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0, 2014

《走出婚姻的誤區》

作者:袁大同
(節錄)

我和妻子在做婚姻家庭輔導工作的時候,我們也有爭吵有矛盾,但我們會把這矛盾衝突掩蓋起來,不讓別人看見。我們講課的時候,常有弟兄姊妹說:”老師,你們一唱《盟約》這首歌,我們就流眼淚。”但是他們不知道,我們倆有時在講課之前還吵得面紅耳赤,我們不能讓人看到我們的軟弱,很多時候不得不作秀。否則會絆倒別人:”你們自己都不和諧,還跟我們講什麼幸福?”



我們夫妻非常相愛,感情也很好,但我們之間的爭執還是時常發生。多年來一起做婚姻工作也做得很好,得到很多教會的認同。我們之間關係出現讓我難以承受的挑戰,是在我妻子的病加重以後。她身體一直不好,但竟然會發展到這麼嚴重的地步,完全是我始料未及的。

早在1994年我和妻子在國外的時候,我妻子就得了甲狀腺炎。甲狀腺是重要的內分泌器官,當我們勞累、驚恐、氣憤、興奮時,它可以起到一個緩衝和調解的作用。但是我妻子得了這個病以後,甲狀腺壞死了,甲狀腺素分泌量是零。當時在國外,沒有錢給妻子治病,也沒有保險。那時我們剛信主。患難中,良友電臺周廣亮牧師和他的妻子周素琴師母幫助了我們,他們給我們提供了免費的治療。

到1999年的時候,我妻子宣告她被上帝醫治了。因為甲狀腺細胞是不可再生的,得那個病以後,她每天要靠吃激素來補充甲狀腺素濃度。這個病要終生服藥,否則就會站不起來。而她學了禱告醫治的課之後,就不再吃藥了,而她也可以基本正常地生活,持續了多年,這確實是個神跡。我父母都是醫務工作者,家裏許多親屬也都是醫生,那時他們還沒信主,他們都不相信這個病可以不用服藥來正常生活。

但我妻子不服藥雖然也能正常生活,可是跟正常人比較起來,她還是很容易疲勞,情緒也很容易失控。結果她到了50歲更年期的時候,身體軟弱的狀況日漸加重。我先前講道帶著她一起去,後來就不帶她了,因為她很容易累,情緒很易失控。我一直認為是她生命不夠成熟,就多多地擔待他。我自己是做婚姻輔導的,知道無論如何我都要接納她,心裏再有想法也得做好呀!

從2009年開始,妻子進入了嚴重的精神抑鬱狀態。我對妻子說:”別人常問我你為什麼總沒有笑臉,而且老這麼累。”她就回答說:”我更年期。”到後來她發展到不跟外人接觸、不講話、什麼都不能做、對任何人都很冷淡的地步,甚至我們家裏的親屬都覺得她不可接近。我在外面講道,回到家裏一團糟。雖有怨言和不滿,但是每次我不管多晚回到家,馬上就擼起袖子幹家務活。我又要講課,還獨自擔負起買菜、做飯、打掃房間等所有的家務。她很長一段時間天天臥床,這樣久了肌肉就會慢慢萎縮。所以我每天都得費很大力氣把她弄起來走走。後來發展到走也走不動,我只好每天給她做四肢肌肉按摩。但不管我做多少,她的情況也依然沒有很明顯的改善。這樣的情況下我所有的幸福感都蕩然無存。

我禱告說:”上帝啊,我是完全照自己教的那套做的,為什麼沒有好的效果呢?如果這些都不能解決我自己的問題,又怎麼能解決我聽眾的問題呢?我自己都不幸福,怎麼還建造別人的幸福?”我太委屈了,想死的心都有了。有一次我禱告時跪在地上不住地用頭撞擊地面哇哇大哭,等禱告完的時候,頭撞了一個大血印。後來去看媽媽的時候,她問我的頭上怎麼了,我還跟她撒謊說不小心撞門框上了,我媽媽還說:”哪兒有這麼低的門框啊?”

我那時每天禱告都不住地質問上帝:”我這個幸福家庭建造者,為什麼連自己的家庭幸福都沒有了?

“我什麼地方做錯了?”

“怎麼做了半天還不如那些不做的人幸福?”

“若是我如此努力還是不能幸福,那麼要做到什麼程度才行?”

“我現在講的很多人已經認為他們很難做到,那麼你還要再增加難度嗎?”

有一天我正在質問上帝,上帝突然跟我說:”我的婚姻也不幸福。”我嚇了一跳,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上帝告訴我:”如果婚姻意味著幸福的話,那麼我一定在《聖經》裏向你們彰顯一個幸福婚姻的榜樣。但是你看到,我的婚姻是一個自始至終充滿衝突的婚姻,我的妻子(以色列人)一次又一次地背叛我,最後將我釘死在十字架上。雖然沒有幸福可言,但是我依然愛她。因為這是我給她的應許!”

我頓時茅塞頓開,心裏得到從來沒有過的安慰,眼淚一下奪眶而出。我又接著問他說:”上帝啊,妻子不和我講話,我有什麼方法跟她溝通讓她明白我的心意?”上帝說:”我們向你們吹笛,你們不跳舞。我們向你們舉哀,你們不捶胸。”(太11:17)沒有比我更會溝通的,但是我的妻子(以色列人)也常聽不懂,甚至根本不聽。”

我對上帝說:”上帝哪,她性情太執拗,有時把我氣的好幾天不想理她。但不理她我又覺得有罪惡感。”上帝說:”我妻子也經常氣得我不理她,有兩次我四百多年沒跟她說一句話。”(上帝說的兩次,第一次是出埃及之前,第二次是新舊約的間隔時期。)

我說:”上帝啊,為什麼非要我有這樣一個痛苦的經歷?”

上帝說:”為要讓你明白婚姻不意味著幸福。”

我說:”那婚姻意味著什麼?”

上帝說:”意味著無條件的委身。我對我的妻子比你對你的妻子好無數倍,但是我妻子依然不順服、不理解我,我們之間充滿著衝突和爭吵。但是我依然委身於我對她的應許。你也曾經在結婚之前給過妻子這樣的應許:無論疾病還是健康、無論貧窮還是富有,都要永遠愛她。這就是考驗你是否真正委身自己諾言的時候。”此時我的心裏被聖靈大大充滿。

當妻子的病讓我不堪其累時,有幾次禱告我都隱隱約約流露出這樣的意念:”主啊,實在不行的話,你就將她帶走吧!因為太痛苦,我承受不了了!”

不久,我的妻子突然出走了。那些日子,我非但沒有因此解脫,反而仿佛行在死蔭的幽谷之中,那個痛苦是我一生從未體驗過的。每天白天我都要去各個可能的地方去尋找她。夜裏也不停忙碌著。兒子白天上班,我做好晚飯等他回來,吃過晚飯,我叫他睡上一會兒,九點鐘再將他叫醒,然後我們倆就開著車在馬路上繼續尋索。每天這樣折騰,我們身心俱疲。一次,若不是兒子一聲驚叫提醒我,我就撞在停在路邊的一輛大貨車上了,當時我們都嚇出一身冷汗。

那幾天裏,我常常一邊尋找她一邊心裏向上帝呼求:”主啊,你讓她回來吧!只要她回來,不管她成了什麼樣子,我都願意服侍她!千萬別把她帶走!”當我一聲聲呼喊”爾玲,回來吧!爾玲,回來吧!”的時候,上帝突然對我說:”你知道嗎?這就是我當初呼喚以色列人的情景–以色列家啊,你們轉回,轉回吧。”(結33:11)我一下淚流滿面,心中充滿由上帝而來的平安和力量。

在經歷了五天撕心裂肺的痛苦之後,我找到了出走的妻子。從那時起,我再也不敢有讓上帝把她帶走的念頭了。心裏轉而想的是:主啊,無論如何,只要有她在我身邊就好!後來她恢復了一些,我們又常常一起到外地講課,雖然她不能參與我的工作,但是只要她跟著我就好。最為重要是,不論到什麼地方住宿,有她在身邊我就睡得特別踏實。我此時真正認識到:妻子這根肋骨,雖然很軟弱,對我來說卻是如此不可缺少。(袁大同《走出婚姻的誤區》第四章)

婚姻的真諦是愛和奉獻:”愛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


作者簡介:  袁大同,婚姻家庭輔導專家,著名講員,作家,被譽為“中國家庭的守望者”。
上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致力於研究婚姻、家庭及親子教育問題;曾參加美國家庭生活協會的培訓,獲得國際講員資格認證;在《父母必讀》雜誌開設“心河交匯”子女教育專欄;近年在全國20多個省市舉辦婚姻家庭專題巡迴演講。

主要著作:《真愛Follow Me》、《完美婚禮》、《造就孩子的六個要素》、《如何找對另一半》、《攜手共渡生命河》。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