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8, 2013

屬靈爭戰之二---真實經歷

这是另一个关于属灵争战的真实的见证,与上个见证发生在同一年。那时我所在的教会叫Full Gospel Assembly,即「全备福音堂」。这个教会有一位女牧者,她是专门负责我们中国留学生事工的。她从神领受一个感动,在经过祷告后,她就带领我们十多个留学生,加上一位牧师、一个传道,还有她本人,我们男男女女一行大约有十多人,到马来西亚的一个渔村里,说要去宣教,这是我们第一次参加宣教。我那时对宣教并不明白,不知为什么要宣教,也不知做宣教有什么意义,但是觉得很新鲜。在我的感觉中,我觉得这一定是个很好玩、又有得吃的地方,应该像春游一样。于是我就兴奋的带了一些换洗的衣服,因为据说要在那里住三至四个晚上。趁著假期,一行人就开了两个Van,一个小车,浩浩荡荡地进入这个渔村。我最记得在进入渔村前,整个教会的人都为我们这群人作祝福祷告。

祷告之后,我们的第一站是在渔村之外的一个靠水边的水上酒馆吃饭。我们一行人围了一个非常大的桌子,上面摆满了各样的海鲜。因为这是个渔村,据说这里的海产品非常有名,所以摆了一桌的海鲜,有虾、有蟹,又有海鱼。在这所有的人中,只有我一个人坐在那里,看著摆上来的好菜,就很不高兴。这位女牧者看到我很不高兴的样子,就问怎么了?我告诉她说,你们可不可以点一些其他的肉和菜,因为我不能吃海鲜。原来在我来马来西亚之前,我若不小心吃了海鲜,哪怕是简单的虾,特别是螃蟹,水鱼之类的,我就会全身起红疹,拉肚,最要命的是,我的胃会翻滚般的痛。我曾经在不小心吃了这些食物后,半夜时在地上翻滚,然后送急救。我的父母都是医生,所以他们特别交代我说,到了国外不要吃蟹肉,不要吃虾,不要吃海产品,因为我的过敏症状是会要我性命的。我记得那次过敏使我打了两天的吊针,才把我的小命捡回来。所以我的父母特意交代我这件事。我到了马来西亚后,在这方面一直都很注意。


但这次到了渔村,他们没有做这方面的准备,却有非常多好吃的海产品送上来。然后,我们这位姓金的牧师就为我祷告,她说,祷告可以带来医治。她真是个极有信心的牧者,于是就带我一起祷告,斥责这个过敏离开我的身体。祷告结束后,我仍然坐在那里,我睁开眼睛,心里想,他们应该给我上一盘肉了吧。结果我发现没有。我就回头望望旁边的这位牧师,她说:「我们不是祷告完了吗,好了,把这个螃蟹吃了。」我当时看著她,心里想:要是晚上你们送我去急救,那时你们就有好看的了。但是我心里依然觉得:那好,你的信心这么大,我也不能丢脸,我就吃吧。于是我就和他们一样,也照吃一些虾、蟹,还有一些海味。奇妙的是,我吃完后的那个晚上,我们第一次进去住宿,我居然在那天晚上没有过敏,也没有任何症状。我突然发现,原来神真是又活又真的神,竟然奇迹般地把我的过敏现象给医治了。

然后我们就开始做关乎宣教的一些事。我发现我们的牧师会先带著我们坐在车子里祷告,我们一面开车围绕这个村子,一面在车子里不停地用方言祷告,还不停地要争战。其实那时不懂得什么是争战,只是大家都在讲方言,我也跟著讲,但我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牧师说要这样绕村子七圈,于是我们就这样绕著这个村子七圈。第一天就这样结束了,我们就回到旅馆休息。我想原来宣教是这么简单,就是大家坐在车子里,嘴巴不停地说话,你可以讲话祝福这个城市,或者讲话捆绑这里的邪灵,然后就可以回去了。我还记得第一日下大暴雨,闪电,雷鸣,其实车子行在雨中,有些学生都挺害怕地捂上耳朵,特别是女生。可是我却觉得非常有意思,因为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坐在车子里讲话就好。 第一天过去以后,到了第二天,我们开始有一些实质性的东西来了,就是让我们两个两个组成一小组,到每个村民住宅的门口发放印好的传单。传单上大约是说,某月某号我们在你们的庙堂门口,有些舞蹈、诗歌的演出,还有一些戏剧的演出,请大家来观看。我们学了一些简单如何向人传福音的技巧,然后就两个两个出去了。我记得我们被安排到村中的一个小巷里面,就向小巷里这十几户人家发传单。我走到第一户时,就觉得我有点傻眼了。我外婆家里以前也有人拜拜,但最多就拜一个、两个、三个偶像而已。可是我所见到的这些渔村人家,他们的整个客厅全部是偶像,你会以为自己进到了庙宇,因为偶像从小到大的都有,摆满了整个客厅,算起来有五、六十个那么多。每一个偶像上面都插了香,还摆有各样的鸡、鸭、水果、糖果,一个比一个大。还有一些渔村人家的偶像,全身都涂满金色的粉,还有银色的粉,看起来挺贵重。每进去一家,我都觉得像是到了庙堂,而不是到人的家里。有些人还比较客气,接过你的单张就扔到旁边去了,有些不客气的,例如我记得,我们走到一家门口,里面有个妇人正在洗衣服,我们要想把单张塞给她儿子的时候,那个妇人立刻把手里的那盆水端起来,就朝我和我的同学身上直接倒下来,我们吓得赶快跑。但没想到隔壁那个邻居干脆把狗放出来,于是我们就一路拼命地跑回去。这个经历让我们觉得,马来西亚真有这样刚硬的地方,既没有礼貌,也没有想接受福音的任何心志。可是我们依然觉得挺有意思,因为不用读书。

大约五点多的时候,我们回到住宿的地方。这个住宿的地方据说是一位弟兄奉献出来的,在楼上有很多间的床铺,是给来这里宣教的宣教士们提供的临时住宿。一楼基本上就是饭厅、客厅,住宿都在楼上,洗澡也在楼上,有一个大客厅也在楼上。我们当中有一位姐妹,这位姐妹属于单亲家庭,那时她信主大约有两年多时间。在我们回到宿舍楼后,有些爱干净的弟兄姐妹就先去洗澡,等了许久,人来齐,大家都在楼上,我们要站成一圈,因为宣教回来要做洁净的祷告。 就在我们围成一圈,正当祷告的时候,这个姐妹的眼睛突然变了颜色。我们很多人都能看到她的眼睛在不停地眨动,甚至有翻白眼的现象。突然间,她发出一种怪怪的冷笑的声音,开始我们都不是很留意,以为她是在开玩笑。但突然间祷告被终止。那时我祷告并不喜欢闭眼睛,我喜欢张开眼睛四处望。我发现除我以外,还有三四个男生也喜欢这样。结果因为我们张开眼睛,我就正好站在她的斜对面,两、三个男生站在她的旁边,我看到这空气当中,竟然显出人形来。我晓得这个不是人,虽然有人的眼睛、鼻子、头发、嘴巴,显出一个男性的样子,但他并没有显出那个人的脚,只显出上半身, 并有一件黑色袍子披在身上。可是空气很奇怪地浮动著,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因为这是白天肉眼可见的事情。 我回头看那四位张开眼睛的男生,我发现特别是那位站在这位姐妹旁边,从蒙古来的男生,他的脸色都变青了,另一位脸色变白了,面部全然纠结在一处,因为他们都没有闭上眼睛。那个男生全身在发抖,而站在我对面的其中两位男生,我发现他们也感觉到什么事情,他们的身子突然变的僵硬,不是灵活地在动(学生祷告时都喜欢动来动去),而是僵硬地站立在那里。这时整个祷告突然中断下来。传道们和牧师好像也发现什么不对劲了,于是大家停下祷告,在那里你望我,我望你。

就在这时候,这个女孩子突然开始讲话,可是她所说出来的声音不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不是她本人的声音,而是一个很粗很野蛮的男子的声音。这个声音用很低沉的、恶狠狠的语气对我们大家说话,说:「我恨死你们了,你们不要以为你们可以闯到我的地盘里面来装神弄鬼, 我会让你们好看的。」于是那位女生突然间狂叫起来,她开始抓住自己的头,想往墙上撞。我们当时的感觉是,这个女生像是要做出残害自己的行为。

牧师的第一个反应是,对我们在座的几位强壮有力的男生说:「你们赶快去把她抓住。」结果两个男生各抓她的左右手,两个各抓住她的脚,还有两个抓住她的腰。 可是这女子真的力气极大,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温柔的一个女生有如此大的力气,竟然有能够甩开六位男生的力量,而且将我们两位男生摔到墙上,我看见他们从墙上掉下来的时候,伤得不轻。这时又换了另外两位男生去抓她,我甚至看到有两位年龄比较小的男生心里有点胆怯,不敢靠近她。

然后她就用男人粗旷的声音恶狠狠的对我们说:「你们没有办法来胜过我,因为这是我的地盘,我会把这个女人杀死,我要杀死她。」于是这个女生就更加尖叫起来。我发现她整个人的脸色都全然纠结,变得煞白。我想我们中间除了传道和牧师以外,没有人见过这个阵仗。于是我看见牧师和传道都开始用方言来祷告,开始斥责这个女子身上的这个邪灵,这个魔鬼。但是这个女同学的力气实在是非常大,换了两匹人上去,都没有办法按住她。但是她又像是非常痛苦的样子,她的肉身虽然被限制在那个位置,但她的眼睛却充满了凶恶的眼光,恶狠狠地瞪这个房间里的每一个人,然后大声喊叫说「我恨死男人了,我恨死男人了。」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女生在她小时候曾遭受过男性的伤害,这个部分也全然的被显明出来。

就在这样闹哄哄的场景中,我发现我竟然开始流泪, 有一种怜悯从心里面自然的像泉水一样往外流动出来。其实我那时并不想哭,但我的眼睛莫名其妙地开始不停地流泪。在我流泪的过程中,我听见圣灵对我讲话,说:「你走过去,按手在她的脚上,那灵就要离开她。」我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我明明看见牧师和传道在很辛苦地想办法赶走那个凶恶的邪灵,而且这个邪灵以人可以看见的方法彰显在空中,因为我看见他也在笑。这是我第一次遇见真实的邪灵在人的身上彰显。于是我就缓缓地走过去,可是我的泪水没有办法止住,不停地在流泪,外人看到我会以为我是在哭。我在流泪的过程中,就顺服那个声音的指引,把我的手按在那个姐妹的脚上。她突然就整个人软了下来,睡在了地上。

我发现那几个弟兄早已精疲力尽,毫无力气地也倒在了旁边。有些姐妹害怕的走远远的,我一面哭著,没有办法说得出任何理性的话来,我的嘴巴只能用一种不明白的方言为那位姐妹祷告。可是很奇妙地,当我按手在她脚上的时候,她竟然就完全像睡著了一样,不再挣扎,眼光也柔和下来,并且安祥地躺在地上。于是我们的牧者就过来,把她抱在怀里,然后借助其他同学的帮助,把她抬到房间里面睡觉。当我的眼睛不再流眼泪的时候,我发现那个空气中的邪灵也不在了,整个气氛突然间变得很缓和、温柔起来。这件事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真实地遇见属灵里的争战。

可是这个事情并没有马上完结。那天我们大家都折腾到11点多钟,都很疲倦了,于是大家祷告完,读了一点经文,我就吃些东西,然后就上床去睡觉。我以为没有什么事了,因为牧师说我们可以晚一点起床,多睡一会儿。但没想到晚上的时候,我却做了一个令我非常恐惧的梦。

这个梦的情形是这样的:我乘坐一辆电梯(我以为我乘坐的是一辆电梯),突然被一股力量很大力地从地面上拖到地底下。地底下有一些城堡。在地底下的时候,我在其中的一栋楼里面,我看到很多邪灵在追赶不同的人,被追赶的人中有我认识的一些朋友和同学。我看到许多邪灵拿著刀,拿著枪,拿著标枪,拿著各样的武器,长著尖尖的嘴,有些长著尖尖的耳朵,极其丑陋的、粘乎乎的样子,很多的皮肤是褐色,或者是黄泥土的泥黑色,在追赶我所认识的一些人,这些人在楼房里拼命地锁门。尽管门是锁的,但因为追赶他们的是灵界里的邪灵,这些邪灵可以穿越房间,进到里面。我碰到他们的时候,我对他们说:「不能往那边跑,我告诉你们,要往上跑,就可以到达地面。」于是我带领他们往上不停地跑,跑过各样的追赶,躲过各样的危险,带领他们从一个门穿到另外一个门,再从一个门走到另外一个门。

这一事情过去以后,我又看到我自己站在一个洞口旁边。这个洞非常奇特,因为里面闪著光。我朝这个光走过去,就看见有一个男子,他身上披著一个袍子。可是在我要靠近的时候,我却没有办法往前,因为我这时闻到一种很奇怪的硫磺味道,又像是死后发臭的死尸的味道,还有各种尸体堆积起来腐臭的味道。在停尸间里闻到的那种味道,在这个地方是那么清晰,以致于我犹豫著是否要继续向前行走。再往前一步,是一种感觉,我当时直接地意识到这是一种死亡的感觉。原来,死亡不但能被闻出死亡的味道,还能在感觉上感到什么是死亡的感觉。除了死亡的味道和死亡的感觉以外,你的皮肤上还能感受到一种冷冷的光,这种冷就像骨头被浸到冰水里的那种刺骨的寒冷。

当我闻到这个死亡的味道时,我所看见的这个人把身子转过来,面向我。我看不清他的面貌,但是我能隐约知道他是一个灵体。他身上也有光,但这个光极度的寒冷,我形容它就像到了北极后,在冰窟里的那种寒冷。他也有光,但那个光不是温暖的光,而是极其冰冷的光,而且光又带著死亡的味道。我就问他「你是谁?」他转过身来对我说,「我就是你想要见的那个,我的名字叫撒旦。」我就想起我曾经在一次祷告当中,我向神有一个祷告,那时因为我年幼不懂,就作了一个很愚笨的祷告,我居然向神祷告说:「主啊,我希望什么时候能见到撒旦一次,因为我看到电视和书中都说,撒旦是个美男子。」我突然回想起我曾经作过这样的一个祷告。当下的我,万分的后悔,因为这不是一个很好的经历。当你面对死亡的感觉的时候,你是恨不得马上能从那里离开。可是当时我又不能马上离开,因为他接著说了一句话:「我恨死你了。我在白天不能杀掉你,可是你要提防夜晚来临的时候,我可以在夜晚,那时神没有办法与你同在,我就可以杀死你。」

就在那一瞬间,我被一股力量从那个地方吸上去,我发现他也跟著上去,到了地面。原来他把我带到一个高速路口,原来我站在一个高速路口的中央,两边的车子以一百多公里的时速,飞驰过来。那是晚上的一个景象,许多的车闪著车灯,不停地按著喇叭,就朝我站的这个地方冲过来,我感觉他似乎就要真的把我的性命丢在这个高速路口上。我最记得我在这个路口上大声地喊叫:「耶稣基督你救我!」于是从天上下来一个大的能力和光,把我从就要迎面撞来的几部车的面前瞬间提走了,这时我就吓醒了。我醒来以后,再也睡不著,我一看表,刚好是半夜两点多,差不多三点。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摸到那个女牧者的房间,我跟她说我做了一个恶梦,我怎么都睡不著。我把她拼命叫醒,我知道她很困,但我管不了那么多。我把她叫醒后,我跟牧者说,我们来一起祷告好吗?然后我就拉著她,也不管她同意不同意,她还在睡眼蒙胧当中,我就要求她开口为我祷告。所以在天上、在地上发生的事情,其实在灵界里是会同样发生,我们在现实中就会遇见它。

在这个经历里,我学会「怜悯人的人是蒙福的,因为他们将蒙怜悯。」马太福音 5。我从不晓得怜悯可以赶鬼,这在十年后我遇见的一位美国来的先知的口中得应证。他为我祷告的时候说:「你的里面有从神来的怜悯,这份膏油可以赶鬼......」

魔鬼,是实存的位格,魔鬼不是一种影响力,或一个概念,或一些抽象的表征。他是一个没有身体的位格,他有名字和头衔(启示录 20 章 2 节)。有个别的行动和属性(以赛亚书 14 章 12-15 节)。保罗在他的书信中,描述信徒与撒旦的争战,就像与实际存在的人争战一样(以弗所书 6 章 10-18 节);说到魔鬼时,就像他也拥有个人的特质ーー如心情、骄傲、谈吐、知识、权力、欲望、和情欲等。(原注:圣经中魔鬼之名,见附录)我们应当警醒,因恶者公然在地上横行,在最近的十年更甚。网络,电视,报纸,在公开的媒体里, 每天撒旦都在持续扩展他的势力,并俘获人心。

然而我们基督徒「靠著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罗马书8:37)。这个邪恶的世代, 时候也不多了,因为耶和华临近断定谷的日子,就要临到我们了。【珥三14】「许多许多的人在断定谷,因为耶和华的日子临近断定谷。」我们一早就在战场上,当你信靠耶稣的第一天起,无论你相信或是不信,我们必须要面临一场生死攸关的抉择,不是服侍撒旦就是拿起宝剑来争战。我们根本不晓得哪天会面对那纯然出于魔鬼的能力时,仍旧能够站立得稳, 并靠著耶稣基督的能力和权柄来抵挡它。

=======================繁體中文======================

屬靈爭戰之二---真實經歷

這是另一個關於屬靈爭戰的真實的見證,與上個見證發生在同一年。那時我所在的教會叫Full Gospel Assembly,即「全備福音堂」。這個教會有一位女牧者,她是專門負責我們中國留學生事工的。她從神領受一個感動,在經過禱告後,她就帶領我們十多個留學生,加上一位牧師、一個傳道,還有她本人,我們男男女女一行大約有十多人,到馬來西亞的一個漁村裡,說要去宣教,這是我們第一次參加宣教。我那時對宣教並不明白,不知為甚麼要宣教,也不知做宣教有甚麼意義,但是覺得很新鮮。在我的感覺中,我覺得這一定是個很好玩、又有得吃的地方,應該像春遊一樣。於是我就興奮的帶了一些換洗的衣服,因為據說要在那裡住三至四個晚上。趁著假期,一行人就開了兩個Van,一個小車,浩浩蕩蕩地進入這個漁村。我最記得在進入漁村前,整個教會的人都為我們這群人作祝福禱告。

禱告之後,我們的第一站是在漁村之外的一個靠水邊的水上酒館吃飯。我們一行人圍了一個非常大的桌子,上面擺滿了各樣的海鮮。因為這是個漁村,據說這裡的海產品非常有名,所以擺了一桌的海鮮,有蝦、有蟹,又有海魚。在這所有的人中,只有我一個人坐在那裡,看著擺上來的好菜,就很不高興。這位女牧者看到我很不高興的樣子,就問怎麼了?我告訴她說,你們可不可以點一些其他的肉和菜,因為我不能吃海鮮。原來在我來馬來西亞之前,我若不小心吃了海鮮,哪怕是簡單的蝦,特別是螃蟹,水魚之類的,我就會全身起紅疹,拉肚,最要命的是,我的胃會翻滾般的痛。我曾經在不小心吃了這些食物後,半夜時在地上翻滾,然後送急救。我的父母都是醫生,所以他們特別交代我說,到了國外不要吃蟹肉,不要吃蝦,不要吃海產品,因為我的過敏症狀是會要我性命的。我記得那次過敏使我打了兩天的吊針,才把我的小命撿回來。所以我的父母特意交代我這件事。我到了馬來西亞後,在這方面一直都很注意。

但這次到了漁村,他們沒有做這方面的準備,卻有非常多好吃的海產品送上來。然後,我們這位姓金的牧師就為我禱告,她說,禱告可以帶來醫治。她真是個極有信心的牧者,於是就帶我一起禱告,斥責這個過敏離開我的身體。禱告結束後,我仍然坐在那裡,我睜開眼睛,心裡想,他們應該給我上一盤肉了吧。結果我發現沒有。我就回頭望望旁邊的這位牧師,她說:「我們不是禱告完了嗎,好了,把這個螃蟹吃了。」我當時看著她,心裡想:要是晚上你們送我去急救,那時你們就有好看的了。但是我心裡依然覺得:那好,你的信心這麼大,我也不能丟臉,我就吃吧。於是我就和他們一樣,也照吃一些蝦、蟹,還有一些海味。奇妙的是,我吃完後的那個晚上,我們第一次進去住宿,我居然在那天晚上沒有過敏,也沒有任何症狀。我突然發現,原來神真是又活又真的神,竟然奇跡般地把我的過敏現象給醫治了。 然後我們就開始做關乎宣教的一些事。我發現我們的牧師會先帶著我們坐在車子裡禱告,我們一面開車圍繞這個村子,一面在車子裡不停地用方言禱告,還不停地要爭戰。其實那時不懂得甚麼是爭戰,只是大家都在講方言,我也跟著講,但我自己並不知道自己在講甚麼。牧師說要這樣繞村子七圈,於是我們就這樣繞著這個村子七圈。第一天就這樣結束了,我們就回到旅館休息。我想原來宣教是這麼簡單,就是大家坐在車子裡,嘴巴不停地說話,你可以講話祝福這個城市,或者講話捆綁這裡的邪靈,然後就可以回去了。我還記得第一日下大暴雨,閃電,雷鳴,其實車子行在雨中,有些學生都挺害怕地捂上耳朵,特別是女生。可是我卻覺得非常有意思,因為甚麼都不用做,只要坐在車子裡講話就好。 第一天過去以後,到了第二天,我們開始有一些實質性的東西來了,就是讓我們兩個兩個組成一小組,到每個村民住宅的門口發放印好的傳單。傳單上大約是說,某月某號我們在你們的廟堂門口,有些舞蹈、詩歌的演出,還有一些戲劇的演出,請大家來觀看。我們學了一些簡單如何向人傳福音的技巧,然後就兩個兩個出去了。我記得我們被安排到村中的一個小巷裡面,就向小巷裡這十幾戶人家發傳單。我走到第一戶時,就覺得我有點傻眼了。我外婆家裡以前也有人拜拜,但最多就拜一個、兩個、三個偶像而已。可是我所見到的這些漁村人家,他們的整個客廳全部是偶像,你會以為自己進到了廟宇,因為偶像從小到大的都有,擺滿了整個客廳,算起來有五、六十個那麼多。每一個偶像上面都插了香,還擺有各樣的雞、鴨、水果、糖果,一個比一個大。還有一些漁村人家的偶像,全身都塗滿金色的粉,還有銀色的粉,看起來挺貴重。每進去一家,我都覺得像是到了廟堂,而不是到人的家裡。有些人還比較客氣,接過你的單張就扔到旁邊去了,有些不客氣的,例如我記得,我們走到一家門口,裡面有個婦人正在洗衣服,我們要想把單張塞給她兒子的時候,那個婦人立刻把手裡的那盆水端起來,就朝我和我的同學身上直接倒下來,我們嚇得趕快跑。但沒想到隔壁那個鄰居乾脆把狗放出來,於是我們就一路拼命地跑回去。這個經歷讓我們覺得,馬來西亞真有這樣剛硬的地方,既沒有禮貌,也沒有想接受福音的任何心志。可是我們依然覺得挺有意思,因為不用讀書。

大約五點多的時候,我們回到住宿的地方。這個住宿的地方據說是一位弟兄奉獻出來的,在樓上有很多間的床鋪,是給來這裡宣教的宣教士們提供的臨時住宿。一樓基本上就是飯廳、客廳,住宿都在樓上,洗澡也在樓上,有一個大客廳也在樓上。我們當中有一位姐妹,這位姐妹屬於單親家庭,那時她信主大約有兩年多時間。在我們回到宿舍樓後,有些愛乾淨的弟兄姐妹就先去洗澡,等了許久,人來齊,大家都在樓上,我們要站成一圈,因為宣教回來要做潔淨的禱告。 就在我們圍成一圈,正當禱告的時候,這個姐妹的眼睛突然變了顏色。我們很多人都能看到她的眼睛在不停地眨動,甚至有翻白眼的現象。突然間,她發出一種怪怪的冷笑的聲音,開始我們都不是很留意,以為她是在開玩笑。但突然間禱告被終止。那時我禱告並不喜歡閉眼睛,我喜歡張開眼睛四處望。我發現除我以外,還有三四個男生也喜歡這樣。結果因為我們張開眼睛,我就正好站在她的斜對面,兩、三個男生站在她的旁邊,我看到這空氣當中,竟然顯出人形來。我曉得這個不是人,雖然有人的眼睛、鼻子、頭髮、嘴巴,顯出一個男性的樣子,但他並沒有顯出那個人的腳,只顯出上半身, 並有一件黑色袍子披在身上。可是空氣很奇怪地浮動著,我自己也嚇了一跳,因為這是白天肉眼可見的事情。 我回頭看那四位張開眼睛的男生,我發現特別是那位站在這位姐妹旁邊,從蒙古來的男生,他的臉色都變青了,另一位臉色變白了,面部全然糾結在一處,因為他們都沒有閉上眼睛。那個男生全身在發抖,而站在我對面的其中兩位男生,我發現他們也感覺到甚麼事情,他們的身子突然變的僵硬,不是靈活地在動(學生禱告時都喜歡動來動去),而是僵硬地站立在那裡。這時整個禱告突然中斷下來。傳道們和牧師好像也發現甚麼不對勁了,於是大家停下禱告,在那裡你望我,我望你。

就在這時候,這個女孩子突然開始講話,可是她所說出來的聲音不是一個女人的聲音,不是她本人的聲音,而是一個很粗很野蠻的男子的聲音。這個聲音用很低沈的、惡狠狠的語氣對我們大家說話,說:「我恨死你們了,你們不要以為你們可以闖到我的地盤裡面來裝神弄鬼, 我會讓你們好看的。」於是那位女生突然間狂叫起來,她開始抓住自己的頭,想往牆上撞。我們當時的感覺是,這個女生像是要做出殘害自己的行為。

牧師的第一個反應是,對我們在座的幾位強壯有力的男生說:「你們趕快去把她抓住。」結果兩個男生各抓她的左右手,兩個各抓住她的腳,還有兩個抓住她的腰。 可是這女子真的力氣極大,我從來沒有看到過這麼溫柔的一個女生有如此大的力氣,竟然有能夠甩開六位男生的力量,而且將我們兩位男生摔到牆上,我看見他們從牆上掉下來的時候,傷得不輕。這時又換了另外兩位男生去抓她,我甚至看到有兩位年齡比較小的男生心裡有點膽怯,不敢靠近她。

然後她就用男人粗曠的聲音惡狠狠的對我們說:「你們沒有辦法來勝過我,因為這是我的地盤,我會把這個女人殺死,我要殺死她。」於是這個女生就更加尖叫起來。我發現她整個人的臉色都全然糾結,變得煞白。我想我們中間除了傳道和牧師以外,沒有人見過這個陣仗。於是我看見牧師和傳道都開始用方言來禱告,開始斥責這個女子身上的這個邪靈,這個魔鬼。但是這個女同學的力氣實在是非常大,換了兩匹人上去,都沒有辦法按住她。但是她又像是非常痛苦的樣子,她的肉身雖然被限制在那個位置,但她的眼睛卻充滿了凶惡的眼光,惡狠狠地瞪這個房間裡的每一個人,然後大聲喊叫說「我恨死男人了,我恨死男人了。」後來我才知道這個女生在她小時候曾遭受過男性的傷害,這個部分也全然的被顯明出來。

就在這樣鬧哄哄的場景中,我發現我竟然開始流淚,有一種憐憫從心裡面自然的像泉水一樣往外流動出來。其實我那時並不想哭,但我的眼睛莫名其妙地開始不停地流淚。在我流淚的過程中,我聽見聖靈對我講話,說:「你走過去,按手在她的腳上,那靈就要離開她。」我覺得不可思議,因為我明明看見牧師和傳道在很辛苦地想辦法趕走那個凶惡的邪靈,而且這個邪靈以人可以看見的方法彰顯在空中,因為我看見他也在笑。這是我第一次遇見真實的邪靈在人的身上彰顯。於是我就緩緩地走過去,可是我的淚水沒有辦法止住,不停地在流淚,外人看到我會以為我是在哭。我在流淚的過程中,就順服那個聲音的指引,把我的手按在那個姐妹的腳上。她突然就整個人軟了下來,睡在了地上。

我發現那幾個弟兄早已精疲力盡,毫無力氣地也倒在了旁邊。有些姐妹害怕的走遠遠的,我一面哭著,沒有辦法說得出任何理性的話來,我的嘴巴只能用一種不明白的方言為那位姐妹禱告。可是很奇妙地,當我按手在她腳上的時候,她竟然就完全像睡著了一樣,不再掙扎,眼光也柔和下來,並且安祥地躺在地上。於是我們的牧者就過來,把她抱在懷裡,然後借助其他同學的幫助,把她抬到房間裡面睡覺。當我的眼睛不再流眼淚的時候,我發現那個空氣中的邪靈也不在了,整個氣氛突然間變得很緩和、溫柔起來。這件事給我的印象非常深刻,這是我第一次這麼真實地遇見屬靈裡的爭戰。

可是這個事情並沒有馬上完結。那天我們大家都折騰到11點多鐘,都很疲倦了,於是大家禱告完,讀了一點經文,我就吃些東西,然後就上床去睡覺。我以為沒有甚麼事了,因為牧師說我們可以晚一點起床,多睡一會兒。但沒想到晚上的時候,我卻做了一個令我非常恐懼的夢。

這個夢的情形是這樣的:我乘坐一輛電梯(我以為我乘坐的是一輛電梯),突然被一股力量很大力地從地面上拖到地底下。地底下有一些城堡。在地底下的時候,我在其中的一棟樓裡面,我看到很多邪靈在追趕不同的人,被追趕的人中有我認識的一些朋友和同學。我看到許多邪靈拿著刀,拿著槍,拿著標槍,拿著各樣的武器,長著尖尖的嘴,有些長著尖尖的耳朵,極其醜陋的、粘乎乎的樣子,很多的皮膚是褐色,或者是黃泥土的泥黑色,在追趕我所認識的一些人,這些人在樓房裡拼命地鎖門。儘管門是鎖的,但因為追趕他們的是靈界裡的邪靈,這些邪靈可以穿越房間,進到裡面。我碰到他們的時候,我對他們說:「不能往那邊跑,我告訴你們,要往上跑,就可以到達地面。」於是我帶領他們往上不停地跑,跑過各樣的追趕,躲過各樣的危險,帶領他們從一個門穿到另外一個門,再從一個門走到另外一個門。

這一事情過去以後,我又看到我自己站在一個洞口旁邊。這個洞非常奇特,因為裡面閃著光。我朝這個光走過去,就看見有一個男子,他身上披著一個袍子。可是在我要靠近的時候,我卻沒有辦法往前,因為我這時聞到一種很奇怪的硫磺味道,又像是死後發臭的死屍的味道,還有各種屍體堆積起來腐臭的味道。在停屍間裡聞到的那種味道,在這個地方是那麼清晰,以致於我猶豫著是否要繼續向前行走。再往前一步,是一種感覺,我當時直接地意識到這是一種死亡的感覺。原來,死亡不但能被聞出死亡的味道,還能在感覺上感到甚麼是死亡的感覺。除了死亡的味道和死亡的感覺以外,你的皮膚上還能感受到一種冷冷的光,這種冷就像骨頭被浸到冰水裡的那種刺骨的寒冷。

當我聞到這個死亡的味道時,我所看見的這個人把身子轉過來,面向我。我看不清他的面貌, 但是我能隱約知道他是一個靈體。他身上也有光,但這個光極度的寒冷,我形容它就像到了北極後,在冰窟裡的那種寒冷。他也有光,但那個光不是溫暖的光,而是極其冰冷的光,而且光又帶著死亡的味道。我就問他「你是誰?」他轉過身來對我說,「我就是你想要見的那個,我的名字叫撒旦。」我就想起我曾經在一次禱告當中,我向神有一個禱告,那時因為我年幼不懂,就作了一個很愚笨的禱告,我居然向神禱告說:「主啊,我希望甚麼時候能見到撒旦一次,因為我看到電視和書中都說,撒旦是個美男子。」我突然回想起我曾經作過這樣的一個禱告。當下的我,萬分的後悔,因為這不是一個很好的經歷。當你面對死亡的感覺的時候,你是恨不得馬上能從那裡離開。可是當時我又不能馬上離開,因為他接著說了一句話:「我恨死你了。我在白天不能殺掉你,可是你要提防夜晚來臨的時候,我可以在夜晚,那時神沒有辦法與你同在,我就可以殺死你。」

就在那一瞬間,我被一股力量從那個地方吸上去,我發現他也跟著上去,到了地面。原來他把我帶到一個高速路口,原來我站在一個高速路口的中央,兩邊的車子以一百多公里的時速,飛馳過來。那是晚上的一個景象,許多的車閃著車燈,不停地按著喇叭,就朝我站的這個地方衝過來,我感覺他似乎就要真的把我的性命丟在這個高速路口上。我最記得我在這個路口上大聲地喊叫:「耶穌基督你救我!」於是從天上下來一個大的能力和光,把我從就要迎面撞來的幾部車的面前瞬間提走了,這時我就嚇醒了。我醒來以後,再也睡不著,我一看錶,剛好是半夜兩點多,差不多三點。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摸到那個女牧者的房間,我跟她說我做了一個惡夢,我怎麼都睡不著。我把她拼命叫醒,我知道她很睏,但我管不了那麼多。我把她叫醒後,我跟牧者說,我們來一起禱告好嗎?然後我就拉著她,也不管她同意不同意,她還在睡眼朦朧當中,我就要求她開口為我禱告。所以在天上、在地上發生的事情,其實在靈界裡是會同樣發生,我們在現實中就會遇見它。

在這個經歷裡,我學會「憐憫人的人是蒙福的,因為他們將蒙憐憫。」馬太福音 5。我從不曉得憐憫可以趕鬼,這在十年後我遇見的一位美國來的先知的口中得應證。他為我禱告的時候說:「你的裡面有從神來的憐憫,這份膏油可以趕鬼......」

魔鬼,是實存的位格,魔鬼不是一種影響力,或一個概念,或一些抽象的表徵。他是一個沒有身體的位格,他有名字和頭銜(啓示錄 20 章 2 節)。有個別的行動和屬性(以賽亞書 14 章 12-15 節)。保羅在他的書信中,描述信徒與撒旦的爭戰,就像與實際存在的人爭戰一樣(以弗所書 6 章 10-18 節);說到魔鬼時,就像他也擁有個人的特質ーー如心情、驕傲、談吐、知識、權力、慾望、和情慾等。(原註:聖經中魔鬼之名,見附錄)我們應當警醒,因惡者公然在地上橫行,在最近的十年更甚。網絡,電視,報紙,在公開的媒體裡, 每天撒旦都在持續擴展他的勢力,並俘獲人心。

然而我們基督徒「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馬書8:37)。這個邪惡的世代, 時候也不多了,因為耶和華臨近斷定谷的日子,就要臨到我們了。【珥三14】「許多許多的人在斷定谷,因為耶和華的日子臨近斷定谷。」我們一早就在戰場上,當你信靠耶穌的第一天起,無論你相信或是不信,我們必須要面臨一場生死攸關的抉擇,不是服侍撒旦就是拿起寶劍來爭戰。我們根本不曉得哪天會面對那純然出於魔鬼的能力時,仍舊能夠站立得穩, 並靠著耶穌基督的能力和權柄來抵擋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