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8, 2014

遭遇撒旦教 (三)

(接續 遭遇撒旦教 (二))

聽完年青人的故事,我回想我有一天早上的禱告,我在禱告中看見對方是一位邪魔,穿戴整齊的盔甲,在靈界裡面是一個高階層的將領,因為他穿著如此,站在靈界的交界處說話,他說:「我們定意要得著這個人,無論你做甚麼,我們都會得著他!你不要來多管閒事。」看來撒旦教的教徒其實並沒有想放過這位弟兄。


此時,神讓我回想起2013年11月3號以前所發生的事情。在那時的禱告當中,主的靈臨到我並對我說話:我要擴張你的境界,把你帶到更深一層的屬靈爭戰裡面去。

  當我聽完這些話,心裡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因為我曉得每次爭戰的背後,都是要附上許多的代價。唯一讓我安慰的,是神應許收割和帶領更多新的靈魂進入到他的國度。可是我們當中有許多同工因著生命的不成熟,在每次爭戰後,都經歷了很多傷害及痛苦, 有些人會經歷長時間的醫治,我心裡覺得很不快樂,神的話沒有讓我馬上喜樂起來。

神雖應許將我們帶到更深的層次,但我的心理還是躊躇不安,這又會是一個怎樣新的屬靈爭戰呢?我曾經閱讀過 一些描述撒旦教的書籍, 裡面的故事跌宕起伏,我覺得主人翁太傳奇了,你說對了,我把他們當故事和傳奇來看。就像這些事從沒在世上出現過一般。我更沒想到我會真實地經歷。


半個月後,晚上大概11點半的時候,我在外面開著車,心裡感覺這幾天非常的疲憊。我已經沒有好好地安穩睡覺有幾天了。半夜突然要起床,為著禱告的緣故。因為我會被莫名的聲音驚醒。就像黑夜裡突然來了強盜,你的神經就會高度緊張,要趕快爬起來,查看你家的門戶是否被破壞。

那一天,我在睡房裡,家裡就我一人, 大約夜裡12點,隔一條小走廊的書房裡傳來“乒乒乓乓” 的響聲,好像有甚麼鋼或鐵的東西碎落下地,隔了一會,聲音再度響起,像是有人把某件物品狠狠地投擲在牆上, 然後再返回來, 落到地上。 這樣反復兩三次,我實在是太累了,我自己知道我被卷入一場看不見的激烈的屬靈爭戰有一段時間了, 才不想過去瞧呢, 管它是甚麼,第二天再說吧, 我的靈也是昏昏沈睡中。第二天恰好一位姐妹來拜訪我,打開書房門,她愣在那裡,我書房裡的電風扇的鐵外罩,齊齊地斷裂成好幾塊在地上,零件也散落一地,上面幾處斷裂的地方就如同是被焊刀(因為是鋼的)整齊地切割開。而且電風扇並沒有插在電源上。(事後我的先生還責備我,說我肯定是發泄不滿,將電風扇瘋狂地摔壞了,可他也解釋不了整齊地切口,還是別解釋了,因為那是人不可能做得出來的。)

接下來的晚上大約10:30PM, 我要到廚房喝水, 我伸手要拿牆上廚櫃裡的杯子時,才打開廚櫃的門,手剛剛抬起來,一個玻璃水杯,直直地迎面飛過來,它不是按自由落體的運動往下摔。而是橫著飛,我眼花了嗎? 可轉念覺得不對勁,這可不是物理的正確計算後,物體應該落下的範圍,就在那0.5 秒的反應裡,我的頭和身體快速地往左偏開,本來朝我直飛過來的水杯,摔在我的身旁,碎了一地,我離廚房的台面還有一段距離呢。我決定不理睬這些事。

再接下來的晚上大約12:00PM,我下樓來到爐子旁,我的身體靠著爐子和一個盛滿熱粥的砂鍋 (11:00PM 多關的爐火),我正要把臉靠近砂鍋 時,來自聖靈微小的聲音響起,“不要靠近,趕快退後”,我條件反射地才後退。突然“砰”地一聲巨響,(隔壁還有人伸出頭來看, 大概聽到了巨響)砂鍋 就在我眼前爆炸,熱粥向上下和前面飛濺,砂鍋不但裂成幾瓣,碎片還向周圍飛出去,感謝神,熱粥沒傷到我,砂鍋碎片在牆體上造成深深地痕跡,我卻安然無恙。我一面打掃地上,牆上和爐子,一面感謝神的看護和保守。我開始思考這件事,我能明顯感覺到家裡這幾天屬靈空氣在變化, 為何這些奇怪的事情沒玩沒了啦。我能做的,就是跑上樓去禱告。

接下來的幾天平安無事,可是再接下來,大約10點左右,我回到家,到水池旁將洗碗池注滿水,準備清洗水池裡的碗,在洗水池水龍頭的旁邊,通常會放置一個玻璃杯,當然放置的位置是很穩當的, 可是那天卻不是如此,玻璃杯自己離開了它的位置,竟然以拋物線的方式先向上躍起,再口杯頭朝下扎到洗水池裡,我想,我當時的臉色一定很難看,如何看待一個自己會走路和改變方向的杯子,我無法去形容我複雜的情緒。我的雙手當時已經泡在有洗潔精的有泡沫的洗水池裡。杯子準確地砸在洗水池裡我平鋪的雙手間,在水中,杯子爆炸了, 我的心抽的緊緊的,估計這下兩手都會扎滿碎玻璃, 或是鮮血淋灕了。等等,隔了一會,沒有痛楚,我小心翼翼地將雙手從洗水池裡拿出來,我的手毫無損傷。等池子的水都排乾時,大小碎玻璃滿了池底。

由於剛從驚嚇裡回過神來,我的怒氣上來啦,為什麽我一直會面對這樣的景況, 每天嚴重地缺乏睡眠,身心疲憊,稍微一不警醒,狀況就出現了,更別提半夜來的無聲電話的干擾,車禍的死亡威脅。看起來我毫無反擊之力,自從宣告與撒旦教爭奪這對年青人以來,仇敵就是如此反復的挑釁。我再也無法忍受下去了,我不能如此,我要從神那裡尋找答案。我開始默默地禱告, 在進入靈裡的禱告後,我開始跟父神開口求這裡屬靈的權柄和地界,如果今天主不就這件事說話,我就決定一直尋求禱告下去。神實在是憐憫恩待我,我才開口,主就說話了, 他說,他看見了所有的事情,他現在要教導我如何爭戰和保護自己。他讓我看見我起初的錯誤,我一開始就忘記了,要穿戴屬靈的全副軍裝。接下來,他教導我做一個禱告,是為潔淨房子和關閉某些靈界通道使用的。我一字不差跟著神的靈重復他教的話語,對靈界的邪魔開口宣告,捆綁和斥責。就像路加福音10:19所說的: “我已經給你們權柄,可以踐踏蛇和蝎子,又勝過仇敵一切的能力,斷沒有甚麼能害你們。”這次,我僅僅是順服主的話語,接下來,我的家和我周圍的環境就平靜安穩下來了。主的介入使邪魔再一次遭受挫敗。

 那天晚上,我對以下的經文又多了一層認識:
    “如經上所記:‘上帝為愛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只有上帝藉著聖靈向我們顯明瞭,因為聖靈參透萬事,就是上帝深奧的事也參透了。”(林前二9~10)

我需要一個確據來證明仇敵已經被擊敗,我真的好想好好地調整休息一下。為此我把它放在禱告裡, 求神顯明出來。2014年1月的某個星期六,事工的敬拜團到加拿大BIBLE COLLEGE 代領一場先知性的復興特會,講員是一位講英文的國度宣教士,那天正是大雪紛飛的下午,天氣惡劣,交通狀況極差,降雪量有將近15 到 20 CM,在敬拜練習裡,神的靈就極大地同在,我開始憑著從神來的領受在敬拜舞台上斥責雪暴在5:00PM 前止住。神果然行了奇事,雪暴約在 4:55PM 止住了,使得聚會能夠如期舉行。一種得勝和平安的力量進入我心裡。。。。。。,講員開始服事了,我第一次見這位牧者,他在我耳邊說了如下的話:“ 我聽見神對我說,你剛剛跟死亡的惡魔交過手,它們幾次想要你的性命,但總不能勝過, 神和天使幫助了你。你見過神國的奧秘,經歷過的事情,是許多人無法瞭解的。人不瞭解你,人們憑表面來認識和接納你。你在黑夜裡遇見的事情,是許多人沒有經歷過的。雖然你經過死蔭的幽谷,卻不致遭害,因為他常與你同在。你已經得勝了,你現在可以休息一下了。。。。。。” 一個我不認識的牧者,對於他來說,我也全然是個陌生人,除了神的靈指教他,有誰可以知道我在黑夜裡經歷的一切呢。我常常地吐了一口氣,我的靈欣喜快樂,我聽到主借著這位講員同意我可以休息一下,關鍵是“得勝了。”

我回家已經很晚,可心裡甜絲絲地,可以休息了,好開心。雖然第二天就要5:00am早起,趕飛機到溫哥華開商務會議,可那天晚上真的很好睡覺。神恩待我,在10天的商務旅程裡給我安排最好的賓館,靠海的風景房和最棒的飲食,當然都是免費的。我美滋滋的,這就是得勝後從神來的奬賞吧,畢竟我在這個領域裡是BABY。我好好地休息了一把。

從溫哥華回來還會有些甚麼新的功課等著我呢,我全然不知道,然而另一種爭戰卻在醖釀當中。 回多倫多的前兩個晚上,在禱告裡,突然看見一幅異象,看見是我禱告結束了,正要離開天父寶座前,從寶座裡發出天父的聲音,說我是他的寶貝女兒,他要我記得三年前他對我的所說的話,我是他的XXX,是他差遣我, 膏抹我的,不要在乎別人說甚麼,不管說話的人是誰,只需要記得今天他對我講的話,他重復講了兩遍。我很懵懂,只覺得神今天對我很特別,以前每次禱告完都不需要這樣的叮囑。這可是我在2011年9月11日一個我曾經做過的夢境裡的一個片段再度發生並跑到我的禱告當中來。

難道事情真的要如2011年夢境裡看見的一模一樣的發生嗎?我有足夠的心裡準備了嗎?我能受得了人在名譽上對我的嚴重傷害嗎?我不敢有把握,我知道我很不好,就像保羅說的,罪人中的罪魁,並且還有許多壞毛病,時不時就被神的靈揭開,起來對付的時候,好痛,真的好痛,有沒有次次得勝呢?我不覺得。還好主早早提醒這樣的境況,不至於事情發生後讓我跌倒。除了禱告,我不能做甚麼。

那天在回去的渡輪上,我接到一位主任牧師的電話。內容當然非常不好聽。回來後,我開始聽到外界的人議論,又有另一間教會的牧者, 開始在他的會眾中攻擊我服事的事工。 整件事情就造者夢境裡的一樣, 揭開了序幕。所以當我們奉耶穌的名,施出神所賜給的力量和權柄,並在爭戰中威脅到撒但的國度時,那些勢必臨到的毀謗和傷害並不會以我們所想象的方式出現。人們不會站起來說:“因為你站在耶穌那一邊,所以我們要中傷你。”不,而是以各種子虛烏有的罪名來誣告你,譬如說你太偏激,神不是這樣來工作的,神不會跟人講話的,或是你的心智不平衡等等。這些是撒但最喜歡的控告。

你的基督徒朋友會比那些非基督的人更加懷疑你。撒但常常欺騙和說謊,沒有一件事情是表面所看起來的那樣。它擁有辦事能力最強的僕人,它施加影響力在他們身上,並且那些人也樂意被撒旦使用來攻擊自己的弟兄姐妹,就是那些一般人認為表現最好的,最有影響力的,有力的基督徒,以及那些定期上教會,或是社區中既有錢又廣受人敬重的人。他們經常會控告並誣告那些在屬靈戰鬥中為耶穌而戰的人。

所以屬血氣的就是要逼迫屬靈的,這事真實地發生在我們的周圍。
“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太五10-12)這句經文在這個時候及時地鼓勵了我。

 弟兄姐妹們,若是毀謗出自你的教會,出自那些你認為是弟兄姐妹的基督徒,或出自你的家庭,請不要感到驚訝。聖經昭昭明示:
“我知道我去之後,必有兇暴豺狼進入你們中間,不愛惜羊群。就是你們中間也必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要引誘門徒服從他們。”(徒二十29-30)

 可是那些攻擊不只是發生在話語裡,靈界裡的早已經開始,並且反映到現實生活中,我連續幾個晚上發燒,我一直在禱告和忍耐,通常到了下午,就會好很多。一個禮拜後的一個晚上,症狀變得明顯,突然發起高燒來,那晚量過體溫大概37度8,我肩膀和全身非常疼痛和難受,我給一個姐妹打電話,她帶著另一個護士(也是我們當中的姐妹)趕過來,她們那個晚上為我按摩,禱告和唱詩歌,我先是低燒,然後高燒,突上突下的,最後在贊美的詩歌中,我的燒退了,好了許多。頭,腰和腎臟也不痛了。她們離開後,卻半夜裡,我突然出現了反復,全身出冷汗,高燒又開始了,我已經沒有辦法移動下床,我覺得自己快要死了。

然而就在那時,我卻看見自己在醫院的急症室裡。這種急難中遇見的異象,我以前在台灣就碰到過, 當時也是救了我一命。原來神是要我起來抵擋死亡發動的權勢,我不應該躺臥在此,等候死來吞噬我,我的意識不清楚,可我的靈和意志力依然可以站立在“磐石”上,宣告我不接受它所帶來的疾病,並且拒絕接受死亡的觀念。

看見異象如果來自神,順服比甚麼都更重要。凌晨的時候,電話響了,是我父母親打來的,聽了我描述的症狀,兩位經驗豐富老醫生作出判斷,他們要求我立刻叫救護車,否則來不及。若是電話和警告是從神來,趕快服下來,因為在地上的工尚且沒有完成,見主的日子沒到。

我掙扎著給姐妹們打了電話,其中一位取消了她早上的約會,另外一位建議送SUNNY BROOK, 據說是多倫多最好的醫院之一,我不住在SUNNY BROOK所屬的管轄區裡,我也不知道要輪候多久才能輪到我見醫生。 (事實是多倫多的急診通常要輪候3個小時以上,特別是我並沒有叫救護車。)我們到了急症室,醫院的人看見我辛苦,給我推來輪椅,前台的護士為我登記後,我詢問多快能讓醫生來看我,他指指電腦上的數據,前面的電腦顯示,我是第166號急症病人,他回答我今天天氣不好,很多人生病,我前面還有166人在等候醫生來。他說,正常情況下要幾個小時,我頭痛欲裂,渾身也在絞痛,然後護士開始問我問題,給我測量體溫。然後告訴我要等,急症室裡坐著許多人都排在我的前面,我支持得下去嗎?與我同去的老姐妹在旁邊為我禱告,也祈求神憐憫我。

十多分鐘過去了,突然我的名字響起,我還以為聽錯了,可真是沒有,我越過了排在我前面的許多人,我入到另一個小房裡,是一位女護士,又問了我一大堆問題,之後,不到5分鐘,有護工推我進入急診的病床上。我和同去的姐妹們都感謝神垂聽禱告,這麼快就安排了急診病床。另一個壞消息又來了,通常還需要等候所有的檢查做完才能用藥,可不知道檢查要等多久才開始,冷毛毯和熱毛毯輪番蓋在我的身上,感謝主,來的護士會說中文,她給我量體溫,我想是主給她開了一個玩笑,當她測量我的時候,第一次是36度多一些,可是,過一會體溫急速上升,從38,到 39,突然到了40度,護士對著外面大聲的叫喚,她升到40度了。很快,第一個醫生出現了,在半小時內,急忙又來了兩個護士,量血壓,抽血,七七八八,終於藥開出來,緊急為我退燒。之後在不同的時間段裡,分別又來了四位醫生,做檢查,大概是不同的專科,詢問我許多的問題。

晚上,我被送到另一個病區,原來住院了。開始打吊針,用藥等,住了4天的醫院,很感恩神差了許多人來幫助我,還有那事工裡其他弟兄姐妹在背後的代禱,使得巫術和邪術導致的疾病被攔阻了。

我曾經讀過倪柝聲(Watchman Nee)書中的一段話, 提到對死亡的態度: 信徒若非知道他的工作已經完成,主無需他留在世界了,才可以死;不然,他總當抵擋死。信徒如果知道自己的工作還未完成,卻已經有死的現象在他的身上逐漸發生,他就應當完全拒絕這樣的現象,不肯死。並且應當相信主必定成就他所抵擋的,因為主還有工作要他作。所以,當我們還未作完所分派給我們的工作之先,雖然我們的身體險象環生,我們仍可以安心相信:當我們與主同工抵擋死亡的時候,主必定作工、用他的生命吞滅死亡。

信徒如果要戰勝死亡,他對死的態度就應當完全改變。順服死亡的態度,必須改為反抗。信徒對死如果不肯除去被動的心態,他就斷不能戰勝死亡,而且經常要受死亡的戲弄,乃至終入夭壽者的墳墓中,現今信徒大多是將被動誤認為相信。總以為我甚麼都是信託神的。如果我是不當死的,神就必定救我不死;如果我是當死的,神就必定讓我死。我無論如何都是讓神的旨意成就。這樣說來,自然是很好聽的,但這豈是信心呢?這不過是一種懶惰的被動罷了。若是當我們不知道甚麼是神的旨意的時候,我們向主耶穌說,不是我的意思,乃是你的意思,這並非是我們不必專一向神呼求救濟,將我們所要的告訴神。我們不應當被動地順服死,神所要的乃是我們主動地與他的旨意同工。如果我們不是的確知道神是要我死,我們就不應當被動地讓死亡壓制我們,卻應活潑地與神的旨意同工,反抗死亡,抵擋死亡。
    我們對於罪惡的態度並非如此,為甚麼用這樣的態度對待死亡呢?聖經都是把死亡當作我們的仇敵。(林前15:26)
    ——摘自《屬靈人》下冊

我出院後,不久,我回中國大陸探親,大概過了一個多禮拜,我收到我同工來的電話,說他們的案子又出問題了。對方反口供一口咬定他參予這個事情,並且作偽證誣告他們,儘管我們已經瞭解邪魔的詭計,從一開始仇敵就設立了陷阱給這位弟兄,沒有經驗的弟兄,因為一點貪念就掉進陷阱裡。我約上與他們在skype一起為這事禱告。憂慮,擔心,害怕困擾著年青人,我鼓勵他們,神既然說要恩待你們,我相信這一次也只是一個從屬靈來的恐嚇,並不會影響到神對你們的承諾,我們一起來禱告看神對此事有什麼話說。

在禱告的當中,我就將我的領受告訴他們。果然神要派使者來,主會為這件事情來做抵擋。結果神做了奇妙的工作,等我回到加拿大以後,他們告訴我這個弟兄在法庭上獲勝,沒有任何刑法和刑期,整個都結束了。正如神所說的恩待給他,他只需要做義工100個小時就了結了!非常的感謝神!與他一同的另一位年青人本來是涉案當中的,但也毫無影響,她還可以自由的出入。

感謝讚美主,整個過程裡我們看見了神的恩典和手。在這個景況當中,真實的經歷了跟撒旦教在靈界裡的一個對抗和爭戰,和神是如何幫助我們得勝的。榮耀全然給神,如不是神每一步的代領,我連作見證的機會都沒有,祈求人看見這篇文章的時候,單單看見的是神自己,裡面的角色沒有一個是重點,而神,我們的耶穌基督才是這篇見證的主角,他的名字在全地要被傳揚和稱頌。

EC-- TEACHER MING  錄音
CL 撰寫和整理
末後事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