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9, 2011

神在深圳建的事工

01年底02年初,我硕士刚毕业,回了中国一趟找工作,来到深圳,去之前我在马来西亚作了一个梦,梦中提到我回去时会见到一个白色建筑,那建筑物非常雄伟,至今我仍记得那建筑物的样子,当我进去那建筑物,我遇见一位女子,她手上抱著一个男婴,周围有很多两个翅膀的小天使,在旁边唱歌,神告诉我这是一个事工,我将会遇见并且做这事工。那时我尚未单独做过任何事工,所以当我听到此,我感觉蛮新鲜的。

来到深圳后,我的室友介绍我当地最大的地上教会「梅林」,它距离我住的地方蛮远的,星期天我便坐车到那教会,到了那里,我一看,发现那教会和我在马来西亚梦见的白色建筑物一模一样,一样是有两层,并且有大柱子。于是我明白神希望我在这间教会,我在国外被教导,三自教会通常是不听神的话,而是听政府的话,虽然我对三自教会心中抱有怀疑,但因为神已事先透过梦告诉我,我便顺服祂的带领。去了一两次后,虽然那教会唱诗的方式很古老传统,我也听不太懂牧师所说的,讲道常常照经文唸完,不作任何的解释便散会,但因为人很多,约有两三千人,气氛感觉蛮好的。


后来我开始传福音给我的室友,其中有位朋友,带来一位银行行长的太太,她愿意和我去教会,当时我并不知道她没有信主,一到教会,她又竟然不愿意进教会,只在站在外头看,看完就走了。

去了三个星期,聚会后由于都没有与会友有任何交流,我便觉得当时在马来西亚聚会后有小组比较好,于是我祷告求主预备,主很开恩,为我在我上班的地方开门。我的老板是从澳洲来的香港人,他也是是基督徒,我和财务总监关系也很好,他们对福音很热心,允许我在晚上使用会议室,我便选择这个地方作小组聚会的场所。我又记得当时我曾和一些人提过传福音的事,虽然他们尚未信主,但他们对圣经很感兴趣,我便邀请他们,大约四五个人,包括那位银行行长的太太,每个星期六晚在会议室聚会,开始查经。这个过程中,所有人都因此信主了,其中那位银行行长的太太最后才信,但她的见证另我印象最深刻及感动。

我记得她刚来时,满口粗口,连我们讲圣经的时候,她也讲粗口,我们每个人心想,要她信主似乎很难,没想到查经聚会不到两个月,她突然来和我说:「你可不可以带我信耶稣?」我们所有人都很惊异,她便和我们分享她的经歴。

她的背景很复杂,十八岁就出来做珠宝生意,当时做珠宝生意很不容易,因为得带著很多现金到泰国、缅甸买货,以现金交易,再带著贵重的珠宝回来,那是一个很危险的行业,你可以想像作为一个做珠宝生意的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她说她因为做这生意,陆陆续续下来积蓄了很多钱,在八零年代已借款给人八十万人民币, 在当时那是一笔很大的数目,她是一个很富有的人。她曾借给一个人,但他还不起钱,她说上个礼拜她飞了一趟湖北,因为告他的法院判决地在那里,她说她在那里请了几位杀手,如果他还不起钱,一等那人出来我就要那人的命,至少要他一只手或一只脚,她说她已作好那个准备。她又继续说,但她没想到在她去的前一个礼拜,那礼拜小组刚好查经查到「饶恕」这个主题,之后她去到湖北的那个星期,每天都睡不著觉,特别到要准备砍人的前一天晚上,怎么睡都睡不著,她说在查经中我所说关于饶恕的话充满了整个房间,声音不停地响,烦都烦死了,走到哪就跟到哪,那话追著她不放,她说她受不了了,一夜没睡,本来一早计划好要砍人的,但实在顶不住了,于是没有叫人去砍他,还约了那个人出去喝茶。她说与那人喝茶时,她将借条和判决她赢的判决书拿出来(判决书判决对方一定要赔钱),当著那人的面对他说:「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有个姊妹告诉我,要我饶恕你,所以我今天就饶恕你!」于是就将借条和判决书撕了,那人一脸的惊刹,很感动地对她说:「今后我的这条命就给妳了!」

她对我说:「我做完这件事后,很轻松,所以今天我来就想做一件事,要你来带我信主。」哈利路亚!

她信主后,开放了她的家作小组,她有很多栋房子,我可以任意选,后来人陆陆续续多起来。我在那里大约有三个月的时间,之后就来到多伦多,我大概来到多伦多两年的时间,没有他们任何的信息,与他们失去联络,我以为事情就这么完了。有一天,我找到以前的一个旧电话号码,竟然打通了,对方问我跑到哪去了,我说我到了加拿大,对方问我为什么不告诉他,我想我那时可能忘了通知他们,因为他们与我老家在不同省份,我一回家直接到了加拿大,忘了告诉他们。

这两年他们发生了很多事,当时聚会的所有人后来全部成为国内地方教会的领袖,这位弟兄的妹妹甚至回到乡下,在不同的乡下建立教会。更奇妙的是那位有钱的姊妹,后来因为家中聚会的人数越来越多,超过一百人,她只好想办法弄个地上教会,而政府真批给她一块地,结果从地下教会变成了地上教会,有趣的是因为政府找不到登记的负责人,所以教会这两年很平安的发展,神很奇妙地在中间保守和作巧妙的安排。

她们在深圳建立了三家教会,有两家在沙头角,其中一家是福音戒毒中心,我问她:「你怎么知道福音可以戒毒?」她说:「你教的呀!」「有一次查经,你说福音可以戒毒。」我才想起我曾经分享马来西亚有个成立多年的福音戒毒中心,不吃药不打针,只透过祷告和读经,成功帮助很多人戒毒。这姊妹的信心非常大,她从来没有做过福音戒毒中心,只因为一句话,「你说可以做,就一定可以做!」我说:「我说过很多话。」她说:「是啊,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认为是真的,而且都做成了!」她们果真因著一句话「福音可以戒毒」,就成立了两间戒毒所,这真是神迹!没有人教她如何用福音戒毒,如何祷告戒毒,她说:「就这么祷告嘛!你也带我们祷告过,唱诗你也教过,我们也会唱!」我发现神很看重单纯的人,有单单的心,神就会使用,不需要什么知识和文化,我对于他们对我分享的一切很感动,也觉得真的很奇妙,一切荣耀归给主耶稣!

EC 口述
===================================
(繁體中文)

神在深圳建的事工

01年底02年初,我碩士剛畢業,回了中國一趟找工作,來到深圳,去之前我在馬來西亞作了一個夢,夢中提到我回去時會見到一個白色建築,那建築物非常雄偉,至今我仍記得那建築物的樣子,當我進去那建築物,我遇見一位女子,她手上抱著一個男嬰,周圍有很多兩個翅膀的小天使,在旁邊唱歌,神告訴我這是一個事工,我將會遇見並且做這事工。那時我尚未單獨做過任何事工,所以當我聽到此,我感覺蠻新鮮的。

來到深圳後,我的室友介紹我當地最大的地上教會「梅林」,它距離我住的地方蠻遠的,星期天我便坐車到那教會,到了那裡,我一看,發現那教會和我在馬來西亞夢見的白色建築物一模一樣,一樣是有兩層,並且有大柱子。於是我明白神希望我在這間教會,我在國外被教導,三治教會通常是不聽神的話,而是聽政府的話,雖然我對三自教會心中抱有懷疑,但因為神已事先透過夢告訴我,我便順服祂的帶領。去了一兩次後,雖然那教會唱詩的方式很古老傳統,我也聽不太懂牧師所說的,講道常常照經文唸完,不作任何的解釋便散會,但因為人很多,約有兩三千人,氣氛感覺蠻好的。

後來我開始傳福音給我的室友,其中有位朋友,帶來一位銀行行長的太太,她願意和我去教會,當時我並不知道她沒有信主,一到教會,她又竟然不願意進教會,只在站在外頭看,看完就走了。

去了三個星期,聚會後由於都沒有與會友有任何交流,我便覺得當時在馬來西亞聚會後有小組比較好,於是我禱告求主預備,主很開恩,為我在我上班的地方開門。我的老闆是從澳洲來的香港人,他也是是基督徒,我和財務總監關係也很好,他們對福音很熱心,允許我在晚上使用會議室,我便選擇這個地方作小組聚會的場所。我又記得當時我曾和一些人提過傳福音的事,雖然他們尚未信主,但他們對聖經很感興趣,我便邀請他們,大約四五個人,包括那位銀行行長的太太,每個星期六晚在會議室聚會,開始查經。這個過程中,所有人都因此信主了,其中那位銀行行長的太太最後才信,但她的見證另我印象最深刻及感動。

我記得她剛來時,滿口粗口,連我們講聖經的時候,她也講粗口,我們每個人心想,要她信主似乎很難,沒想到查經聚會不到兩個月,她突然來和我說:「你可不可以帶我信耶穌?」我們所有人都很驚異,她便和我們分享她的經歴。

她的背景很複雜,十八歲就出來做珠寶生意,當時做珠寶生意很不容易,因為得帶著很多現金到泰國、緬甸買貨,以現金交易,再帶著貴重的珠寶回來,那是一個很危險的行業,你可以想像作為一個做珠寶生意的她,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她說她因為做這生意,陸陸續續下來積蓄了很多錢,在八零年代已借款給人八十萬人民幣, 在當時那是一筆很大的數目,她是一個很富有的人。她曾借給一個人,但他還不起錢,她說上個禮拜她飛了一趟湖北,因為告他的法院判決地在那裡,她說她在那裡請了幾位殺手,如果他還不起錢,一等那人出來我就要那人的命,至少要他一隻手或一隻腳,她說她已作好那個準備。她又繼續說,但她沒想到在她去的前一個禮拜,那禮拜小組剛好查經查到「饒恕」這個主題,之後她去到湖北的那個星期,每天都睡不著覺,特別到要準備砍人的前一天晚上,怎麼睡都睡不著,她說在查經中我所說關於饒恕的話充滿了整個房間,聲音不停地響,煩都煩死了,走到哪就跟到哪,那話追著她不放,她說她受不了了,一夜沒睡,本來一早計劃好要砍人的,但實在頂不住了,於是沒有叫人去砍他,還約了那個人出去喝茶。她說與那人喝茶時,她將借條和判決她贏的判決書拿出來(判決書判決對方一定要賠錢),當著那人的面對他說:「我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有個姊妹告訴我,要我饒恕你,所以我今天就饒恕你!」於是就將借條和判決書撕了,那人一臉的驚刹,很感動地對她說:「今後我的這條命就給妳了!」

她對我說:「我做完這件事後,很輕鬆,所以今天我來就想做一件事,要你來帶我信主。」哈利路亞!

她信主後,開放了她的家作小組,她有很多棟房子,我可以任意選,後來人陸陸續續多起來。我在那裡大約有三個月的時間,之後就來到多倫多,我大概來到多倫多兩年的時間,沒有他們任何的信息,與他們失去聯絡,我以為事情就這麼完了。有一天,我找到以前的一個舊電話號碼,竟然打通了,對方問我跑到哪去了,我說我到了加拿大,對方問我為什麼不告訴他,我想我那時可能忘了通知他們,因為他們與我老家在不同省份,我一回家直接到了加拿大,忘了告訴他們。

這兩年他們發生了很多事,當時聚會的所有人後來全部成為國內地方教會的領袖,這位弟兄的妹妹甚至回到鄉下,在不同的鄉下建立教會。更奇妙的是那位有錢的姊妹,後來因為家中聚會的人數越來越多,超過一百人,她只好想辦法弄個地上教會,而政府真批給她一塊地,結果從地下教會變成了地上教會,有趣的是因為政府找不到登記的負責人,所以教會這兩年很平安的發展,神很奇妙地在中間保守和作巧妙的安排。

她們在深圳建立了三家教會,有兩家在沙頭角,其中一家是福音戒毒中心,我問她:「你怎麼知道福音可以戒毒?」她說:「你教的呀!」「有一次查經,你說福音可以戒毒。」我才想起我曾經分享馬來西亞有個成立多年的福音戒毒中心,不吃藥不打針,只透過禱告和讀經,成功幫助很多人戒毒。這姊妹的信心非常大,她從來沒有做過福音戒毒中心,只因為一句話,「你說可以做,就一定可以做!」我說:「我說過很多話。」她說:「是啊,你說的每一句話我都認為是真的,而且都做成了!」她們果真因著一句話「福音可以戒毒」,就成立了兩間戒毒所,這真是神蹟!沒有人教她如何用福音戒毒,如何禱告戒毒,她說:「就這麼禱告嘛!你也帶我們禱告過,唱詩你也教過,我們也會唱!」我發現神很看重單純的人,有單單的心,神就會使用,不需要什麼知識和文化,我對於他們對我分享的一切很感動,也覺得真的很奇妙,一切榮耀歸給主耶穌!

EC 口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