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4, 2011

天使的对话

那时我们家仍住在一个两房一厅的公寓里,和另一位现在已经是位牧师的弟兄分租地方。有一次我在房间的衣櫉间里关起门跪著祷告,那次祷告的经歴很奇妙,祷告祷告著,我突然失去对时间的感觉,却听到几个使者的对话,我刚开始以为是隔壁邻居在说话,但想想又不对,因为说话的声音是中文,而邻居是伊朗夫妇,那对话清楚得就像有人隔著一扇门在说话。

起初只有两位的声音。其中一位问另一位:「喂!你从哪里过来啊?」另一位回答说:「我从某某教会(真实的教会,在多伦多)那里过来。」那一位接著又问:「你看到什么了啊?」听到这里,我才意识到,这两个对话的不是人,于是我静下来进到灵里去,这才看到他们是两位没有翅膀的男天使,穿著白衣戴著金带,其中一位靠在我家窗口,另一位刚从另一个地方飞来,立在窗口的另一边。

刚飞来的天使便开始将在那间教会所见所闻,一件一件告诉另外一位天使,这时从窗外又飞来另一位天使,穿著白衣戴著金带,头发金光闪著,手中拿著一本册子,还有一支笔,一只脚搭在窗台上,并没有进入房间,他问第一位说话的天使:「你从某某人(真实的人名,是我认识的人)家里来看到了什么?他做了什么?」这位天使就将那人当天所有的事情,告诉那位拿著册子做笔记的天使,那位天使的工作就是将所听到的一切记录下来。由于我认识这位天使所服事的人,并晓得他的一些事情,所以当我亲耳听见他生命里的事情被覆述出来,跪著的我不禁颤抖起来。

之后他们的谈话,我已分不清是哪位天使说话,我又听见两位天使问拿册子的天使:「你是不是去见过某某教会的天使了?」「是啊!」「那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啊?」天使们似乎非常熟悉自己服事的对象,我听到他们提到许多教会的名字,有华人教会,有英文教会,有些教会是我正在接触的,而且我晓得有些事情正在发生,而有些是我不知道的。他们互相交换讯息,提到某某教会发生了什么事,某某人做了什么得罪主的事,某某教会有什么软弱的事情。



我在那里足足听了二十多分钟,我才第一次意识到,主在圣经里所提到的册子是真实存在的,我们所说的每句话,所做的每件事,都会被记录在天上。所以我们不可以小看那些生命里还没有起来的人,他们身边会有使者,昼夜到父的面前。(马太福音18:10-11)「你们要小心,不可轻看这小子里的一个。我告诉你们,他们的使者在天上,常见我天父的面。(有古卷在此有人子来为要拯救失丧的人。)

这是我用肉耳亲耳听见天使们述说人间各个教会的情况,及个人生命景况的经歴,这令我非常的震惊,从此之后,我便很小心我所说的每件事。

就如,不论我看到任何人有软弱的事,或得罪了人或神的事,我都会先祷告问神:我是否是向对方说话的出口。若我不是向对方提出警戒的出口,我就会很小心不去触碰这部份,因为我知道主有自己的权柄,祂是对方的父亲,也是主人,我没有权利去管别人家的仆人。(罗14:1)「信心软弱的,你们要接纳,但不要辩论所疑惑的事。」"Accept him whose faith is weak, without passing judgment on disputable matters."(罗14:4)「你是谁,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为主能使他站住。」"Who are you to judge someone else's servant? To his own master he stands or falls. And he will stand, for the Lord is able to make him stand."

参考经文:

(马太福音12:36-37)「我又告诉你们,凡人所说的闲话,当审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来;因为要凭你的话定你为义,也要凭你的话定你有罪。」
(马太福音18:8-9)「倘若你一只手,或是一只脚,叫你跌倒,就砍下来丢掉。你缺一只手,或是一只脚,进入永生,强如有两手两脚被丢在永火里。 倘若你一只眼叫你跌倒,就把他剜出来丢掉。你只有一只眼进入永生,强如有两只眼被丢在地狱的火里。」

EC 口述

=========================================
(繁體中文)

天使的對話

那時我們家仍住在一個兩房一廳的公寓裡,和另一位現在已經是位牧師的弟兄分租地方。有一次我在房間的衣櫉間裡關起門跪著禱告,那次禱告的經歴很奇妙,禱告禱告著,我突然失去對時間的感覺,卻聽到幾個使者的對話,我剛開始以為是隔壁鄰居在說話,但想想又不對,因為說話的聲音是中文,而鄰居是伊朗夫婦,那對話清楚得就像有人隔著一扇門在說話。

起初只有兩位的聲音。其中一位問另一位:「喂!你從哪裡過來啊?」另一位回答說:「我從某某教會(真實的教會,在多倫多)那裡過來。」那一位接著又問:「你看到甚麼了啊?」聽到這裡,我才意識到,這兩個對話的不是人,於是我靜下來進到靈裡去,這才看到他們是兩位沒有翅膀的男天使,穿著白衣戴著金帶,其中一位靠在我家窗口,另一位剛從另一個地方飛來,立在窗口的另一邊。

剛飛來的天使便開始將在那間教會所見所聞,一件一件告訴另外一位天使,這時從窗外又飛來另一位天使,穿著白衣戴著金帶,頭髮金光閃著,手中拿著一本冊子,還有一支筆,一隻腳搭在窗台上,並沒有進入房間,他問第一位說話的天使:「你從某某人(真實的人名,是我認識的人)家裡來看到了甚麼?他做了甚麼?」這位天使就將那人當天所有的事情,告訴那位拿著冊子做筆記的天使,那位天使的工作就是將所聽到的一切記錄下來。由於我認識這位天使所服事的人,並曉得他的一些事情,所以當我親耳聽見他生命裡的事情被覆述出來,跪著的我不禁顫抖起來。

之後他們的談話,我已分不清是哪位天使說話,我又聽見兩位天使問拿冊子的天使:「你是不是去見過某某教會的天使了?」「是啊!」「那裡面發生了甚麼事啊?」天使們似乎非常熟悉自己服事的對象,我聽到他們提到許多教會的名字,有華人教會,有英文教會,有些教會是我正在接觸的,而且我曉得有些事情正在發生,而有些是我不知道的。他們互相交換訊息,提到某某教會發生了甚麼事,某某人做了甚麼得罪主的事,某某教會有甚麼軟弱的事情。

我

在那裡足足聽了二十多分鐘,我才第一次意識到,主在聖經裡所提到的冊子是真實存在的,我們所說的每句話,所做的每件事,都會被記錄在天上。所以我們不可以小看那些生命裡還沒有起來的人,他們身邊會有使者,晝夜到父的面前。(馬太福音18:10-11)「你們要小心,不可輕看這小子裡的一個。我告訴你們,他們的使者在天上,常見我天父的面。(有古卷在此有人子來為要拯救失喪的人。)

這是我用肉耳親耳聽見天使們述說人間各個教會的情況,及個人生命景況的經歴,這令我非常的震驚,從此之後,我便很小心我所說的每件事。

就如,不論我看到任何人有軟弱的事,或得罪了人或神的事,我都會先禱告問神:我是否是向對方說話的出口。若我不是向對方提出警戒的出口,我就會很小心不去觸碰這部份,因為我知道主有自己的權柄,祂是對方的父親,也是主人,我沒有權利去管別人家的僕人。(羅14:1)「信心軟弱的,你們要接納,但不要辯論所疑惑的事。」"Accept him whose faith is weak, without passing judgment on disputable matters."(羅14:4)「你是誰,竟論斷別人的僕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為主能使他站住。」"Who are you to judge someone else's servant? To his own master he stands or falls. And he will stand, for the Lord is able to make him stand."

以前我們常會犯一個罪,包括我自己,會論斷一些有恩膏的牧者:「他今天講的東西,我覺得不對!那個人還做了甚麼甚麼...,說了甚麼甚麼不對的...」但之後,我開始悔改並且學會,只要那牧者的權柄是在我之上,我會學會順服,只要我不是出口,我就不會隨便去論斷或作任何評論,就任憑主怒,讓神自己來處理。

参考经文:

(馬太福音12:36-37)「我又告訴你們,凡人所說的閒話,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來;因為要憑你的話定你為義,也要憑你的話定你有罪。」
(馬太福音18:8-9)「 倘若你一隻手,或是一隻腳,叫你跌倒,就砍下來丟掉。你缺一隻手,或是一隻腳,進入永生,強如有兩手兩腳被丟在永火裡。 倘若你一隻眼叫你跌倒,就把他剜出來丟掉。你只有一隻眼進入永生,強如有兩隻眼被丟在地獄的火裡。」

EC 口述

1 comment:

  1. I would like to hear that too!
    Mmmm, how can I ...., well, I can't, it is God's authority.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