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1, 2015

屬靈爭戰-----共濟會


2015年3月,我從海外宣教回來之後,開始更清楚國度性的服事,神正在擴大事工的領域。這個變化非常的明顯。一個嶄新的屬靈爭戰的領域,悄然進入了服事範圍。剛回來的這個月,馬上就投入到服事個人的醫治釋放裡,許多人去年就排隊了,我發現神的恩膏和能力在事工裡運行是雙倍的,比起以前果效強很多。精神科憂鬱症病人一次醫治釋放就見到生命翻轉,基本上第二次,有些人可以脫離藥物的捆綁。。。。。。

我相信神讓我們經歷這些見證,對事工來講、對個人來講,或著對某些還沒有遇到過類似的屬靈爭戰,或是屬靈領域裡是會有積極意義的。單有屬神的知識不能帶領我們面對複雜的爭戰,我們需要的是緊緊地抓住神自己。書本的資源已然成為舊的膏油,關鍵是神做新事,主是按著現在時刻,他的啓示,按著他的方式來讓我們明白生命裡面遇到的問題和景況。經歷到這個事件的關鍵,我們可以看到說,神的心意是如何的,神的心意是將天上的一切帶到地上,使這個地能夠成為他的國,他的旨意在地上能暢通無阻。最重要的一個關鍵就是說沒有神口裡出的話,我們是不被允許可以打破自然規律的,那就是說不是因著信心的問題,而關鍵是神的啓示,也就是神在當下透過那個時間那個時刻他所要做的事情,來行出神要在地上行的旨意,而並非人的信心的問題。

大約是在今年的三月底,我從海外宣教回來以後,就有一個黑人女子,從別人的口裡聽到了一個見證,就是神如何透過事工來釋放受骷髏會捆綁的人,然後生命改變的故事。她聽了這個故事以後覺得稀奇,有一天在我們聚會的場地裡,這個女子就突然間出現在聚會的最後一排。因著她是個黑人,所以很容易在人群當中被我看見了。聚會快結束的時候,她沒有離開,一直坐在後面,等到我們服事都結束了。她依然在那裡等我,我就過去與她交談,她沒有說甚麼,只是要求我為她禱告。於是為她做了一個簡短的禱告,在禱告當中,聖靈向我展示她目前的景況,包括她的家庭和她屬靈的狀況,婚姻的狀況。在禱告裡我看到一個非常強大的黑暗勢力就生活在她周圍。而且這個勢力在禱告當下並沒有散去,也就是說她的生命正在經歷在禱告裡看見的景況。



在禱告裡,我還看到有狼群,狐狸,還有黑熊。也就意味著在她的生活環境裡面,她正在經歷婚姻的破碎和第三者的入侵。一個強而有力的壯士轄制了整個家庭。為她禱告完了,她要求我為她安排一個單獨的內在醫治服事。她跟我說,我的禱告很符合目前她生命裡正在經歷的事,神透過我對她說話了。她迫切想要看到神跡發生在她的家庭。

在我約見D女士之前,神給我一個關於她的夢,夢裡看見說我遇到一個男壯士,這是一個黑暗權勢。我看見他抓住一個女人 ,那個女人是這個壯士的女僕。他用鐵鏈鎖住這個女人,其實這個女人應該本來是一個自由人的。於是我就開始幫助這個女人逃跑,我給她一串鑰匙,她趁著壯士沒有看見的時候,就用這把鑰匙開了鎖,騙過壯士。接下來她就可以跟著我逃跑了。在指導她逃跑的途中,我們遇到一位蛇和狐狸混合的人,要來抓她和騙她。我就教她, 怎麼去識別這個混合蛇和狐狸的仇敵。結果這個混合體的人反而被我抓住,鎖起來了。於是我就知道說,我要來服事這個在聚會裡面遇見的女人以下簡稱 D,這是神的心意,並且要使她得著釋放。

因著這樣的夢,於是約了時間,和同工一起服事她,晚上,D來到服事現場,她分享了她家庭裡正在面對的問題。在婚姻方面,一個第三者F介入D和她先生的婚姻,D的先生將他與M的通訊記錄全部公開給D,並告訴她說,他愛這個第三者(以下簡稱F),他打算搬出去住.並承認他喜歡F能夠給他帶來年輕和能力的感覺。後來在服事當中,我發現D從小信耶穌,也是個會禱告的姐妹。

然而禱告當中,我看到某個場景或是結局,好像並不是人所期待的。於是我就問D說,你為甚麼要來找我呢?D 就說,她的目的是要贏得這場屬靈的勝利。原來外遇只是這場屬靈爭戰的表象,另一個看不見的黑暗勢力,才真正影響D的生活。她談到她目前面臨的一個處境,就在白天的時候,就是在D和她先生買的房子裡面,在最近的兩個星期,總有一個黑暗權勢,有時是黑影,有時可以幻化成人形,在大白天裡彰顯。會坐在她的對面嘲笑她的無能,嘲笑她的禱告。許多人的第一個反應會覺得那是幻覺,我本來想挑戰她的看見,然而她眼裡的驚懼,放大的瞳孔,顫抖的身子和布滿血絲的眼睛讓我震驚,再加上陪她一起來的姐妹也證實這件事。

這實在大大激起我的好奇心,看來我只有選擇相信,才能讓服事進行下去。我非常稀奇,因為屬神的知識告訴我們,知道說神的能力何等的大,當仇敵來的時候,神的光就來到,黑暗就要離開,仇敵就要轉身逃跑。但靈界的事,只有在面對的時候,你才能真正瞭解各方的狀況。

這事嚴重干擾她的生活,因為仇敵就站在她的對面嘲笑她。她也做了各樣的方法,包括:給物品抹油,給房子抹油,潔淨,在家裡面設立祭壇,在祭壇興旺的時候,她會感覺情況有改變,然而,被干擾的情況多過平靜的情況。在她的禱告裡,她能夠感受到家裡面有一個巨大的黑暗權勢停留在那裡。

魔鬼不是一種影響力,或一個概念,或一些抽象的表徵。是沒有身體的人格,且有高度的組織。是墮落的靈,它們會住在一個身體中,或是動物裡,或是無水之地。以表明自己的存在。他們最原始的動機就是要毀壞上帝所愛或所創造的ーー最主要是「人」。魔鬼有人格;有名字和頭銜(啓示錄 20 章 2 節)。有個人的行動和屬性(以賽亞書 14 章 12-15 節)。說到魔鬼時,也擁有個人的特質ーー如心情、驕傲、談吐、知識、權力、慾望、和情慾等。

從使徒保羅寫給以弗所人的書信,一段結論性的經文中看到:「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以弗所書 6 章 12 節)。我們明確瞭解一段經文就是,基督徒不用害怕魔鬼,因為「那在你裡面的,比在外面的更大」(約翰壹書 4 章 4 節)。聖經裡面沒有一處是要告訴任何人怕魔鬼的;「要敵擋魔鬼,魔鬼就必離開你們逃跑了」(雅各布布書 4 章 7 節)我們有權柄令他們逃跑。但當我們開始在他的勢力範圍內嬉戲時,我們就危險了。我們必須謹慎,玩火必遭火焚。如果你不小心闖入魔鬼的領域,你自己也會為他作邪惡的工作。

例如,我以前服事的對象裡,我為一位姐妹禱告,要趕出她身上邪靈的時候,那靈竟然透過她的口告訴我,它不肯離開,因為它有權柄在這人的身上。邪靈說, “她享受和我在一起的感覺,她喜歡觀看我帶給她情色的圖片。” 當我問這位姐妹,這是不是真的,她承認了,她說她只是無意中踏足情色的圖片。聖靈立刻提醒我她在撒謊。並讓我看見靈界裡的一份契約,是她在踏足情色事物的時候簽署的。這成為魔鬼在神面前控告她的有力證據。她在這些情色的劇情裡,肆意享受她所看到的一切。當我指出問題的時候,她低下了頭。 我相信當她打開情色劇時,她乃是進到魔鬼的勢力範圍,敞開心門去迎接魔鬼。知道真相以後,我隨即按手在她頭上,命令邪靈離開,它服從了。

這件事替我打開了一道亮光。我開始瞭解到,當一個基督徒進入魔鬼的勢力範圍,除非他是決心想要與魔鬼爭戰,拯救失喪靈魂,否則基督徒會很容易受撒旦所提供的一切圈套,甚至會被邪靈所侵犯。基督徒的生活也是如此,當你與罪惡玩耍時,雖然這不能撤消你的救恩,但你卻撤消了寶血的遮蓋,使撒旦可以為所欲為。

邪靈會侵犯,甚至進到一個信徒的生命中,保羅警告說:「上帝的僕人不可爭競,只要溫溫和和的待眾人……用溫柔勸戒那敵擋的人;或者上帝給他們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叫他們這已經被魔鬼任意擄去的,可以醒悟,脫離他的網羅。」(提摩太后書2 章, 24-26 節),如果我們順服「要被聖靈充滿」的命令,那麼在生活中,就不會留給魔鬼任何妥協的餘地。

她的描述呢,使我認識到,這當中有一些狀況是D向我隱瞞了。我需要來先瞭解,背後的黑暗權勢是誰?才可以理出一些頭緒來。於是進入禱告裡。聖靈讓我在靈裡面看見了一幅圖畫,我閉著眼睛在紙上嘗試把這個圖畫畫出來,我畫出來以後,等我打開眼睛看的時候。我嚇了一跳,因為在紙上我明確的畫出了一個三角形裡面有人的眼睛。聖靈馬上對我說這是共濟會的標誌。我將神開啓的事件來向D描述,我告訴她我看見在她的家裡面有一個箱子,箱子裡面放有我目前畫在紙上的有關共濟會標誌的一些的物品。

然後我還看見D先生背後的女人F正在運作兩種巫術,第一種巫術是一種玩撲克牌的巫術,我詳細的把我在靈界看見的F是如何使用這個巫術的方式跟她講了一遍;然後F還會做第二種巫術,第二種巫術我因為沒有見過,所以我只能把我看見F如何行這巫術的過程告訴她,我也講不出這是甚麼巫術。對於我分享的第一個部分,她點頭同意。D說,他們家裡面確實有一個寶貝,是個箱子,是由他先生保管的,至於藏在哪裡,她不清楚。但是她知道她的先生非常寶貝這個箱子。而且對這個箱子有很大的敬畏,或者說是一種懼怕。

這個箱子據說從他先祖開始,就被遺傳下來,裡面是祖先的相片,每一代都要保管和守護好它們,並放在安全隱秘的地方。我知道他先生是基督徒,目前去一間比較大型的教會裡聚會。D的先祖是從蘇格蘭過來的白人,在他聚會的教會裡,教會牧師目前已經輔導他先生超過兩年。輔導是針對他先生在情感方面常常軟弱。似乎果效不大。

他的太太D說,她覺得他們的牧師不明白他後面真實的黑暗權勢。但是D也說不出來這個權勢到底是甚麼。D的先生常常在教會聚會,表面上會讓人覺得他是很敬虔的人,但是只有太太知道她的先生在生命,在情感,在情慾方面的敗壞。

她覺得她要起來抵擋,並勝過這個黑暗權勢。可是目前家裡的景況越來越糟糕,特別是最近兩個禮拜,黑暗權勢公然彰顯,威脅和面對面的與她談話。我意識到這位女士D的生命也處在某些向我隱瞞的狀況裡。在靈界裡,有時發生這樣的事情,是需要從神來的智慧的。之後,神真是憐憫人,神給我一個智慧,來教導這個女子。我跟她說:“你呢,回去向你的先生要一個許可,許可他把這個家族的寶貝交給你,接下來。 神要做奇妙的事情。”

她非常不理解,我對我的領受,其實我也不是很明白。但是我願意順服神,透過我這個卑微的器皿來傳遞信息。她跟我說,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她的先生非常寶貝這個箱子。而且她根本就不知道他把箱子放在哪裡,藏在哪裡,怎麼可能讓他交出來。我說,“沒有關係,我所領受的就是如此,如果這個領受是從神來的,主就會讓他把箱子交給你。於是D就半信半疑的離開了。

這個女子是半信半疑的離開的,她對神在她生命裡的工作不是很確定,當然也包括我的話。可是神真實又信實,非常的奇妙,就在兩天以後,D很興奮的給我發了一個短信,說:在她的家庭裡,她看見神的工作了,她要立刻來見我。原來就在服事後的第二天,她鼓起勇氣把我們在服事當中,轉述了我所跟D分享的關於她先生的部分。D說她的先生非常地吃驚,因為D告訴他,一個中國女人看見他家裡有一個箱子,箱子裡面藏著共濟會的秘密資料.然後D先生的臉色當時就蒼白了.只有他自己最清楚知道他的箱子裡面,到底藏著是甚麼東西,這個連他太太都不瞭解的秘密被神揭發出來, D說,她的先生太震驚於這種看見了。於是他就詳細詢問這個中國女人的來歷,她的太太D就跟他描述我的大概情況。

關於F參與行巫術的事情,剛開始的時候,D的先生不同意D的講法。因為他告訴D說,他所愛的這個情婦是很好的,這個女人F是不會在背後行巫術的,雖然F有吉普賽人的血統,但是他絕對不相信.而且F曾經向他保證,雖然她們的家族有人有這樣的問題。她跟這些邪術巫術沒有任何的關係。D 還是詳細描述行這兩種巫術的過程是怎樣的.神在一個下午顛覆了人的看法,當天下午,他先生偶遇F的一位最要好的親戚,我相信這是神奇妙的工作,這件事就被F的這位親戚揭發出來,那F的親戚就告訴這個先生說,她們確實有在操練和行使這兩種巫術.

第一種大概是吉普賽人的一種巫術;而第二種巫術是非常邪惡的,屬於巫毒教的一種巫術。當她說完這個巫術的時候,他的先生就很生氣了,為甚麼,因為第二種巫術行出來,是在人的血液裡面下咒詛,透過咒詛控制這個人的行為和意識(也叫下蠱)。他對這種巫術非常懼怕,他一下子就覺得恐懼了。接下來,兩天後,終於他從密室裡拿出兩個箱子,然後跟他的太太D說,“我是絕對不敢碰這兩個箱子的,這裡面有非常強大的能力,但是既然你的那個中國女人能夠看見這事情,我就把這兩個箱子交給你。“

當天下午,他就帶著這兩個箱子和他的太太D,開車到D朋友的商店裡,然後當著D朋友的面說,“我現在把這個許可權給我的太太,她得到擁有我處置這兩個箱子的許可權,她現在可以任意處置這兩個箱子。” 於是,這個太太D就帶上兩個箱子和這個朋友一同要來見我。D的先生(以下簡稱M)就匆忙離開了,因著懼怕這兩個箱子背後的權勢。

我看到這個短信以後呢,我就說,好!我要看看到底這裡面的東西是不是神所說的那樣。於是我就到停車場去接她們,我看到D又興奮又驚慌,覺得這簡直不可思議的事情怎麼就突然發生了。於是那天晚上,我帶她們回家,請她們和兩位同工一起吃飯,吃完飯以後,我們才去我家的後園。當企圖要開箱子的時候,卻沒有鑰匙,感謝神!我們當中的一位同工有一把打獵用的刀,那是切獸皮的刀,用這刀才把其中的一個箱子切開了。大黑箱,樣子長得像那些律師、醫生出國用的那種皮箱,質地堅韌,其它的刀具卻無法割開。我的同工分享,說,這樣的箱子據說還有一個特殊的功能,就是機場的掃描儀無法鑒別出裡面藏有手槍和刀具等危險物品。我無法去考證這個事情,然而箱子的皮質非常特別。

還有一個木箱,另外一位同工就拿錘子把它砸開了,當我們打開箱子的時候。哇,真的是太震驚了,裡面是甚麼呢,裡面的東西很多。有至少超過M的4代先祖(generation)在共濟會裡面任高層的物品,包括:一些圍裙,金子勳章、金奬牌,各種保密名冊、雜誌,共濟會在安省的名單,行動指導方針,成員規範和條例,機構的聯繫方法,還有他們的聖經,他們在每年開會的絕密內容,這裡面有太多的秘密了。。。。。。

就在打開箱子的當下,我們當中的同工已經有人感受到從箱子裡面來的那個黑暗權勢的能力,同工中有對靈界特別敏銳、特別敏感的就叫我趕快趕快燒掉它們。結果,我只來得及拍一些照片。 在處理這些物品的過程中,我看到一些著名銀行家的照片,在加拿大聯邦政府,安省省政府,一些重要人物的照片。還有英國的愛德華王子為M的先祖授勳章的照片,包括其他王室人員為其他安省共濟會成員授勳章的照片。我還發現了他們家族裡面至少有兩位家族成員是紫色勳帶,有兩位是藍色勳帶,透過這些勳帶可以來辨認共濟會成員的級別和他們的階層。

在裡面我看到了有一位排名在第32 階層,我以前瞭解知道共濟會有33個階層,階層越高,職位越高,掌握裡面的秘密越多。那天晚上我們奉耶穌基督的名銷毀和燒毀了這些物品,也焚燒了他們的聖經。我發現他們所拜的神真的不是基督徒所講的神。他們在文件裡,明確提到崇拜一個叫CYRUS的王,還有來自埃及傳說的一些王。可見聖經不過是遮掩。裡面詳細描述XX人是XX間教會的牧者,REV的頭銜,XX神學院的講師。他們當中許多人是在大型的教會裡面聚會,並佔據重要的領袖界層,這更是讓我震驚的另外一些資料。我將資料的這些內容指出來給同工們看。

原來在大教會裡面,有一些人物也在共濟會的年度會議當中被授予勳章。裡面記錄還包括一些省議員,例如哈密屯市的議員,另一些重要議員也接受共濟會高層和英國王室成員授予的勳章。以前我只在一些互聯網上稍微能夠看到大家對共濟會的看法,也曾經在夢裡面,領受神說,事工會面臨敵基督的這個景況,但是真正看到它裡面許多的秘密時,它帶給我的心靈的震撼是非常強烈的,也給在場的同工一個非常大的衝擊。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看見神得勝,摧毀了這些物品,接下來就發生了一個非常巧妙的事件,甚麼事件呢? 就是這位男士M在我們銷毀這些物品後的第二天,他就給他太太發了一個短信,要求約見我,要求我為他禱告。這是看到神在這個事件當中所做的神跡。因著這些啓示帶來我們進入服事共濟會成員的新領域裡。透過我們所看到的資料,我才瞭解到,原來她的先生M,一直在共濟會裡面任高層,他可以向他太太守住這個秘密直到現在。感謝主!這是我們進入服事共濟會成員的第一個見證。

口述: E.C.  撰寫: Y.Y.

1 comment:

  1. 共濟會...這裡說得很清楚...https://www.google.com.tw/webhp?sourceid=chrome-instant&ion=1&espv=2&ie=UTF-8#q=%E5%85%B1%E6%BF%9F%E6%9C%83+site:www.obadiah2004.com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