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5, 2011

领受方言祷告

刚开始我领受方言时有误解,当时我在马来西亚,教会来了一位牧者教弟兄姊妹说方言,他教导的方式是要大家开始跟著他练习单音,他发「啊啊啊...」的音,我们就跟著「啊啊啊...」;他「吚吚吚...」,我们就跟著「吚吚吚...」;他说「哈利路亚」,我们就跟著说「哈利路亚」。经过一阵模仿他的发音,于是就说我们已经领受方言了,那时我很讶异方言可以跟人模仿学来,心里觉得很好笑,但心里有问题也不敢发问,于是开始对它产生负面的想法。

在圣经使徒行传第二章提到五旬节门徒被圣灵充满,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他们就按著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使徒2,五旬节到了,门徒都聚集在一处。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

当时我不明白方言是什么,也不知道方言的作用是什么。

直到一次经歴我才明白方言的功用。那时我在马来西亚租屋的二楼房间休息,那天外头下暴雨,天色昏暗,雷雨交加,大约下午五点左右,我突然有一股冲动从肚子往上涌出,那股力量令我憋不住,我只好张口,当我一张口,方言就从我口中流出,说出我自己听不懂的话。我从楼上说到楼下,当我说的时候,我灵里看见一幅图画:我先生在highway骑著摩托车,和另一辆黑色的车相撞,也看见那辆车的车牌号。当我看到这个画面,我很害怕,心里迫切想为这件事祷告,但我又不知如何用悟性祷告,于是我只得顺著那方言来祷告,大约祷告十多分钟,直到我看到的画面安全了,我先生的车牌掉下来,他人没事,我才停下来,坐在沙发上等我先生回来。

当暴雨快停了,我先生就进门来,他一进门就暴跳如雷述说他刚才经歴的事,说到在highway 有一辆车刹车不稳,他就撞了上去,旁边又插来另一辆车,他差一点出了一个很大的车祸,还好平安回来了,只有一个车灯坏了,车牌掉了下来。我问他那辆车的颜色和车牌号码,都和我看到的画面相同,我很震惊。那时才学到,原来方言祷告有一个功用,就是可以使即将发生危险的环境改变。当然那使环境发生改变的不是我,是圣灵自己的作为。这样相似的见证在以后还碰到许多,以致于在危急的关头得着拯救。

======================================
(繁體中文)

領受方言禱告

剛開始我領受方言時有誤解,當時我在馬來西亞,教會來了一位牧者教弟兄姊妹說方言,他教導的方式是要大家開始跟著他練習單音,他發「啊啊啊...」的音,我們就跟著「啊啊啊...」;他「吚吚吚...」,我們就跟著「吚吚吚...」;他說「哈利路亞」,我們就跟著說「哈利路亞」。經過一陣模仿他的發音,於是就說我們已經領受方言了,那時我很訝異方言可以跟人模仿學來,心裡覺得很好笑,但心裡有問題也不敢發問,於是開始對它產生負面的想法。

在聖經使徒行傳第二章提到五旬節門徒被聖靈充滿,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他們就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使徒2,五旬節到了,門徒都聚集在一處。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屋子。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

當時我不明白方言是什麼,也不知道方言的作用是什麼。

直到一次經歴我才明白方言的功用。那時我在馬來西亞租屋的二樓房間休息,那天外頭下暴雨,天色昏暗,雷雨交加,大約下午五點左右,我突然有一股衝動從肚子往上湧出,那股力量令我憋不住,我只好張口,當我一張口,方言就從我口中流出,說出我自己聽不懂的話。我從樓上說到樓下,當我說的時候,我靈裡看見一幅圖畫:我先生在highway騎著摩托車,和另一輛黑色的車相撞,也看見那輛車的車牌號。當我看到這個畫面,我很害怕,心裡迫切想為這件事禱告,但我又不知如何用悟性禱告,於是我只得順著那方言來禱告,大約禱告十多分鐘,直到我看到的畫面安全了,我先生的車牌掉下來,他人沒事,我才停下來,坐在沙發上等我先生回來。

當暴雨快停了,我先生就進門來,他一進門就暴跳如雷述說他剛才經歴的事,說到在highway 有一輛車刹車不穩,他就撞了上去,旁邊又插來另一輛車,他差一點出了一個很大的車禍,還好平安回來了,只有一個車燈壞了,車牌掉了下來。我問他那輛車的顔色和車牌號碼,都和我看到的畫面相同,我很震驚。那時才學到,原來方言禱告有一個功用,就是可以使即將發生危險的環境改變。當然那使環境發生改變的不是我,是聖靈自己的作為。這樣相似的見證在以後還碰到許多,以致於在危急的關頭得著拯救。

EC 口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