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7, 2011

我如何分辨圣父、圣子、圣灵的声音

刚开始我只知道耶稣基督的声音,因为祂常来我的房间,我很熟悉祂的声音,对我来说祂的声音就像人的声音,是耳可以听见的,像朋友一样,来和我谈生命里的事、将来会发生的事、我将会遇见什么事...,若有不懂的经文,祂也会来教导我,教我翻阅圣经,解答我的疑惑。刚开始我了解神的声音是从耶稣基督的声音开始,是最后才认识圣灵的声音。

对于耶稣基督的声音,我听得很习惯,因为我曾经有四十多天,祂带领我去灵界和未来的经歴,将来会再和大家分享这个部份。

我第一次经歴天父的声音是在我要回中国之前,我那时仍在马来西亚,正值学校放假,我先生去打工,我常常得一个人在家。有一天我如往常在家里二楼看书,那是大白天,我忽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小名,这小名除了我父母没有人知道。那声音很大声,就像有人在远处大叫,你可以知道那人就好像在门口叫,得马上去开门的感觉。而我听到时,那人彷彿是在楼下叫我,我就下楼,一路在想连我先生都不知道我的小名,在马来西亚有谁会知道我的小名?但我下到一楼,楼下空无一人,我心想:「这可奇怪了!我是不是听错了?还是我耳鸣了,没睡好?」于是我走上楼,正要上楼,才走了几个阶梯,那个声音就从楼上响起,很大声叫我的小名,我心想:「不太可能吧!楼上并没有人啊!」那时我有一个念头是:「不是遇到鬼了吧?」但我心里却有极大的平安,没有一点害怕,反而觉得那声音好亲切,感觉就像我的外婆叫我一样,因为我和我的外婆很亲,那声音就好像一个很亲的亲人在叫我,于是我又「啪啪啪啪!」地跑上楼,四围望望,又去厕所看了一圈,但没有人!我这时心想:「这怪了!怪了!有谁和我叫一样的名字?」但不久那声音又从楼下响起,我又赶紧跑下楼,那声音感觉很近,可以知道是从那个位置发出来,但我满屋地找,却没有看到任何人,心想有谁那么无聊,楼下叫完,楼上叫,楼上叫完,楼下又叫。如此来来回回折腾三四趟,直到我跑累了,我就想:「干脆就答应一声吧!」于是再听到声音时,我答应:「是!我是!你为什么叫我?」这时声音才停止。

那天如此地折腾后,中午我觉得累了便睡午觉,睡觉时主又将我提起,带我去另一个地方,直到那时我才明白,那天是天父在叫我,因为我没有答应,所以祂一直叫我,直到我回应为止。这让我想到圣经撒母耳的例子,他也有同样的经歴。(撒上3:3-10)

还有一次,我已来到多伦多,那时住在DonMill 和 Finch 附近,那里有一间西人的浸信会。一天中午,我从超市走往那间教会的路上,心里正为著不知要去哪间教会而徬徨,因为我刚被另一间教会赶出来,他们对于我所分享的见证觉得太灵恩了。那时他们要我分享我信主的见证,但他们一听到我的奇妙经歴,就不太能接受,于是牧师就告诉我,要我不要再来这个教会。那时我觉得蛮委曲的,我并没有做什么,但我并不没有向他反驳。那天太阳很大,我路过浸信教会,路上没有什么人,只有风声,突然我听见很大的雷声,我很吃惊地往天上望,心想:大白天怎么会有雷声?我看看路上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反应,也没有抬头看。几声雷之后,就有声音出来,那声音如同雷声地说:「孩子,这是我爱的教会,你要进去。」这时,我才知道这是天父在和我说话。之后我到了那间教会发现,那间教会真的很有爱,教会里有很多是很穷的会友,虽然不那么灵恩,但他们将很多难民或无家可归的人接到自己家里住,派很多宣教士去最穷的地方,并且奉献许多钱给他们,这令我很感动。

我曾经在被提去未来的经歴里,也听过天父的声音,那次声音更清楚,不单像雷声,又如洪水开闸洩洪的声音,我才知道为什么圣经启示录提到,天上有声音如众水的声音(启14:2, 1:15), 听过了才知道,我这才能够分辨天父和耶稣基督的声音。

至于圣灵的声音,我在「主在凌晨对我祷告生活的操练(一)」有分享到,那次不是第一次听到,但那一次的经歴使我更懂得分辨圣灵的声音。

有一次很奇妙,我记得是在2005年7月的一个晚上,那时我已经入睡,突然醒起,因为听见神在唤我,打开眼,四周黑漆漆的,又闭上眼,听见声音又唤我,于是又打开眼,还是黑漆漆的,再闭眼,圣灵清晰地唤我, 是微小的声音,他在锻炼我对他声音的敏锐能力,和以前听见的声音不一样,(我那时还没有能完全区分,天父的声音,基督耶稣的声音和圣灵的声音,直到后来遇 见,我统统称为主的声音)看表是半夜二点,于是我心里祷告「神啊!你要孩子做什么?」于是听见有人在讲圣经经节,我开始怀疑听错了,因为声音没有从外面来,而是从我里面来,我的脑子还在盘算著、想著:「起来喝杯水,看看冰箱有没有吃的,什么人钻到我里面去了,啊,我不会遇见不干净的东西吧?」室内突然清 晰明亮起来,虽然满脑子胡思乱想,一道清晰的心思切入我的心,告诉我,「孩子,是我」,它将其它的思维干净地过滤掉。原来是圣灵与我说话,我就安静下来,仔细倾听这个声音,很明显我的脑子并没有活动的强电波,声音开始讲一篇讲章,这次,主叫我起床,祂不是叫我祷告,而是叫我背一篇祂亲口讲述的讲章。我问祂我 须不须要写下来,祂说不用,祂要求我,祂说一句,我重覆祂的话背诵一句,一直到凌晨三点半。

那次我之所以可以分辨圣灵的声音,是因为那讲述圣经经节的声音,和我当时刚起床满脑胡思乱想有明显的区别,心里想著冰箱有苹果还是橘子的同一时间,那声音就很清晞地切入我的意念,我对那段经节甚至不是很熟悉。刚开始我以为我听错,是不是有东西钻进我里面,因为那时我还不习惯听里面的声音,只会听外面的声音,直到这次的经歴,我才知道那是圣灵的声音,因为我确信那声音不是从我自己意念而来。

自此之后,我才懂得分辨天父、耶稣基督和圣灵的声音。

EC 口述

=========================
(繁體中文)

我如何分辨聖父、聖子、聖靈的聲音

剛開始我只知道耶穌基督的聲音,因為祂常來我的房間,我很熟悉祂的聲音,對我來說祂的聲音就像人的聲音,是耳可以聽見的,像朋友一樣,來和我談生命裡的事、將來會發生的事、我將會遇見什麼事...,若有不懂的經文,祂也會來教導我,教我翻閱聖經,解答我的疑惑。剛開始我了解神的聲音是從耶穌基督的聲音開始,是最後才認識聖靈的聲音。

對於耶穌基督的聲音,我聽得很習慣,因為我曾經有四十多天,祂帶領我去靈界和未來的經歴,將來會再和大家分享這個部份。

我第一次經歴天父的聲音是在我要回中國之前,我那時仍在馬來西亞,正值學校放假,我先生去打工,我常常得一個人在家。有一天我如往常在家裡二樓看書,那是大白天,我忽然聽到有人叫我的小名,這小名除了我父母沒有人知道。那聲音很大聲,就像有人在遠處大叫,你可以知道那人就好像在門口叫,得馬上去開門的感覺。而我聽到時,那人彷彿是在樓下叫我,我就下樓,一路在想連我先生都不知道我的小名,在馬來西亞有誰會知道我的小名?但我下到一樓,樓下空無一人,我心想:「這可奇怪了!我是不是聽錯了?還是我耳鳴了,沒睡好?」於是我走上樓,正要上樓,才走了幾個階梯,那個聲音就從樓上響起,很大聲叫我的小名,我心想:「不太可能吧!樓上並沒有人啊!」那時我有一個念頭是:「不是遇到鬼了吧?」但我心裡卻有極大的平安,沒有一點害怕,反而覺得那聲音好親切,感覺就像我的外婆叫我一樣,因為我和我的外婆很親,那聲音就好像一個很親的親人在叫我,於是我又「啪啪啪啪!」地跑上樓,四圍望望,又去廁所看了一圈,但沒有人!我這時心想:「這怪了!怪了!有誰和我叫一樣的名字?」但不久那聲音又從樓下響起,我又趕緊跑下樓,那聲音感覺很近,可以知道是從那個位置發出來,但我滿屋地找,卻沒有看到任何人,心想有誰那麼無聊,樓下叫完,樓上叫,樓上叫完,樓下又叫。如此來來回回折騰三四趟,直到我跑累了,我就想:「乾脆就答應一聲吧!」於是再聽到聲音時,我答應:「是!我是!你為什麼叫我?」這時聲音才停止。

那天如此地折騰後,中午我覺得累了便睡午覺,睡覺時主又將我提起,帶我去另一個地方,直到那時我才明白,那天是天父在叫我,因為我沒有答應,所以祂一直叫我,直到我回應為止。這讓我想到聖經撒母耳的例子,他也有同樣的經歴。(撒上3:3-10)

還有一次,我已來到多倫多,那時住在DonMill 和 Finch 附近,那裡有一間西人的浸信會。一天中午,我從超市走往那間教會的路上,心裡正為著不知要去哪間教會而徬徨,因為我剛被另一間教會趕出來,他們對於我所分享的見證覺得太靈恩了。那時他們要我分享我信主的見證,但他們一聽到我的奇妙經歴,就不太能接受,於是牧師就告訴我,要我不要再來這個教會。那時我覺得蠻委曲的,我並沒有做什麼,但我並不沒有向他反駁。那天太陽很大,我路過浸信教會,路上沒有什麼人,只有風聲,突然我聽見很大的雷聲,我很吃驚地往天上望,心想:大白天怎麼會有雷聲?我看看路上其他人並沒有什麼反應,也沒有抬頭看。幾聲雷之後,就有聲音出來,那聲音如同雷聲地說:「孩子,這是我愛的教會,你要進去。」這時,我才知道這是天父在和我說話。之後我到了那間教會發現,那間教會真的很有愛,教會裡有很多是很窮的會友,雖然不那麼靈恩,但他們將很多難民或無家可歸的人接到自己家裡住,派很多宣教士去最窮的地方,並且奉獻許多錢給他們,這令我很感動。

我曾經在被提去未來的經歴裡,也聽過天父的聲音,那次聲音更清楚,不單像雷聲,又如洪水開閘洩洪的聲音,我才知道為什麼聖經啟示錄提到,天上有聲音如眾水的聲音(啟14:2, 1:15), 聽過了才知道,我這才能夠分辨天父和耶穌基督的聲音。

至於聖靈的聲音,我在「主在凌晨對我禱告生活的操練(一)」有分享到,那次不是第一次聽到,但那一次的經歴使我更懂得分辨聖靈的聲音。

有一次很奇妙,我記得是在2005年7月的一個晚上,那時我已經入睡,突然醒起,因為聽見神在喚我,打開眼,四周黑漆漆的,又閉上眼,聽見聲音又喚我,於是又打開眼,還是黑漆漆的,再閉眼,聖靈清晰地喚我, 是微小的聲音,他在鍛煉我對他聲音的敏銳能力,和以前聽見的聲音不一樣,(我那時還沒有能完全區分,天父的聲音,基督耶穌的聲音和聖靈的聲音,直到後來遇 見,我統統稱為主的聲音)看表是半夜二點,於是我心裡禱告「神啊!你要孩子做甚麼?」於是聽見有人在講聖經經節,我開始懷疑聽錯了,因為聲音沒有從外面來,而是從我裡面來,我的腦子還在盤算著、想著:「起來喝杯水,看看冰箱有沒有吃的,甚麼人鑽到我裡面去了,啊,我不會遇見不乾淨的東西吧?」室內突然清 晰明亮起來,雖然滿腦子胡思亂想,一道清晰的心思切入我的心,告訴我,「孩子,是我」,它將其它的思維乾淨地過濾掉。原來是聖靈與我說話,我就安靜下來,仔細傾聽這個聲音,很明顯我的腦子並沒有活動的強電波,聲音開始講一篇講章,這次,主叫我起床,祂不是叫我禱告,而是叫我背一篇祂親口講述的講章。我問祂我 須不須要寫下來,祂說不用,祂要求我,祂說一句,我重覆祂的話背誦一句,一直到凌晨三點半。

那次我之所以可以分辨聖靈的聲音,是因為那講述聖經經節的聲音,和我當時剛起床滿腦胡思亂想有明顯的區別,心裡想著冰箱有蘋果還是橘子的同一時間,那聲音就很清晞地切入我的意念,我對那段經節甚至不是很熟悉。剛開始我以為我聽錯,是不是有東西鑽進我裡面,因為那時我還不習慣聽裡面的聲音,只會聽外面的聲音,直到這次的經歴,我才知道那是聖靈的聲音,因為我確信那聲音不是從我自己意念而來。

自此之後,我才懂得分辨天父、耶穌基督和聖靈的聲音。

EC 口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