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8, 2013

屬靈爭戰之一---認識我們的對手

(续上篇)

这个梦境过后有整整大约一个多月时间,我心里都很不舒服,因为在这个梦里所看见和所听见的话,都使我的灵感到有一种压力,所以这一个多月时间我心里都很难受。

一个多月后的一个中午,在个大白天的日子,我在一座独立房子的二楼休息,我并没有睡觉,而是在读一些有关我学业的文章。 马来西亚的中午是很炎热的,虽然在楼上,但仍然可以感觉到空气极度闷热,极度使人透不过气来。但一到傍晚,往往会有一场大雨,天气就会突然转凉,这时是人感觉最舒服的时候。

那天大约在中午一点多的时候,我坐在小板凳上,靠在我的床边,开始阅读我的一些学习资料。我读著读著,阅读了一部分之后,我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觉得我的床上突然间有了厚厚的蚊帐,蚊帐被打开后,看见两个头上有尖尖耳朵的女人,坐在床的旁边,我觉得很奇怪。在她们后面有一扇门,突然就自动打开了。我其实不明白怎么回事,我觉得自己好像不在这个世界里,我的灵竟然从这个蚊帐背后的这个墙穿了进去,同我一起进去的是一道很耀眼的光芒。我曾经有过这样的经验,所以我当下并不觉得害怕。


我记得我手中有一把剑。我一路跟著白光从一个旋转的天窗里 进到一个非常大的山洞里,我们是从上往下飞。在山洞里我遇见一群我知道他们不是人类的邪灵,其中的两个在押著一个灵魂,走在一条很暗很长的通道里。他们所押的这个灵魂是个男子,但这个男子的上衣被除掉了,他的手和脚都被长长的铁链捆锁著。他们一面走一面用鞭子抽打这个灵魂,后面的邪灵会用长长的矛不停地刺这个男子的身体。每当他的身体被刺出一些液体时,他们都会很狂妄地笑。他们把他往山顶上押的时候,我就跟著他们的队伍,在他们看不见的上空飞行。我知道他们看不见我,我会飞得比他们快。这一段会牵涉到许多地狱里的景象,所以我想暂时省略这部分。

…………

我又走到前一次要继续往前走的地方,因为我上次走到这个地方就退出去了,没有往前走。我看到这个路标,想起我上次曾经来到过这个地方,于是我沿著这个部分进入到这个称为地狱中心的脏腑里。这是地狱的核心部分,有一间密室,我站在密室的外面,可是我的眼睛可以透过这个密室看到里面发生的情况。里面似乎有几个邪灵的头目刚刚开完会,其中两个高阶层的邪灵起身离开这个中心,这个府邸。在这里面,我看到空中悬挂著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立体图形,它是个倒三角形的阶层的排序图表。这个图表不是单纯平面式地画在纸上,而是一个由各样有重量的实质铅色球体排成的、具有三维相度(3D)的倒三角形的图表,悬挂在空中。球体上面有我不认识的字体,又像是有特别含义的符号。

我听见圣灵在光中我的耳边说话,要我把几个阶层的每一个名字都念出来。原来每个行列都会有不同的邪灵来掌管,这也就意味著,在整个属灵的权势里,不同的邪灵分管不同的区域,它们也会分成不同的等级。在我所看见的图表里分为九个等级,每个等级各有掌管该等级的区域性邪灵。举个例子,如果一个家庭受到一个邪灵的搅扰,在它之上的是一个更大的管理几个同类家庭破口的邪灵。几个同类家庭破口的邪灵又受管制于整个社区的邪灵, 这个社区的邪灵又会被区域性分管的邪灵所掌控,区域性分管的邪灵又被这个国家的邪灵所掌控。

我听见圣灵把它们几个阶层的将领的名字都用一种方言说出来。我清楚地记得,圣灵要我背诵这些名字,并告诉我说:「你会遇见我所告诉你的这些邪灵。」在这个奇异的造访中,我领受到它们的排序结构是偷盗了神在天上所立的天使的架构。这是因为在两年多以后,神又带我去看天使的架构和各种不同天使的功用、他们的样子和他们的名字,所以,我知道这些邪灵的排序结构是偷盗了神所立的天使的架构,我为此很感谢神。不管是哪一种生命中的破口或地区性的邪灵,它们都有名字,而且它们的名字是以一种奇怪的方言来命名。在那个造访中,我能非常清楚地、基本上是过目不忘每一个名字,甚至圣灵叫我重复他告诉我的东西,我还可以从头到尾把这些所有的名字都说出来。

接下来,圣灵要带我往回走,我看到前面远远的一个奇怪的地方发著光,于是我就问主说,我可不可以到那里去看一眼,看一眼后就离开。圣灵回答我说,可能你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那个门后的景象。但我很坚持,于是我就往前行到那个有光的门前,因为这时我非常好奇,在这个称为地狱的地方竟然有这么大的光亮。可是当我靠近这个地方的时候,我感觉到我的身体在奇怪地颤动,我有一种既好奇又抗拒的感觉,既好奇想去看里面是谁,但是我的灵又抗拒,甚至是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但我靠近那个地方的时候,我的灵突然明白过来,在那里面的那一位就是在这个核心部分的总指挥﹣就是撒旦本人。 我一下子不知道怎样才好,结果就看见一个袍子的背影,黑色的袍子上有红色边的背影,冷冷的光(有时光会变成青色为主色的另一种彩光)从这个背影后面发射出来。我自己的感觉实在是非常不舒服,于是这时我对主说,我们还是赶快走吧。就在要回来的路上,我问主说,我怎么知道我今天不是在做梦,而是我在灵界里遇见的真实事情?圣灵回答说,你回去的时候,你能看到撒旦就坐在你的家中,这个就是印证。于是神的光就耀眼起来,我的身子就一下子很轻,于是我像睡了一场似的睁开眼睛。

可是我发现我仍旧坐在凳子上,我并没有睡过去,只是时间已到下午5点多钟,天气已经下过暴雨,已经有起了凉风的感觉。我在思想刚才圣灵所说的,说我的这个情形并不是睡著了,也不是梦里所遇见,而且我一直在反复思考圣灵对我所说的:作为一个印证,你能看见撒旦就坐在你的家中。我实在没有办法去解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大约十分钟后我站起来,想著准备去赶我的作业。我正准备坐到书桌前的时候,忽然我听到一个很大的响声,从楼底传上来,我甚至听到碟子摔碎在地上的很清脆的声音,就是“乒乒乓啷”的响声。我跳起来,还在思考刚才圣灵跟我讲的,撒旦会坐在我的家中,这怎么可能发生呢?但因为听到响声,我也顾不了许多,我就赶快往楼下跑。在下到客厅的时候,一个我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能看到撒旦就坐在你的家中。这个就是印证。」 我要怎样办呢?「不要怕,当我和你出现,它就会离开」。

听到声音好像是从客厅传到厨房,我就往厨房冲过去,到了厨房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些瓷器的碗和碟子被打烂了。在洗碗筷的池子里,我看到一条很长的动物的尾部,是褐色和棕色参杂的,它的尾部很粗,像我的小手臂那么粗。我当时的反应是,我家的女房东很喜欢吃黄鳝,我就在想,天哪,这个女房东真是不小心,怎么把黄鳝丢到碗池里,因为这个洗碗池的洞是没有堵上的,是非常宽的一个洞。我想她也真是不小心,于是我就想伸手去抓黄鳝的尾部。

就在我的手要触碰到时,我突然灵里醒过来,自己心里的意念说,不大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黄鳝,这应该有普通黄鳝的三倍。我突然跳起来,这很像是一条大蛇的尾部,于是我就吓了一跳,拿在手中的碟子都吓得丢在地上。一会儿,这蛇就消失在我眼前了。那时是下午,我突然间才醒悟到刚才圣灵对我说的话的意思「撒旦坐在你家中,这就是印证。」因为我想起圣经里说,撒旦就是那蛇。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赶快走到客厅,拨了电话给我的先生。我的先生交待我,请消防队的人来抓蛇,于是我只好给消防队的人打了电话。他们来了以后,房间也搜遍了,只是打碎了一些东西,并没有在这个房子里看到大蛇。可是后来有陆陆续续的报道说,在我们这个住宅区的附近出现一条大蛇,消防队一直在追踪这条蛇,因为它经过几个住户,造成一些伤害。后来我回想这件事,身上真是出一身冷汗,我也明白这是在灵界里遇见的一种真实的情况。

这事让我学习一个功课,灵界真实存在, 而且那个称为灵界的区域,与我们日常生活的物质界共同并存在时空里面,撒旦不愿意让我们了解这个真相。撒旦之下的恶魔和邪灵他们有名字和头衔(启示录 20 章 2 节),有个别的行动和属性(以赛亚书 14 章 12-15 节)。在我经历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参加的是全备福音堂的聚会,牧者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形,没有书籍也没有人来分享这些事情。我也为此困惑了很长的时间。可事情是如此真实的发生在我的日常生活里。牠很成功的引诱人们,使人认为牠并不真正存在,如果我们轻信了这种谎言,则正足以证明牠有多聪明,而人类又有多天真。耶稣面对魔鬼时,就像面对人一样(马太福音 4 章 1-11 节);向魔鬼宣战时,也像对某人宣战一样(路加福音 13 章 16 节)。

=======================繁體中文======================

屬靈爭戰之一---認識我們的對手

(CONTINUED ON)(續上篇)

這個夢境過後有整整大約一個多月時間,我心裡都很不舒服,因為在這個夢裡所看見和所聽見的話,都使我的靈感到有一種壓力,所以這一個多月時間我心裡都很難受。

一個多月後的一個中午,在個大白天的日子,我在一座獨立房子的二樓休息,我並沒有睡覺,而是在讀一些有關我學業的文章。 馬來西亞的中午是很炎熱的,雖然在樓上,但仍然可以感覺到空氣極度悶熱,極度使人透不過氣來。但一到傍晚,往往會有一場大雨,天氣就會突然轉涼,這時是人感覺最舒服的時候。

那天大約在中午一點多的時候,我坐在小板凳上,靠在我的床邊,開始閱讀我的一些學習資料。我讀著讀著,閱讀了一部分之後,我不知道當時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只是覺得我的床上突然間有了厚厚的蚊帳,蚊帳被打開後,看見兩個頭上有尖尖耳朵的女人,坐在床的旁邊,我覺得很奇怪。在她們後面有一扇門,突然就自動打開了。我其實不明白怎麼回事,我覺得自己好像不在這個世界裡,我的靈竟然從這個蚊帳背後的這個牆穿了進去,同我一起進去的是一道很耀眼的光芒。我曾經有過這樣的經驗,所以我當下並不覺得害怕。

我記得我手中有一把劍。我一路跟著白光從一個旋轉的天窗裡 進到一個非常大的山洞裡,我們是從上往下飛。在山洞裡我遇見一群我知道他們不是人類的邪靈,其中的兩個在押著一個靈魂,走在一條很暗很長的通道裡。他們所押的這個靈魂是個男子,但這個男子的上衣被除掉了,他的手和腳都被長長的鐵鏈捆鎖著。他們一面走一面用鞭子抽打這個靈魂,後面的邪靈會用長長的矛不停地刺這個男子的身體。每當他的身體被刺出一些液體時,他們都會很狂妄地笑。他們把他往山頂上押的時候,我就跟著他們的隊伍,在他們看不見的上空飛行。我知道他們看不見我,我會飛得比他們快。這一段會牽涉到許多地獄裡的景象,所以我想暫時省略這部分。

…………

我又走到前一次要繼續往前走的地方,因為我上次走到這個地方就退出去了,沒有往前走。我看到這個路標,想起我上次曾經來到過這個地方,於是我沿著這個部分進入到這個稱為地獄中心的臟腑裡。這是地獄的核心部分,有一間密室,我站在密室的外面,可是我的眼睛可以透過這個密室看到裡面發生的情況。裡面似乎有幾個邪靈的頭目剛剛開完會,其中兩個高階層的邪靈起身離開這個中心,這個府邸。在這裡面,我看到空中懸掛著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立體圖形,它是個倒三角形的階層的排序圖表。這個圖表不是單純平面式地畫在紙上,而是一個由各樣有重量的實質鉛色球體排成的、具有三維相度(3D)的倒三角形的圖表,懸掛在空中。球體上面有我不認識的字體,又像是有特別含義的符號。

我聽見聖靈在光中我的耳邊說話,要我把幾個階層的每一個名字都念出來。原來每個行列都會有不同的邪靈來掌管,這也就意味著,在整個屬靈的權勢裡,不同的邪靈分管不同的區域,它們也會分成不同的等級。在我所看見的圖表裡分為九個等級,每個等級各有掌管該等級的區域性邪靈。舉個例子,如果一個家庭受到一個邪靈的攪擾,在它之上的是一個更大的管理幾個同類家庭破口的邪靈。幾個同類家庭破口的邪靈又受管制於整個社區的邪靈, 這個社區的邪靈又會被區域性分管的邪靈所掌控,區域性分管的邪靈又被這個國家的邪靈所掌控。

我聽見聖靈把它們幾個階層的將領的名字都用一種方言說出來。我清楚地記得,聖靈要我背誦這些名字,並告訴我說:「你會遇見我所告訴你的這些邪靈。」在這個奇異的造訪中,我領受到它們的排序結構是偷盜了神在天上所立的天使的架構。這是因為在兩年多以後,神又帶我去看天使的架構和各種不同天使的功用、他們的樣子和他們的名字,所以,我知道這些邪靈的排序結構是偷盜了神所立的天使的架構,我為此很感謝神。不管是哪一種生命中的破口或地區性的邪靈,它們都有名字,而且它們的名字是以一種奇怪的方言來命名。在那個造訪中,我能非常清楚地、基本上是過目不忘每一個名字,甚至聖靈叫我重復他告訴我的東西,我還可以從頭到尾把這些所有的名字都說出來。

接下來,聖靈要帶我往回走,我看到前面遠遠的一個奇怪的地方發著光,於是我就問主說,我可不可以到那裡去看一眼,看一眼後就離開。聖靈回答我說,可能你最不願意見到的就是那個門後的景象。但我很堅持,於是我就往前行到那個有光的門前,因為這時我非常好奇,在這個稱為地獄的地方竟然有這麼大的光亮。可是當我靠近這個地方的時候,我感覺到我的身體在奇怪地顫動,我有一種既好奇又抗拒的感覺,既好奇想去看裡面是誰,但是我的靈又抗拒,甚至是一種非常不舒服的感覺。

但我靠近那個地方的時候,我的靈突然明白過來,在那裡面的那一位就是在這個核心部分的總指揮﹣就是撒旦本人。 我一下子不知道怎樣才好,結果就看見一個袍子的背影,黑色的袍子上有紅色邊的背影,冷冷的光(有時光會變成青色為主色的另一種彩光)從這個背影後面發射出來。我自己的感覺實在是非常不舒服,於是這時我對主說,我們還是趕快走吧。就在要回來的路上,我問主說,我怎麼知道我今天不是在做夢,而是我在靈界裡遇見的真實事情?聖靈回答說,你回去的時候,你能看到撒旦就坐在你的家中,這個就是印證。於是神的光就耀眼起來,我的身子就一下子很輕,於是我像睡了一場似的睜開眼睛。

可是我發現我仍舊坐在凳子上,我並沒有睡過去,只是時間已到下午5點多鐘,天氣已經下過暴雨,已經有起了涼風的感覺。我在思想剛才聖靈所說的,說我的這個情形並不是睡著了,也不是夢裡所遇見,而且我一直在反復思考聖靈對我所說的:作為一個印證,你能看見撒旦就坐在你的家中。我實在沒有辦法去解釋這句話是甚麼意思。

大約十分鐘後我站起來,想著準備去趕我的作業。我正準備坐到書桌前的時候,忽然我聽到一個很大的響聲,從樓底傳上來,我甚至聽到碟子摔碎在地上的很清脆的聲音,就是“乒乒乓啷”的響聲。我跳起來,還在思考剛才聖靈跟我講的,撒旦會坐在我的家中,這怎麼可能發生呢?但因為聽到響聲,我也顧不了許多,我就趕快往樓下跑。在下到客廳的時候,一個我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你能看到撒旦就坐在你的家中。這個就是印證。」 我要怎樣辦呢?「不要怕,當我和你出現,它就會離開」。

聽到聲音好像是從客廳傳到廚房,我就往廚房衝過去,到了廚房的時候,我看到有一些瓷器的碗和碟子被打爛了。在洗碗筷的池子裡,我看到一條很長的動物的尾部,是褐色和棕色參雜的,它的尾部很粗,像我的小手臂那麼粗。我當時的反應是,我家的女房東很喜歡吃黃鱔,我就在想,天哪,這個女房東真是不小心,怎麼把黃鱔丟到碗池裡,因為這個洗碗池的洞是沒有堵上的,是非常寬的一個洞。我想她也真是不小心,於是我就想伸手去抓黃鱔的尾部。

就在我的手要觸碰到時,我突然靈裡醒過來,自己心裡的意念說,不大可能,怎麼會有這麼大的黃鱔,這應該有普通黃鱔的三倍。我突然跳起來,這很像是一條大蛇的尾部,於是我就嚇了一跳,拿在手中的碟子都嚇得丟在地上。一會兒,這蛇就消失在我眼前了。那時是下午,我突然間才醒悟到剛才聖靈對我說的話的意思「撒旦坐在你家中,這就是印證。」因為我想起聖經裡說,撒旦就是那蛇。我的第一個反應是,趕快走到客廳,撥了電話給我的先生。我的先生交待我,請消防隊的人來抓蛇,於是我只好給消防隊的人打了電話。他們來了以後,房間也搜遍了,只是打碎了一些東西,並沒有在這個房子裡看到大蛇。可是後來有陸陸續續的報道說,在我們這個住宅區的附近出現一條大蛇,消防隊一直在追蹤這條蛇,因為它經過幾個住戶,造成一些傷害。後來我回想這件事,身上真是出一身冷汗,我也明白這是在靈界裡遇見的一種真實的情況。

這事讓我學習一個功課,靈界真實存在, 而且那個稱為靈界的區域,與我們日常生活的物質界共同並存在時空裡面,撒旦不願意讓我們瞭解這個真相。撒旦之下的惡魔和邪靈他們有名字和頭銜(啓示錄 20 章 2 節),有個別的行動和屬性(以賽亞書 14 章 12-15 節)。在我經歷這些事情的時候,我參加的是全備福音堂的聚會,牧者沒有遇到這樣的情形,沒有書籍也沒有人來分享這些事情。我也為此困惑了很長的時間。可事情是如此真實的發生在我的日常生活裡。牠很成功的引誘人們,使人認為牠並不真正存在,如果我們輕信了這種謊言,則正足以證明牠有多聰明,而人類又有多天真。耶穌面對魔鬼時,就像面對人一樣(馬太福音 4 章 1-11 節);向魔鬼宣戰時,也像對某人宣戰一樣(路加福音 13 章 16 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