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3, 2013

属灵争战之-----异端

这是关于属灵争战主题里的其中一篇见证,这个事情发生在我其中一个见证里,是关于神如何让我们领受启示在深圳建立家庭聚会的情况。我在前面有提到过这样的一个见证,在这个见证的当中,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们了解看见到,这个争战何等真实的在世界里发生。
那时,(深圳小组)我们的第一次聚会在我工作的公司的会议室里开始了,虽然人不多,但那几位在往后的几年,神都大大的使用他们成为建立教会的牧者,在中国河南的洛阳和乡村,在深圳和沙头角等地都建立起家庭教会和戒毒中心。感谢神!在这样的一个聚集里,有一天小组中的一位弟兄说,他认识一个家庭教会的姐妹,这位姐妹想邀请我们去参加他们家庭教会的聚会。在祷告后,拿到了印证,就答应了。

那时我刚从我家乡回到深圳不久,做了一个眼科手术,纱布刚刚取下来,白天仍需要带上医用墨镜。我告诉他说,某天晚上我们就去参加这个聚会。在去的路上,我跟这位弟兄大概了解了这个家庭教会的情形。原来这间教会在七几年成立,那时有位韩国的牧者对中国大陆有负担,就来到广州和深圳建立了这个地下教会,现在会员大约700多人。分散在不同的家庭里聚会,他们有时会请一些外来传道人来分享从神来的信息。

在去之前几天的祷告中,神让我看到一条剧毒的黑蛇张开大口对着我来讲话。因为开始我对属灵的事并不敏锐,对属灵的原则也不清楚,原来天上先发生事情, 很快地上就会接着发生 , 这在《但以理书》里有非常清楚地描述,地上事情是天上事情的影儿。所以对灵界里属灵的问题要先处理掉,才能去参加聚会。

我没有这样的警醒,后来主又在异梦里提醒我,在异梦里有看到同一条大蛇,因为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就暂且放在一边。到了聚会点的楼下,我的眼睛突然开始流泪,同工就问我说,怎么了,你不能走快一点吗?我就告诉他说,我眼睛挺痒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流泪。他说:是不是因为手术的缘故。我说:手术的话,应该早就好了,医生已经告诉我不会出现任何的过敏和任何的异状,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在楼下的时候只有一点点不舒适,我想没关系,等一下就会好。上楼后打开门,看见大概有三十几位弟兄姐妹围坐在长方桌旁,准备要开始唱歌,要敬拜神。他们在热烈的讨论一些属灵的事情,我看见中国大陆信主的弟兄姐妹们在主里有何等热情来爱慕神, 那个渴慕好像伸手就可以摸到, 也让我自己为我不够渴慕神而觉得惭愧。

我们一共去了有4个人,我们开门进去,有两位一男一女的领袖走过来跟我们打招呼,我们也回应他们。特别有一位女士很热情的来拉我的手,就在她触碰我的一瞬间,我的眼睛突然大量的流泪水,就像水龙头开了闸没有办法关住它,我的眼睛整个都模糊了。他们说,我们要开始祷告了,正在等你们。

这女领袖看我就说,你怎么了,她就对一位男士喊,呀,这位姐妹需要我们为她祷告。结果有一位弟兄和这位姐妹就拉我到一个椅子上,我觉得他们的力气非常的大,因为已经按在我的肩上,想要把手按在我的头上来为我祷告。突然间我觉得灵里有一股怒气从里面出来,这个怒火是突然爆发的,以至于我从椅子上腾的一下站起来。尽管他们的力气非常的大,两个人的手一左一右抓住我的手,按着我的。这时力气居然大到可以砰的一下从椅子上弹开他们的手,我站起来,我说:不好意思,我现在不舒适,我不能祷告

可他们两人还坚持说,现在是祷告的时间. 我们会为进来的弟兄姐妹们按手祝福和祷告,你放心我们是这里的什么什么领袖。我听完这个话,其实我也不太有印像他们到底讲了些什么。但是我灵里的直觉反应就是大声的说起来,而且非常的没有礼貌,非常的严厉的说:我不要你们为我祷告。你们走开,不要按手在我的身上,我现在不舒服。我就推开他们。也不理睬满屋子人惊异的眼光。

因为这时我的眼睛全是泪水,我没有办法看清前面的路,却能够直接冲进洗手间。这时候我已经听见外面在大声的祷告,然后敬拜。我就在洗手间内,等我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眼睛很奇妙的慢慢的也没了泪水。看着我的眼睛没有红,也没有肿,实在是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也觉得自己刚才好像很没有礼。于是我走出来,刚才那两位也不好意思再来强行为我来按手。

我走到主席的位置,他们其中的一位领袖就来介绍我们这个团队,介绍我们小组的聚会情况,邀请我为他们的聚会做一个祝福祷告。祷告完后,聚会就正常进行,然后大家分享,交通一些属灵里的事情。

会后在回家的路上,其中一位同工就来问我,说:姐啊,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晚上很没有礼貌。我说:是吗?怎么个没有礼貌法?他说,你的表现好奇怪,我告诉你两件事:第一,你刚才拒绝他们为你按手祷告时讲得很大声,所有的人都听见了;第二件事是,你知不知道你在祷告什么?我说:我不是很清楚,祷告时有点晕,通常祷告完了,我就忘记了。他也只是笑笑,没说什么。

后来小组还是正常的聚会,过了大概一个多月,有一位姓黄的姐妹是这间地下教会的其中一位领袖,在我们聚会时,悄悄的来到我们的聚会当中,我很惊讶,没想到她和另外的一位同工在没有知会我们的情况下,来参加我们的聚会。会后,她悄悄的对我说,我可不可以跟你说一些事情。我说好,于是我们就单独的坐下来谈,她告诉我们,从现在开始,你们千万不能回到你们参加过的原来的聚会点去。

我吃惊的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我们的那个地方遭遇了“东方闪电”的破坏。“东方闪电”这个异端组织在我回中国之前就有所听闻,没想到他们遇见了。她说:其实我们非常感谢那天神差你到我们聚会当中所发的预言和祷告。我说:是吗?我讲了什么呢?她说:因为你在祷告里直接说出,在我们当中有魔鬼撒旦留在我们当中的种子,在当中做破坏的工作。这次祷告后,使得大家都在寻求是否是从神来的话语。

这个聚会点除了晚上有时会聚会,也是一些同工住宿的地方,他们当中有一位姐妹是做清洁的,有一天做清洁的时候,神感动她搜索了其中一个房间,神又感动她把其中枕头撕开,发现里面竟然藏着“东方闪电”要对付的人的名单,还有他们的资料,包含了他们教会里面许多的同工和领袖。

那天用手抓着我的俩位已经肯定是“东方闪电”的成员,他们潜伏在这个地下教会里面已经超过十多年,并早已被按立成为领袖。现在这个家庭教会甚至没有办法分清楚哪些领袖,同工是属于“东方闪电”的成员。因为当中潜伏的时间很长。他们现在已经紧急疏散所有的小组成员,同工和领袖,暂时都不可以聚会。一直到神把这些敌对势力完全显现出来,或是重新组织起来重新寻求和明白神的心意。我说:这样真是非常可惜。这么多年来在中国大陆的事工和辛劳的工作,只是在一个晚上瞬间就被解散。

她说:她代表他们的教会感谢我们那天晚上所做的,所给予的祷告和及时的警告,以至于他们能够在紧急的关头里面,避免了很多的伤亡。因为我听过东方闪电绑架,挟持领袖,甚至杀害领袖,牧者的事情。这间教会以前经历的领袖失踪的事情也大概有了合理的解释和祷告的方向。这位黄姐妹在后来,神奇妙的把她送到香港接受更加深入的神学培训。我相信和祝福她在香港一定被神大大的使用。

我回到我们的小组,跟同工们大概分享了这个信息。在圣灵的带领下,为被按手的同工做魂结砍断,洁净的祷告。使得其中的同工从几天连续搅扰的梦魇里得释放。我亲自真实的经历从神而来的提醒,鉴别和分辨。知道在主的工作里面我们应当呈怎样的警醒和祷告的心,为每一个事工,为每一个教会和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感谢赞美神,为这样的事情我非常的感恩。


EC. 口述 Y.Y. 整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