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4, 2012

末后世代和敌基督

大约是2000年5月,晚上的时候,有一个使者在读一篇经文,说:“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我后来知道这是启示录里的原话,但我当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因为当时我刚信主不久,还不了解启示录。当这使者读完这段话语时,我感到有一阵巨大的风,将我推到一个地方,这时我在灵里看到我自己,当然是比当时更加成熟的我。这时这个使者的声音又再度响起,你能感觉到他的声音是从另外一个世界飘过来一样。他说:“我又看见另一个兽从地中上来……。”这段经文可以从启示录里看到。

接下来,看见整个地球各种各样的国家的变化,特别是(我这里记录的是)看到世界格局在急速地发生变化,各样不同的联盟出现、衰落、出现、衰落、更替。特别是,在那个时候,出现一个很强势的十方的势力,当时我写下来的有德国在里面,但资料太多,没有清楚的记下每个国家的名字。我看见还有七个很强势的霸主,每个霸主穿著不同族裔的服装,出来的是第七位,我看见这些国家联手站在海边,在等一位称为“盟友”的一同出来。在海的另一边,东方,也有势力形成自己的联盟,跟刚才海对面的兽(这是我在梦里听到的字)一起遥相观望。这时我又看到金色的风浪,浪是像黄金一样的颜色,这个浪开始在世界各地跑,在跑的同时,它在各处吹,它每吹过一个地方,那里的经济和楼盘就往下倾倒,接著很多地方就出现大的地震,人就心里发慌,开始四处奔走。医院里面有越来越多的人,每个人都非常慌张。


这时另外一个图像出来,是一个男人的脸,和男人的身形,我记得他当时站在一个像是讲台的地方,对著全世界讲话,听众人山人海,其中有世界上的人,也有不同宗教的人,他的面容呈现出来,很明显的,能感受到他拥有很多国家的血统,我记得他混有来自欧洲,中东(例如,罗马、德国、希腊)的血统,这样的一个男人被举起来,他有深褐色或深棕色的头发,头发有点卷,他能行很大的事情,连人称为神迹的奇异之事他都能行出来。有声音说,他能在人前叫火从天上降下来。那天晚上我果然看到他开口命令火从天上降下来,于是火就真从天上降下来,结果全地的人都开始信服他,把他推到非常高的位置。

在这些事出现之前,我听到有声音在喊叫,“基督在这里,基督在那里”,还有人喊“基督在东方”,地上有许多教会就开始向声音的方向飞跑过去,而且很多人被声音的地方吸引过去,我看到许多人在奔跑,我可以形容他们为追随声音,疲于奔跑。在前面的三年,我也看到我们当中有很多人也跟著这些教会跑来跑去。只是突然间有一天,有天父的声音从天上响起。在这个异梦的那个晚上,天父的声音非常清楚地从天上像瀑布、又像响雷一样响起,说 “这是我的仇敌,敌基督,是迷惑我百姓的”。因为这个声音,我在那个场景中突然醒悟过来,于是站出来,对所有的教会说,神告诉我这样这样这样的话,然后竭力劝阻他们不要跟随那迷惑人的声音,并不要受辖制于敌基督。这时我开始带领部分教会从全地的奔跑声中、从全地的教会中分离出来,开始走神为我们预定的道路。我记得当时我站在大石上讲话的时候,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教会,会从这个光景里脱离出来。这样的事过去之后,这个称为兽的开始露出它本来的面目,这时世界各地有很多的伊斯兰教徒,有一个声音说,“那五个族类在全球已经布置好了”。

再接著,真心爱主的被宣布为非法,这种情况在大部分国家都会出现, 于是逼迫开始了。我看到许多基督徒被杀。在被杀的过程中,我看见有的人口里承认自己属神,有些是莫名其妙被杀的,因为还没有明白神要对他们说的话时,危险就临到了,还不知是怎么回事就有灾祸或莫名的祸害临到,就被杀了。我看到血开始流,流得满地都是,很多沟渠都有血流淌过来,感觉就像填苹果沟一样,血都会漫出沟面,溅得到处都是,路上都是红色的印子。教会荒凉,教堂建筑物破败,败坏的事到处可见,有许多人奔跑而躲藏。我看到很多人跑到我的房子面前,讨论要怎样躲起来,这时我看到我房子里有一把手枪和许多子弹,我看见我带领很多人到别的地方藏起来。这时在会堂里的许多人,很多受迷惑而不站在真理上,不知自己敬拜的是谁。

下面是在另外一些地方的情形。 接下来神打开一扇门,这个门很奇妙,神带我去看各个国家打仗的情形,还有各个国家饥荒的情形,还有展示各样的武器给我看。在接下来的时间,带领我到世界各地 来观看这些情况,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在中亚和东亚发生的一些战争,在那里集聚了许多不同的军队,我看到很多人藏在洞里指挥战争,并没有在外面。很多先进的武器是我在2000这个年代在电视、报纸上或其他地方没有看到过的,被展示在外面。这些武器大部分不需要人来操作。最可怕的是这当中有人会使用一些类似于化学武器的弹头,弹头击打下去会有很浓厚的灰土,被这些灰土沾染到就会像得瘟疫一样。这时很多地方的药品无法供应得上来,很多人是慢慢的死去。 还有大批排列得非常整齐的武器会在平原地方出现,这些武器竟然可以在天上飞行,可以在地面攻击,可以在海里行走, 是海陆空三栖武器。很多武器出现时,你会感到它们真的像虫一样在天上飞来飞去,还有飞机飞过居然听不到响声的新型飞机。有些自认为可以击中目标的,却常常攻击不中。

我看见有很多国家的军队会穿越平原,来到一个集结地,每个来到集结地的军队都称自己是正义的。我看到有些军队穿越西伯利亚平原过来,有些国家的军队从南部穿越过来,有从西部穿越平原过来的。有些飞弹会非常准确地击中目标,但对方的干扰的武器也发挥很大作用,不甘示弱。 我最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神要特意把这些武器和装备一件一件的展示出来让我看见,因为单单看这些武器和装备就花了一整夜的时间。这时土地、山川、河流都有响声,都在呻吟。我能看到灵界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势力在背后做这些事情。 冰天雪地的地方也没有很多乐土。

有一个使者在我面前告诉我说,你要将这些战争的情形记下来,将来有一个封存的印到时候会打开,神自然会让它开启。我感谢神让我奇妙的经历了这许多真实的情形。到了后面开始展示我将会遇见日本的地震,印尼的地震,台湾的地震,青海的地震,等等,包括从那时起到往后直到末了的日子我会遇见的,这些在十多年前就让我看见了。特别是看到海水会倒灌到美国的一些重要城市,这些重要城市也会有许多的飓风,火灾,水灾。
(结束)

============================ 繁體中文 =====

末後世代和敵基督

大約是2000年5月,晚上的時候,有一個使者在讀一篇經文,說:“我又看見一個獸從海中上來,有十角七頭……。”我後來知道這是啓示錄裡的原話,但我當時不明白他在說甚麼,因為當時我剛信主不久,還不瞭解啓示錄。當這使者讀完這段話語時,我感到有一陣巨大的風,將我推到一個地方,這時我在靈裡看到我自己,當然是比當時更加成熟的我。這時這個使者的聲音又再度響起,你能感覺到他的聲音是從另外一個世界飄過來一樣。他說:“我又看見另一個獸從地中上來……。”這段經文可以從啓示錄裡看到。

接下來,看見整個地球各種各樣的國家的變化,特別是(我這裡記錄的是)看到世界格局在急速地發生變化,各樣不同的聯盟出現、衰落、出現、衰落、更替。特別是,在那個時候,出現一個很強勢的十方的勢力,當時我寫下來的有德國在裡面,但資料太多,沒有清楚的記下每個國家的名字。我看見還有七個很強勢的霸主,每個霸主穿著不同族裔的服裝,出來的是第七位,我看見這些國家聯手站在海邊,在等一位稱為“盟友”的一同出來。在海的另一邊,東方,也有勢力形成自己的聯盟,跟剛才海對面的獸(這是我在夢裡聽到的字)一起遙相觀望。這時我又看到金色的風浪,浪是像黃金一樣的顏色,這個浪開始在世界各地跑,在跑的同時,它在各處吹,它每吹過一個地方,那裡的經濟和樓盤就往下傾倒,接著很多地方就出現大的地震,人就心裡發慌,開始四處奔走。醫院裡面有越來越多的人,每個人都非常慌張。

這時另外一個圖像出來,是一個男人的臉,和男人的身形,我記得他當時站在一個像是講台的地方,對著全世界講話,聽眾人山人海,其中有世界上的人,也有不同宗教的人,他的面容呈現出來,很明顯的,能感受到他擁有很多國家的血統,我記得他混有来自歐洲,中東(
例如:羅馬、德國、希臘)的血統,這樣的一個男人被舉起來,他有深褐色或深棕色的頭髮,頭髮有點卷,他能行很大的事情,連人稱為神跡的奇異之事他都能行出來。有聲音說,他能在人前叫火從天上降下來。那天晚上我果然看到他開口命令火從天上降下來,於是火就真從天上降下來,結果全地的人都開始信服他,把他推到非常高的位置。

在這些事出現之前,我聽到有聲音在喊叫,“基督在這裡,基督在那裡”,還有人喊“基督在東方”,地上有許多教會就開始向聲音的方向飛跑過去,而且很多人被聲音的地方吸引過去,我看到許多人在奔跑,我可以形容他們為追隨聲音,疲於奔跑。在前面的三年,我也看到我們當中有很多人也跟著這些教會跑來跑去。只是突然間有一天,有天父的聲音從天上響起。在這個異夢的那個晚上,天父的聲音非常清楚地從天上像瀑布、又像響雷一樣響起,說 “這是我的仇敵,敵基督,是迷惑我百姓的”。因為這個聲音,我在那個場景中突然醒悟過來,於是站出來,對所有的教會說,神告訴我這樣這樣這樣的話,然後竭力勸阻他們不要跟隨那迷惑人的聲音,並不要受轄制於敵基督。這時我開始帶領部分教會從全地的奔跑聲中、從全地的教會中分離出來,開始走神為我們預定的道路。我記得當時我站在大石上講話的時候,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教會,會從這個光景裡脫離出來。這樣的事過去之後,這個稱為獸的開始露出它本來的面目,這時世界各地有很多的伊斯蘭教徒,有一個聲音說,“那五個族類在全球已經佈置好了”。

再接著,真心愛主的被宣佈為非法,這種情況在大部分國家都會出現, 於是逼迫開始了。我看到許多基督徒被殺。在被殺的過程中,我看見有的人口裡承認自己屬神,有些是莫名其妙被殺的,因為還沒有明白神要對他們說的話時,危險就臨到了,還不知是怎麼回事就有災禍或莫名的禍害臨到,就被殺了。我看到血開始流,流得滿地都是,很多溝渠都有血流淌過來,感覺就像填蘋果溝一樣,血都會漫出溝面,濺得到處都是,路上都是紅色的印子。教會荒涼,教堂建築物破敗,敗壞的事到處可見,有許多人奔跑而躲藏。我看到很多人跑到我的房子面前,討論要怎樣躲起來,這時我看到我房子裡有一把手槍和許多子彈,我看見我帶領很多人到別的地方藏起來。這時在會堂裡的許多人,很多受迷惑而不站在真理上,不知自己敬拜的是誰。

下面是在另外一些地方的情形。 接下來神打開一扇門,這個門很奇妙,神帶我去看各個國家打仗的情形,還有各個國家飢荒的情形,還有展示各樣的武器給我看。在接下來的時間,帶領我到世界各地 來觀看這些情況,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在中亞和東亞發生的一些戰爭,在那裡集聚了許多不同的軍隊,我看到很多人藏在洞裡指揮戰爭,並沒有在外面。很多先進的武器是我在2000這個年代在電視、報紙上或其他地方沒有看到過的,被展示在外面。這些武器大部分不需要人來操作。最可怕的是這當中有人會使用一些類似於化學武器的彈頭,彈頭擊打下去會有很濃厚的灰土,被這些灰土沾染到就會像得瘟疫一樣。這時很多地方的藥品無法供應得上來,很多人是慢慢的死去。 還有大批排列得非常整齊的武器會在平原地方出現,這些武器竟然可以在天上飛行,可以在地面攻擊,可以在海裡行走, 是海陸空三棲武器。很多武器出現時,你會感到它們真的像蟲一樣在天上飛來飛去,還有飛機飛過居然聽不到響聲的新型飛機。有些自認為可以擊中目標的,卻常常攻擊不中。

我看見有很多國家的軍隊會穿越平原,來到一個集結地,每個來到集結地的軍隊都稱自己是正義的。我看到有些軍隊穿越西伯利亞平原過來,有些國家的軍隊從南部穿越過來,有從西部穿越平原過來的。有些飛彈會非常準確地擊中目標,但對方的干擾的武器也發揮很大作用,不甘示弱。 我最不明白的是為甚麼神要特意把這些武器和裝備一件一件的展示出來讓我看見,因為單單看這些武器和裝備就花了一整夜的時間。這時土地、山川、河流都有響聲,都在呻吟。我能看到靈界裡面有一個很大的勢力在背後做這些事情。 冰天雪地的地方也沒有很多樂土。

有一個使者在我面前告訴我說,你要將這些戰爭的情形記下來,將來有一個封存的印到時候會打開,神自然會讓它開啓。我感謝神讓我奇妙的經歷了這許多真實的情形。到了後面開始展示我將會遇見日本的地震,印尼的地震,台灣的地震,青海的地震,等等,包括從那時起到往後直到末了的日子我會遇見的,這些在十多年前就讓我看見了。特別是看到海水會倒灌到美國的一些重要城市,這些重要城市也會有許多的颶風,火災,水災。
(結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