,就是選擇地獄。去了地獄是完全是順從人邪心的命令出於自己的意願。因而聖經說我們被罪刑罰。

末了的這個事情,神用寧錄的世代做一個比喻,就是說,看世人所建造的這些城市和這些高塔,那個時代高舉的是人。在寧錄年代裡,那個社會建造了統一的世界,又統一了宗教和政治。我們目前很快也遇到相同的情況,在審判(用洪水來預表)來臨之前有人和也會有獸,還有人獸、還有墮落天使在地上出現,之後神的憤怒臨到,,如同聖經在《啟示錄》裡面所提到的,將來也會遇到這樣子的景況,在這個異夢裡,神很特別的用挪亞年代來預表我們這個世代,就是人的盡頭,人的血氣已經來的神的面前,地上滿了血氣和罪的事情,以至惹動神的憤怒,末後就要經歷這樣的一個審判。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