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9, 2011

领受救恩

我第一次出国就来到马来西亚,当时我和我先生在吉隆坡住的宿舍只有六七平方米,租金非常贵,由于与从前在国内住的环境相比落差太大,那时我还蛮抱怨的。我先生当时挺吃得苦的,每天凌晨三时起床,而且为了要找到一个租金合适的房子,三个月只吃面包和方便面,听了他的见证,我才只知道他很辛苦,而我的虚荣心很大。

我妈妈在中国当时是信佛的,而且很敬擎,每天早上五点就起床烧香拜佛、吃斋,而我也跟著她一起做,出国前我妈妈还要我将她拜的佛、菩萨,以及她到处去求来,觉得很灵验的东西,都带在身上。马来西亚的文化很迷信,满天神佛,再加上是个回教国家,因此那里的宗教气氛非常浓厚。刚开始我在KTU私立学校读英文,后来知道所读的文凭不能被认可,生活便觉得百般无聊,我便照著我妈妈的叮咛每天烧香拜佛。那时我们的房东要求我们不可在家做饭,由于她天天从对面的住家跑来监看我们有没有做饭,因此那时我们和房东的关系开始有些磨擦和抱怨。


那时有一位叫Angela很热情的老师,知道我们这些国际留学生常常没什么饭吃,就联络招集邀请我们这些学生,租了一台车,带我们去教会,因为教会有饭吃,于是我们便常常这样去教会,或去弟兄姊妹家吃饭,那时我只对吃饭感兴趣,对查经一点兴趣都没有,从来都不记得他们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吃得很饱,聊天聊得很开心。

有一次我的钱包在图书饭莫名其妙地不见了,钱包内的钱我倒不在意,我只对里面的一个符弄丢了很心痛,当时我将它看成和我的生命一样重要,吃不下也睡不好,心想我和以前那个东西没有绿份了。几天以后一个星期六晚上,Angela 老师和一位内蒙古来的学生,来邀请我们参在一个从台湾来的一对夫妇的聚会,要为我们中国留学生祷告,我们来到Caverlage Church。我想起前几个晚上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辆马车载著人飞来飞去,有一个白衣男人从马车下来,他把我从空中拦截下来,对我说他要带我去见神,当时我不明白他在梦里说的是什么。

当我一来到这教会令我吃惊的是,教会的场景布置,和我在梦里看到的一模一样,甚至先到后院很多人一起吃饭,再到大堂的场景和情节,也和我梦里所见的一样。那时我们吃完饭,来到大堂听道,虽然我对听道没有一点兴趣,但因为没有车可以离开,也只有乖乖地在那里。讲完道,他们便邀请第一次到教会的人,师母唱著「有一份礼物」的诗歌,说著就有同工下来,架著我们这些第一次来教会的人上台,他们要我们跟著他们唸一段词,事后我知道那是决志信主的祷告词。那时我在心里偷偷笑他们很笨,竟说自己是罪人,除此之外,也对于他们两个架著一个人上台要人信耶稣的方式很反感,但碍于自己已经吃了人家的饭,心想接受就接受吧!

当时我们住的地方从新加坡搬来一个在教会带敬拜的领袖,他常在家里弹吉他,他对我们很好,所以当时我觉得基督徒还是不错的。再加上当时在马来西亚同居的情况很普遍,但他和他交往很久的女朋友并没有同居,于是我便对他们如此保守自己的身体,印象很好。

后来那带我们信主的老师,成立Mission House把所有中国人留学生招集起来聚会,他常来邀请我去聚会,我因为他们聚会中有食物,便接受他们的邀请。由于我曾在国内司法部门工作,学的又是法律,所以我很喜欢辩论,并且试著在辩论中找真理,台上在讲道,我就在台下评论对错、找毛病,不论他们讲的是见证或讲道,总觉得他们所说的很假很虚伪,那时我非常骄傲。去到小组因为人少,我的胆子更大了,我将他们所说的话一条条列出,用很多道理驳斥,常把那带领的夫妇和牧师气到脸都红了,当时我倒觉得我所说的是有理有根有据,每到聚会后面,我的脾毧偸侨滩蛔默名的上来,将我上网和上图书馆查到的资料,一一拿上来驳斥,许多次下来不断地踩场,我的先生也觉得不好意思,回去骂我。但只要有玩的,我就一定参加。

有一次我作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在一个很蓝似海的湖中,撑著一个小艇,天空有白色海鸥在飞,湖中有中式庭院,湖边有银白色沙滩,我又看见自己在水里游泳,水中有鱼、珊瑚和海参。之后,我们的一位叫Alen的室友,邀请我们去刁曼岛玩,去刁曼岛之前,我们先到衞理公会,在路上我遇见一对德国情侣,我惊觉他们也曾在我梦中出现,接下来在刁曼岛的一景一物,更是奇妙,因为和我在梦境所看到的景物一模一样。

还有一次教会带我们去云顶,去之前,我也作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大约在凌晨五点右左,在云顶的雾里行走,又看到有一群人在一个房间里祷告,也分享他们彼此间的异梦和异象,事后我来到云顶所经歴的一切,就和梦境所看到的是一模一样。

从此我发现,只要我去某个与基督教有关的地方,就会事先梦到,我无法解释为什么会如此。于是我开始相信,灵界是存在的,从刁曼岛回来之后,我便将所有从国内带来的偶像,奉耶稣的名丢了。

搬家之后,更奇妙的事发生了。有一天晚上我梦到一个白衣人来照访我,他穿著白长袍,有一头白长发,身上发出极亮的光。他在我房门口敲门,我起身开门,他对我:「孩子,你要当心,有蛇要来咬你!」说完就不见了,结果梦中真有一条小蛇从窗口飞进来,咬了我右手小指一口,我立刻被痛醒,起床一看,我的小指流血了,真有个牙印。以后我发现,在很多属灵争战中,有时肉体会留下伤痕,我才开始相信,这个情形是实际存在的,除非你经歴,否则很难去相信。

当时我不觉得有异,又躺回去睡觉,在梦里我又看到那白衣人,他又告诉我,我会去到一个商场,接著我看到我自己在一个地下商场,有个小男孩来偷我的钱包,我跑去追他,他后来将钱包丢到拉圾桶。一个星期不到的假日,我到吉隆坡地下商场打零工看摊位,结果真有个人来偷我的包,我立即反应去追他,追到一半就不见人影,心里很难过,因为包里有一些重要的证件,我回到摊位,突然想起梦里的场景,我看到那小偷将钱包丢进一个拉圾桶,我便去那个我看到的拉圾桶找我的包,果真在那里找到,经过这个经歴,我心里毛了起来。

第二次又梦到那位白衣人,他又再次来提醒我要小心,因为有蛇来咬我,并且告诉我将要发生的事,那时我心中还是很怀疑。过了几天,那天下著雨,路上没人,我在回学校的截径上,遇见一个很高大的男人,很大力地将我推到墙上,想非理我,但很奇妙的是我心里并没有害怕,我出口想告诉他「你不要过来」,但却有一个我听不懂的语言从我口中脱口说出,我事后才知道那是方言,当时我并不知道,叽里咕噜说了一分多钟,那男的很惊奇,立刻松手,跪在地上抱著头,当下我抓著我的伞立刻逃跑。之后我回想起那个梦,才知道神有提醒我,但我并没有警醒。

从此这个白衣人就放在我的心里,他总是在我危难的时候来提醒我。有天大约凌晨两点,那时我先生回国了,我一个人住在二楼,半梦半醒之间,那位白衣人又出现了,他一进门整个房间亮了起来,亮得感觉自己不像在房间里,我仔细看那位白衣人,他头发很长微捲像羊毛一样,衣服如太阳白色亮光,中间系有腰带,一手拿宝剑,一手拿著上面有七盏灯的灯台,灯与灯之间有金鍊相连,我对他脚的颜色印象最深刻,是铜色的,我心想怎么会有人的皮肤是铜色的,他的脸上有光,亮到看不清轮廓,双眼内有火。那位白衣人对我说:「你跟我来。」于是他带我来到一个海上,海底的深处有一个像山一样的石头,上面有四个大字「立约之石」,那白衣人对我说:「我与你立约在此。」我问他:「这是哪里?」他说:「地的深处。」他一说完海里就出现一道彩虹,他要我在石头上写字,写了什么我已不记得了,写完之后,他就将那石头封存起来。

我对这位白衣人常来我梦中感到奇怪,于是有一次我去Mission House查经小组,等聚会结束,很多人都离开后,我就悄悄问传道,关于这位白衣人的事,我向他形容我所见到的,他便拿出一本黑皮书(圣经),翻到最后面(启示录1:12-16),问我:「你所看到的是不是上面所写的?」我一看,非常惊讶,竟然书中所描述的人和我所见到的人一模一样,他就告诉我说我看到的是耶稣基督,并且要求我如果下次再遇见他,一定要问他两个问题,第一个问他「你是谁?」,第二个问他:「找我做什么?」我记住了他的话。

在一个星期六凌晨,我又在半梦半醒之间见到这位白衣人,这回他手里没有拿东西,他一看到我就抓著我的手说:「你跟我来。」瞬间,我飞在空中,进入另一个时空,来到一个湖边,那湖没有生命,周围也没有生命,我突然想起传道的话,我立刻问白衣人:「你是谁?」那位白衣人会讲中文但却用英文回答我 "I am who I am." 又说:「我是耶稣基督。」他一说完这句话,我就立刻觉得我似乎已认识他很久很久了,很熟悉他,他还给我摸他那有钉痕的手。我又问他:「你找我做什么?」但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用手指湖心说:「你下去就会看到。」接著又说:「我必与你同在。」我的身体立刻像羽毛一样轻,一下子直接插入湖心,主叫那湖作死湖,到了湖底,我看到湖里面有个大碗,接著就是四十多天的经歴,我去到地狱、火湖和未来,有时在晚上,有时在白天,或在梦中,或在读书坐著时,又或在半梦半醒间,身体突被提去不同的地方,每个经歴都十分真实,其中我甚至用手去试试地狱的火,那痛不是皮肉的痛,而是痛到骨髓里去的痛。很奇妙的是,虽然很多时候晚上没有睡到觉,但我白天的精神却很好。我会再陆陆续续分享这四十天的经歴。

因为这些经歴,从此,我开始对这本圣经所描述的这位叫耶稣基督的白衣人认真,我的心才开始被他改变,因为遇见他的经歴,我刚硬的心一下子被击碎,在小组的时候,不再敢和人争辩,虽然那时有很多事我还不懂,但因为这个经歴,我开始相信真有一位神,相信耶稣,相信天上有一位父,相信这位神是真实存在的,而这本圣经确实是神所默示的话语。

EC 口述

========================================
(繁體中文)

領受救恩

我第一次出國就來到馬來西亞,當時我和我先生在吉隆坡住的宿舍只有六七平方米,租金非常貴,由於與從前在國內住的環境相比落差太大,那時我還蠻抱怨的。我先生當時挺吃得苦的,每天凌晨三時起床,而且為了要找到一個租金合適的房子,三個月只吃麵包和方便麵,聽了他的見證,我才只知道他很辛苦,而我的虚榮心很大。

我媽媽在中國當時是信佛的,而且很敬擎,每天早上五點就起床燒香拜佛、吃齋,而我也跟著她一起做,出國前我媽媽還要我將她拜的佛、菩薩,以及她到處去求來,覺得很靈驗的東西,都帶在身上。馬來西亞的文化很迷信,滿天神佛,再加上是個回教國家,因此那裡的宗教氣氛非常濃厚。剛開始我在KTU私立學校讀英文,後來知道所讀的文憑不能被認可,生活便覺得百般無聊,我便照著我媽媽的叮嚀每天燒香拜佛。那時我們的房東要求我們不可在家做飯,由於她天天從對面的住家跑來監看我們有沒有做飯,因此那時我們和房東的關係開始有些磨擦和抱怨。

那時有一位叫Angela很熱情的老師,知道我們這些國際留學生常常沒什麼飯吃,就聯絡招集邀請我們這些學生,租了一台車,帶我們去教會,因為教會有飯吃,於是我們便常常這樣去教會,或去弟兄姊妹家吃飯,那時我只對吃飯感興趣,對查經一點興趣都沒有,從來都不記得他們說了些什麼,只記得吃得很飽,聊天聊得很開心。

有一次我的錢包在圖書飯莫名其妙地不見了,錢包內的錢我倒不在意,我只對裡面的一個符弄丟了很心痛,當時我將它看成和我的生命一樣重要,吃不下也睡不好,心想我和以前那個東西沒有綠份了。幾天以後一個星期六晚上,Angela 老師和一位內蒙古來的學生,來邀請我們參在一個從台灣來的一對夫婦的聚會,要為我們中國留學生禱告,我們來到Caverlage Church。我想起前幾個晚上做了一個夢,夢裡有一輛馬車載著人飛來飛去,有一個白衣男人從馬車下來,他把我從空中攔截下來,對我說他要帶我去見神,當時我不明白他在夢裡說的是什麼。

當我一來到這教會令我吃驚的是,教會的場景佈置,和我在夢裡看到的一模一樣,甚至先到後院很多人一起吃飯,再到大堂的場景和情節,也和我夢裡所見的一樣。那時我們吃完飯,來到大堂聽道,雖然我對聽道沒有一點興趣,但因為沒有車可以離開,也只有乖乖地在那裡。講完道,他們便邀請第一次到教會的人,師母唱著「有一份禮物」的詩歌,說著就有同工下來,架著我們這些第一次來教會的人上台,他們要我們跟著他們唸一段詞,事後我知道那是決志信主的禱告詞。那時我在心裡偷偷笑他們很笨,竟說自己是罪人,除此之外,也對於他們兩個架著一個人上台要人信耶穌的方式很反感,但礙於自己已經吃了人家的飯,心想接受就接受吧!

當時我們住的地方從新加坡搬來一個在教會帶敬拜的領袖,他常在家裡彈吉他,他對我們很好,所以當時我覺得基督徒還是不錯的。再加上當時在馬來西亞同居的情況很普遍,但他和他交往很久的女朋友並沒有同居,於是我便對他們如此保守自己的身體,印象很好。

後來那帶我們信主的老師,成立Mission House把所有中國人留學生招集起來聚會,他常來邀請我去聚會,我因為他們聚會中有食物,便接受他們的邀請。由於我曾在國內司法部門工作,學的又是法律,所以我很喜歡辯論,並且試著在辯論中找真理,台上在講道,我就在台下評論對錯、找毛病,不論他們講的是見證或講道,總覺得他們所說的很假很虚偽,那時我非常驕傲。去到小組因為人少,我的膽子更大了,我將他們所說的話一條條列出,用很多道理駁斥,常把那帶領的夫婦和牧師氣到臉都紅了,當時我倒覺得我所說的是有理有根有據,每到聚會後面,我的脾氣總是忍不住默名的上來,將我上網和上圖書館查到的資料,一一拿上來駁斥,許多次下來不斷地踩場,我的先生也覺得不好意思,回去罵我。但只要有玩的,我就一定參加。

有一次我作了一個夢,夢到自己在一個很藍似海的湖中,撐著一個小艇,天空有白色海鷗在飛,湖中有中式庭院,湖邊有銀白色沙灘,我又看見自己在水裡游泳,水中有魚、珊瑚和海參。之後,我們的一位叫Alen的室友,邀請我們去刁曼島玩,去刁曼島之前,我們先到衞理公會,在路上我遇見一對德國情侶,我驚覺他們也曾在我夢中出現,接下來在刁曼島的一景一物,更是奇妙,因為和我在夢境所看到的景物一模一樣。

還有一次教會帶我們去雲頂,去之前,我也作了一個夢,夢到自己大約在凌晨五點右左,在雲頂的霧裡行走,又看到有一群人在一個房間裡禱告,也分享他們彼此間的異夢和異象,事後我來到雲頂所經歴的一切,就和夢境所看到的是一模一樣。

從此我發現,只要我去某個與基督教有關的地方,就會事先夢到,我無法解釋為什麼會如此。於是我開始相信,靈界是存在的,從刁曼島回來之後,我便將所有從國內帶來的偶像,奉耶穌的名丟了。

搬家之後,更奇妙的事發生了。有一天晚上我夢到一個白衣人來照訪我,他穿著白長袍,有一頭白長髮,身上發出極亮的光。他在我房門口敲門,我起身開門,他對我:「孩子,你要當心,有蛇要來咬你!」說完就不見了,結果夢中真有一條小蛇從窗口飛進來,咬了我右手小指一口,我立刻被痛醒,起床一看,我的小指流血了,真有個牙印。以後我發現,在很多屬靈爭戰中,有時肉體會留下傷痕,我才開始相信,這個情形是實際存在的,除非你經歴,否則很難去相信。

當時我不覺得有異,又躺回去睡覺,在夢裡我又看到那白衣人,他又告訴我,我會去到一個商場,接著我看到我自己在一個地下商場,有個小男孩來偷我的錢包,我跑去追他,他後來將錢包丟到拉圾桶。一個星期不到的假日,我到吉隆坡地下商場打零工看攤位,結果真有個人來偷我的包,我立即反應去追他,追到一半就不見人影,心裡很難過,因為包裡有一些重要的證件,我回到攤位,突然想起夢裡的場景,我看到那小偷將錢包丟進一個拉圾桶,我便去那個我看到的拉圾桶找我的包,果真在那裡找到,經過這個經歴,我心裡毛了起來。

第二次又夢到那位白衣人,他又再次來提醒我要小心,因為有蛇來咬我,並且告訴我將要發生的事,那時我心中還是很懷疑。過了幾天,那天下著雨,路上沒人,我在回學校的截徑上,遇見一個很高大的男人,很大力地將我推到牆上,想非理我,但很奇妙的是我心裡並沒有害怕,我出口想告訴他「你不要過來」,但卻有一個我聽不懂的語言從我口中脫口說出,我事後才知道那是方言,當時我並不知道,嘰哩咕嚕說了一分多鐘,那男的很驚奇,立刻鬆手,跪在地上抱著頭,當下我抓著我的傘立刻逃跑。之後我回想起那個夢,才知道神有提醒我,但我並沒有警醒。

從此這個白衣人就放在我的心裡,他總是在我危難的時候來提醒我。有天大約凌晨兩點,那時我先生回國了,我一個人住在二樓,半夢半醒之間,那位白衣人又出現了,他一進門整個房間亮了起來,亮得感覺自己不像在房間裡,我仔細看那位白衣人,他頭髮很長微捲像羊毛一樣,衣服如太陽白色亮光,中間繫有腰帶,一手拿寶劍,一手拿著上面有七盞燈的燈台,燈與燈之間有金鍊相連,我對他腳的顏色印象最深刻,是銅色的,我心想怎麼會有人的皮膚是銅色的,他的臉上有光,亮到看不清輪廓,雙眼內有火。那位白衣人對我說:「你跟我來。」於是他帶我來到一個海上,海底的深處有一個像山一樣的石頭,上面有四個大字「立約之石」,那白衣人對我說:「我與你立約在此。」我問他:「這是哪裡?」他說:「地的深處。」他一說完海裡就出現一道彩虹,他要我在石頭上寫字,寫了什麼我已不記得了,寫完之後,他就將那石頭封存起來。

我對這位白衣人常來我夢中感到奇怪,於是有一次我去Mission House查經小組,等聚會結束,很多人都離開後,我就悄悄問傳道,關於這位白衣人的事,我向他形容我所見到的,他便拿出一本黑皮書(聖經),翻到最後面(啟示錄1:12-16),問我:「你所看到的是不是上面所寫的?」我一看,非常驚訝,竟然書中所描述的人和我所見到的人一模一樣,他就告訴我說我看到的是耶穌基督,並且要求我如果下次再遇見他,一定要問他兩個問題,第一個問他「你是誰?」,第二個問他:「找我做什麼?」我記住了他的話。

在一個星期六凌晨,我又在半夢半醒之間見到這位白衣人,這回他手裡沒有拿東西,他一看到我就抓著我的手說:「你跟我來。」瞬間,我飛在空中,進入另一個時空,來到一個湖邊,那湖沒有生命,周圍也沒有生命,我突然想起傳道的話,我立刻問白衣人:「你是誰?」那位白衣人會講中文但卻用英文回答我 "I am who I am." 又說:「我是耶穌基督。」他一說完這句話,我就立刻覺得我似乎已認識他很久很久了,很熟悉他,他還給我摸他那有釘痕的手。我又問他:「你找我做什麼?」但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用手指湖心說:「你下去就會看到。」接著又說:「我必與你同在。」我的身體立刻像羽毛一樣輕,一下子直接插入湖心,主叫那湖作死湖,到了湖底,我看到湖裡面有個大碗,接著就是四十多天的經歴,我去到地獄、火湖和未來,有時在晚上,有時在白天,或在夢中,或在讀書坐著時,又或在半夢半醒間,身體突被提去不同的地方,每個經歴都十分真實,其中我甚至用手去試試地獄的火,那痛不是皮肉的痛,而是痛到骨髓裡去的痛。很奇妙的是,雖然很多時候晚上沒有睡到覺,但我白天的精神卻很好。我會再陸陸續續分享這四十天的經歴。

因為這些經歴,從此,我開始對這本聖經所描述的這位叫耶穌基督的白衣人認真,我的心才開始被他改變,因為遇見他的經歴,我剛硬的心一下子被擊碎,在小組的時候,不再敢和人爭辯,雖然那時有很多事我還不懂,但因為這個經歴,我開始相信真有一位神,相信耶穌,相信天上有一位父,相信這位神是真實存在的,而這本聖經確實是神所默示的話語。

EC 口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