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5, 2015

神的管教之二 不作為----引發巫術


這是關於被神管教遭受到巫術攻擊的見證,是一個真實的事例。分享出來的目的是讓自己和同工得以警戒。

事情發生在201412月 初,我們剛舉辦完一個特會,我突然間開始咳嗽和生病,咳嗽了挺長的時間。因著以前的教訓,已經學會到神面前來禱告尋求,看看自己是否是在某件事情上有得罪 主的行為。我尋求了將近一個月,還是沒有明白到底原因出在哪裡,以致於我生病。直到期間發生了一件事情。經文說尋找的必尋見,叩門的,必給他開門 神的話語永遠不落空,只要專心尋求,主總是會回答我們。

2015110號通宵禱告,那是星期五的晚上,在禱告會裡,我按著領受來分配禱告的次序。通常情況下我們因為禱告的人員多,所以常常採用分組的方式。當然是聽神的聲音來領受方式的。分組按號碼來分,每人報自己的號碼,一、二,一、二,就分成兩組, SKYPE 上的同工再各自分組。在分完組之後,我和幾位同工拿到二,是第二組,這組應該有5位禱告同工,結果我們移到大廳代禱的時候,只有四位同工走出來。然後我的耳朵裡聽到,其中一位同工J在自己作調動,將O調到另一組,然後O又自己將另一位C同工調到另外一組,又讓某某人換過來。我心裡面當下是覺得有些不對勁,聖靈在我裡面做了提醒的工作。可是那個提醒太輕微了,我很快地就把這個感動消滅了。

回 家以後,就在那個星期六的下午,突然間覺得非常的不舒服,骨頭開始疼,
從裡面疼出來,頭疼劇烈。剛開始我以為是以前的咳嗽和感冒加重了。到了星期六的晚 上,疼痛加劇,渾身骨頭酸痛,發冷發顫,我自己意識到不對勁了,按著我以前的經驗,這樣的情況不是管教就是攻擊。到了星期日早上11點 半,我才醒過來,那天在家裡有財務部的同工會,於是我在房間裡面開始打掃衛生。其實那時候起床已經非常困難,也很難承受渾身骨頭疼痛的感受。我一面收拾, 勉強的做著衛生,一面的問主說:為什麼會這樣,主啊!我到底在什麼事情上得罪你了。在詢問的當下,神打開異象,就讓我看見通宵禱告會裡面發生的事情。然後 我聽見主說一句話,非常地清楚,只有四個字,暨越權柄  我當時就愣了一下,神還會用古文講話?我在想說,我暨越什麼樣的權柄呢?這時神的靈就問我:那天分配禱告的次序是你做的嗎?我回答:不是,他又問:是由你來發命令的嗎?我就回答說:不是啊,我是從你那裡領受了,然後才把這個資訊傳遞下去的。

說 完這句話,我突然間一下子明白過來,原來是因著自己的不順服,才導致這事件的發生。我從神領受旨意,頒佈下去,可是同工們自作主張。當下我卻不行使權柄, 既不勸勉,也不攔阻,還默認他們的行為。我同時也就明白,當神恩膏並給我們一個職分或位置或權柄的時候。我們應該要對那個職分或位置負責任,你需要站立在 神給你的那個位置和權柄上,來挑起責任來處理事情。如果我們放棄(主動的或被動的放棄)或是沒有行使神給我們的權柄,我們就如同聖經裡面提到的亞哈王一 樣,亞哈王就是因為站在君王的位置上而不作為,不行使自己當行使的責任和權柄。結果權柄就被耶洗別奪去,使得巫術在通國盛行,當巫術盛行時,人就會失去判 斷力,巫術攻擊屬神的兒女,帶下沮喪, 憂鬱和死亡的靈。

晚上躺在床上的時候,因著看見這個亮光,我開始為我所看見的事情來悔改,於是它讓我明白了11月特會以後,同樣相似的事件也出現在我的生命裡,神將這些事件揭露出來,並非是要羞辱我們或使我們難堪。恰恰是這樣的揭露,才讓自認為好的我,看見自己的軟弱,可以起來悔改那隱藏在生命裡的問題,以致帶來突破。讓我想起12月 初的時候神感動我寫一篇關於特會的見證,並要特別提到我們受神管教的一些事情,我把見證放在網站之後,我的一位同工就提出很多異議,覺得這樣寫好像是在暴 露我們的軟弱,讓相關的人看完以後會覺得被冒犯。於是就改了裡面的內容,同時也要求我改這樣改那樣,這個事情後來我也妥協了, 為了不得罪同工,並且我不認為是件大事。

在 那個晚上又那麼巧,我和另外一個同工在電話上交流,她是一間教會的牧者,她在星期天講臺分享的時候,突然間經歷到一件奇特的事情,她在靈裡看見一個強大的 權勢從遠處跑進教會,權勢進入後,她看見大部分的會眾就因此睡著了。而她自己就頭暈起來。她是來詢問我是否有過這樣的經驗。剛開始她不明白,可是隨著我跟 她的交談和分享我所遇見的事情,神的靈開啟她,她突然間就明白過來,原來她在主日所遇到的黑暗權勢,就叫巫術。

巫 術的靈來使教會的整個講臺發生了變化,原來幾天前她的教會發生了一件事情,她主管教會的敬拜團,敬拜團的事情本來是由她行使這個權柄,結果另外一個牧者就 越過界限插手她分管的事務。她已經覺得不妥當,可是她想著為了合一的緣故,就妥協和退讓,沒想到這個引發了巫術。結果巫術一下子就在星期天的講臺出現了。 因著我和她的分享就更讓我們都確定這件事情是巫術運作帶來的結果。同時神也許可這樣的巫術運行,乃是神要讓我們經歷它並經受這個管教。

晚 上我悔改,並向神求印證,到了半夜,神給我一個夢。在夢裡,看到聖靈來,告訴我我所遇見的是管教同時仇敵借著這個機會施行巫術。聖靈要給我做一個手術,並 要我親眼看見巫術如何在人體裡的運作的情況,手術的過程是這樣的:手術燈打開後,聖靈就命令巫術離開,當命令發出,我就看見從我的手指指甲縫和肉裡面爬出 非常多的小的白色米飯蟲,跑到非常的快,越爬越多,就像是從人的肉體裡爬出來一樣,一下子全部跑光了。接下來,又看到我的腰間有細細長長的纖維蟲(細如發 絲),每條纖維蟲長度大概是半個筷子那麼長,他們爬的很慢,我就用手把它們一根根的拉出來,它們是連著的,並不斷開。 我拉出幾根後,好像覺得拉得不夠乾淨, 並且不能很好的用力。聖靈就用刀把我的肚皮切開,整個肚皮拉開,然後我就看到裡面的那些纖維蟲,所以我就一根連一根的把它們全部拉出來,直到我的身體裡面這些蟲子完全的離開,我就從這個巫術裡面得著了釋放。

然 後我就站起來。淩晨起來以後,我很清楚的知道,我已經從巫術裡得著釋放了。很奇妙的是,我起床的時候發現我的感冒,原來很嚴重的症狀,那些疼痛全部都離開 了我,那晚我並沒有服用什麼藥物,而且發冷發顫的現象全部都沒有了,重感冒和發燒突然都退掉不見了。包括我的咳嗽一下子減輕了。真是感謝神,起床的時候還 是有一點不大服氣,就跟神有點小抱怨,明明是我的同工做的事情,他們自作主張,你為什麼不管他們,而是先要來管我。

這樣也讓我想起,神透過在中國大陸的一位姐妹,已經提醒這件事情, 只是我當下愚昧,並沒有能全部明白。有一位來自大陸的姐妹,寫信來告知我,(她並不熟悉J同工),說她在夢裡面夢到J同工用一個罐子變魔術,就面變出許多條小蛇來。。。。。。,我當下就解出夢的含義,並跟J交流,解釋這個夢是指在某件事情上在行巫術,讓她回去趕快悔改,來問神這個事情的源頭,J是相當謙卑的,立刻就行了,可是一直得不到答案。

這 下透過之前的經歷我一下子明白過來,原來這種方式也是在行巫術。以往我們在學習的過程當中,很清楚的知道如果我們用各種操控,或是掌控的方式來控制別人, 例如,權柄,哭鬧,威脅,自殺,分門結黨,發脾氣如果你不給我,我就怎樣。。。。。。當我們用權柄來壓制或掌控別人,那是行巫術的一種方式。可是我從來沒 有留意過不作為也會使巫術被行使出來,儘管雙方都是無意的。不作為的人將自己的位置拱手讓給別人,巫術就自然透過這人行使出來。

我心裡是有點不服氣的,就說:主啊!你為什麼不管教這個同工,而管教我呢!神的靈打開我的眼,讓我看見一個異象:一個20歲的大哥哥和一個3歲 的小弟弟在玩耍,哥哥手裡有一個屬於他的物品,結果這個小弟弟就跑過來搶這個東西玩,還把哥哥打傷了,抓出血來,哥哥當然就很生氣。爸爸媽媽走過來的時 候,他就向媽媽告狀。結果在這個異象裡面,我卻看到媽媽管教哥哥,卻把弟弟抱在懷裡。於是一下子明白神的心意,就知道說,原來神管教那個大的,因為他的屬 靈年齡,已經可以分辨事情的輕重和責任問題。

怪不得那天通宵禱告會的晚上,異象裡J同工眼睛上蒙了一塊黑布。因著她自己不明白,後來我們就找一個時間跟她分享這個事情,我就發現J同工非常的謙卑,立刻一同到神的面前來禱告並悔改,結果我們就看見那個瓶子裡面充滿了神的火,蛇都不見了,然後蓋住她眼睛上黑布也脫落了。她的生命有重新被恢復過來。事後我聽到O同工,通宵禱告後回家就立刻受了管教,腰痛了一個星期,直到我跟他分享這個見證,悔改後,他也得著醫治。

我們遇見事情的時候,先是責備環境,接下來就是責備別人或是仇敵。其實神是先讓我們看見自己的問題。我們一旦發生不好的事件,大部分的人都會先入為主,立刻定義為攻擊。按爭戰的方式來處理問題。我會奉勸大家先來專心尋求神, 讓聖靈來定奪這件事情。

撰稿人: Y Y       
口述:EC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