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4, 2012

关于最后时刻的异象 -被提 和 逃城

在2009年3月13日的凌晨和2009年3月14日,连续两个晚上做了同一个异梦,14日晚上重复做一次。整个异梦是这样的:

整个世界都在照常运行中,人们吃的吃,喝的喝,工作的工作,学习的学习,享乐照常享乐,婚嫁照常进行,犯罪的地方也是如此,有些国家有战火发生,人们在其中紧张忙碌,跟平常没有什么两样。

突然在我的前方出现一个很大的光,这个光亮度非常不平常,象白炽一样的色彩,当你看见它的时候,就象突然在人的身后出现一个近距离的太阳一般,所以我称它很大的异光。这光被黑色的浓雾笼罩着,往这边疾疾的吞噬过来,这时烟尘在到处翻滚。我看见我认识的一位弟兄,他是一间教会的一位长老,很惊慌的往回跑。他的太太大声叫喊说:“这是什么,这是什么?”我发现他的太太也惊慌失措。我看见自己好像是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早已晓得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因此我看见这个情形,就扭过头来对全世界说“灭命的使者来了。”


这时圣灵在灵里面打开灵界属灵的事,于是我看见一个灭命的使者,是个灰色的使者,手里拿着一把大刀,他从天空飞扑过来,他身上穿有一个袍子,袍子象个影子,凡是他的袍子拖过的地方,没有一个生命会幸存下来。这时空中有声音大声喊叫说“只留长子,余下不剩”,我自己在这个梦里立时知道,长子是指爱神的信徒。

这时全世界都动荡起来,整个世界在东倒西歪的摇动当中,就像喝醉了酒一样,我看到天上有夹着火的石头落到不同的地方,我知道这是陨石,从天上摔落下来,带着长长的火的尾巴。地上建筑物倾倒,地面裂开,有火从下面喷出。在惊恐和震动当中,人人都试图找地方跑和躲藏。这时在梦里,圣灵指示神的孩子们藏身在他指示的一些地方。我看见藏身的地方又深又暗,而且这些地方的门和凡是透光的地方都要用羊皮遮盖起来,用羊的血涂抹各处。最奇特的地方是,每个房所涂抹的羊血要和其他房所涂抹的互相联络。

这时我看见世界上有一些门打开了,我远远的望见不同教会的弟兄姐妹们站在不同的大石头上面,这些石头的外形都是一样的,每个石头的顶面都切割得很光滑平整。有些弟兄姐妹穿着浅蓝色的袍子,有些穿着白色的袍子,有些没有穿袍子。周围全是一片黑暗,但天上有光,就像星星发光似的,大部分人抬头仰望。这时很大的一阵风刮到,使者的袍子就挥动起来。这么一挥动,站在其中一个大石头上的人就只剩十余个有穿袍子的站在那里。那领头的是谁呢?我也看到他们的名字和样子。

在那样的场景中,我感到全身都在惊骇战抖,我的感受就好像见到上帝一样的感受,感觉就像灵魂要被拿去的那种畏惧。在我自己的心思意念里,我觉得站在一块大石上的有百多人,应该来说他们可以留下70-80人,但实际上使者的袍子一挥,只余留下10来人,这些人我见过,其中有许多人我也认识。使者向我这边冲过来,我灵里自然的感觉到他是先锋。在这一瞬间,我突然想起自己平时所有的亏欠,我所有犯过的罪都在我眼前一幕幕的闪过,历历在目,那时我心想我真是个罪人,只怕使者也会灭了我。但神真的很怜悯我,使者往我这边过来时,竟然从我身边越过去,于是把我留了下来。这是其中的一个场景。

接下来,圣灵急急的催促我,要将所有在各个磐石上剩下的人带到隐秘处隐藏起来,他说因为更大的灭命使者要临到。于是我就带着使者袍子扫过时剩下的人冲入一个很大的地方,这个地方非常奇特,它最奇特之处在于它的门象有知识似的,门上有名字、数字、代码、图像,所以这些就像是知识变成瀑布流下来,并循环流动。它认识谁可以进到里面,这个人来时房门会打开,它可以上下旋转的打开,也可以左右旋转的打开,然后紧闭。在里面,在暗中,我又感觉象是很深很暗的洞,感觉象是在地下。房的墙上也有各国的文字、数字、代码、图形,像瀑布一样的流下来。在暗中我们可以听到外面的声音,许多人在凄厉的喊叫,还有哭的声音,尖叫的声音,你可以听得出来这些声音是因为失去他们的弟兄、孩子、亲人的哭喊声,和凄厉的哀叫声。但在房里,我看到有许多不同的小组围着光在读经、祷告。

非常热闹的世界在一段时间后就平静下来,安静到一个程度,甚至可以听到空气本身流动的声音,和空气电击的声音。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房门就打开了,我们就走了出来,看见一大片亮光,这片亮光还会带着我们一起飞着跑起来。我心里想世界可能不会剩下多少人了,也许三分之一都不会剩下。

这时,突然间,在我们右边有一个圆拱型的象珍珠那样的门,被拉开了,你会感觉这像一整片的天被拉开一样,因为当中看见有轮子在滚动,这轮子旋转的飞快,旋转旋转旋转,然后就移开天地,就看见另一幅天地呈现出来,天空很近很近,像悬挂在眼前一般,云彩和蓝天是伸手就可以摸得到的。我看见许多剩下的神的子民(我称他们是神的子民)在这当中行走,感谢主还留下这么多人。他们远远的看见认识的弟兄姐妹们,就很高兴,大家拥抱在一起。动物也出现,但它们的性格也好象全然改变了,他们和人在一起并不惧怕。我看见有平安的七彩光在周围,在四处旋转,这个异梦就结束了。

============================ 繁體中文 =====

關於最後時刻的異象

在2009年3月13日的凌晨和2009年3月14日,連續兩個晚上做了同一個異夢,14日晚上重復做一次。整個異夢是這樣的:

整個世界都在照常運行中,人們吃的吃,喝的喝,工作的工作,學習的學習,享樂照常享樂,婚嫁照常進行,犯罪的地方也是如此,有些國家有戰火發生,人們在其中緊張忙碌,跟平常沒有甚麼兩樣。

突然在我的前方出現一個很大的光,這個光亮度非常不平常,像白熾一樣的色彩,當你看見它的時候,就像突然在人的身後出現一個近距離的太陽一般,所以我稱它很大的異光。這光被黑色的濃霧籠罩著,往這邊疾疾的吞噬過來,這時煙塵在到處翻滾。我看見我認識的一位弟兄,他是一間教會的一位長老,很驚慌的往回跑。他的太太大聲叫喊說:“這是甚麼,這是甚麼?”我發現他的太太也驚慌失措。我看見自己好像是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也早已曉得會發生甚麼樣的事情。因此我看見這個情形,就扭過頭來對全世界說“滅命的使者來了。”

這時聖靈在靈裡面打開靈界屬靈的事,於是我看見一個滅命的使者,是個灰色的使者,手裡拿著一把大刀,他從天空飛撲過來,他身上穿有一個袍子,袍子像個影子,凡是他的袍子拖過的地方,沒有一個生命會幸存下來。這時空中有聲音大聲喊叫說“只留長子,餘下不剩”,我自己在這個夢裡立時知道,長子是指愛神的信徒。

這時全世界都動蕩起來,整個世界在東倒西歪的搖動當中,就像喝醉了酒一樣,我看到天上有夾著火的石頭落到不同的地方,我知道這是隕石,從天上摔落下來,帶著長長的火的尾巴。地上建築物傾倒,地面裂開,有火從下面噴出。在驚恐和震動當中,人人都試圖找地方跑和躲藏。這時在夢裡,聖靈指示神的孩子們藏身在他指示的一些地方。我看見藏身的地方又深又暗,而且這些地方的門和凡是透光的地方都要用羊皮遮蓋起來,用羊的血塗抹各處。最奇特的地方是,每個房所塗抹的羊血要和其他房所塗抹的互相聯絡。

這時我看見世界上有一些門打開了,我遠遠的望見不同教會的弟兄姐妹們站在不同的大石頭上面,這些石頭的外形都是一樣的,每個石頭的頂面都切割得很光滑平整。有些弟兄姐妹穿著淺藍色的袍子,有些穿著白色的袍子,有些沒有穿袍子。周圍全是一片黑暗,但天上有光,就像星星發光似的,大部分人抬頭仰望。這時很大的一陣風刮到,使者的袍子就揮動起來。這麼一揮動,站在其中一個大石頭上的人就只剩十餘個有穿袍子的站在那裡。那領頭的是誰呢?我也看到他們的名字和樣子。

在那樣的場景中,我感到全身都在驚駭戰抖,我的感受就好像見到上帝一樣的感受,感覺就像靈魂要被拿去的那種畏懼。在我自己的心思意念裡,我覺得站在一塊大石上的有百多人,應該來說他們可以留下70-80人,但實際上使者的袍子一揮,只餘留下10來人,這些人我見過,其中有許多人我也認識。使者向我這邊衝過來,我靈裡自然的感覺到他是先鋒。在這一瞬間,我突然想起自己平時所有的虧欠,我所有犯過的罪都在我眼前一幕幕的閃過,歷歷在目,那時我心想我真是個罪人,只怕使者也會滅了我。但神真的很憐憫我,使者往我這邊過來時,竟然從我身邊越過去,於是把我留了下來。這是其中的一個場景。

接下來,聖靈急急的催促我,要將所有在各個磐石上剩下的人帶到隱秘處隱藏起來,他說因為更大的滅命使者要臨到。於是我就帶著使者袍子掃過時剩下的人衝入一個很大的地方,這個地方非常奇特,它最奇特之處在於它的門像有知識似的,門上有名字、數字、代碼、圖像,所以這些就像是知識變成瀑布流下來,並循環流動。它認識誰可以進到裡面,這個人來時房門會打開,它可以上下旋轉的打開,也可以左右旋轉的打開,然後緊閉。在裡面,在暗中,我又感覺象是很深很暗的洞,感覺像是在地下。房的牆上也有各國的文字、數字、代碼、圖形,像瀑布一樣的流下來。在暗中我們可以聽到外面的聲音,許多人在淒厲的喊叫,還有哭的聲音,尖叫的聲音,你可以聽得出來這些聲音是因為失去他們的弟兄、孩子、親人的哭喊聲,和淒厲的哀叫聲。但在房裡,我看到有許多不同的小組圍著光在讀經、禱告。

非常熱鬧的世界在一段時間後就平靜下來,安靜到一個程度,甚至可以聽到空氣本身流動的聲音,和空氣電擊的聲音。這樣過了一段時間,房門就打開了,我們就走了出來,看見一大片亮光,這片亮光還會帶著我們一起飛著跑起來。我心裡想世界可能不會剩下多少人了,也許三分之一都不會剩下。

這時,突然間,在我們右邊有一個圓拱型像珍珠那樣的門,被拉開了,你會感覺這像一整片的天被拉開一樣,因為當中看見有輪子在滾動,這輪子旋轉的飛快,旋轉旋轉旋轉,然後就移開天地,就看見另一幅天地呈現出來,天空很近很近,像懸掛在眼前一般,雲彩和藍天是伸手就可以摸得到的。我看見許多剩下的神的子民(我稱他們是神的子民)在這當中行走,感謝主還留下這麼多人。他們遠遠的看見認識的弟兄姐妹們,就很高興,大家擁抱在一起。動物也出現,但它們的性格也好像全然改變了,他們和人在一起並不懼怕。我看見有平安的七彩光在周圍,在四處旋轉,這個異夢就結束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