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8, 2015

恩膏、恩賜與器皿的預備

見證:是因為有個姐妹做一個夢,在我服事後,夢裡講到有一群人,我們服事完這群人後有個天使出現,是高階的天使,天使跟她講說這些人不能承受恩膏,恩膏承受是需要器皿承接的,因她做的夢,她跑來說夢到底是什麼意思,要怎麼做,什麼叫做器皿不能承受恩膏,我就跟她講,講完後我有感動預備這樣的信息,為了讓大家來了解。看來神很願意讓我們明白恩膏和器皿之間的關系,所以才有這樣一篇講章。

我們看以賽亞書61章,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這裡講用膏膏我,提到恩膏的東西,聖靈——主的靈在耶穌身上,恩膏是講聖靈在人的身上運行,運行恩賜的一種能力。

舊約中利未支派的人建聖殿的時候拿油抹器皿,抹器皿是讓器皿分別為聖,分別為聖是使這個東西歸耶和華單單使用,不歸於其他的,不歸於偶像,不歸於世界,也不歸於人,只歸神使用。這也是膏抹,用油來抹,恩膏第二種意思是聖靈膏抹使人成聖,使人分別為聖,這是恩膏的定義。恩膏是看不見,摸不著,可是卻能夠知道,是從神的靈那裡來。恩膏在人的身上時這人的服事帶著能力。



恩賜:是禮物(gift),禮物是白白送給你的,她的源頭也是神的靈,恩賜是禮物,禮物給出去一般不會收回來,給了就是給了。恩賜跟人的生命沒有多大關系,這是個禮物來到是隨聖靈己意給的,給你了,不管你是好是壞,生命品格如何都無所謂,給了就是給了,給了以後你就有恩賜,這叫恩賜。「並非」聖靈自己。所以追求「恩賜」,不代表追求「聖靈」自己。這有點兒像我們得到天父爸爸的「祝福」,不代表我們得到天父爸爸。而每一位信徒追求認識神。恩膏和恩賜有很大的不同。

恩膏和恩賜有很大的不同,我們講很特別的傳遞恩膏,民數記11章,耶和華對摩西說,你從以色列的長老中招聚七十個人,因為摩西擔當的責任太重,耶和華神對摩西說你叫七十個人出來,我要在那裡降臨,與你說話,也要把降於你身上的靈分賜他們,他們就和你同當這管百姓的重任,免得你獨自擔當。在這裡講恩膏是可以被傳遞的,是透過領袖來傳遞,要把降於你身上的靈分賜他們。

我們看到在事工或教會裡面有一個東西很重要,聖靈的能力,就是恩膏這個東西必須要臨到領袖身上,若領袖沒有恩膏,他的服事就沒有機會成功。

耶穌在開始傳道時,他要完成在地上的責任,也需要領受恩膏,以賽亞書說主的靈在我身上,耶和華用膏膏我。耶穌傳遞恩膏時是叫十二個門徒過來,給他們能力權柄制服一切的鬼,這事以後主又設立七十個人,在路加福音10章1節到19節,我已經給你們權柄,可以踐踏蛇和蠍子,又勝過仇敵一切的能力,斷沒有什麼能害你們。

耶穌和他們聚集時交代他們一件事情,你們怎麼得著能力,說你們不要離開耶路撒冷,就是父應許的,就是你們聽見我說的,約翰用水施洗,但不多幾日你們要受聖靈的洗。(徒1:4-5)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徒1:8)

耶穌也是等施洗約翰用水給他施洗後,有件重要的事情必須要發生,就是神的靈要降在他的身上,然後他的事工才開始可以進行,我們看到包括耶穌完成事工也需要恩膏。

剛才我們提到,做領袖必須要被膏抹,膏抹過的領袖才能傳遞他的恩膏給他訓練的人。恩膏可以被傳遞的,恩膏也是可以被抓住的。但恩膏是不能被教導的,恩膏不能被教導出來的,不是說我告訴你恩膏怎樣,先知恩膏應該怎樣,使徒恩膏應該怎樣,服事恩膏應該怎樣,愛心恩膏應該怎樣,不是我透過講道,透過訓練,透過神學知識教導,然後人明白,人沒有辦法透過這個來明白恩膏,而是要照神的原則,是透過傳遞,傳遞是第一種方式,剛才已經講到的經文。

根據神在聖經裡豐收的法則,比如創世紀第1章11節,神說,地要發生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並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神生養我們一定要各從其類,意味著說,成功的膏抹強烈的領袖在他們生命裡,他帶著強烈的聖靈恩膏,這樣的人訓練門徒的時候,也會生出帶有強烈恩膏和成功的領袖。所以我們常常看到有一些有名的講員或有恩膏的講員到達場地時候,如果我們謙卑地陪伴這個人,或作這個人的翻譯員,這些翻譯員在一般情況下和他工作超過兩個星期,這樣恩膏很容易傳遞到旁邊的人去了,這人離開以後,謙卑服事他的人有時候會領受或得著這樣的恩膏,他所擁有的恩膏就被傳遞下去。當然這裡有個前提,誰是傳遞恩膏的主體?不是這個人,神的靈是主體。

要將這恩膏傳遞出去,我們謙卑接納那些講員時,我們是盼望神的靈能夠透過這個方式傳遞,我們知道這個主體也是神的靈,這是第一種獲得恩膏的方式。

以利沙和以利亞,他們的傳遞也是如此,以利沙是透過跟隨以利亞的工作,到後來以利沙向神求以利亞雙倍的恩膏,感動以利亞的靈加倍感動我,以利亞被接到天上去以後,以利沙打水過河,過河以後那些門徒看見就說以利亞的靈感動以利沙了,這是在列王紀下2章的記錄。

我們看到恩膏從摩西傳遞給那些分擔事工的領袖,恩膏也從以利亞傳遞給他的門徒以利沙分擔他的事工,恩膏也從耶穌身上傳遞給要分擔事工的門徒身上。相同原則在這個世代還在運作,受訓者分享訓練者的恩膏,所以作訓練工作的人他們的生命必要彰顯神的大能,否則豐收法則是無法產生功效的。

分享恩膏的主權是神的主權,而且是在神的帶領之下進行的。並不是說這個布道家來,然後跟大家說我現在要分賜恩膏了,他的恩膏就一定能分賜出去,no way,沒有辦法,或者說你來你來我將恩膏分賜給你,都不可以,主動權在神的靈身上,除非神的靈感動那一位分賜恩膏的人,告訴他說你現在需要把你身上的靈分賜給誰誰誰,他可能會揀選這樣的人出來,做分賜恩膏的工作,這種是恩膏傳遞的一種方式。所以傳遞的工作由神來指派。

還有別的方式獲得恩膏嗎?有!這種方式是透過在神面前禱告禁食,不要忘記還有一個重點是侍奉神。為什麼要講到侍奉神呢?因為恩膏人的目的是來侍奉神,服事人的。當恩膏出現的時候,就意味著責任出現了,你必須要有責任,接受恩膏的人必須有一個觀念,當你願意接受責任,願意接受神給你的事工,願意接受你的命定位置的時候,才會有恩膏進來,才會被傳遞這樣的恩膏。在沒有恩膏被傳遞的情況下,透過侍奉、禁食和禱告也是可以拿到恩膏的,在神面前的親密關系裡面,神也會將恩膏賜下,但前提是你要侍奉神,意味著你要承擔或擔負責任,責任才是重要的,當你要恩膏的時候,沒有責任不存在恩膏。 我記得去年5月份時,也沒有人給我傳遞恩膏,聖靈有一天晚上告訴我說:我要將醫治的恩膏給你,我就在神面前為這事情禱告,後來果然得著了,這種不是透過傳遞,而是透過神自己來給。

但你必須願意來承擔責任,在民數記11章16-17節, 耶和華對摩西說,你從以色列的長老中招聚七十個人,……他們就和你同當這管百姓的重任,免得你獨自擔當。就是說責任在先,將這個恩膏分賜出去,在事工或教會裡面領袖要看那個人是否願意承擔責任,如果這樣的人願意承擔責任,神的恩膏就容易臨到他,就可以將這樣的恩膏傳遞出去。如果人是尋求權力的,人在事工裡光光尋求權力要那個位置的,這樣的人要提防,因為這樣的人會毀壞神的工作,所以人不願意要那個責任,承擔那個位置的時候,神就不會將那樣的恩膏分賜給他或傳遞給他,從上面賜下來,因著他的不願意會毀壞神的工作。

接下來要講的是膏抹,我們都希望我們工作有果效,有能力。有能力就一定要提到一個東西就是膏抹,膏抹剛才提到,在利未記裡有講到器皿分別為聖的時候,就是要用油抹它以至於能夠分別為聖,成為有果效、有能力的領袖也要透過膏抹。領袖在聖經裡有一些原則是要留意的,一是要學會謙卑行事為人,二是避免道德上的妥協,三是學會適當處理財務。擁有這樣品格的時候才是起點,是帶來有果效服事的起點而已,這個部分是預備。這些就夠了嗎?不夠,你要等聖靈完全的膏抹,才能給你屬天的膏油,才能完成你在地上的職分。借著膏抹能夠給百姓帶來釋放、救恩、還有能力,我們知道基督希伯來原文是彌賽亞,意思就是受膏者,所以在路加福音4章18節,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主的靈膏抹耶穌以至他滿有能力,以賽亞論到受膏者滿有能力,以賽亞書10章27節,那軛因膏油的緣故毀壞。毀壞仇敵的軛不是透過其他的,乃是透過膏油,也就是說借著膏抹,我們能夠打破仇敵的捆綁和軛。

抹油還有什麼意義呢,抹油還有個意義是奉獻,就是分別為聖,器皿已經跟世界不一樣了。油在舊約裡預表聖靈的,用油膏抹器皿就預表聖靈要降在這個人身上,他是有目的的,目的是要完成特殊旨意,就是命定,為要完成特殊的目的。受油膏抹就表示你恢復潔淨,回歸神的家,約翰福音3章5節,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若沒有基督的靈,就不屬基督,不被神的靈感動沒有人可說耶穌是主,若不經歷聖靈的工作就不能得著重生,新約講重生是靠聖靈的洗,聖靈的洗就是膏抹。

舊約時代,膏抹人時油要抹在求潔淨人的右耳垂上,右手大拇指上,右腳大拇指上,就是抹在贖愆祭牲的血上,祭司手裡所剩的油要抹在求潔淨人的頭上,這是利未記14章14到18節提到的。牲畜的血和膏油是要抹在耳垂、手上、腳上,預表三個領域,第一個是耳朵傾聽神的聲音,第二是我們的手服事我們的神,第三是我們的腳與神同行。這裡膏抹與膏油都提到一個東西——服事,我們的手,領受職分服事神,神告訴你生命中的那個位置,在那個崗位上服事的時候,我們提到膏抹,也提到膏油,恩膏。我們不聽神的聲音,服事沒有果效,服事中不跟隨耶穌也不能跟他同行。我們還需要耶穌的寶血潔淨我們,才能聽,才能服事,並與主同行。我們剛才講生命裡要得著膏抹的三個條件,傾聽神的聲音——就是用油抹我們的耳,服事——用油抹我們的手,與神同行——用油抹我們的腳,與神同行就是與神有親密的關系。

膏抹在聖經裡提到三重膏抹,也稱為完全的膏抹。舊約裡面提到這種膏抹,第一種祭司的膏抹,講的是亞倫和他的子孫,利未支派他們所承接的膏抹就叫做祭司的膏抹,祭司的膏抹在出埃及記30章30節提到,要膏亞倫和他的兒子,使他們成為聖,可以給我供祭司的職分。聖膏油的用途就是使物稱為聖,凡挨著的也成為聖。成聖就是分別出來和世界不一樣,聖潔的膏油,祭司的膏抹是承接的是聖潔,承接的是公義的生活,分別為聖的服事。祭司的膏抹第一個要素是分別為聖,聖潔的膏抹,所有的祭司在那時以同樣的方式受膏成聖,祭司承接的是聖潔、分別為聖的職分。拿到祭司的膏抹表明我們成為聖潔,可以做聖工了。祭司的膏抹很特別,我在為人禱告時發現,有祭司膏抹的人身上會有紫色的標記,我常常在禱告中看到有人有紫色的標記就會跟他講,神在你身上有祭司的膏抹,這樣的人承受的是分別為聖、聖潔的職分。當我們開始作祭司時,我們跟神談,你給我那個能力,當談到能力時,神就會跟我們談聖潔,對付罪,對付生命,光照生命的問題,這是祭司的職分。

第二種膏抹講到君王的膏抹,撒母耳記上11章1節有個王叫掃羅,撒母耳膏掃羅,將油倒在掃羅頭上,大衛受膏為王接替掃羅也看到同樣的膏抹,耶和華說起來膏他,用角裡的油,撒母耳才在弟兄裡膏了大衛。君王的膏抹拿到的是他得著能力和權柄,擔任王的職務。君王的膏抹,神的靈降在王的身上,治理神的百姓,君王的膏抹有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叫治理權,君王的膏抹有從神來的智慧能力來管理、治理。君王的膏抹在禱告中我會看到他身上有金色的標記,他生命裡有治理權柄。新約中君王的膏抹在使徒行傳1章8節提過,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

第三種膏抹是先知性膏抹,是帶領百姓的方向,發預言,領方向的,是作眼睛的,從神領受話語。

祭司膏抹、君王膏抹、先知膏抹是舊約時代膏抹。舊約時代擁有這三種膏抹有哪些人呢?麥基洗德,耶穌承接的是麥基洗德,麥基洗德並不是利未支派的人,可是他承接的是麥基洗德,麥基洗德的膏抹是完全的膏抹。麥基洗德很特別,在聖經中是個神秘的的人物,不知道出身,不知道來歷,但他是撒冷城的一個王,也稱為公義的王,他是突然間出來的,亞伯拉罕殺敗諸王以後把戰利品的十分之一給了麥基洗德,麥基洗德是有祭司、君王、先知職分的,他也是預表那一位要來的王,叫耶穌,他在完全的恩膏裡面服事。

還有摩西也擁有祭司、君王、先知的膏抹,他作為祭司可以為以色列人代求,作為君王他可以統領兩百萬人,有治理的能力,作為先知他可以發預言,從神直接領受。

還有三重膏抹的是士師,他們的名字是拯救者,把人從仇敵的手中拯救出來,也是釋放者,他們將以色列人在壓迫中釋放出來,他們還有個名字叫Judge,審判官,為國家提供審判,這是王的恩膏,他們有王的膏抹,也有祭司的膏抹,聽神的聲音,先知性膏抹,他們有三重膏抹。後來摩西死後接續他的約書亞等士師們,也有這三重膏抹,在這樣恩膏裡運行。

最後在舊約時代擁有三重膏抹,完全膏抹的是撒母耳,到撒母耳以後就不一樣了,撒母耳是最後的一位。在撒母耳之後,從麥基洗德到撒母耳的時間有一千年,神賜給人這三重膏抹,你們會覺得很奇怪,啟示錄曾提到過在未來裡面,神要與人同住一千年,這是舊約已經過的事情,新約到未來的日子會出現,神與人同住就會到完全膏抹情形,這是很特別的時間。撒母耳說預言,有領袖的角色帶領以色列人,也治理他們,撒母耳作為受膏者的特點是一生都聖潔,擁有祭司的膏抹,他的服事帶有王的權能。但在一千年結束以後,從撒母耳之後,許多人不滿神的管理,結果這個膏抹出現了改變,在撒母耳年紀老邁以後膏他的兒子約耳和亞比亞作以色列士師,他的兒子不行他的道,貪圖財利,收受賄賂,屈枉正直,在撒母耳記上8章3節提到,結果以色列長老不滿意,不相信撒母耳的兩個兒子,說他們這樣行為沒有辦法帶領以色列百姓。

以色列長老不滿以後到撒母耳面前說你的兒子不行你的道,現在我要求你給以色列人立一個王治理我們,像列國一樣,他要跟世界一樣看齊,結果撒母耳到神面前,神跟他說,他們不是厭棄,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神知道這些百姓的心,於是就說他們為什麼要立王,因為他們不願意我完全膏抹之下的治理,他們要的是一個王,我給他們。所以有時候神給我們最大的一個審判是照我們所求的給我們,神照他們所求的給他們,隨他們偏行己路,神吩咐撒母耳說你只管依從他們的話為他們立王。我們看到,我們不照神的心意求,而照我們的心意求時,有的時候神也會給我們,可是那個給予卻帶著後果,因為那不是神的心意,那是人想要的,神也會給。結果以色列人要了以後,就選了掃羅出來。掃羅只有王的膏抹,卻沒有祭司的膏抹,所以掃羅是不能獻祭的,獻祭的是撒母耳,掃羅在他沒有受膏的崗位服事的時候,他馬上受審判,馬上被棄絕,掃羅因著等不及撒母耳來就自己去獻祭。為什麼他不可以獻祭呢,就是因為膏抹部分他只領到君王的膏抹,神沒有將祭司的膏抹給他。

從那個年代以後這個膏抹就被分開了,所以到後面許多以色列的王他們非常有治理的能力和權柄,比如所羅門王,大衛王,還有後面許多以色列各王,他們有共同的部分,他們沒有得著祭司的膏抹,意味著他們的生活沒有分別為聖。聖經後面記載的這些王都犯罪,人犯罪是不能自己來對付,必須有神的膏抹在他的身上,以至於能夠光照他,使他能夠看見和明白來以至於能夠對付那個罪或對付那個習慣,一下子把那個東西拿掉,生命就可以帶著聖潔的能力出去,分別為聖的能力出去。分別為聖的能力需要神的靈幫助,靠我們肉身我們知道有些東西太難了,除不掉,唯有神一下子光照我們,我們一下子明白過來。我們看到大部門的以色列王和猶大王生命中缺乏聖潔,雖然有王的膏抹,但治國失敗,主要原因是不聖潔,列王的罪,掃羅因為這樣的原因被廢棄王位,不行在祭司膏抹當中,以色列國後來在世界各處流離分散。

以色列人自從要求立王之後經歷另外一重的壓迫,就變成另一個極端,另外的壓迫出現在以色列的這個時代裡面,強調律法的聖潔,卻缺乏神的能力和權柄,就取代了像撒母耳那樣的無私、憐恤、愛這樣的領導。只有這種部分膏抹的,他們就不像摩西站在神面前為百姓代求,結果看到驕傲和律法主義開始影響宗教生活。

這樣的三重膏抹到誰才恢復的?到耶穌基督出現,才恢復這樣完全的膏抹。我們看到,新約時代的法利賽嚴格要求遵守律法,變得沒有憐恤,很律法,很宗教,很條條框框。這些律法是不是遵守神的聖經呢?他們很多都是遵守神的話語的,可是因著沒有那個膏抹,驕傲和律法進來,就變成另外對以色列人的壓迫和審判。法利賽的祭司,他們有祭司的恩膏,卻不帶著神的能力。在撒母耳之後這些王沒有祭司的恩膏,那些有祭司恩膏的人卻沒有王的恩膏或先知的恩膏在他們身上,所以後來的祭司只有祭司的恩膏卻不帶著能力,不帶能力就變得律法和驕傲。

神應許恢復這三重恩膏,後來恢復的時代是耶穌來了之後,以賽亞1章26節, 我也必復還你的審判官,像起初一樣,復還你的謀士,像起先一般。然後你必稱為公義之城,忠信之邑。一個王要憑公義出來,以公平掌權,又有一人像避風港和避暴雨的隱秘處(以賽亞書32章2節)。誰會出來呢?就是耶穌基督,耶穌基督就有君王、祭司和先知這樣完全的膏抹,神完全的膏抹,神恢復完全膏抹的應許已經應驗在耶穌基督身上,透過耶穌基督將這樣的膏抹臨到他自己,所以這樣的膏抹必須第一帶著過聖潔公義生活的恩膏,第二醫病趕鬼,傳福音,這樣能力的恩膏,都會同時具備。我們如何領受呢?我們領受的前提,我給你們幾個參考,第一如果沒有重生,你要重生,重生就是受聖靈的洗。第二還要受洗,羅馬書6章4節,我們借著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像基督借著父的榮耀從死裡復活一樣。第三恩膏是從神那裡來,不是從人那裡來,主權在神那裡。

你們從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們心裡(約翰壹書2章27節)。有了王的恩膏只是個開端,接下來要與主同行,要記得,領受恩膏要以一個為前提,就是責任,你要願意領受你的責任,才會膏抹和恩膏在你的生命裡。如果我們只是強調分別為聖,沒有神的能力,也會成為條條框框律法主義者,如果我們向神求能力,忽略聖潔生活,就會毀掉我們。關鍵是住在神裡面, 因為恩膏在你的裡面,你們從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們心裡,並不用人教訓你們。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訓你們。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們要按這恩膏的教訓,住在主裡面。

要想恩膏保留或停留,要記得一個重點,住在主的裡面,與神有個親密關系。恩膏是不能拿來服事自己的私欲的,如果服事自己的私欲神就會審判,神就會來擊打和審判。

分享: E.C. -- TEACHER MING
錄音整理: YK.W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