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4, 2013

属灵的争战之----学习防守

这次争战大约发生在08年夏天,当时我们收到一个邀请与一个本地敬拜团(简称:P WORSHIP TEAM)大约10多人,一起到温莎去参加一场特会,当时邀请的讲员是远志明,去的是一间传统的教会里服侍,圣灵在这个敬拜团的领袖J的身上动了奇妙的工作,因为他邀请我们是一个非常大胆的举动和非常勇敢的一个决定,这是我到了当地教会之后才发现的情形。
大约在三个月以前,我们就收到要预备与这个敬拜团配合来一同带领会众敬拜的要求,当时我们的敬拜团叫XX铃鼓敬拜团 ,这次的服事,我们去了7个人。在去之前,我们就开始来预备,祷告,禁食。开始练习歌曲,舞蹈,一切看起来都没有什么大问题。有一天晚上,我做了相同的几个梦,都是关于整个团队会遇见属灵的争战,大意是:神再度把几年前,我参观和认识魔鬼等级的部分再一次在异梦中呈现,同时收到一个警告,争战很快就要开始了。这样的警告重复几次, 为了提醒灵里混沌的我
可是我对带领团队还不是非常有经验,对我个人来讲是一个新的开始和功课,我召集了 团队的所有同工一起来祷告,在祷告之前,我分享了我对属灵争战的认识,分享撒旦是怎样在我们火热的时候做拆毁破坏的工作,我做了一个教导,告诉她们要怎样预备我们的心。因为我收到一个清楚的感动和看见,我们每一人或多或少都会遇见属灵争战的问题,在梦境当中神让我看到我们会遇见生命被攻击,生命被危胁,有看见各种关系上的破坏,所以我预先就讲解这方面的信息。

没想到第2个星期,我们队员其中的一位一家人在半夜2--3点遇见车祸,据说是对方酒后驾车,他们的车子全毁,感谢神!一家人性命保全,身体也无大碍。另外一位也遇见车祸,感谢主!身体上也没有大碍,但受到很大的惊吓,还有两位生病。大约3个星期后,在我们要出发之前,那天我和我先生,大概是中午的时间,在401高速转出到另一条路时,在下坡的地方,本来车子有一点旧了,99年的TOYOTA,黑色的车,这部车我们买了大约有3年,从highway转向另一条highway的交叉路口上,车突然间熄火,熄火非常不正常,发动机没了响声,车子就失灵。
这个情形,我先生呢,我发现他其实很紧张,他对我说:糟糕,这个车子有大问题。可是我们的速度非常的快,在highway上保持将近100公里下来时候也有大约70 公里的速度,突然间发动机停止运作,车子就奇怪的像踩了空档一样,这是我先生事后对我描述的,他当时就很着急说:糟糕,车子出问题了。
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赶快祷告,跟神呼求,就低头说:主啊!车子怎么啦,神你要来保守我们。就在那一瞬间,车子就嘎的一下停下来了,停下来后,我们发现是发动机向下坠落(事后车行说,从没看过这样的事,发动机可以掉出来的)。 使得整个车子没有力气,感谢神!车子奇迹般的停下来。当时车上只有我拿了手机,问题是我的手机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发现没有电了,按理说,手机是没办法打出去,可是我们知道都有一个常识,手机启动哪一瞬间,可以打很短的10几秒,因为在路上的时候,着急给一些人打电话,在没有电的情况下,还使用这样的常识给一两个人打了电话。所以此时手机是完全没有电的了,完全不可能再打出去了。
因为车子的突然状况,此时我们比较尴尬的是车子从高速拐向了一个岔路,这条岔路的车子来往并不多,highway上的车辆也看不见我们,加上手机完全没有电 ,也不知道最近的可以求救的地方有多远。这时我们只好走下来站在路边,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方言不停的默默祷告。
我先生就跟我商量,说:如果我们的手机只能打一个电话的话,可以打给谁,当时我的脑子出现两个人,一个是我们的主任老牧师,另一个是比较年轻的金传道。为什么我会想到这两个人呢?老牧师很属灵的,但是他不太会讲普通话。于是我对先生说,我想到这两个人,你觉得呢?先生说:老牧师年纪比较大,可能听不清楚我们讲什么。那我们尝试可不可以打给这位年轻的传道,或许他能听的清楚我们在讲什么。
于是我就把手机打开,我记得只说了两句话,手机就没电了,第一句话是:我遇到了车祸;第二句话是:车子被困在401和。手机就没电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祷告。我先生说,他尝试往前走看看能不能找到人帮忙。我们给金传道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半了,天已经黑了下来。这时我也只能站在那里祷告,很迫切地为有人来帮助我们来祷告。
到了大约8点多的时候,看见有一辆车从上面走下来,感谢神!我竟然看到从车上走下来的是金传道。我说:天呐!你终于出现了。然后他就跟我分享,你知道吗?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第一你没有告诉我你是谁,不知道是谁打的这个电话。第二你只告诉我车子在401,可是没有说和哪条路的交叉口。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祷告问神,说:如果这个人需要帮助,你就告诉我,他们在哪里?我没有确切的答案,只能顺着心里的感动来找你们,我在401的这段附近走了大约有三趟,可是没有看见有人的车子有问题,也没有看见车祸。
到第四趟时,我打算要回家了,圣灵突然跟我说,往这条岔路上拐出去。我顺着这个声音和感动,就看到了你。我听到他讲的这个见证,心里直呼哈利路亚!因为神何等的奇妙,在我没有告知名字和出事地点的情况下,神居然把他带到了这里,可见我们的神真是又真又活的。后来我先生因没找到人帮助也回来了,最后我们一起把车子拖到修车厂,直到晚上11点多,我们才把这件事处理完。
通过这件事,我心里明白,这次的宣教活动虽然有许多危险,属灵的争战反应在现实生活中,但我们的神是得胜的,他必保守我们的平安。一星期后,我们出发;最感谢神的是,这些姐妹家里有一些人被攻击,有一些也象我一样碰到车祸的事情,可是神保守了他们的平。没有一个人因为家里发生的事情对我说不想去了,反而每一个人欢喜雀跃的坐上大巴车来到了这个宣道会。
每天早上5点,我们就起床祷告,练习,敬拜。在这间教会里,这样的对外宣教令我印像非常的深刻,这也是我们属灵生命提升的转折点,特别是对整个团队的合一和团结方面有非常大的帮助。这间教会第一场敬拜就很特别,虽然我们知道这是一间传统型的教会,但不知道它传统到什么程度,心里也没有预备,也没有人讲给我听它传统到什么地步,对我们很享受在神面前自由舞蹈敬拜的团队来说,一点概念都没有。
P 敬拜团队唱第一首歌时,我们还没有上去。唱第二首歌时,我们开始上去用舞蹈来敬拜神。这间教会的牧师告诉我们当天来了大约300--400多人,前两排是当地的牧者,传道人和长老执事们,当我们开始舞蹈时,发现所有人的都是坐着敬拜的,没有人站着敬拜,尽管敬拜团队的黄弟兄呼吁大家站起来举手向神敬拜,但没有人回应。坐着严肃的敬拜似乎是他们的习惯,当我们的舞蹈加进来后,因我在前面领舞,我看见坐在前面的两排执事们的脸色是一会青一会紫,一会白一会红。我特别观察到其中几个人的脸色变化的非常快,好像感觉我们尽情在神面前的舞蹈有冒犯他们的意思。
但是我并不在意,因为我晓得我们的舞蹈是献给我们的神,观众只有一位,就是我们的上帝。至于别人怎样看,对我来讲没有什么影响,我们就尽情的来敬拜我们的。结果呢,第二首歌的时候,后面有一些人开始站起来了,因为当你看到别人在前面尽情敬拜神的时候,你的心也会被吸引,身体不由自主的也想得着释放,得着享受那种神同在的快乐。我看见,奇妙的是开始有一些人从椅子上站起来唱歌,加上带领的黄弟兄更大声对会众说:哦,我们要站起来敬拜神,举起我们的手。
当唱到第三首歌的时候,圣灵开始在会众中来工作,大部分的人都站起来,甚至有一些人举起了双手,大声的很投入的唱歌。我记的有一位老奶奶是坐在前面旁边的位置上,进来的时候,推着一个老人的轮椅,样貌大概80多岁,有一条腿绑着绷带,看起来是受伤的样子。因者敬拜的热情和圣灵的工作,使得这位老奶奶站起来,扶着她的轮椅,扭动她的身体,最后甚至背转身来举起她的手,绕着她的椅子来唱歌来跳舞敬拜神。她的热情也感染了她附近23排的会众,他们也站起来,一起来挥舞,有些人甚至从座椅上走下来,在过道上自由的来摇摆,来敬拜。非常感谢神,到了第四首歌时,前2 排的长老和执事也都站了起。有一些人在第三首歌的时候就站了起来,到最后所有人都站起来,大部人举起双手。
那个敬拜,那个荣耀,恩膏就开始从上面倾倒下来。我站在舞台上,清楚地能感到那个荣耀,我的眼前都是雾水。有一层厚厚隆重的雾进入我们的团队里,这层雾在这个舞台上环绕,我能摸着那个雾气,感受到那个雾气的重量,甚至有一个很重的重量从上面浇灌在我的身上和肩头。
在这之前我并没有留意“荣耀”这个单词的解释,自从我能感受摸着这个重量之后,回到多伦多,翻查《圣经》才发现,原来“荣耀”这个词,在希伯来文中是“有重量”的意思。原来“荣耀”是有重量的,有密度的。我看见我们敬拜的姐妹们非常的投入,有些人满脸都是泪水。我也非常的感动,有一位姐妹在敬拜完后分享说:发现在敬拜当中,姐妹们不单是流泪感动。好像她们的舞步全然不出于他们,好像有一个人在带领她们跳舞。我自己在当下也有这样的感觉,我能感受到不单天使在我们当中来一起与我们敬拜舞蹈,我特别能感受神在我们当中来动我们的手和动我们的脚,以至于我们的手和脚随圣灵的意思来舞蹈。这样的舞蹈全然脱离了身体,界限和规则,脱离固定的舞蹈程式,全然把我们的身体都带动的非常柔和。而且可以非常自由的来表达对耶稣的爱和对神的。
当远志明进入会场宣讲的时候,我能清楚的看见他的身边站着一位白衣人,白色的光从他宣讲开始,整团白雾一直都没有散,直到聚会结束。那天有100多位走到台前,我想大约也有780位新人接受主耶稣做他们的救主,那天神在我们当中大大的动工,以至于我们能遇见这美好的事情,感谢赞美主。
E.C  口述 Y.Y. 整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