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7, 2011

我要彈琴讚美祢!

至從五月底主奇妙的帶領,我便開始在Omega 彈琴服事。多少年來,我一直很羨慕在教會有彈琴恩賜的姊妹,那美麗動人的詩歌弦律從她們的指尖流出來,真讓人心醉。大約十年前,我無意間從一位回流的朋友手中買到一個二手電子琴,我從不懂和弦,漸漸從電子琴的手冊裡摸索每個調子,主開始不斷教我彈琴,我之所以說是祂教我,是因為我可以感覺到每一次地突破都不是靠我的能力做到,我可以說那絕對不是技巧,因為到如今,我仍然沒有技巧,我只彈我裡面聽到的聲音,很奇妙地手指竟也能游走到對的琴鍵彈出我裡面聽到的聲音。

我記得最大的一次突破是在接近五月底的一天,當我如往常彈著主另外送給我的一個Yamaha鋼琴(這也是一個奇妙的見證),彈著彈著錯誤百出,其實一向是如此,我心裡對自己總是彈得亂七八糟感到很厭煩,便關上鋼琴,內心呼喊主:「主啊!為什麼我總是彈不好,主!求祢賜我彈琴敬拜祢的恩賜!」主回答說:「妳要彈琴的恩賜作什麼?一旦妳有這個恩賜,妳願意服事我,在很多聚會裡為我彈琴嗎?」我說:「如果祢賜我這個恩賜,我彈琴又如何!」



這個對話當時我沒有放在心上,因為很多和聖靈的對話,我有時常常不確定是從祂來的還是從自己意念來的,但自此之後,主開始為我開了很多彈琴服事的門。

在五月底的主日,Omega有一個晚上的家庭聚會。那天下午,我和往常一樣一直彈著最近很感動我的詩歌「榮耀神羔羊」,但那天不同,我心裡總有個感覺今天聚會我得彈琴,那天出門前,聖靈提醒我帶著譜去聚會,我就隨手將諎放進我的包包內。來到Elizy 家,那是我第一次到她家聚會,那裡的環境和人對我來說都十分漠生,Elizy 在聚會前隨口問我:「你會不會彈琴?」我說:「我會,但我彈得不好。」我心裡覺得「怎麼都不應該輪到我吧?我彈得真的不好。」沒多久,我又聽到Elizy 在那喃喃自語:「今天可能沒有人彈琴了...」我一聽到她如此說,我便拿她手中的詩歌翻看了一下,很驚訝裡面竟然有一首是我在下午狂彈的詩歌「榮耀神羔羊」,而且背包內也帶著那首詩歌的譜,這時我知道主要我彈琴了,感謝主!同時間祂的勇氣和信心突然也充滿了我,以我往常的天然性格,我是很膽小而且比較喜歡躲在人後面的,特別是在我漠生的環境,我股起勇氣拿著Elizy的詩歌譜,走到鋼琴前就開始當天的詩歌敬拜,那是我從來沒有經歴過的奇妙經歴,那天的手好像已經不是我的了,我從來沒有聽過從自已的手中可以彈出這麼動人的音樂,手竟然可以自己游走到對的琴鍵彈出動人的弦律,我越彈越驚訝,我看著自己的手在琴鍵上飛奔,自己也沈醉在琴聲中,很多人來事後來和我說:「你彈得真好!」我知道那不是我,是聖靈的大能,我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那就是「哈利路亞」!雖然我是背對著大家彈琴,但我知道當天有很多奇妙的事發生,詳細的內容可以在之前的見證分享讀到,事後Elizy 和我分享,那天她看到耶穌基督就站在琴旁,我想著耶穌很溫柔地站在我旁邊,真的令我很安慰!

那天主帶給我的突破不單是在彈琴上,同時也在我的勇氣上,那是我第一次作同步翻譯的服事,我從來沒想過我的英文能力足夠好到可以作翻譯的服事,但那天我想是從神而來的大能幫助我有勇氣突破我在意念裡的限制,神要提升我的信心和勇氣,將我推前一步!

果然接下來是更大的考試。之後沒有幾天,Elizy 打電話來邀請我在一個大型佈道會裡彈琴,並且和一班樂團配撘,你可以想像對一個在家庭聚會只彈了一次琴的人來說,這會是多震驚的消息,但我不敢輕忽這個呼召,因為我曾經答應過主,我心中的緊張和害怕,驅使我回答:「妳給我幾天禱告問神!」接下來幾天,這事就掛在我心上,我不斷地和聖靈拔合,直到主透過異夢和我說話,告訴我不要失去祂要給我的祝福,要緊緊抓住這個機會,我仍記得在異夢中失去祝福的失落感,那個遺撼好大,我不要!於是我決定勇敢向前,心想若是神要我做的事,祂會像在前幾天一樣賜我恩膏,幫助我彈琴,我現在能做的只有憑著這個信心,我回應神:「主,這雙手是祢的,我將它賜給你,不論我擁有的彈琴的技巧是多麼有限,我願意就用我僅有的一點點來敬拜祢!我願意拿我有的一切來敬拜祢!我就是要單單來敬拜讚美祢!用我的生命來敬拜祢!」

接著是第一次樂團集合練習,禱告時,我淚流滿面,內心戰驚,心裡告訴主,在這班專業的樂團面前,我只能倚靠祂了!我硬著頭皮坐到琴前,到了練習快歌時,我只能用慘不忍賭來形容,我完全彈不出該有的節奏,那位耐心的樂團教練到最後也忍不住拋下一句話:「雖然恩膏很重要,但技巧也是基本的,否則別人怎麼與你配撘?」

這真是一個很大的考驗,當下我完全被打敗了,我本來和主說:「主我只能完全靠祢了!」但這似乎不夠,還必須再加上技巧,我立刻下了一個決定﹣﹣放棄!一踏出門口,雖然那時已晚上十一點,我仍盤算著找誰誰誰來代替我,因為Elizy 告訴我:「我找的是你,我要的是妳裡面的恩膏,如果妳不彈,妳自己要找到人代替妳!」於是我心想我必須快點打電話找那位代替我的姊妹,但奇怪的事發生了,我一路迷路回家,只要我一拿起手機要打電話,我就立刻又轉到不明的路,我不得不放下電話,專心認路開車,最後本來十分鐘的車程,我開了四十分鐘才到家,要打電話也太晚了,但我心裡仍打算第二天一早打電話。

第二天早上,當我要打電話時,聖靈在我心裡和我說:「我尊重祢的選擇和決定,若妳真要打電話可不可以晚一點再打,先來親近我。」我說:「好!那我下午再打。」於是我和往常一樣把早上時間給主。下午工作的時候,我上網查看一下昨天練習的詩歌,其中有兩首對我來說是新歌,我在練習中因為緊張,沒有好好聽這兩首詩歌,但當我靜下來好好地在網上聽這兩首詩歌時,我不禁淚流滿面,裡面的每一句歌詞都像是神在對我說話,Elizy 說她是經過禱告主所選的詩歌,裡面唱到:「不要讓世界奪去我的心,不要讓環境蒙閉我的眼,不要讓謊言使我耳發沉,不要讓困難攔阻我前行;我要選擇主的道路....我要宣告主的大能,來呼喊哈利路亞! 我立定心志,一生讚美你,我立定心志,單單敬拜你...!」「神已聽見我的呼求,他也明白我的渴望,放下重擔脫去一切纏累,恢復神造我的榮美形象。…疲乏的他賜能力,軟弱的他加力量,等候耶和華必從新得力。如鷹展翅上騰,翱翔在神的國度裡,飛越所有艱難和風暴,單單注視你榮耀寶座.....領受聖靈恩膏和大能,活出美好自由的風采。」每一句歌詞都深深扎到我的心,我不停的流淚,是啊!我不是和神說,我定意要來單單敬拜祂嗎?我怎麼忘了?如果這一關我沒有跨過,我若在聚會中唱這詩歌對我來說就沒有意義了,因為我唱的和我行的不一,而且那詩歌就和我生命沒有關聯了,我必須勝過!我必須勝過!聖靈在當天充滿我,我就在淚水中浸泡了整個下午,連我老公都覺得奇怪。

我對主說我願意再繼續,但我的能力技巧實在有限,我願意在一天的佈道會彈琴,就集中心力練習一天的詩歌,第二天我必須交給另一個人,神很體貼,在這事上為我預備。在這段時間,神自己教我很多技巧,我在短短的幾天比以前進步很多,我很感謝主!之後其實考試沒有結束,祂要試試看我是否有決心,還記得第二次樂團練習的時候,由於很多歌都換了,我沒有事前在家練習彈過,我無法和大家一起配搭,只有請另一位主修鋼琴在教會司琴的姊妹代彈,那天晚上練習我只有乾看的份,處境對我來說極其乾尬,我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了,但我已答應神,我必須靠祂站立,堅持下去!

我很感謝主給我的一切帶領,要不是祂幫助我這些靈裡的突破,我無法得著這上好的福份,而今,在祂的恩膏帶領下,我彈得越來越順,越來越享受獨自對祂彈琴敬拜的時光,看到聚會中主透過我的手彈出的琴聲,帶下祂自己的恩膏,引領人進入祂的同在和釋放,我忍不住要讚美祂!我們的神,真是一位好神!

JC
Sept. 26, 2011

=======================================
(简体中文)

我要弹琴讚美祢!

至从五月底主奇妙的带领,我便开始在Omega 弹琴服事。多少年来,我一直很羨慕在教会有弹琴恩赐的姊妹,那美丽动人的诗歌弦律从她们的指尖流出来,真让人心醉。大约十年前,我无意间从一位回流的朋友手中买到一个二手电子琴,我从不懂和弦,渐渐从电子琴的手册里摸索每个调子,主开始不断教我弹琴,我之所以说是祂教我,是因为我可以感觉到每一次地突破都不是靠我的能力做到,我可以说那绝对不是技巧,因为到如今,我仍然没有技巧,我只弹我里面听到的声音,很奇妙地手指竟也能游走到对的琴键弹出我里面听到的声音。

我记得最大的一次突破是在接近五月底的一天,当我如往常弹著主另外送给我的一个Yamaha钢琴(这也是一个奇妙的见证),弹著弹著错误百出,其实一向是如此,我心里对自己总是弹得乱七八糟感到很厌烦,便关上钢琴,内心呼喊主:「主啊!为什么我总是弹不好,主!求祢赐我弹琴敬拜祢的恩赐!」主回答说:「妳要弹琴的恩赐作什么?一旦妳有这个恩赐,妳愿意服事我,在很多聚会里为我弹琴吗?」我说:「如果祢赐我这个恩赐,我弹琴又如何!」

这个对话当时我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很多和圣灵的对话,我有时常常不确定是从祂来的还是从自己意念来的,但自此之后,主开始为我开了很多弹琴服事的门。

在五月底的主日,Omega有一个晚上的家庭聚会。那天下午,我和往常一样一直弹著最近很感动我的诗歌「荣耀神羔羊」,但那天不同,我心里总有个感觉今天聚会我得弹琴,那天出门前,圣灵提醒我带著谱去聚会,我就随手将諎放进我的包包内。来到Elizy 家,那是我第一次到她家聚会,那里的环境和人对我来说都十分漠生,Elizy 在聚会前随口问我:「你会不会弹琴?」我说:「我会,但我弹得不好。」我心里觉得「怎么都不应该轮到我吧?我弹得真的不好。」没多久,我又听到Elizy 在那喃喃自语:「今天可能没有人弹琴了...」我一听到她如此说,我便拿她手中的诗歌翻看了一下,很惊讶里面竟然有一首是我在下午狂弹的诗歌「荣耀神羔羊」,而且背包内也带著那首诗歌的谱,这时我知道主要我弹琴了,感谢主!同时间祂的勇气和信心突然也充满了我,以我往常的天然性格,我是很胆小而且比较喜欢躲在人后面的,特别是在我漠生的环境,我股起勇气拿著Elizy的诗歌谱,走到钢琴前就开始当天的诗歌敬拜,那是我从来没有经歴过的奇妙经歴,那天的手好像已经不是我的了,我从来没有听过从自已的手中可以弹出这么动人的音乐,手竟然可以自己游走到对的琴键弹出动人的弦律,我越弹越惊讶,我看著自己的手在琴键上飞奔,自己也沉醉在琴声中,很多人来事后来和我说:「你弹得真好!」我知道那不是我,是圣灵的大能,我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哈利路亚」!虽然我是背对著大家弹琴,但我知道当天有很多奇妙的事发生,详细的内容可以在之前的见证分享读到,事后Elizy 和我分享,那天她看到耶稣基督就站在琴旁,我想著耶稣很温柔地站在我旁边,真的令我很安慰!

那天主带给我的突破不单是在弹琴上,同时也在我的勇气上,那是我第一次作同步翻译的服事,我从来没想过我的英文能力足够好到可以作翻译的服事,但那天我想是从神而来的大能帮助我有勇气突破我在意念里的限制,神要提升我的信心和勇气,将我推前一步!

果然接下来是更大的考试。之后没有几天,Elizy 打电话来邀请我在一个大型布道会里弹琴,并且和一班乐团配撘,你可以想像对一个在家庭聚会只弹了一次琴的人来说,这会是多震惊的消息,但我不敢轻忽这个呼召,因为我曾经答应过主,我心中的紧张和害怕,驱使我回答:「妳给我几天祷告问神!」接下来几天,这事就挂在我心上,我不断地和圣灵拔合,直到主透过异梦和我说话,告诉我不要失去祂要给我的祝福,要紧紧抓住这个机会,我仍记得在异梦中失去祝福的失落感,那个遗撼好大,我不要!于是我决定勇敢向前,心想若是神要我做的事,祂会像在前几天一样赐我恩膏,帮助我弹琴,我现在能做的只有凭著这个信心,我回应神:「主,这双手是祢的,我将它赐给你,不论我拥有的弹琴的技巧是多么有限,我愿意就用我仅有的一点点来敬拜祢!我愿意拿我有的一切来敬拜祢!我就是要单单来敬拜讚美祢!用我的生命来敬拜祢!」

接著是第一次乐团集合练习,祷告时,我泪流满面,内心战惊,心里告诉主,在这班专业的乐团面前,我只能倚靠祂了!我硬著头皮坐到琴前,到了练习快歌时,我只能用惨不忍赌来形容,我完全弹不出该有的节奏,那位耐心的乐团教练到最后也忍不住抛下一句话:「虽然恩膏很重要,但技巧也是基本的,否则别人怎么与你配撘?」

这真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当下我完全被打败了,我本来和主说:「主我只能完全靠祢了!」但这似乎不够,还必须再加上技巧,我立刻下了一个决定﹣﹣放弃!一踏出门口,虽然那时已晚上十一点,我仍盘算著找谁谁谁来代替我,因为Elizy 告诉我:「我找的是你,我要的是妳里面的恩膏,如果妳不弹,妳自己要找到人代替妳!」于是我心想我必须快点打电话找那位代替我的姊妹,但奇怪的事发生了,我一路迷路回家,只要我一拿起手机要打电话,我就立刻又转到不明的路,我不得不放下电话,专心认路开车,最后本来十分钟的车程,我开了四十分钟才到家,要打电话也太晚了,但我心里仍打算第二天一早打电话。

第二天早上,当我要打电话时,圣灵在我心里和我说:「我尊重祢的选择和决定,若妳真要打电话可不可以晚一点再打,先来亲近我。」我说:「好!那我下午再打。」于是我和往常一样把早上时间给主。下午工作的时候,我上网查看一下昨天练习的诗歌,其中有两首对我来说是新歌,我在练习中因为紧张,没有好好听这两首诗歌,但当我静下来好好地在网上听这两首诗歌时,我不禁泪流满面,里面的每一句歌词都像是神在对我说话,Elizy 说她是经过祷告主所选的诗歌,里面唱到:「不要让世界夺去我的心,不要让环境蒙闭我的眼,不要让谎言使我耳发沉,不要让困难拦阻我前行;我要选择主的道路....我要宣告主的大能,来呼喊哈利路亚! 我立定心志,一生讚美你,我立定心志,单单敬拜你...!」「神已听见我的呼求,他也明白我的渴望,放下重担脱去一切缠累,恢复神造我的荣美形象。…疲乏的他赐能力,软弱的他加力量,等候耶和华必从新得力。如鹰展翅上腾,翱翔在神的国度里,飞越所有艰难和风暴,单单注视你荣耀宝座.....领受圣灵恩膏和大能,活出美好自由的风采。」每一句歌词都深深扎到我的心,我不停的流泪,是啊!我不是和神说,我定意要来单单敬拜祂吗?我怎么忘了?如果这一关我没有跨过,我若在聚会中唱这诗歌对我来说就没有意义了,因为我唱的和我行的不一,而且那诗歌就和我生命没有关联了,我必须胜过!我必须胜过!圣灵在当天充满我,我就在泪水中浸泡了整个下午,连我老公都觉得奇怪。

我对主说我愿意再继续,但我的能力技巧实在有限,我愿意在一天的布道会弹琴,就集中心力练习一天的诗歌,第二天我必须交给另一个人,神很体贴,在这事上为我预备。在这段时间,神自己教我很多技巧,我在短短的几天比以前进步很多,我很感谢主!之后其实考试没有结束,祂要试试看我是否有决心,还记得第二次乐团练习的时候,由于很多歌都换了,我没有事前在家练习弹过,我无法和大家一起配搭,只有请另一位主修钢琴在教会司琴的姊妹代弹,那天晚上练习我只有干看的份,处境对我来说极其干尬,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了,但我已答应神,我必须靠祂站立,坚持下去!

我很感谢主给我的一切带领,要不是祂帮助我这些灵里的突破,我无法得著这上好的福份,而今,在祂的恩膏带领下,我弹得越来越顺,越来越享受独自对祂弹琴敬拜的时光,看到聚会中主透过我的手弹出的琴声,带下祂自己的恩膏,引领人进入祂的同在和释放,我忍不住要讚美祂!我们的神,真是一位好神!

JC
Sept. 26, 2011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